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琴师的江湖日常》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六章 所谓缘分

作者:荒城阿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谢长崆声音落下,月出云不由侧目看向身边的倾城。

    或许是为了避免眼前之人误会什么,谢长崆当即补充道:“其实这件事对于月先生来说并不是难事,老朽也不是刻意刁难,只是此时涉及门户之见,却不知月先生可否答允。”

    “谢大师如此说,出云倒是有些兴。如此大师不妨直说,若是如大师说的这般,出云自然答允。”月出云说着点头。

    谢长崆见状,脸上的纠结之色这才散去,想了想之后看向倾城道:“若是老朽的问题涉及凤鸣不传之秘,倾城掌门只管拒绝便是。”

    倾城当下明白了,看来眼前这混迹山野的老头儿竟是想问自家徒弟关于乐道之事。

    “无妨,这点分寸徒弟自然清楚。”

    月出云笑了笑,自家师父每次是说话都是用极其正常的用词,可是说出来给人的感觉却依旧仿佛在拒人于千里之外。谢长崆脸上的表情一黯,显然适应不了倾城这样的说话方式。

    “倾儿,你吓到谢大师了。”月出云轻轻附在倾城耳畔温声笑道。

    谢长崆双眼顿时瞪得老大,如果说刚刚倾城的语气令他感到不适,那么现在月出云的行为就可以说令他极为恐惧了!

    江湖中人都说琴师月出云行事邪气凛然,如今看来果真如此,甚至比起江湖中的传言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倾城摇了摇头回头看向自家徒弟,眼中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顿时消散,取而代之的便是无尽的欢喜。月出云整个人似乎都要融化在这样的眼神之中,这样的动作落入谢长崆眼中,竟是让这位久居世外的高人生出莫名的怪异感,明明已是江湖地榜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可如今眼中那如同小孩子讨要糖果的可怜眼神,分明是从内心流淌出来。

    恍然之间,谢长崆突然明悟了几分,目光从倾城身上打量了片刻,而后又落到月出云身上,最后畅然一笑。

    这世间再也不可能有人能令这位凤鸣主露出如此小女儿姿态,也不会有人能让月出云收了一身邪气乖乖就范。

    谢长崆突然有些庆幸,庆幸眼前的女子能成为凤鸣主,同样庆幸这世间的缘分,让注定相遇的两个人相遇。能放弃一切来绝音谷隐居,谢长崆自然不是普通人,不是普通人,自然就要看得比普通人开一些。

    若无倾城一笑,未来江湖魔头之中,必有月出云一席之地。

    “缘分,缘分呐!”

    一声长叹打断月出云与倾城之间的对视,二人回头,却见谢长崆笑容满面,眼神中更是带上了几分恭喜与祝福。

    “有点意思。”月出云微笑看向谢长崆,“老头儿你不反对?”

    “老头儿?”谢长崆有些无奈的接受着月出云给自己的称呼,不过随即却笑出了声。江湖传言琴师月出云为人邪气凛然,城府更是常人无法思量,可谁知便如此之人也会有如此模样。

    不由得,谢长崆再一次将目光投向倾城,视线触及倾城笑容的瞬间,谢长崆便已了然。那种关心似乎毫无保留,也正是因为这种毫无保留,才能换得月出云彻底放弃所有防备。

    “琴师,月出云?”谢长崆突然看清了许多,或许现在琴师月出云才是真正的琴师月出云,而这种真是目前只能出现在另一个人眼前。

    “缘分,缘分呐!”

    谢长崆再次感叹,不过却不多言其他,只是摇头轻声叹道:“月先生,我还是小瞧你了。”

    月出云轻笑摇头,随即问道:“谢大师,不知你的要求是什么,若不是上天摘星星仇杀天榜高手之类的,我自然为你做到。”

    “如此甚好!”谢长崆眼中喜色闪过,连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也不由得抖了抖。

    “我的要求对于月先圣来说其实很简单。”谢长崆说着笑了笑,目光转向周围数不清的琴道,“我生平好琴、集琴、制琴,时至今日已有四十年有余,然而半辈子时间过去,我所得到的不过这满院的琴罢了。琴有了,如何制琴也通晓,可便是当世最好的琴也无法弹出我最希望听到的琴声。”

    “谢大师的意思是想让我弹出你心中最想听到的曲子?”月出云挑了挑眉,“我想不论如今的江湖还是世俗之中,琴技超然之人必定不少,莫非谢大师没有遇到过?“

    谢长崆摇头:“琴技超然之人的确不少,而且有不少都来求我手中之琴。不过他们的琴声都不是我想要的,虽然他们的琴声的确美妙。”

    “谢大师想要听怎么样的琴声?”月出云心中略一思忖便问道。

    “我想听当世从未有过的琴声,更重要的是琴声给人的感觉。我找寻了不少乐道高人,可他们的曲风依旧走不开从古至今延续下来的气息。江湖传言月先生曲风自称一派,所以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听到月先生的琴声,以满足我这么多年来的追求。“

    月出云沉默不语,只是看向满院的琴,以及谢长崆的手指。

    嘴角微微升起,月出云可以确定谢长崆的确是一个这样琴道的狂人。不是乐道,只是琴道。

    谢长崆追求的是制作最好的琴,虽然有对乐道的渴望,但终究没有自己去尝试,一个人的精力太少,他能在制琴一道走入巅峰,已然不易。想要分开心思去学习乐道,从他手上的痕迹便能看得出来他尝试之后便已放弃。

    “没有听过的,当世没有的,甚至是区别于从古至今的曲子。”月出云笑了笑,“谢大师这个要求确实有些麻烦了。”

    谢长崆面色顿时失落:“难道连月先生也做不到?”

    月出云没有说话,只是一旁的倾城却眉头微蹙:“你何时听徒弟说做不到?”

    “这!”谢长崆惊讶抬头,入眼之间一堆清澈的眸子,以及眼神之中那毫不掩饰的自信。

    “若论循规蹈矩,当世有太多人在我之上,可我这人注定是剑走偏锋的性子。剑道如此,乐道如此,做人亦如此。”

    月出云说的平淡,可语气中那股睥睨天下的起势却也是实实在在的。

    “虽然不知道这首曲子是不是你想听到的,但是我可以保证,这首曲子绝对是如你要求一般的。”

    “师父,我需要你的帮助,等下琴声起,还需你以鼓声为之填些色彩。”

    倾城闻言点头,转身看去,谢长崆的院子里的确放置着一面半人高红鼓。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