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九章 对阵府兵(下)

作者:南无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小天盯着躺倒在地的府兵们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长孙冲却在一旁看着叶小天的笑容浑身不自在。

    “叶兄何故笑得如此放荡?”

    “咳咳……你这么说话会挨打的。”叶小天急忙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开口道:“赶快把他们衣服扒了!”

    听着叶小天一本正经语气里的急不可耐,其余人看向叶小天的眼神愈加意味深长了。

    ……

    赵二领着一帮人循着程处默叫嚣的方向寻觅了半天,也不见一个人影。

    赵二感觉不对劲,急忙令人撤了回来。

    林间静谧,反身后走出没几步,赵二便是听见方才派出人前往的地方隐隐传出来几声闷哼声,脚步自然便加快不少。

    方才两队人相反方向而行,离得自然有些远,待赵二走进时,正好看见十几名身穿铠甲的士兵在急忙往回撤。

    大唐府兵什么时候有过这么狼狈的撤退架势,赵二见此情形,不由有些大怒,登时轻声喝道:“何事如此慌张,还有没有一丝府兵府兵将士的体面?”

    来者听到喝声,不敢回应,只是低着头向着首官认罪:“属下知错!”

    赵二也不再计较,继而问道:“方才我听到这边传来闷哼声,可是你们发出的?”

    方才说话那人又是回道:“我等在前面掉入了敌方挖好的坑洞之中,中了他们的计,还被伏击,还好人数不多,我等才侥幸脱身。”

    赵二疑惑:“陷马坑?有多深?伏击你们的人有多少?”

    听到问题后,方才说话那人低下头去,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坑倒不深,仅到胸口之处,挖的极为粗糙,像是匆忙之中临时所挖。听脚步声,人数颇多,只是我等匆忙之中也未曾看清。”

    赵二略微沉思,便又问道:“可曾看清来人都是从何方向来的?”

    说话那人显出为难神色:“当时脚步繁杂,倒像是从各向都有来人。退去的时候也显得颇为松散,并没有统一的方向。”

    恰时,程处默的声音再次从后方传来,且伴随着山林间草叶枯枝的嘈杂声,像是很多人在走动。

    “赵二,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我军是不杀降者的,还会发放你们回家的路费。哈哈哈……”程处默的语气嚣张中却也带着一丝蔑视,赵二听在耳中,脸色顿时黑了下去。

    作为骄傲的大唐府兵,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却会誓死保卫府兵的尊严,投降一说也终于是彻底将赵二的最后一丝理智冲散了去。

    赵二很快将一百府兵分成四拨,向着山林四处奔去,自己则带着十来人冲着程处默发声的地方奔去。

    方才从陷马坑中爬出来的众人也是听令重新带了十几人再次冲陷马坑的方向而去,只是转身的瞬间,方才那一直说话的府兵突然笑的很邪魅,在山林间最后一丝夕阳下,长长舒了口气。

    一时间,山林之间却是一扫方前的静谧,顿时有了些狼奔豕突的既视感,四方不时都会传来一声少年的怪叫声,而后便又是没了音讯,不知所踪。

    这场攻守战此刻变成了混战,好像还有些敌我不分了……

    叶小天吃力的脱下穿在身上重达数十斤的铁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顺势对着旁边的几位被扒光了铠甲的府兵开口道:“遵守游戏规则啊,你们现在已经死了!”

    那名府兵不忿,恨恨的开口:“这等偷三摸四的赢法,我等不服!”

    这个时代的战争,大多数属于的是君子之战,大家都是明刀明枪的对着干就行,谁的枪杆子硬扎就算谁牛逼,这才是这个时代的病人所推崇的对垒。

    而叶小天这样偷偷摸摸的搞偷袭,还化妆偷袭真的就几乎闻所未闻。

    叶小天也懒得跟他们解释战争行动的本质了,同情的拍了拍说话之人的肩膀,然后便有人上去将这些人的嘴巴全都拿布塞住了。

    长孙冲换好从府兵身上扒下来的铠甲,神色兴奋的凑到叶小天问道:“小天,接下来怎么做?”

    隐隐间,叶小天已经将这帮纨绔真正的汇聚到了一起,众人也皆是以叶小天为首,俱都是将眼神望向叶小天。

    听到长孙冲的问话,叶小天回道:”给俊哥发信号,让他将另一处的府兵吸引过来,他在前方吸引注意,我们跟在吸引过来的府兵后面敲闷棍就好!“

    众人听后,脸上并没有一丝府兵一般不屑的神色,反而显得很兴奋。

    叶小天很感动,看来,大家的道德水平都在一个层次上,这样很好。

    很快,房遗爱的叫嚣声响起,另一处正在寻觅的府兵也是极快的掉头冲了过去。

    叶小天挥手间,换好府兵铠甲的少年们便是顺势跟了上去。

    一路过去,不时便有落了队的府兵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好几个着装相同的“战友”包了饺子……

    直到被扒下铠甲,很多府兵还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

    ……

    赵二循着程处默的声音扑去时,再次落了空,有股无名之火在胸腔中燃烧,三番两次的扑空,已经隐隐将他的耐心磨的消失殆尽了。

    赵二冲进林中,大声喝道:“小公爷既有胆气叫战,却为何总是藏匿身形,不敢与某正面对战一番?”

    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不多时,赵二身后不远处传来了金甲摩擦的行进之声,怒火中烧的赵二转身喝道:“你等不去围剿其余少年,都围过来作甚?”

    还不等来人回应,众人面前一处矮坡之上却是再次传来程处默的叫嚣以及放佛很多人来回奔走的嘈杂声。

    赵二一愣自语道:“莫非一开始,那帮少年就在此处,方才不过是消磨我等体力?”

    说完,也不顾后来之人,赵二一马当先的冲着矮坡爬去。

    直到爬至坡顶,赵二看见了让他想要吐血的一幕:只见程处默一人在坡后面,拖着一颗小树来回奔走,见到赵二后,程处默方才停了下来,冲着赵二笑而不语,笑的很得意。

    赵二此时才幡然大悟,急忙回过头向后看去时,只见之前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十几人已经躺倒在地,身上铠甲也是不翼而飞。

    程处默得意扔掉手中的枯树,对着赵二笑道:“赵二,你认么?”

    而此刻,一大帮身穿同样铠甲的少年已经将赵二围在了中央。

    叶小天站在一旁笑的很开心:“战斗力比一比一百,这画面很赏心悦目!”

    ……

    总之,赵二是那场军演中”死“的最惨的一个,被数十个少年生生压倒在地的场面。

    啧啧,心酸!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