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独足鬼》最新章节 第五百零九章 谢谢你

作者:翊滋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就像事先准备好的一样,他们似乎知道会下雨,于是一把伞给了满胜胜,他们留了一把伞。

    满胜胜得到的伞比较小,魈居和黑法的伞则很大。不过,两人走在一把伞下,满胜胜心里老觉得不是滋味。

    她拒绝了伞,转身一句:

    “用不着,我很快就会到海地那里。”

    然后踏雪而去。

    黑法见她淋着雨点,还是想把伞重新递给她,但是被魈居阻拦了下来。

    魈居冲黑法摇摇头,然后两人默默目送满胜胜走远后才转身离开。至此为止,满胜胜依旧不知道他们两这是要去哪。

    现在用失魂落魄这个词来形容满胜胜的样子很合适,她的步履很重,每一步都五味杂陈。忽然,在她身后远处的树林里发生了一起小型的爆炸!

    满胜胜停下脚步扭头,只见一片黑烟升起。一个人不知从哪出现,匆匆又钻进了树林。不过满胜胜看清楚了,那人是之前在瓮里见过的、田煌的手下。

    叫……叫什么天还是什么笑来着。

    满胜胜实在记不起他的名字了,但认得他的样貌。她还以为他没跟着田煌来呢,原来在林场啊。也许,他住在员工宿舍吧。

    满胜胜有些担心那场爆炸,但她细想了一下魈居和黑法前进的方向,好像就是去那的。可能田煌在搞什么幺蛾子吧,就算不是,满胜胜认为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还是交给“厉害”的魈居吧。

    所以满胜胜继续朝蔷薇隧道的方向走了去。

    梁海地出现了。

    他温文尔雅,靠在车门上看看表又看看天,有些焦急又无聊。他在等满胜胜,而满胜胜因为没打招呼先去了一下员工宿舍导致迟到了。

    远远的,满胜胜呼喊着跑了过来:

    “抱歉海地,久等了。”

    一见到她,梁海地立刻满脸笑容:

    “没事,等太后是应该的。”

    满胜胜气喘吁吁:“我……我不放心,所以……去了……一趟员工宿舍。”

    梁海地皱眉:

    “你不放心?为什么不叫我陪你一起去呢,发生什么了吗?”

    满胜胜撒谎摇头:“没、没有什么,一切正常。”

    “真的一切正常?那那声爆炸呢。”

    满胜胜还在喘气:“你也听到了?我想,可能是田煌搞的吧。”

    梁海地捏捏她鼻子:

    “真聪明,就是田煌在布置炸弹,爆破仔这个外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满胜胜已经忘了田煌还有爆破仔这个外号……等等,她觉得不对劲:

    “喂!你们居然安炸弹!太危险了,犯法的!你们果然瞒了我很多事啊,难道林场是要发生世界大战吗!”

    梁海地打马虎眼说:

    “那只是表弟无聊的产物罢了,他是怪才一刻不能消停的,当心吧,什么事也没有。”

    满胜胜心知肚明梁海地是在安慰她,于是俏皮说:

    “谁说没事,炸掉的树不要钱啊,赔钱。”

    梁海地摸摸荷包:

    “太后要收多少钱啊。”

    “那要看炸掉几颗,炸掉的是什么树了。哎,目测五六万吧。”

    梁海地假装目瞪口呆:

    “天价呀!那我可付不起,只能把表弟卖了。”

    梁海地再身子一躬,手一弯:

    “把我也卖给你。请问太后,我们可以进城了吗。”

    满胜胜终于露出了笑容,无论什么时候,梁海地都会对她温柔以待,都会想尽办法让她开心。

    “小梁子表现不错,本太后就不追究田煌的事了。走!”

    “喳!”

    梁海地为满胜胜开了副驾驶的门,然后绕到驾驶室上了车。上车后,他在座位上坐了几秒,发现满胜胜还在费力的爬上车。

    他赶紧拉了一把,吧满胜胜拽了起来。

    满胜胜重重的关上了车门,然后打了一下座位撒气道:

    “我最讨厌坐这辆车了,轮子那么大,座位差点比我都高,每次上车下车我都觉得像爬悬崖一样。”

    梁海地忍不住偷笑说:

    “看来你经常坐这辆车。

    这车不错的,算大牌的古董了。”

    满胜胜用手扫了扫杨起来的灰尘:

    “也不是经常啦,有时候上山去巡逻的时候,或者带客户去看植被的时候会坐。”

    “哦,这车不好开啊。”

    “又不是我开,我铁定开不走,都是那家伙开。”

    梁海地抿抿嘴:“怎么,又跟一真吵架啦。”

    满胜胜想也没想就气愤答:“没有!”

    然而梁海地早已洞悉了一切。

    满胜胜催促:

    “走吧走吧海地。”

    刺啦!梁海地发动了车子。

    车子动了起来,缓缓地驶入了蔷薇隧道。梁海地这时发表感言:

    “我觉得这不像你的作风。”

    满胜胜不明所以:“啊?什么意思?”

    “我说,这不像满胜胜你的作风。你很有商业头脑的,怎么当初会选这么个连条宽阔点能轻松进出汽车的道都没有的林场呢。”

    满胜胜向靠背处靠了靠:

    “因为没钱呀,要不都扩路了。”

    梁海地摇头:“不是。”

    满胜胜无奈一笑:

    “好吧,可能是因为命运吧。”

    这下梁海地才愿意点头。

    “那,有人要木头,你们怎么给客户运出来呢。”

    “就用这台车啊,先找小工用工具拖出来,然后运出林场在外面装大车。”

    “嚯嚯,这么劳民伤财的办法,亏你们能坚持这么久。”

    满胜胜又无奈的笑了:

    “不怕你见笑海地,其实……没人指望林场能赚钱,我们……

    不,只是我。我只是想找一个……”

    “我明白!”梁海地突然握住了满胜胜的左手:“我明白的,你是想找一个疗伤的地方。对不起小满,把你送进监狱,我浪费了你的青春。”

    满胜胜轻轻摇开了车窗,一股冷风吹了进来,很刺骨,但也让人头脑清醒。

    她摇头:

    “魈居跟我说了很多话,我终于醒悟了。原来在我风风火火办公司的时候,我是置身在危险之中的,我毫无知觉,是你们暗中保护了我。

    很多血种被迫害了,我想我曾经一定也是目标之一。幸好,你们把我藏起来了。”

    梁海地更加握住了她的手,手心的力度和温度传达的感情十分复杂。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