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意外发现

作者:南希北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bp;≈bp;≈bp;≈bp;当一个人心情非常糟糕的时候,他就会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静静”。

    ≈bp;≈bp;≈bp;≈bp;元牡丹、萧无衣、杨飞雪看着紧闭的房门,都面露担心之色。

    ≈bp;≈bp;≈bp;≈bp;但是如果她们看到里面的场景,她们一定会将韩艺给撕碎的。

    ≈bp;≈bp;≈bp;≈bp;韩艺在自己的计划树上,将单词“ugglr(走私)”圈上,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征收高关税,这将会导致商人大量的裁员,以及物价的上涨,如果杜元纪那边进行顺利的话,那么接下来朝廷将会采取官营制,对一些百姓必需品采取专营,那样的话,国库将会变得充盈,百姓的生活也会相对比较稳定,武媚娘也将会风光无限,但可惜,这只不过是短暂的,用不了多久,这一出大戏就会上演了,这责任扛起来容易,想要放下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只不过。”

    ≈bp;≈bp;≈bp;≈bp;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遭殃的终究还是百姓,不过这也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决计怨不得我。”

    ≈bp;≈bp;≈bp;≈bp;悔过寺。

    ≈bp;≈bp;≈bp;≈bp;“佛祖,我有罪!”

    ≈bp;≈bp;≈bp;≈bp;韩艺双手紧紧握住一块木牌,将头抵在一面墙上,默默的念道。

    ≈bp;≈bp;≈bp;≈bp;忽然,他左右一瞥,只见身边两道身影迅速缩了回来。

    ≈bp;≈bp;≈bp;≈bp;这两个小子!韩艺嘀咕一句,又将木牌挂在墙上,这忏悔墙上其实都已经挂得差不多了,韩艺不禁道:“看来得另开一面墙啊!”说着,他又向边上熊弟和小野道:“你们怎么样?”

    ≈bp;≈bp;≈bp;≈bp;熊弟点点头道:“好了,我们好了。”说着,他一脸八卦道:“韩大哥,你是不是终于想起自己做什么错事?”

    ≈bp;≈bp;≈bp;≈bp;韩艺道:“我是觉得自己罪恶深重,已经超出我承受的范围,故此才来这里,希望佛祖哥哥能够帮我减轻一点点。”

    ≈bp;≈bp;≈bp;≈bp;“那韩大哥你究竟做了傻错事?”

    ≈bp;≈bp;≈bp;≈bp;“唉太多了,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bp;≈bp;≈bp;≈bp;“那你就随便说一件啊!”

    ≈bp;≈bp;≈bp;≈bp;“你有完没完,我明显是开玩笑的呀,这你也看不出来。”韩艺翻了翻白眼,一手搭在熊弟身上道:“告诉你,今日我来这里,其实是来打探行情的。”

    ≈bp;≈bp;≈bp;≈bp;“啥行情?”

    ≈bp;≈bp;≈bp;≈bp;“你也知道,如今朝廷征收关税,这世道不太好呀,可这庙不用交税呀,真不是我吹牛,要是我做这买卖,这悔过寺一定得关门。”

    ≈bp;≈bp;≈bp;≈bp;熊弟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道:“这我相信,要说骗人,谁也比不上韩大哥你。”

    ≈bp;≈bp;≈bp;≈bp;“你会不会聊天啊!”

    ≈bp;≈bp;≈bp;≈bp;“嘿嘿!”

    ≈bp;≈bp;≈bp;≈bp;“走吧!”

    ≈bp;≈bp;≈bp;≈bp;韩艺将斗笠往头上一扣,往外面走去,他不但带了斗笠,还乔装打扮了一下,毕竟他可是扬州百姓偶像。

    ≈bp;≈bp;≈bp;≈bp;三人离开忏悔墙,但是也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四处看看,毕竟这里有着他们三个太多的回忆。

    ≈bp;≈bp;≈bp;≈bp;就连韩艺都不得不承认,悔过寺真是一个经典案例,从一个人人唾骂的寺庙,变得门庭若市,香火不断的寺庙,这确实非常难得。

    ≈bp;≈bp;≈bp;≈bp;“韩大哥,你真的打算也开个寺庙么?”

    ≈bp;≈bp;≈bp;≈bp;熊弟很是认真的问道。

    ≈bp;≈bp;≈bp;≈bp;韩艺道:“你想入股吗?”

    ≈bp;≈bp;≈bp;≈bp;熊弟呵呵道:“我无所谓,但是韩大哥你要开的,我一定捧场。”

    ≈bp;≈bp;≈bp;≈bp;韩艺一笑,又问道:“对了!朝廷征收关税,你的小胖集团怎么样?”

    ≈bp;≈bp;≈bp;≈bp;熊弟很无所为道:“我是让他们能开就开,要是亏钱的话,那就关门呗。”

    ≈bp;≈bp;≈bp;≈bp;韩艺道:“你好像一点也不心疼。”

    ≈bp;≈bp;≈bp;≈bp;熊弟道:“我赚的钱已经够多了,现在做买卖也是图个开心,其实我更喜欢在街边卖包子,那更加趣一些,天天都能够跟街坊闲聊。”

    ≈bp;≈bp;≈bp;≈bp;韩艺笑着摇头道:“你能发财,还真是一个---!”

    ≈bp;≈bp;≈bp;≈bp;熊弟见韩艺说到一半,突然戈然而止,不禁抬目一看,只见韩艺呆呆的望着左边,不禁偏头一看,发现就是一些百姓走来走去,也没啥东西可看,不禁问道:“韩大哥,你在看什么?”

    ≈bp;≈bp;≈bp;≈bp;韩艺一语不发,突然发足往那边跑去。

    ≈bp;≈bp;≈bp;≈bp;熊弟和小野相觑一眼,随即立刻跟了过去。

    ≈bp;≈bp;≈bp;≈bp;韩艺在转过一个墙角后,便立刻朝着前面一个尼姑喊道:“师太,请留步。”

    ≈bp;≈bp;≈bp;≈bp;前面那师太转过身来,但见是一个中年妇女,她行以佛礼道:“这位施主有何吩咐?”

    ≈bp;≈bp;≈bp;≈bp;韩艺打量一下这师太,道:“呃我想问一下,这茅房在哪里?”

    ≈bp;≈bp;≈bp;≈bp;“哦,施主往这边去,行二十步左右,然后右转再行三十步左右,就会看到一个小院子,里面便是茅房。”

    ≈bp;≈bp;≈bp;≈bp;“多谢,多谢。”

    ≈bp;≈bp;≈bp;≈bp;“施主若无其他事,贫尼就先告辞了。”

    ≈bp;≈bp;≈bp;≈bp;“师太请便。”

    ≈bp;≈bp;≈bp;≈bp;等到那师太走后,熊弟道:“韩大哥,你要想上茅房,可以问我呀,我知道在哪里。”

    ≈bp;≈bp;≈bp;≈bp;韩艺神色黯然,心不在焉道:“那你就带我去吧。”

    ≈bp;≈bp;≈bp;≈bp;上过茅房之后,他们三人便下得山去,熊弟因为跟梦婷有约,要去凤飞楼帮他们排练,于是他就回城里去了,而小野当然得保护韩艺,就与韩艺一块回梅村。不过他们并没有去梅村,而是去到梅河边上。

    ≈bp;≈bp;≈bp;≈bp;韩艺站在梅河边上,望着湍急的河水,怔怔出神。

    ≈bp;≈bp;≈bp;≈bp;这里便是他曾与陈硕真搏命的地方。

    ≈bp;≈bp;≈bp;≈bp;“韩大哥,你方才是不是误以为那师太是陈硕真?”

    ≈bp;≈bp;≈bp;≈bp;小野突然问道。

    ≈bp;≈bp;≈bp;≈bp;韩艺回过头来,道:“你也觉得像?”

    ≈bp;≈bp;≈bp;≈bp;小野点点头道:“身形确实是有一点像,但是我不会认错的。”

    ≈bp;≈bp;≈bp;≈bp;对呀!我的眼力也不比小野差,我也不应该会认错的。韩艺不禁皱了皱眉,突然道:“小野,你觉不觉那忏悔墙有些似曾相识啊。”

    ≈bp;≈bp;≈bp;≈bp;小野想了想,突然道:“我知道了,荣耀墙。”

    ≈bp;≈bp;≈bp;≈bp;“不错!”

    ≈bp;≈bp;≈bp;≈bp;韩艺点了下头,难道我方才没有看错?道:“小野,你能否去帮我打探一下那悔过寺。”

    ≈bp;≈bp;≈bp;≈bp;小野点了点头。

    ≈bp;≈bp;≈bp;≈bp;不行,如果真是她的话,只怕小野去的话,会打草惊蛇。韩艺沉眉思忖半响,道:“算了,小野,我另外派人去调查。”

    ≈bp;≈bp;≈bp;≈bp;在河边待了一会儿,韩艺才跟小野回梅村去了。

    ≈bp;≈bp;≈bp;≈bp;“韩小哥!”

    ≈bp;≈bp;≈bp;≈bp;韩艺刚刚进到院内,就听得一声激动的呼喊。

    ≈bp;≈bp;≈bp;≈bp;只见一个肉团扑了过来,一把将他抱住,“韩小哥,我可算是找到你了,呜呜呜。”

    ≈bp;≈bp;≈bp;≈bp;“是老钱呀!哎呦,你先放开我,这大庭广众之下,莫要带坏小孩子了。”

    ≈bp;≈bp;≈bp;≈bp;韩艺是一边说着,一边使着暗劲,将钱大方给推开,又请他坐下。

    ≈bp;≈bp;≈bp;≈bp;“韩小哥,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钱大方坐在椅子上,是一边抹着眼泪,就一边念叨着一路来的辛酸。

    ≈bp;≈bp;≈bp;≈bp;“我知道,我知道,既然来了,就安心在这待着吧。”

    ≈bp;≈bp;≈bp;≈bp;人家都找到家里来了,韩艺能有什么办法,也只能好生安慰着,劝了老半天,这钱大方才渐渐的缓了过来,可见他真是入戏太深啊。

    ≈bp;≈bp;≈bp;≈bp;缓过来的钱大方又立刻跟韩艺描述长安的情况,说得长安好像跟人间地狱似得,你要再不回去的话,咱们长安可就完了。

    ≈bp;≈bp;≈bp;≈bp;韩艺全故事在听,这长安的情况,只怕他比钱大方还要了解的更加清楚,等钱大方说完之后,才道:“我都知道了,这还得等我回去再说,我如今正在守孝,有些事我也帮不了你们,你就安心在扬州待着。”

    ≈bp;≈bp;≈bp;≈bp;钱大方顿时郁闷道:“可是我在扬州能做啥呢?如今朝廷征收这么高的商税,扬州的门市也够多了,好像做啥都不赚钱,要不韩小哥,你给我支支招。”

    ≈bp;≈bp;≈bp;≈bp;韩艺微一沉吟,道:“就还是干你的老本行,酿酒。”

    ≈bp;≈bp;≈bp;≈bp;其实钱大方是一个粮商,酿酒是副业,但是因为粮食价格涨不上去,因为这几年都风调雨顺,酿酒更赚钱问道:“这能赚钱么?”

    ≈bp;≈bp;≈bp;≈bp;韩艺道:“你信不信我?”

    ≈bp;≈bp;≈bp;≈bp;“信。当然信,韩小哥,你是不知道,老四他们都还念及着长安,不太愿意离开,可我,一听说你回扬州了,二话不说,就去金行兑换了金票,然后就奔着扬州来了,就是因为我相信,韩小哥你在哪里,哪里就能够生财。”

    ≈bp;≈bp;≈bp;≈bp;“我可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

    ≈bp;≈bp;≈bp;≈bp;韩艺都有一些不好意思,这家伙真是太能拍马屁了,又道:“你在扬州应该也有一些买卖,这样,你先去找沈笑,让他带你四处逛逛,放松放松,顺便了解一下扬州的行情,然后集中资金办酒作坊,其余的买卖都先给停着,世道不好,总得往回收一收。”

    ≈bp;≈bp;≈bp;≈bp;这话一听就知道话里有话,钱大方眼眸晃动几下,心想,哎呦!这一趟可真是没有白来。道:“好!我听韩小哥你的。”

    ≈bp;≈bp;≈bp;≈bp;韩艺笑着点点头。

    ≈bp;≈bp;≈bp;≈bp;

    ≈bp;≈bp;≈bp;≈bp;翌日。

    ≈bp;≈bp;≈bp;≈bp;韩艺又来到韩大山的坟墓前清扫,祭拜。

    ≈bp;≈bp;≈bp;≈bp;“东主,你找我。”

    ≈bp;≈bp;≈bp;≈bp;彭靖来到坟墓前道。

    ≈bp;≈bp;≈bp;≈bp;韩艺跪在坟墓前,一边烧香,一边问道:“你知道悔过寺吗?”

    ≈bp;≈bp;≈bp;≈bp;彭靖点点头,小声道:“我也去过。”

    ≈bp;≈bp;≈bp;≈bp;韩艺正色道:“我昨日去过一趟悔过寺,生意还挺不错的,相信那些老尼姑赚了不少钱,你去给我暗中追查,这悔过寺的钱都用在了什么地方。”

    ≈bp;≈bp;≈bp;≈bp;“是,我待会就让人去追查。”

    ≈bp;≈bp;≈bp;≈bp;“但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能让对方发现。”

    ≈bp;≈bp;≈bp;≈bp;“嗯。”

    ≈bp;≈bp;≈bp;≈bp;p: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