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九百一十九章 豪情万丈

作者:官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bp;≈bp;≈bp;≈bp;喇叭不大,可声音在方圆几十米还是能听清楚,更远一些也能模糊的听到。

    ≈bp;≈bp;≈bp;≈bp;这半弧圈下来,起码有数百人听到了,听清了。

    ≈bp;≈bp;≈bp;≈bp;“吾皇万岁!”

    ≈bp;≈bp;≈bp;≈bp;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句,异常的嘹亮,突兀,震耳。

    ≈bp;≈bp;≈bp;≈bp;“吾皇万岁!”

    ≈bp;≈bp;≈bp;≈bp;第二个人跟着喊了起来,目光炽热的仰望城楼之上,声嘶力竭。

    ≈bp;≈bp;≈bp;≈bp;“吾皇万岁!”

    ≈bp;≈bp;≈bp;≈bp;这个声音如同潮水一般,向四周蔓延,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声音渐如雷,嘹亮如鼓。

    ≈bp;≈bp;≈bp;≈bp;“吾皇万岁!”

    ≈bp;≈bp;≈bp;≈bp;最边缘角落里的人反应过来,跟着大喊,音浪如潮,直入云霄,震荡云间。

    ≈bp;≈bp;≈bp;≈bp;“吾皇万岁!”

    ≈bp;≈bp;≈bp;≈bp;四周笔直站立的巡防营士兵都跟着高喊起来,手里的武器高高举起,在人群中异常的扎眼。他们双眼炽热,面色如狂。

    ≈bp;≈bp;≈bp;≈bp;“吾皇万岁!”

    ≈bp;≈bp;≈bp;≈bp;城楼上的士兵,卢象升,郑友元也在激情澎湃中行礼,跟着大喊,发自内心。

    ≈bp;≈bp;≈bp;≈bp;“吾皇万岁!”

    ≈bp;≈bp;≈bp;≈bp;隔着一道墙的禁军,纷纷单膝跪地,沉声高喝,整齐划一。

    ≈bp;≈bp;≈bp;≈bp;声音一浪压一浪,滚滚激荡,响彻四方。

    ≈bp;≈bp;≈bp;≈bp;更多的‘百姓们’向这里涌来,知道了朱栩刚才的话语,越发的激动,疯涌如潮,边走边大喊,相应相对。

    ≈bp;≈bp;≈bp;≈bp;朱栩入眼处,无处不是人,无处不高歌。

    ≈bp;≈bp;≈bp;≈bp;“怎么回事?”

    ≈bp;≈bp;≈bp;≈bp;内阁里的一干大人们站在屋檐下,十分震惊。

    ≈bp;≈bp;≈bp;≈bp;一个禁卫匆匆而来,面带激动的大声道:“回禀诸位大人,皇上在承天门讲话,许诺,要给所有大明子民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要不分贵贱,带领所有大明子民,给他们房子,衣服,地,要给他们读书,要让他们吃饱穿暖,要给他们子孙后代出将入相的机会,再也不会有贱籍”

    ≈bp;≈bp;≈bp;≈bp;禁卫内心激荡,说的有些语无伦次,激动的身体都在抖。

    ≈bp;≈bp;≈bp;≈bp;毕自严等人面色大变,不由得对视起来。

    ≈bp;≈bp;≈bp;≈bp;众人都不是普通人,站在大明的最高处,没那么好忽悠,禁卫的话虽然混乱不清,可他们都听出来了,皇帝在承天门只怕说了有些‘不该说’的话!

    ≈bp;≈bp;≈bp;≈bp;孙承宗看了眼这个禁卫,沉声道“郑友元在皇上身边吗?”

    ≈bp;≈bp;≈bp;≈bp;“在。”禁卫言简意赅的道。

    ≈bp;≈bp;≈bp;≈bp;“叫他立刻回来,将皇上所有的话都记住,转告我们!”毕自严抢先道,他十分担心,大明现在的情形很不好。本来就屋漏偏遇雨,拆东墙补西墙,处处脆弱,破烂不堪,要是皇帝再有大动作折腾,未必还能安稳!

    ≈bp;≈bp;≈bp;≈bp;“是!”禁卫应声,转身快步离去。

    ≈bp;≈bp;≈bp;≈bp;毕自严看了众人一眼,深吸一口气,道:“都等着吧,看看如何应对。”

    ≈bp;≈bp;≈bp;≈bp;其他几个人都默默点头,皇帝若是许了什么,他们还得善后,不能任由皇帝空口白牙,损了威信。

    ≈bp;≈bp;≈bp;≈bp;没多久,郑友元就跑回来,将朱栩的话,几乎一字不漏的转告。

    ≈bp;≈bp;≈bp;≈bp;毕自严等人神色大振,双眼奇光异动。

    ≈bp;≈bp;≈bp;≈bp;“这才是我大明的皇帝陛下!”

    ≈bp;≈bp;≈bp;≈bp;过了不知道多久,孙承宗鼓起胸口,深吐一口起,说道。

    ≈bp;≈bp;≈bp;≈bp;靖王望着承天门方向,脸角抽搐,沉声道“皇上雄才大略,经天纬地,有此抱负,不足为奇!”

    ≈bp;≈bp;≈bp;≈bp;“不错!”汪乔年心潮澎湃,说道:“我大明子民都应该是骄傲的,我大明应该是公平公正的,子民应该有地有房有吃有穿,我大明的子民都应该有出将入相的资格,都应该为大明的辉煌而奋斗!”

    ≈bp;≈bp;≈bp;≈bp;毕自严更为淡定一些,抬着头,遥遥望着,内心同样不平静。以往他们都知道要‘中兴大明’,可到底如何算中兴,中兴后又怎么样?

    ≈bp;≈bp;≈bp;≈bp;现在,皇帝终于说出来了——皆是大明人,天下无寒士!

    ≈bp;≈bp;≈bp;≈bp;孙传庭听着澎湃激扬的声音,转身看向几位阁老,道:“我们不应该一起过去吗?”

    ≈bp;≈bp;≈bp;≈bp;毕自严面色一肃,突然道:“快,换上朝服,都想一想该说什么,这是一个好机会!”

    ≈bp;≈bp;≈bp;≈bp;几人双眼一睁,连忙道:“对对,快,换衣服,让人准备马车,快点!”

    ≈bp;≈bp;≈bp;≈bp;内阁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注意仪表,有些刻板的这些内阁大人们,现在是手忙脚乱,大呼小叫,半点仪态都没了。

    ≈bp;≈bp;≈bp;≈bp;鱼藻宫内,海兰珠正来看望李解语,两人在屋内叙话,现在也被惊动的站在门口。

    ≈bp;≈bp;≈bp;≈bp;再听完汇报,两人携手相视一笑。

    ≈bp;≈bp;≈bp;≈bp;李解语拉着海兰珠的手,道“姐姐宽心,皇上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我们。”

    ≈bp;≈bp;≈bp;≈bp;海兰珠脸上露出笑容来,轻轻的‘嗯’了声。

    ≈bp;≈bp;≈bp;≈bp;慈宁宫,张太后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南方,那是声音的来源地。

    ≈bp;≈bp;≈bp;≈bp;焕儿站在她身侧,扶着她道“娘娘,咱们皇上现在是越来越有霸气了。”

    ≈bp;≈bp;≈bp;≈bp;张太后笑着摇了摇头,叹气道“他啊,没事就喜欢折腾,从小到大就没让我安过心。”

    ≈bp;≈bp;≈bp;≈bp;焕儿能听出张太后话里的高兴,也跟着开心,陪着张太后,侧耳听着。

    ≈bp;≈bp;≈bp;≈bp;仁寿宫,老太妃近来身体不大好,可还是很高兴出了门,站在屋檐下,听了一会儿,对着身边的侍女道“听听,听听,这才是咱们大明的皇上,听听,都听听”

    ≈bp;≈bp;≈bp;≈bp;一群宫女,内监自然都笑着附和,簇拥在她身周。

    ≈bp;≈bp;≈bp;≈bp;老太妃面色红润,脸上皱纹都开了花,越听越高兴,道“就算老太婆现在死了,地下也有脸见神宗皇帝”

    ≈bp;≈bp;≈bp;≈bp;边上的人自然一阵劝慰,拼命说好话。老太妃在宫里虽然不怎么说话,可要说话,那皇帝也得听。

    ≈bp;≈bp;≈bp;≈bp;宫里各有反应,宫外也不平静。

    ≈bp;≈bp;≈bp;≈bp;承天门正对着大明门,大明门两边就是大明六部,督政院,大理寺等重要衙门的聚集地,这里随便走出一个,都可能是五品以上的‘高官’。

    ≈bp;≈bp;≈bp;≈bp;户部门口,尚书张秉文,吏部尚书赵晗,工部尚书徐大化三人,隔着城墙听着震耳的喊叫声,再看着不断涌现的‘百姓们’,脸上都颇为感慨。

    ≈bp;≈bp;≈bp;≈bp;徐大化有意靠近眼前这两位新得宠的‘帝党’领袖,微笑着道“皇上终究是皇上,我等不及。”

    ≈bp;≈bp;≈bp;≈bp;张秉文知道徐大化这个人油滑,他生性刻板,中正,不喜欢,可听着这句话,赞同的点头道:“皇上素有大志,今日方得见,天下万民之福,大明之幸。”

    ≈bp;≈bp;≈bp;≈bp;赵晗笑着看了眼二人,道“这些其实在过去的蛛丝马迹中都能看出来,咱们还需多体悟,不能总等着皇上什么话都敞开说,那我等就太失职了。”

    ≈bp;≈bp;≈bp;≈bp;张秉文久在户部,与傅昌宗走的极近,若有所悟的道:“赵大人说的是。我记得,傅大人曾经与我说过,皇上行事虽然喜欢剑走偏锋,离‘正道’,可事后想想却也相合,只是当时未必能如愿。”

    ≈bp;≈bp;≈bp;≈bp;徐大化到底是工部尚书,在朝堂多年,听着就道:“确实如此,我等身为朝廷大臣,当多为皇上分忧,不能事事刻板求事,若是不能破题,我等与其他人又有何异?”

    ≈bp;≈bp;≈bp;≈bp;张秉文,赵晗都有些意外的看向徐大化,没想到这位还能说出这样有见地的话来。

    ≈bp;≈bp;≈bp;≈bp;“张大人,赵大人,徐大人,快走,内阁召我们去承天门”

    ≈bp;≈bp;≈bp;≈bp;他们正说着申用懋,张问达,沈珣三人绕过大明门,从另一侧坐着马车过来,沈珣招呼着道。

    ≈bp;≈bp;≈bp;≈bp;三人都是一怔,申用懋又道“东西公主门都走不了了,绕到走东华门,快一点,可能要上承天门,换朝服。”

    ≈bp;≈bp;≈bp;≈bp;三人都是一惊,不及细说,赶紧换衣服,召集马车。

    ≈bp;≈bp;≈bp;≈bp;内阁六部急急忙忙之间,惊动的地方是越来越多,不知道多少人向着承天门方向涌来,只是都被人群挡住,只得远远眺望,听人转述着朱栩在承天门上的讲话。

    ≈bp;≈bp;≈bp;≈bp;英国公,定国公等人都神情复杂的站在屋檐下,听着海浪般的高呼,内心同样一浪高一浪,不平静。

    ≈bp;≈bp;≈bp;≈bp;曹文诏,张之极等一干在外奔波的武将,听着哈哈大笑,越发振奋,豪情万丈。

    ≈bp;≈bp;≈bp;≈bp;魏良卿,贺云杉等朱栩一干在商业上的帮手,齐齐站在阁楼上,遥望着,心怀激荡,面上带笑。

    ≈bp;≈bp;≈bp;≈bp;城东的柳如是站在院子里,听着苏溪的回报,脸上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只是内心有着一股强烈的冲动,让她无法平静,想要做些什么,却又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俏脸涨红,手里紧紧紧的握着笔,嘴唇咬出血,双眸流泪。

    ≈bp;≈bp;≈bp;≈bp;这个时候,哪怕那些一直对朱栩抱有恨意,敌意,时常痛骂他的那些书院,文人,大儒,名士等等,这个时候都嘴角动了动,无法说出一个字来,漠然不语。

    ≈bp;≈bp;≈bp;≈bp;——

    ≈bp;≈bp;≈bp;≈bp;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