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5.在船上(2)

作者:晓月流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您的当前订阅率未达标,新章节出走中, 请耐心等待。

    一直走到小巷深处, 春川树才转过身, 客气地问:“还要继续往前走吗?”

    披着白布的青年赶快跟着停了下来。由于巷子太过狭窄,他一个人站在春川树的身后, 就轻松地堵住了他返回主街的路。

    他们走得足够远,就算人类大声呼救,其他付丧神赶过来的这段时间,也足够他杀掉面前这个人类再从容撤退,从另一边融入万屋的人流当中了。

    披着白布的青年垂着头,心情不佳地说:“你……下次不要这样了。”

    春川树眨了眨眼睛,茫然地问:“嗯, 我做错什么了吗?”

    等了一会没有得到答案,他只好试探着说,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 那我先道个歉好吗?对不起?”

    青年总算抬起头, 露出白布下金灿灿的头发和碧青色的眼睛。

    单就长相来说,他就像刚才跟春川树一起玩大富翁的粟田口短刀们一样好看, 跟他们那位风度翩翩的兄长相比也毫不逊色。

    但……就像是他身上披的白布一样, 他看起来灰扑扑的, 像是老房子里落满灰尘的雕像、又或是在阳光下发白褪色的画卷。总之, 就是有那种用旧了不再鲜亮, 被岁月打磨得沧桑的感觉。

    他抿住苍白的嘴唇, 在春川树打量的目光下, 主动拉开了盖在头顶上的白布,让面前这个人类能够更清楚地看到他的容貌。

    然后,他才轻声说:“我是打刀山姥切国广,名刀山姥切的仿制品……”

    听到金发青年的自我介绍后,春川树连忙挺了挺胸,接口说:“你好,我是、是……”

    他说到一半突然磕巴起来,发现自己虽然答应了粟田口短刀们会给自己起一个代称,可转眼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面前这个青年也是刀剑付丧神,乱说过不能告诉付丧神自己真名的……可春川树又没有马上给自己起个名字的急智,一着急,连脸都微微憋红了。

    面对着他的山姥切国广观察着变色的脸颊,误会了他脸红的原因,恹恹地问,“你……也觉得我漂亮吗?”

    正在绞尽脑汁想要给自己快速起个外号的春川树愣住了。

    这个……如果实话实话的话,春川树觉得山姥切国广的好看不该用漂亮来形容。

    他是觉得,如果用漂亮来形容一个人的长相,那他起码应该是艳丽鲜活的吧?

    可山姥切国广却给他一种褪了色又缺乏活力的感觉……

    他看了看山姥切国广,感觉这个付丧神对自己的容貌还挺自信的,要是说“不你误会了”,好像在打人家的脸一样……

    这很没礼貌,还会让面前这个付丧神下不来台的……

    这……该怎么办啊?

    一贯都很诚实的春川树不由纠结起来。

    犹豫了一小会儿后,春川树终于硬着头皮认下了这个小误会,含糊地“嗯”了一声。反正好看和漂亮是同义词,他也不算是说谎……

    如果春川树此时面对着的是一个普通的山姥切国广,那么他一定会马上被怼上一句“不许夸我漂亮”。幸运的是,春川树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山姥切。

    春川树的答复鼓励了金发打刀,让他有勇气伸出手,再次拉住了面前这个人类的袖子。

    “既然你觉得我还算漂亮,就来我们本丸做审神者吧!”他紧紧盯着春川树的眼睛,急切地恳求道,“只要你同意了,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

    春川树顺着金发打刀的力量,软绵绵地被他拽到了离他更近的地方,差点撞到山姥切国广的身上。

    “唉?”他在这种极度接近的距离下,仍然坚持注视着山姥切的眼睛,疑惑地说,“你说什么?”

    山姥切刚才还在问他自己漂不漂亮,他只是“嗯”了一声而已,这个金发的付丧神怎么就决心开口邀请他给自己做审神者了呢?

    春川树懵懵懂懂地,实在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山姥切国广应该是在给自己的本丸物色审神者,但他选审神者的标准是不是有点奇怪?

    ——要觉得他漂亮的人才算通过了测试吗?

    那答应做他审神者的话,是不是需要经常赞美他的容貌呀?不知道山姥切的要求高不高,是只需要日常用语就行?要是需要和歌和俳句就太难了……

    山姥切国广做梦都想不到春川树在想什么,他把人类的沉默当成了质疑和嘲讽。

    山姥切国广只是所有审神者在上任伊始就能得到的五个初始刀之一,只要审神者想要,就能在入职的第一天得到一把崭新的、完全属于自己的山姥切。

    而他此时站在这里,只是因为他之前从未遇见过像眼前这个少年一样毫无戒心的新人……

    其实从他刚独自一人来到万屋时,山姥切国广就注意到这个绿眼睛的人类了。

    他是个新人,这简直太明显了——因为他左顾右盼,无论看到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一个新人,身边没有跟着初始刀,也许他会是在检测灵力、办理入职手续、或者上岗前培训的途中好奇心爆棚,所以才偷偷跑来万屋逛逛,也许他还没有领取自己的初始刀,也没来得及得到属于自己的本丸……

    怀着这样自以为十分不切实际的幻想,山姥切国广一直偷偷跟在他的身后。

    他很后悔不久前没敢跟在这个人类身后走进那家冷饮店,要是他能站在他身后,有机会像之前那个药研藤四郎一样站出来帮他解围……那样的话,也许这个人类现在会有更多的可能同意自己的请求吧?

    不过即使跟这个人类搭上话的付丧神不是自己,偷偷躲在一边的山姥切国广也还是听到了很多情报。

    他知道这个人类是个穿越者,是刚刚来到这里的,在时之政府不会有任何的亲人和朋友,所以大概打听不到关于他们本丸的流言;他缺少审神者的常识,连粟田口短刀都不认识,当然也不会有大多数审神者对付丧神所惯有的偏见。

    如果连他都不愿意接手他们的本丸,那其他审神者就更不可能会接手了……

    于是,山姥切国广只好更加用力地抓住面前的少年以防他甩开自己,然后毫无谈判技巧地开始展示自己能的底线以期能够打动面前的人类:

    “你不想看我披着这块布遮住自己,我可以再也不披它……夸我漂亮也可以,嘲笑我是仿品也随你,你喜欢冰淇淋我也会去学的,你喜欢玩什么我都可以陪你……我会努力帮你的忙,受伤了没有手入的必要,放我就这样腐朽衰亡下去就可以了……”

    由于春川树一直都没有说话,所以山姥切国广也只能绞尽脑汁地想出一些做他审神者的好处,努力地说继续下去。

    可惜,就算他会尽力做到比其他山姥切听话和讨喜,也不觉得仅凭自己能够打动新审神者选择一个二手本丸,于是抛开自己,再说说自己本丸为数不多的优势:

    “也许你对我这种仿品会很快失去兴趣,可我们本丸里还有四花的稀有太刀……”

    由于春川树还是没有给出任何反应,山姥切国广渐渐说不下去了。

    “求你了,来做我们的审神者吧!我们本丸太久没有审神者了,大家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为了展现自己的诚心,他缓缓屈膝,跪在了春川树的面前。即便仍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可他实际上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了。

    在山姥切国广眼睛里的希望之光彻底熄灭前,春川树蹲了下来,有点纠结地说:“其实我觉得当审神者,听起来还不错。可是……”

    他烦恼地皱起了眉。

    如果决定要做审神者,那去眼前这个山姥切国广的本丸,似乎比去新的本丸更好:一方面,山姥切国广的本丸更需要他;另一方面,山姥切国广刚才还说,让他干什么都行,去他的本丸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个条件听起来真不错。

    让他犹豫不定的并不是去哪个本丸,而是……要不要做审神者。

    实际上,不光是面前的金发付丧神山姥切国广,连时之政府的接待员栗山信和河原蓉子,也同样在满怀期待地等着他的答案。

    ……

    从机场领着春川树来到时之政府后,栗山信马上开始核实春川树的身份,然后他发现:想送春川树回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在现存的二十一世纪旧档案中,根本查不到春川树存在的痕迹。

    他的身份证明、医疗记录、消费信息全都不存在。他提供的亲友清单,手机通讯录里的名字,也都找不到任何记录。栗山信甚至搜索了他身上所有用品的牌子,同样也都查不到曾经存在的痕迹。

    栗山信这才意识到,春川树很有可能不光是一位时间旅行者,而且还穿越了空间,来自其他平行宇宙。

    他不免惭愧起来,因为时之政府还没有掌握穿越平行空间这项技术。明明说过要帮助他,结果却没办法做到送他回家。想想把这个坏消息告诉春川树后,年轻人会露出怎样失望的表情,栗山信的心情也低落起来。

    .

    在栗山信查找线索时,河原蓉子带着春川树,按照流程去有关部门做检查。

    根据以往经验,像春川树这种时空穿越者,大多拥有特殊能力,而能够成为审神者的人类十分罕见,作为统帅刀剑付丧神对抗溯行军的关键,永远供不应求,所以,本着“已经掉进自己碗里决不能错过”“多点可能就要试试”的理由,时之政府早有规定,穿越者在被遣返前必须要做一次这种测试。

    虽然河原蓉子没有从春川树身上感受到灵力波动,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