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02龙牌令

作者:子夜情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铁王被封为九锡王,武则天已死的消息不胫而走,使得天下各派蠢蠢欲动。

    “一个初来者,就能当保龙族的首领,我不服。”

    龙少保在校武大会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大王把无名小子也太看重了点吧,凭什么要给他极重的权力。论武功,论资质他都不够资格做保龙族第一把交椅。”

    青蛙僧人剑指血夜道:“莫要听信小人谗言,自毁前途。”

    “大胆,你竟敢对大王不敬,现在我就让你见识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当保龙族首领。”

    孤独无名站出校武台前,英雄无畏。

    “你真有把握,就凭一人之力能打赢我们九人。”

    鬼面铁手是第一个不服孤独无名取代他当保龙头领的位子的人,自然最是想让孤独无名出丑,甚至要置于他死地之人。

    “不服从大王安排的人,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

    孤独无名站在众人面前叫器着,为护李铁王的立场,也是保全自己的尊严,接受他们的挑战道:“没试过怎么知道是我行,还是你们行。”

    孤独无名大言不惭的话,以及他器张的气焰,使得其它的保龙族成员颇为恨慨心里很不舒服,早就对他竖起了敌意。不过大家相信他的脑子只剩下一根筋,不由的大笑起来。

    “那咱们是不是要领教一下新头领的独孤九剑到底有多利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以一敌九吗?”

    鬼面铁手按振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正要借机除掉孤独无名的时候说道:”刀剑无眼,赐教。”

    正当鬼面铁手要发起攻击的时候,血夜离开他们的队伍,说道:“我不算,我是站在无名这边的。”

    “你们两本来就是一伙的,也罢,还有谁是愿意听从这个毛头小子的命令的话,现在也可以站到他那边去。”

    鬼面铁手左右看了看身边的人。

    “还有我。”

    保龙族队伍之中最右边的那个人,直接走向了孤独无名。

    鬼面铁手看了看此人,也是新入选保龙族十大高手之列的铁刚。他们两人原本就有仇,当年铁刚被逼离开少林寺时,差点就死在鬼面铁手手中,自然会与他为敌。

    “三对七,新保龙族成员与老保龙族成员的对决。”

    鬼面铁手说道:“看来无名当保龙族首领并不能服众。”

    李铁王见这七个人分明就是公开的挑衅自己的权威,当然他们心中还是把张金花当成天子,并非全心全意的买李铁王的帐。即便李铁王被加封九锡王,保龙族是天子旁边最后的力量,李铁王想早招个傀儡为他所用,拍手道:“保龙族终归是保龙族,不仅武功高,而且忠肺义胆。孤独无名能不能当保龙族头领,不是他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是大周武皇旨意。他有没有资格,有没有能力当这个保龙族的头领,的确要看他自己的表现和能耐,谁也帮不了他,我也很怀疑他的本领。既然鬼面铁手当了这么多年的头领,经验丰富,不如今天就让你来教教他如何当一名真正的保龙族首领,如何。”

    “保龙族十大高手皆是万里挑一之人,要成为群龙之首,必先要过我这一关。”

    鬼面铁手知道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作为一名头号杀手,他没有资格拒绝一名新王者的挑战。因此他压上了自己的全部赌注道:“若你能打败我,这个黄金龙牌令将归你所有。见龙牌如见武皇,天下之人无不尊从。”

    李铁王看见鬼面铁手亮出龙牌令,眼前一亮,吐了一口气,回想起血夜对他说的话:“封孤独无名为大元帅,保龙族第一杀手好处有三。第一能够瓦解武周最后的力量,可以利用孤独无名打败鬼面铁手收服武周的反对利量为大王所用。这样就可以拿到龙牌令,控制大明宫四面的四十万御林军。再分解,稀释武三思的二十万大军。然后让孤独无名带着大周皇帝入禁宫,毁大周龙脉,拿到《无字天书》。若能拿到《无字天书》何愁不能一统江湖,天下归心。到时候朝庭内外无不敬仰大王,如此便能坐享江山万代。”

    "既然是皇上的旨意,本王也不敢冒天下大不韪,抗旨不尊。本王愿做二位的公证人,上天有好生之德,点到为止即可,切勿伤及性命。”

    李铁王大声说道:“龙首争霸,现在开始。”

    龙少保明知道这是对保龙族的打击,是一出斩首之戏,可是如今的李铁王一言天下倾之势也无可奈何,只能对鬼面铁手道:“头领,小心。”

    鬼面铁手既然挑起了事,那么这个苦果也只能由他咽也去回复道:“胜者为王,败者死,从来都是保龙族生存的不二法则。作为一名保龙族成员,我自豪,我骄傲,也没有遗憾。”

    鬼面铁手冲了过去。

    血夜暗示孤独无名说道:“大王的意思是杀无赦。”

    原本孤独无名站着如一蹲行尸走肉,如同调塑,一幅似睡非睡的样子。听了血夜的话,他慢慢的睁开血红的双眼,拨出剑直杀向鬼面铁手。

    一个踏空而来,一个起身飞跃,两人对杀,各不相让。但见校场中央刀光剑影,铮铮作响。

    孤独无名一跃而来,上前就是一个飞身突刺,若是鬼面铁手一刀而下,只怕一招便知高下。鬼面铁手见孤独无名这是以命相搏,毫不给人机会。孤独无名的剑突刺而来,使得鬼面铁手有些心怯,侧身一挡,身体重心偏移。

    鬼面铁手落地未稳,孤独无名触物踅回,向着铁手天门之处,凌空一剑。

    他只能招架,俯身迎刀而上。

    没想到孤独无名剑法灵动,原是虚招实杀。无名反身一击,捅向鬼面铁手心窝。铁手留了一个心眼,反身躲过,被无名一脚踢开。

    鬼面铁手已落两招,第三招是他还以颜色的时候到了。他心一横,心想若不与他拼个你死我活,怎么能定个胜负。再说刀法不是他的强项,自然越快出结果,对于他来说那就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他心想: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若是这样下去,只怕自己只有被吊着打的扮。何不反守为攻,看看他的剑法究竟如何,若没有九分之力,输的人也未必就是他。

    铁手心一横,心浮气燥起来,冲向前去与之对决。孤独无名见他直刀捅来,诡异的一笑。

    李铁王看见这般情行,笑着说道:“使刀者,忌直来直去。他这般无异于自找死,愿不得人。”

    “他这是危中求胜,若是孤独无名没有吃丧魂丹的话,只怕他还有一线生机。”

    血夜对无名有着十足的信心,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孤独无名是一种无状态,不需要准备,不需要时间,一切都能做的最好。

    “要赢了。只要无名那个臭小子敢接招,硬碰硬的话,以鬼面铁手的功力一定能击杀他。”玉青叶也是一名剑道者,他断言道。

    “快看,无名那个臭小子,偏不信邪。只怕他的性命由不得自己了。”

    一阳道长也觊觎保龙族头领这个位子,他最希望两个人一起去死,那么龙牌令的最终拥有者将会是他,只有保龙族杀手才有资格得到龙牌令。

    “来吧,黄须小儿,看你敢不敢接我这招。若你能接得了我这一刀的话,从此我再也不用刀了,若你不敢的话就放弃保龙族第一杀手一职,我可以放你。”

    鬼面铁手知道孤独无名是吃了药,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然也就无谓无畏。可是他感觉到了此人喜欢听好话,对一些挑衅以及讽刺之词有很大的反应。

    果然,激将法都于孤独无名来说起了很大的作用。他眼里容不得沙子,耳朵听不得坏话,疾步向前,脚不离地。反是鬼面铁手以逸待劳,运功于手腕之上,只等无名靠近一招制敌,正所谓鸭子游水暗使劲。

    孤独无名来的急急一剑向他刺来,剑气与刀锋在两人之间抵触,孤独无名见鬼面铁手两脚陷入土地当中,可见他使出了全部的功力与他对拼。只因孤独无名一时大意,相拼之时,才发现自己的剑气疲软,若是相持片刻,只怕自己定被他直刀捅死。

    鬼面铁手见孤独无名真个上当了,必竟年轻气盛,欠考虑,他必将为自己的行为付为血的代价。

    鬼面铁手直插无名的心窝道:“去死吧。”

    “原来,这一切全是计算。”李铁王见孤独无名剑尖弯曲,相持的话只怕孤独无名发力没有机会。后撤只会让他死的更快一些。

    “不可能。”

    血夜似乎也有点失算道:“没想到鬼面铁手看上去算不上精明之人,切有着这般高深的城俯。无名啊无名,是我错看了你。”

    鬼面铁手势如破竹,一刀切向孤独无名的时候,只听到一声高喊道:“破。”

    没错,孤独无名使出独孤九剑中的破刀式。

    剑气与刀锋在中间引爆,使得两人纷纷的退回。

    鬼面铁手再看时,发现自己手中的刀被分为三段,落在地上。手里拿的只剩下一把刀柄。

    孤独无名很自然的说道:“这是你说的,我能接住你这一招你就不用刀了。我就随便成全了你。”

    鬼面铁手吃惊道:“再短短的时间内能爆发出如此的力量,断掉我手中的刀,没想到你的功力这般的深厚,是我小看了你。我输了,龙牌令归你了。”

    “你没输。”

    孤独无名接住龙牌令,没想到胜利来的这么快,说道:“只有死人,才是最终的输家。”

    “你想杀我。不可能。”

    鬼面铁手原本还是有点气节的,不过现在他似乎觉得跟一个杀人工具较劲没有多大的意思。

    虽然他也是杀人,毕竟他还有知道的想法,还有自己的灵魂。反是孤独无名失去了自己的一切,只剩下冷漠无情。赢了孤独无名不过是增加了一具死尸,毫无意义。

    虽然他想透了其中的原由,可是孤独无名不依不饶,李铁王也不会容下一个站出来与自己作对的人活在他的队伍当中。杀掉鬼面铁手就是竖一面旗子,让大家知道反对他的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字。

    “大王,我错了。”

    鬼面铁手向李铁王服软道。

    李铁王铁了心让他死,假意道:“你何错之有呢?不过作为一名保龙族杀手你这般的轻易认输,我想你切实输了。假如皇上遇险,你这般作为与投敌有什么分别。你输的不是武艺,而是输的是保龙族杀人的人格,无名才是一个真正意义的杀手。”

    血夜嘲讽道:“兄弟,我作为了一名新人都看不起你,你还有何脸目去争保龙族头领一职,我奉劝你一句,自裁吧。”

    鬼面铁手这么快的认输,使得原本站在他们一起的其它保龙族杀手也看不起他。

    不过其中是有原因的,他这般做的理由是被李铁王暗中收买和诱惑的。

    因为李铁王答应他,只要他让出保龙族杀手之职,那么即便可以封他大将军之职,这样就可以大官作,而不是一个杀人的棋子。虽然身份是明升暗降,但是鬼面铁手也知道也是斗不过现在强势的李铁王,没想这一切弄巧成拙。

    即便鬼面铁手把他与李铁王之间的交易说出去,结果还是一样,反而更招仇恨。会让另外与自己一同立场一致的人倒戈相向。现在的他真个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百口莫辩,唯一出路,就是血战到底。

    青蛙僧人没想到这样就让鬼面铁手认输了,真个太没骨气了,一向直来直往的他,忍不住的说道:“鬼面铁手我看不起你,你保龙族杀手当中的一颗老鼠屎。若你还有一点尊颜,还有一点羞耻之心的话,就应该向个男人一样的去战斗。”

    “亏我们还一直把你当成首领,没想到你是这般的贫生怕死之人,我龙少保没有你这个大哥。”

    “不是这样的,其实这一切都是大王设的局,我被骗了。”

    鬼面铁手想解释。

    "被骗了,设的局,这么说你是故意输的了。”

    血夜笑道:“那你说自己是怎么被骗的,还是根本就是害死。”

    玉青叶问道:“鬼面铁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李铁王看着鬼面铁手进退两难的样子,说道:“看来这个故事还与本王有关,很想听一听本王与铁手之间还有什么内幕交易。说来听听,说给大家听听,无妨。”

    鬼面铁手无言以对,大笑道:“没事,正如大家看到的,其实我是一名胆小如鼠,自私自利之人。我不服这个黄毛小子一来就抢了我的位置,可是我害怕他,现在我失去了一切感觉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我想做一回真正的保龙族金牌杀手。”

    孤独无名听他一番言语,说道:“太好了,这才是我要找的对手。”

    李铁王拍手叫好道:“你没有输,只要你抢回龙牌令,你还是保龙族首领,这对每一个杀手而言机会都是公平的。”

    鬼面铁手挑衅无名道:“你知道为什么我被人称之为鬼面铁手吗?十招之内我定让你死在我铁手之下。”

    孤独无名亦对他说道:“那就十招为限,我若十招不能够手韧于你,这个龙牌令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

    孤独无名把龙牌令扔到校武的牌匾之中。

    鬼面铁手用拳一击地,顿时黄沙飞扬,瓦砾纷飞,黄沙随风吹来漫天飞舞。

    孤独无名傻傻的站在原地问剑道:“奇异剑你能告诉他在哪里吗?”

    那把剑带着孤独无名杀入飞沙走石当中与鬼面铁手打了起来,只见黄沙散去之时孤独无名的剑被铁手一抓在手中,他说道:“今天我就毁了你的剑,看你怎么使出独孤九剑,奈我如何。”

    鬼面铁手欲要折断他的宝剑,没想到孤独无名使出九步青獅功打退鬼面铁手,紧跟上前,用一招破气式斩断铁手的坚硬无比的合金之手。原以为顺势可以取了他的人头,没想到铁手斩断之后,从他的铁臂之中伸出一个长钩,钩住了无名的肩胛骨入肉三分,痛疼使无名间歇晕迷过去。

    铁手打落无名手中的剑,把无名打倒在自己的面前说道:“你留了一手,我也留了一手。只有死人才是输,那我就成全你。第十招结果你的性命。”

    铁手对准无名的心窝直钩而下,无名贴地而起,背后的剑套向铁手一挥,刹那,他的鬼面具被打落,人好像被剑从中劈了一下,他不敢相信无名有如此高深莫测的剑法,超水平发挥道:“不可能。”

    “轰。”鬼面铁手血肉纷飞,死于无名手下。

    众人眼前一亮,李铁王也是大喜道:“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杀人者,剑气也。好剑法,独孤九剑天下第一,非虚名也。还有谁不服者。”

    众人观观相望,正是不会的看热闹,会的看门道。大家都是行家,自认不如也。

    李铁王见孤独无名完成了他第一步计划,高兴的说道:“赐龙牌令给孤独无名。”

    孤独无名紧握龙牌令道:“见龙牌令,如见天子,还有谁不服。”

    其它的六名反对者不得不服从孤独无名。

    ...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