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五章 顾静的罪行

作者:Queen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你当我是傻子吗?放下他,你还会给我活路吗?”

    鸠的身体有些发抖,但是却不输气势的说。

    开什么玩笑,现在这个情况,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去他的任务,去他的组织吧!

    “不会,但是我能保证,你放下他,我能让你死的痛快些。”

    顾云熙冷冷的说。

    那冷傲的气质,真的很让人着迷。

    即便是身处弱势也毫不输人气势的样子,恐怕也只有顾云熙才能驾驭的了。

    鸠一听,心中不禁暗存,不亏是黑狐,不止手段惊人,嘴上也是不饶人的。

    “若不放了我,我就杀了他。”

    鸠一听顾云熙的话也是又惊又怕,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只收抓着顾白的手紧了紧,而且另一只手已经掐上了顾白那白嫩嫩的脖子。

    顾白出生的时候,因为董馨馨没有奶水,监狱又不似外面,所以也是吃了不少苦的,经常饿肚子,所以身体才没有正常的孩子长得大,看上去也就跟陆意和陆思差不多。

    他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身上也没什么肉,此时身上只穿着一身连体衣服,因为鸠的动作粗鲁,所以连包着他的襁褓都开了,那瘦小的身材就暴露在了众人的眼中,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不过他可不可怜可不关鸠的事,所以鸠不会因为他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而手下留情。

    但是看着这个孩子的佣人和顾想顾念,还有站在门口的顾云熙可就越发的愤怒了。

    “早死。”

    顾云熙要不是怕伤了孩子,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任他威胁自己。

    顾云熙这辈子最讨厌的是什么?

    那就是有人威胁她。

    眸子在不经意间冷了下来,搞得整个房间都开始温度下降。

    另外两人佣人见此情况,赶忙抱着孩子靠着墙缓缓的朝着门的方向动了。

    开什么玩笑,你们愿意怎么打就怎么打,但是不要伤害到了孩子。

    但是显然,有人是不想让两个孩子出去的。

    顾静见顾云熙回来了,心中也是怕的不像样。

    脑子飞快的转动,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办法。

    那就是,顾云熙在乎孩子,如果她的手上有一个孩子,那么顾云熙一定拿她没办法,到时候自己是走还是留的都好说。

    等她消了气,好好巴结巴结她,毕竟自己是她的妹妹,认了错,爸爸妈妈再说几句好话,一切都可以翻篇的。

    顾静是这样想的,从小她就喜欢这样装柔弱,于是她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柔柔弱弱的,也没有人会想到,她会这样有心机,竟然带着敌人来抓自己姐姐的孩子。

    所以古话说的很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所谓的女子,就是时时刻刻争宠的,各种心机算计的女人。

    小人嘛就是孩子喽,孩子自然是难养的。

    顾静悄悄的靠近了那两个佣人,试图上前去抢下她们其中一人手中的孩子。

    可是顾静不知道的是,虽然锦绣山河里面的佣人看起来总是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每一个不起眼的人都有着不一样的身份,而且每一个人都伸手了得。

    “二小姐,你想干什么?”

    佣人哪里不知道顾静来者不善啊,怎么可能这样被夺走孩子,于是两个人在顾静伸出手来欲抢孩子的那一刻,机敏转身,把孩子护在了怀中。

    于是顾静失手了。

    但是好死不死的两个佣人却把顾静想要做的事情喊了出来。

    这到是把顾云熙的眼神吸引了过去。

    本来手中想要飞出去的毒针此刻也收了回去。

    顾云熙头痛的闭了闭眼,然后语气平缓下来。

    “你们带着孩子先去我的卧室,我一会就来,让他们不要哭了,小心哭坏了。”

    顾云熙是当妈的人,怎么可能不心疼自己的孩子。

    于是婴儿房中的人少了,顾静的算盘也没有打成。

    “把二小姐给我抓起来。”

    顾云熙现在是纠结的,明明知道顾静想要害自己的孩子,但毕竟她是自己的亲妹妹,再心狠,还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的。

    顾云熙的话刚刚落下,婴儿房中站着的那个佣人,瞬间行动,伸手三下两下的就把顾静绑了起来。

    顾静大惊,这个佣人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手,得快些想办法才行,不然自己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于是她拿出了自己的惯用伎俩。

    “姐……对不起,我没有坏心思……”

    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顾静装起柔弱来还真不是盖的,惟妙惟肖有没有。

    没有坏心思才怪了,那不成你来婴儿房真是来看孩子的不成,不然为什么鸠会出现在这里。

    “你给我闭嘴。”

    顾云熙看起来不温不火的样子,实际上已经马上快要爆发了,顾静的胆子还真是大。

    顾静听了之后心中一凉,果然闭上了嘴。

    “怎么办,小白还在那人手上,你听听孩子哭的。”

    陆明宇也快发疯了,这个孩子不管是谁的孩子,都还和陆思陆意一般大小,怎么就能忍下心来伤害他。

    顾云熙听了之后好无语。

    原来小白一词是来自这个便宜爸爸,怪不得两个孩子叫的那般顺口。

    “别担心。”

    顾云熙只能小声这般说道。

    婴儿房里,只剩下鸠和顾云熙等人了,气氛变得异常的紧张起来。

    孩子还在哭,而且听声音嗓子都哭哑了,有一种哭的快要上不来气的感觉,甚是让人揪心。

    顾云熙心中揪痛。

    鸠觉得这个孩子实在太吵了,简直乱人心智,于是那只试图掐死他的手就放在了他的口鼻处,捂住了他的哭声,这才觉得哦好多了。

    顾云熙急了。

    不是她迟迟不肯松手,而是男子本来就很高,而且是拎着孩子,如果男子被顾云熙击毙,那么孩子一定会从他手上掉下来,孩子还那么小,摔坏了怎么办。

    但是现在好像没有其他选择了。

    “小白,不要怪妈妈,如果你伤了残了,妈妈也会一辈子护你周全的。”

    顾云熙这般想着,眸光一狠,掏出一根没有毒的钢针便射向了鸠的一条腿。

    鸠只觉得好似被蚊子叮了一下,一条腿瞬间麻痹,站不住了,然后朝着一边踉跄倒去。

    捂住孩子口鼻的手条件反射般松开,去摸被针刺到的地方,却发现什么都摸不到。

    “你做了什么?”

    伴随着他倒下,问出了这句话。

    但是哪里还能看见顾云熙的身影,刚刚还站在门那里的顾云熙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下意识的四处寻找,却毫无所获。

    “你……在找我吗?”

    只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然后抓着顾白的手一空。

    孩子已经被顾云熙一把抱走。

    顾云熙在鸠倒地之前来到了他的身后,抢走了孩子。

    顺带又给了他一针。

    这下鸠彻底失去行动能力了。

    倒在地上不住的抽搐,眸光死死的盯着抱着孩子从他身边走过去的顾云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等门口站着的人回过神来,顾云熙已经是坐在床上哄孩子了。

    刚刚就在最后的一刹那,顾白马上就要被憋死了,幸亏顾云熙出手救下了他。

    顾白不哭了,反而是安心的躺在顾云熙的臂弯里,一抽一抽的睡着了,虽然有些不安,但是他能感觉得到,这个怀抱很温暖,很安全。

    婴儿是最不装假的,难受就哭,安稳自然就会笑。

    没错,孩子在睡着之后笑了。

    陆明宇害怕孩子出事,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来到了顾云熙身边,看见的就是顾白睡梦中开心的笑容。

    他没想到,自己的小妻子,原来是这般人物,可以在一瞬之间就离开自己身边,来到几米之间的地方,最神奇的是根本没人察觉。

    传说中的凌波微步?瞬间转移?大概都不过如此吧。

    顾想跟顾念等人也是目瞪口呆,就就会不过神来。

    这还是自己母亲吗?好变态,但是好厉害有木有,好羡慕呀!

    孩子们瞬间对母亲的定义就变了,母亲好伟大……

    没错,李亦李怡和李煜都没有母亲,他们管顾云熙叫顾妈妈。

    而顾云熙对他们和小想小念向来一视同仁,所以很是和谐。

    而且他们对母亲的印象本来就不是很深,所以把顾云熙当成母亲也是理所应当的。

    “该死的,想要我弟弟的命,去死吧你。”

    顾念的暴力本质再次被激发,走上前去就踹了鸠一脚,踹的鸠吐了一口鲜血。

    “这样要了他的命简直太便宜他了,制成标本吧。”

    李怡嘴角挂上一抹邪笑,看向李煜。

    “制成标本他不是就死了,拿他试药吧。”

    李煜也笑了。

    于是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就这样被李煜囚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十年后的某一天,顾白无意中进入了李煜的实验室,看见了不成人形却还活着的鸠,不忍心再看他受苦,于是杀了他。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了。

    第二日,顾云熙把顾静交给了陆远征。

    顾云熙自认为这件事情自己没有办法处置。

    “爷爷,我错了……”

    顾静再次漏出了她装柔弱的一面,让人看了都觉得她很可怜,就算是有错也不会计较。

    果然,顾俊锋看见自己的小女儿这个样子,心疼的开始为她说好话。

    “爸,你看小静都知道错了……”

    “混帐东西。”顾远征啪的拍了一下桌子。

    这个家虽然早在顾云熙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交给她当家了,但是顾远征的分量却不是谁都能取代的,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就连顾俊锋也还是对顾远征有所忌惮的。

    “你看看这孩子被你惯成什么样子了,知不知道闯进来的都是些什么人,明目张胆的想要斐丫头家孩子的命,想干什么,造反了……”

    顾远征边说变气,使劲咳嗽了几声。

    顾云熙见状赶忙上前来给他顺气。

    “咳咳……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姐姐怎么就这么对不起你了,让你不熙这般对待她。”

    顾远征的话字字诛心,让本来还想要继续装柔弱的顾静把脸上的柔弱表情尽数敛去。

    “你是不是我爷爷,你们是不是我爸妈,我看你们心中就只有她,顾斐这一个孩子,你们什么时候正眼看过我,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她。顾瑶未婚怀了孩子就的打掉,她未婚生了孩子你们怎么不计较?十三岁就继承了所有家产,你们为什么一点儿都不给我?同样都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个个都偏心她,想没想过我的感受,许世杰喜欢她,邵禹铭喜欢她,就连明宇哥哥也喜欢她。对了,还有明宇哥哥,我跟顾斐是双胞胎,你为什么只喜欢她不喜欢我,因为我没有她漂亮是吗?就连我主动爬上你的床都让你这般不屑,你为什么喜欢的人是她不是我,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喜欢你吗?只可惜我没能要了她的命,当年我怂恿秦木木去绑架她毁她清白,可是秦木木却找了一群草包,怂恿洛星辰去绑架你,没想到,你竟然命大的逃了,医院里给你吃了降压药,你还可以继续手术,车都撞不死你,你真命大,摄影棚里,摄像机砸不死你,就连出去缉毒掉下悬崖都要不了你和孩子的命……顾斐,我们注定了是冤家,这一辈子都是。”

    顾静跪在地上,不断的叙说着自己从小到大心中所有的怨念,她对顾云熙的恨,日积月累,一天比一天多,以至于想要了她的命。

    顾云熙呆住了,木纳了。

    她没有想过自己妹妹竟然一直都这样想自己。

    爷爷把家产给了顾云熙不就是想给顾静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孙女一个保障吗?

    而且顾云熙在锦绣山河里已经留出了很大一块地方,为的就是要给顾静结婚盖别墅用的,她想让妹妹生活在自己身边。

    她做错了什么?

    现在锦绣山河的所有,都是顾云熙自己打拼的,当年顾家的那点家产相对G集团来说还不到股份百分之一多。

    她又在妒忌什么?

    况且,顾云熙还给了她股份,为什么她还要这样想。

    “小静,难道你不知道斐儿一直都想着你吗?给你留了地要给你盖别墅,想让你结婚了也住在锦绣山河,不分开,而且你姐还把G集团的股份分给了你,现在都在妈妈这里,妈妈怕你被人骗,所以没有给你看。爷爷当年也是为了你以后有保障,才把家产给了斐儿的,你怎么就不懂呢?”

    顾妈妈哭的很凶,没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会变成这样。

    明明是一奶同胞的双胞胎,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呢?难不成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这么惩罚她吗?

    至于顾云熙,听着顾静讲出的一件又一件的事,她不禁湿了眼眶。

    没想到一直以来,害自己的别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妹妹。

    妄她堂堂一个京都军区司令,Z国一代最年轻的女少将,却不知道,一直以来害自己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妹妹。

    顾云熙伸手扯开了自己的衣服,漏出胸前的那只黑狐。

    “拜你所赐,洛星辰绑架我,要不是许世杰,我就死在那里了,原来我一直以为是森组织害我,没想到在我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痕迹的是我的亲妹妹。”

    当年她誓死也不要被侮辱,于是被刀刺中。

    留下了这辈子都无法掩饰的痕迹。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