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小心抄错答案

作者:浙东匹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骜的设计,给了荒井和西角重重地一击。

    也给这个还普遍由技术人员单打独斗研发游戏机的行业,狠狠上了一课:核心技术不是唯一值得倚仗的筹码;有时候,产品化过程中的用户体验设计,更能促进“学术成果向现实商业模式的转化”。

    否则,就如同身入宝山而空回,或者有一支传球做球非常完美的球队,却不重视临门一脚,陷入技术的自嗨。

    当然,并不是说技术自嗨就不对。

    如果是搞高科技杀人武器的研究,那当然是怎么杀人效率怎么来,谁管你用户体验人机流畅。苏联战斗机一堆佶屈聱牙的仪表盘,照样可以多快好省的杀人。

    但把曾经作为军工和高精尖的电子科技,转向寻常消费者,这一课是必须要补的。

    荒井部长交完学费后,11月中旬,科乐美、南梦宫和任天堂也先后来交学费了。

    按照汉乐电子的老规矩,每个场子至少配20台设备才起批。

    所以这三家竞争对手也都是捏着鼻子借了个电器行空壳,一次性全款进货20台,然后大部分拿去实际经营回本、留下几台拆解逆向。

    不得不说,韩婷定下的这个20台起批的门槛,还真挡住了不少意志决心不那么坚定的小厂。

    让那些没魄力一次性掏1000多万日元的家伙宁可再等等、觉得两个月内肯定会有其他渠道的机器流出来,比如返修机,然后再考虑山寨。

    这也无形中控制了首波竞争的规模,不至于价格战一打起来就太惨烈。

    与此同时,在接洽了荒井等人之后,韩婷也渐渐回过味儿来,开始琢磨出一个规律:

    那些坚持非要全款付清、以阻止生产商继续监控每台机器运营情况的买家,很可能就是竞品分析对手。

    因为事关重大,韩婷跟顾骜打国际长途商量了一下对策。两人都深感这种事情是挡不住的,于是只是把“全款折扣优惠”的力度进一步削减,到了八五折。

    之所以没直接抬回原价,是因为顾骜决定一旦太东的货进场之后,汉乐电子这边就直接把出货价打到八五折,这样就相当于到时候全款和融资租赁一个价了。

    另外,韩婷还想了一个新招,那就是对于坚持付清全款、不愿意接受设备运营状况跟踪的客户,承诺到东京以外的地方开店,算是“防止经销商串货、保证本地区规划利益”。

    南梦宫等公司的傀儡,也只能接受这个条款,于是横滨、大阪、神户、福冈四座城市也都出现了首家运营“雷电战机”和“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厅。

    算是把汉乐电子的产品打出了东京,扩大到了曰本前5大的电子产业都市,无形中也免费为顾骜做了一波宣传。

    总计200多台街机卖出去后,新的矛盾开始浮现:韩婷手上的存货不够了。

    这门生意刚开始的时候,顾骜手头的启动资金并不算非常宽裕,所以不可能直接备上千台的物料。

    加上生产时间的限制,韩婷抵达曰本的时候,一开始只接手了不到100台存货,后续也是边卖国内边生产,到11月中旬时,库存终于清零了。

    以79年年底的国情,顾骜是绝对不可能在内地自己设这么大规模的工厂的。

    深谙政策的他,知道与“倒卖”相比,“本国公民在内地开厂”要严重得多,涉及到了“直接剥削工人剩余劳动”。所以他只能把生产外包给西湖电子厂。

    就这,都已经顾及到了本市的电子厂多多少少有些关系可以请托——老爹顾镛如今已经提前当上钱塘制氧机厂的副厂长了。副厅级的企业,副厂长就是县处级。

    虽然与市电子厂没有领导关系,但都是本市重工业国企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对方也会卖个人情帮忙捂盖子。

    而西湖电子厂即使是按原先的计划主产电视机,一年的产量都不会超过三万台。

    在电视机产线不停产的情况下,尽其所能协调产能和原材料,兼职搞游戏街机,撑死也就是一个月500台的产能了。

    千万别觉得这个数据很少,当时国内的重工业国企,产能普遍是这个现状,也算时代特色了。

    《历史转折》纪录片中,便提到过北汽这种大厂,79年才生产汽车5000辆,而当时与之谈合资的克莱斯勒,一个厂子有200万辆年产量。

    (说句题外话,美国汽车工业就是从1978年开始衰落、然后对华合资寻求产业转移的的,后来的鬼城当时就种下祸根了。

    79年中美建交时,美方派来的首任驻华大使,名叫伦纳德·伍德科克。此人在当大使之前,是全美汽车工人总工-会的注席。卡特总统可能是觉得派一个劳工领袖来当大使,比较容易被社会注意国家接受。

    就是此公当工会注席时,为了应对汽车工业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工人失业加重的现状。谈出了一个史上空前绝后优越、把资本家逼上绝路的条款:

    “无论此后历年底特律汽车产业自动化程度如何提升,工人薪酬福利开支占总销售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977年的现有值”(当年的统计数据是28%,也就是卖出100块钱的汽车,28块花在工人工资上)

    然后从那一年起,美国三大汽车商一边自动化程度不断提升,一边总工资被强制不许下降、成本奇高。80年代最尖锐的时候,出现过“部分底特律汽车工人年薪70万美元”的奇葩案例,然后十几年里市场统统被日系车占领了。美国工业的亡国肇始于此。)

    ……

    “小顾!我这儿都没货了!你下一批什么时候能发过来?”

    被缺货所困扰,韩婷只能打国际长途催促。

    她难得觉得新工作非常有意义,已经喜欢上这种奋斗的感觉了,却被后方提供弹药的队友拖了后腿,谁都会不爽。

    “韩老师你别急,我刚刚打听过了。下一批200台、5个集装箱货柜,已经在太c港装箱了,5天后就能到横滨。客户催得急的话,你可以先把合同签了,只收定金、另约交货日期么。”

    集装箱货运也是60~70年代刚刚兴起的,如今还算挺新的事物。70年代香江那些新崛起的巨富如包氏等,几乎都是航运业大亨,便是因为赶上了集装箱货轮这波热潮。

    而国内此前还并没有可以效率周转大型集装箱货轮的港口基础设施,位于姑苏的太c港算是开放后的第一个,甚至比深市的蛇口还早。当初设港的目的,就是从曰本进口刚立项的宝钢所需的设备。

    如今宝钢规划一年了、设备倒是买进来了,却因为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整,即将陷入“缓建”的困局。相对空闲下来的太c港运能,倒是便宜了沪江周边其他城市的出口运输。

    顾骜耐心地对韩婷解释,他人还在京城,刚刚考完期中考试,并且打通海军装备规划所和兵器工业部那边的关节。

    至于供货消息,他还是刚刚给马风电话后才知道的。多亏如今马风已经是大三实习阶段,时间自由,可以帮顾骜协调很多突发性的破事儿,不然还真忙不过来。

    韩婷无奈,只能接受现状:“那就是延期一周交货了……也罢,这次就算了,那再下一批呢?”

    顾骜:“照例再过半个月啊。”

    韩婷一阵郁闷:“半个月才这么多产能?你知不知道按你这个速度,等这400台卖完,太东电器的货就要出现在市面上了,到时候我们就没现在这么‘有尊严的暴利’可以赚了!我现在是每一批都要给客户多打至少5%的折扣呢。”

    “有尊严的暴利”这个词,还是顾骜教给韩婷的。他经常在电话里这么说,对方也就习惯了。

    顾骜对这个词的对标标准,就是后世苹果公司卖iphone的利润率。高于这个比例,才配被称作“有尊严的暴利”,否则就是在泥坑里跟同行抢食吃。

    见电话另一头的顾骜没有反应,韩婷只能怂恿:“要不你就投点钱,在曰本建个小厂吧!销路这么好,超出我们预期了,不赚多可惜。”

    这句话立刻引起了顾骜的反弹:“绝对不行!我知道这个行业的规模容量只有多大。我们没有公信力的品牌,全靠产品创意占了先机,是经不起曰本本土大厂的持续竞争的。

    就算前面600台机器卖光,也就2亿日元的净利润而已。要在曰本建个完整的厂,这些利润非得砸回去不可。而且就算我决定建,起码两三个月后出货,完全远水不解近渴。”

    这些数字,都是顾骜根据市场反馈曲线核算过的。

    事实上,另一个时空太东电器靠着半年的窗口期,在全曰本也就斩获了十几亿日元的“太空侵略者”游戏机销售额,净利润不到十亿,还给了发明人西角友宏个人三千万日元的奖金。

    曰本街机行业的暴利阶段市场容量,也就那么大,剩下的都是辛苦钱。

    顾骜非常知道进退,他宁可不榨干最后一块铜板,也不想被套牢。他也相信曰本人的民族情怀,在有国产货可以选的时候,他们多半是不肯支持香江货甚至大陆货的。

    汉乐电子积累起来的品牌,只是给从业者羡慕用的,还没到让消费者买账的程度。

    顾骜捋顺思路后,安抚道:“韩老师,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600台卖完后,我们就等太东的竞品上市。我在产品设计上还留了最后一个后手,可以让太东浪费两个月时间。

    等这个后手引爆后,我们再把这段时间差里攒的存货统统出了,狠赚最后一笔。另外你放心,我最近就有机会来一趟曰本了,我会亲自跟你交代后续产品计划的。”

    “那你快点儿吧,我这里规模一上来,完全撑不住了,太忙了。手头能用的都是曰本人,还不敢彻底信任。白井的店前几天还被社团的人骚扰了,在下去我只能把旗舰体验店关了,实在没精力。”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