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决战白日门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六十七章 逃亡

作者:青城红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单说龙腾主仆二人折返潘夜城。其时恰在日中,潘夜城城门紧闭,隐隐透露着不寻常的物事。龙腾心下记挂叶美景,恨不得飞身进城将其救出。然而昨日在南宫镇的府上他已经暴露了身份,此刻贸然现身,只怕会将事态恶化。当下,他只得遣龙四偷入城内打听消息,自己则耐心等待。

    西城的一片密林,龙腾的容身之地。打发了龙四之后,他便跳到树上安心等候。只是龙腾素来寡断,想的永远比做的多,安心等候什么的,更是无从谈起。胡思乱想之际,思绪又回到了几天前的情形

    当日,夏柯死前将诺玛族的不传之秘透露给龙腾。而凌彦章一怒之下便将龙叶二人下了大狱。

    二人在狱中捱过三日,到了第四日凌彦章才来询问诺玛族之谜。只是龙腾对凌氏父子恨之入骨,自是一言不发。

    凌彦章有求于龙腾,自然态度谦恭,于是安排手下准备了一桌酒菜,希望能以此感化龙腾,让他与自己合作。

    龙腾眼看着凌彦章的爪牙里在忙活,到了最后居然摆出了一桌丰盛的美食。只是老恩师龙血被凌彦章暗算,自己与凌彦章有不共戴天之仇,龙腾自是对其嗤之以鼻。

    凌彦章审视着龙腾的态度,不由得有些着急。打发了手下诸人,凌彦章则坐到了桌边。

    龙腾一声冷笑,讥讽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多此一举,老子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凌彦章端起酒杯,举向龙腾道雪原王误会了,老夫摆下酒宴,并非是要向你追问什么秘密。只是前几日小儿鲁莽,得罪了贤夫妇,老夫是专程前来向二位道歉的。

    龙腾哈哈一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才道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反正你是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一句真话!还有,老子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她不是我的妻子。

    凌彦章出奇的没有对龙腾的粗鄙言语进行反驳,只是又举了一杯酒向叶美景道叶王妃,请恕老夫不恭之罪。过去,老夫为了解救内子行事多有偏颇,还请王妃多多包涵。

    叶美景热泪盈眶,也不去接那杯酒,只是自言自语般呓道偏颇?你一句偏颇便害得我叶家两百多口人命丧黄泉?你一句偏颇害得我姐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

    凌彦章老脸一红,下意识的用左手摸了摸鼻子非是老夫心狠手辣,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雪原王不知,王妃您还不知吗?当年的忠王何等嚣张跋扈?我之所以如此行事,也是迫不得已啊。

    叶美景不再说话,想起了两年前姑父凤天兆受忠王所迫,自己委曲求全,甘心嫁给年近半百的忠王。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有些同情凌彦章。

    这时,龙腾突然向凌彦章问道本王有件事,很是不解。这忠王爷二十年前就蓄谋作乱,何以迟迟不起兵,却落了个坠死护城河的下场?

    凌彦章摇了摇头这老夫却真是不知。或许是时机未到?抑或是他在等什么奇兵?忠王阴狠歹毒,且心细如发,他行为古怪,很难猜到他的用意。

    龙腾若有所思,便不再多言。

    凌彦章接着道看来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这般枭雄也能落得如此下场。看来亦是天幸雪原王与王妃,可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啊!

    龙腾正在喝酒,当即将酒吐到地上啊呸!你他娘少在这里放屁!你能左右得了老子吗?你知道老子属什么吗?

    凌彦章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随即干笑一声哦?属什么?

    龙腾将酒杯往桌上重重的放下老子是属驴的!你牵着老子不走,你要打嘛,老子偏偏倒退。

    凌彦章无奈的摇摇头唉,真是朽木不可雕也!雪原王,老夫向来口快心直,今天也不想再跟你兜圈子。就在这座小岛之上,老夫能让你心甘情愿的娶叶姑娘为妻,你相信吗?

    龙腾一撇嘴绝无可能。

    凌彦章继续说道那可否与老夫赌上一手?就赌诺玛族的秘密,黑天暗云?倘若老夫赢了,黑天暗云归我,倘若输了,老夫立刻送二位离去,血花落照与九宫云雾双手奉还,并且永不染指。

    龙腾闻言,立时目不转睛的盯着凌彦章,只盼着能从他脸上找到他胜券在握的缘由。然而凌彦章面如平湖,丝毫无恙。但是凌彦章的条件十分诱人,怎能不让人动心?思忖片刻,龙腾道想赌老子奉陪!不过有一个条件,你要将解药给我,让我恢复功力。否则你要是在饭菜里下什么春药等物,老子失了内功,定力全无。然后老子是个负责之人,如此屈服定有怨言。

    凌彦章呵呵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只白瓷瓶扔给龙腾。

    龙腾接过瓶子,一番辨别之后确认无误。再看凌彦章正泰然自若的摇着逍遥扇,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雪原王大可放心。老夫虽非侠义,却也不屑于谎言欺诈。这里是真的解药!

    龙腾一边服食解药一边道本王明察秋毫,真假立判,还用得着你来说?只是本王有一事不明,你为何如此自信呢?莫不是昭续皇子打了过来?还是说封娇娘掀了你的老巢?

    凌彦章一笑忘了你的封姐姐,好好的跟叶姑娘过日子吧!

    龙腾下意识的看了看叶美景,顿时二人四目相对,叶美景脸色潮红,却也似做了一般艰难的决定转过了脸。龙腾轻咳一声,转而问凌彦章道凌先生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何以这封娇娘识得你?

    凌彦章道起初老夫也是奇怪,后来她癫狂之际讲出的那些话,怕是老夫在苍月岛卢振的府内暴露了身份。

    龙腾想到了在忠王府的密室之中的盟书上有卢振的名字,而凌彦章作为忠王的高级幕僚自然是与这些核心人物往来密切,想了想却也不足为奇了。

    正在此时,忽的有人冲了进来。那人气吁喘喘的说道尊,尊主!大事不好了,少主人被人抓走了!

    凌彦章闻言大惊,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说什么?难道张如冰来了?

    凌彦章话音一落,立时转头向龙腾二人道老夫本欲宴请嘉宾,不想犬子遭逢劫难,失礼之处还望大王海涵。

    当下凌彦章安排手下作陪,自己孤身而出。

    龙腾眼见凌彦章离去,心下暗喜这老贼算无遗策,却也是个打盹的老虎。老子何不趁此良机逃了出去?

    念及此处,龙腾尝试着凝聚真气,只是他刚刚服下解药,药力未曾生效,想要靠着武力冲出重围恐非易事。但见那下人侍立一旁,龙腾便有了计较,但见他长身而起,手中拿着酒杯对那下人道真他娘抠门,你们不知道老子向来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弄这个破酒盅来糊弄爷爷?赶紧给老子换个大的酒碗来!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