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唐顽主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六十四章 裴罗的目的

作者:九盏清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弓卢水,作为狼居胥山最重要的一条天然屏障,在这些北方游牧民族人的心中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一直以来无论是匈奴,还是突厥,亦或是回鹘,乃至如今的黠戛斯,都更习惯于称其为“弓卢水”,而大唐则更喜欢称其为“胪朐河”。

    “你可知,此水何名?”裴罗可汗指着面前的滔滔河水问道。

    “自然是胪朐河!”李浈正‘色’答道。

    裴罗可汗闻言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更喜欢称作弓卢水!你可知为何?”

    “外臣不知,还请大汗示下!”李浈拱手说道。

    裴罗可汗最终还是回答李浈,反倒是陷入沉默,尽管前方什么都看不清,但其双目仍旧紧紧盯着对岸。

    而李浈此时心跳却是骤然加快,虽然裴罗可汗没有明示,虽然自己装作不懂,但这却只是“装作”罢了。

    李浈明白裴罗可汗说这句话的意思,也正因为明白,所以他才会害怕,也正因为害怕,所以他才只能装作不懂。

    “本汗知道你所为何来!”突然,裴罗可汗静静说道。

    “大汗圣明!”李浈强挤出一抹笑意。

    裴罗可汗转身看了看李浈,而后重新将目光投向对岸,“匈奴雄踞大漠南北八百年,后被鲜卑取而代之,鲜卑一族继而亡于柔然,此后突厥复灭柔然,而突厥又亡于回纥,谁曾想到尔时盛极百年之久的回纥,今时今日却又被本汗所灭,这茫茫大漠之中权‘欲’的更迭、朝代的兴衰,始终都有其固有的规则,没有人能够打破这个规则!”

    说到此处,裴罗可汗微微一笑,道:“贵使可知这规则为何?”

    “敢问这是大漠的规则,还是大汗的规则?”李浈不假思索地问道。

    “哦?有何不同么?”裴罗笑问。

    “并无不同!”李浈躬身答道。

    “既然并无不同,那贵使又为何有此一问?”裴罗有些好奇,收回目光转过身重新打量着李浈,虽面目含笑,却又不失威仪。

    “虽无不同,但在外臣看来大汗方才所言只言其一,却未言其二!”李浈轻声说道,尽管此时的李浈已较以往强壮了许多,但与裴罗壮硕的身躯相比起来仍是略显得单薄一些,只是其‘挺’拔的身姿依旧如同一把剑,看上去像极了一个人,那个像剑一样的人。

    “哦?贵使不妨说来听听!”裴罗说着,双脚竟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半步。

    李浈闻言微微一笑,而后抬头说道:“匈奴之衰在于强汉,若无武帝之威,柔然绝无可乘之机;而柔然之败在于北魏,若无北魏太武之强,突厥敕勒部怕是还要做上几年奴役;同样,突厥之亡在于我朝太宗、高宗、中宗、玄宗四帝,若无我朝四帝之谋,九姓回纥也断无昔时之盛;而回纥之没落则在于”

    说到这里,李浈突然缄口不言,却不料裴罗却是面‘色’铁青地紧接着说道:“在于何?”

    李浈闻言微微一笑,垂首说道:“大汗自是心知肚明,又何须外使言破?”

    “放肆!”裴罗闻言立时勃然大怒。

    锵——

    几乎同一时刻,裴罗身侧数十名护卫‘抽’刀而上将李浈团团围住,只待裴罗一声令下,便可让李浈瞬间身首异处。

    见状之后,李浈徐徐抬头环视周遭,而后最终将目光停留在裴罗的脸上,虽面目含笑,但四目相对之时却分明有森森杀意充斥其间。

    “你不怕?”裴罗冷冷问道。

    “外臣什么都不曾说,惧从何来?”李浈笑答。

    “你不怕本汗杀了你?”

    “若杀外臣一人能让大汗下定决心,那外臣死又如何?或许身后还能得赐一个美谥!况且”李浈淡定自若,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

    “如何?”裴罗追问。

    李浈看了看裴罗,而后幽幽说道:“况且大汗是不会杀了外使的!”

    裴罗闻言一滞,而后不由朗声大笑,同时摆了摆手示意亲卫退下,道:“小小年纪便如此‘奸’猾,你们汉人还果真是青出于蓝呢!”

    李浈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确定裴罗知道什么,所以他必须等裴罗先开口。

    果然,在经过短时间的沉默之后,裴罗说道:“我黠戛斯一族乃是大汉李陵将军之后,所以我族与大唐素来关系和睦,也正因如此才遭到回纥人屡屡压迫欺辱,说我族亲汉也好,亲唐也好,本汗都不在乎,你可知为何?”

    “因为大汗如今已拥有大漠南北的广袤土地,因为回纥人已不足为虑,更因为大唐与黠戛斯一族源远流长的血脉亲情!”李浈不假思索地答道,对于拍马屁这种事李浈素来得心应手,而且百试不爽。

    不料裴罗闻言后却并未显得有多么开心,甚至脸‘色’看上去反而有些‘阴’沉。

    “这些恭维之言外使还是收回去吧,如此反倒让本汗看轻了你!”裴罗瞥了李浈一眼继续说道:“我族与汉人血脉相通不假,但这并不是本汗亲唐的理由!”

    “唐人无信而善变,回纥便是个例子,当年回纥人在平定安史叛军时出力尤甚,可如今呢?还不是被你们眼睁睁地看着支离破碎、亡国成奴?甚至如今还不忘落井下石!看到今日回纥的下场,难免让人有兔死狐悲之感,你们唐人素来喜好称我们为夷狄,但你们却忘了,大唐李氏的血脉里还流淌着鲜卑人的血脉,这难到不算是忘本么?”

    裴罗在说这番话时显得有些‘激’动,看得出这些话已经埋藏在其心中许久。

    闻言之后,李浈心中反倒是安定了许多,因为裴罗的这番话最真实,但同时也最危险,若不是绝对信任之人,裴罗决计不会说出口的。

    而在李浈看来,此时的裴罗更像是一名牢‘骚’满腹的‘妇’人,而不是那个声震大漠、勇冠南北的黠戛斯可汗。

    见李浈始终微笑不言不语,裴罗不忿地说道:“因何发笑?难道本汗说错了不成?”

    李浈闻言微微垂首,笑道:“外使在笑大汗只看到了其表,而未见其内,或者说大汗根本就不想看见其内!”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