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2.第二十二章

作者:醉该玩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文娟爬起来, 吐掉嘴里的土, 又拍拍衣服,没理张翠翠,直接绕过她去找村医。

    张翠翠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个嘲笑她的机会。

    “怎么就走了, 这么着急过来?找我爹啊?我爹可管不了知青们的亲事啊!”

    说完又掩着嘴笑, 村里人大概是都知道了文娟追求箫冬书而被拒绝的事,张翠翠当然是怎么扎她心怎么说了。

    文娟恶狠狠的瞪了张翠翠一眼,也不跟她争辩,只是来到村医的院子外,在门口大喊,不想村医没出来,隔壁的张大佑倒是出来了。

    “村医有事儿得晚一点回来,怎么了?”

    “队长!陈军同志被蛇咬了, 情况好像不太好,你快去看看啊!”

    一套词说完就再说一遍, 也不管张翠翠是什么反应。

    张翠翠脸色微青。

    张大佑刚躺下呢,突然就听见文娟在门外喊人,一听这内容可是吓了一跳, 连件外衣也没来得及披, 就直接穿着和背心就出来了。

    “文娟, 咋回事,陈军同志被蛇咬了?什么蛇, 咬哪了?”

    知青要是在这出问题了可不是小事, 这责任他可担不起啊。

    “我也不知道啊, 刚才萧冬书同志和苏沐同志把他背回知青所了,陈军同志已经没有反应了,也不知道是咋地了,村长你快过去看看吧。”

    文娟脏兮兮的脸上挂了几滴眼泪,显得更真诚一些,好像是真的有很担心陈军一样。

    “走,我过去看看!”张大佑迈着大步就往知青所走去,从出来到走都没给自己闺女一个眼神。

    张翠翠在原地气的跺跺脚,转身就往后山小树林里去找柳虎了,前几天两家人已经一起商量过了,把他俩的亲事也定下来了,

    但是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张翠翠建议先不公开,张大佑夫妇就两个宝贝闺女,也没个儿子,自然是她说啥就是啥,柳虎又是爱惨了张翠翠,自然也不会拒绝。

    就因为这,俩人还是偷偷摸摸的见面,其实张翠翠也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想法,她就是不想让苏沐知道她跟柳虎定亲了,虽然不甘心但她也知道,苏沐是不可能再和她在一起了,可是,她就还是不想让他知道,能瞒多久就瞒着。

    等张大佑到了知青所的时候,苏沐已经烧好了热水给陈军用热手巾敷上了,俩人就坐在炕边上的板凳上,看着陈军,见张大佑过来了,才起来打招呼。

    “队长。”

    张大佑点点头,把热手巾拿起来看看伤口,上面还有药酒,“没什么大事,蛇没毒,看着他点,别发热了。”

    张大佑的爹以前是村里的村医,张大佑也跟着学了几手,虽说不是很精通,但还能看出一点问题。

    “只是,他这怎么是晕了?还是睡着了?”

    蛇没毒,伤口也不大,这陈军同志怎么就倒下了?

    “他…他这是被吓晕了。”苏沐挠挠头,表情有些怪异,一旁的苏晓也忍不住别开眼。

    太没脸了。

    别说是队长张大佑,就是文娟听了这话都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吓晕了?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一条菜蛇给吓晕了?

    “这…陈军同志真的是被吓晕的?”

    张大佑虽然是有点惊讶,但是还是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其他的昏倒的就行,不然这责任自己也是担不起啊!

    “真的,我们都看着了,就是被蛇咬了之后陈军同志有些害怕,然后叫了一声就倒下了,我们也看过了,边上没有其他的东西。”

    苏沐又一脸认真的回答,还挠挠头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发生的情景,怕他们不信一样。

    “是小菜蛇,很小。”

    被小菜蛇吓晕了.....

    在场的人沉默了一会儿。

    “那就行,那就行…”张大佑抹了把脑袋,“去村医那里拿点草药,你们给陈军同志敷上,明个就没事了。”

    “队长,我跟你去拿吧,这大晚上的,你也忙活一天了,就别再折腾。”

    苏沐挠挠头,接过话。

    “也行,你就跟我去一趟吧。”

    村医虽然没回来,可是他家人在,屋子里也有药草。

    张大佑说着就站了起来,转身要走,突然又想起来个事:“萧同志,这山上野物多,有毒的玩意儿也不少,你们城里来的同志以前没上过山,以后要是再去,可一定得小心点儿!”

    “诶,队长,今天让你受累了。”

    萧冬书也站起来,“这次的事是我们想的差了,不该一点准备也没有就去山上,肯定没有下次了,队长你放心!”

    张大佑点点头,“文娟,今儿晚上也辛苦你了,赶紧回家换件衣服吧。”

    张大佑一句话,就把文娟的所有想法都打消了,本来她还可以悄悄的留在这,能跟萧冬书同志单独呆一会,可是现在张大佑这样一说,她就没办法留在这了。

    只好对着萧冬书微微一笑,点点头就跟着张大佑离开了。

    萧冬书被这柔情的一眼看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一旁的苏晓见此忍不住微微勾唇。

    队长离开后,几人坐着有些尴尬,箫冬书便问张红编框学得如何了。

    张红也是个笨的,老老实实交代了,其他的手工活都做得来,就这编筐编的可真是太难看了。

    夜已经深了,苏晓没待多久便回家了,本来箫冬书是要送她的,可苏晓觉得矫情,家门就在对面,送什么送。

    张大佑家和文娟家并不顺路,出了知青所,文娟跟队长打了招呼就往自己家走了。

    今天陈军的事还是让她有些心惊,总感觉自从苏晓没有和上辈子一头栽死之后,不受她控制的事就越来越多了,一想到苏晓,就想起她可能被邪祟上身的事,也不敢乱想别的了,快步往家跑去。

    苏沐拿了草药回来,已经是九点多了,张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苏沐打了招呼就回自己屋了。

    苏沐进陈军屋里看了一眼,人还没醒,就转身又出去了,把草药放在堂屋桌子上,跟萧冬书闲扯了两句,苏晓过来时候把苏风他们送下来的兔子也拿回来了。

    一共打了四只,分给萧冬书和陈军一只,也够四个人吃两顿了。

    “诶,冬书,队长刚跟我说,安排了人明天去拔草,轮到咱们了,陈军这样是不能去了,你们三个别起来晚了,明早上走时候我叫你啊。”

    苏沐伸脚扒愣着空闲的凳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萧冬书唠嗑,还突然想起来个重要事,差点忘了。

    “行,那今天还得早点睡,”萧冬书站起来理了理衣袖,再抬眼看了看院子外的天色,回道。

    “可不是,我回去了啊,看看家里还有啥吃的没有,这折腾一晚上还折腾饿了。”

    “嗯。”

    苏沐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一进院子就本着灶房去,嚷嚷着饿了,也没人搭理。

    苏父苏母那屋早就闭了灯,苏实在院里扒兔子,看他一眼就又低头继续了,至于苏晓,没闭灯,闻言便出来进了灶房,给苏沐烤两个地瓜,苏沐乐得不行,苏实也赶紧要了一个。

    萧冬书把凳子放回原来的地方,院门扣好后。

    先到张红门外,告诉她明天得去拔草,早点儿起来,就直接回了自己屋里,从山上把陈军背回来可不是件容易事,比打猎一晚上都累。

    等到萧冬书回到自己屋里了,张红才想起来,许倩还没回来。

    自从许倩回来的一天比一天晚之后,张红就一直觉得不对,要说是遛弯的话也不至于每天都九、十点才回来啊,一个姑娘家,这么晚回来太危险了。

    可是每次跟许倩说的时候,她都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只是说在村里安全着呢,肯定没事,等再说的时候,她就不耐烦的说困了。

    张红等啊等,也不见许倩回来,最后终于是坚持不住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张红醒来就看到许倩睡在自己旁边,睡的香甜,她瞬间松了口气,今天得去上工,得早点起来。

    可是看许倩睡的这么沉,也没忍心叫她,就想着先去做了早饭再叫她吧。

    许倩昨天换下来的衣服都在炕边上搭着,也有两天没洗了,昨天的衣服也没洗完,就一起泡了,晚上回来再洗吧。

    可是拿起了衣服张红就觉得不对了,衣服上怎么又有一股子烤肉味,而且这裤子上是什么东西啊,黑色的裤子上沾着斑斑白迹,在山上蹭到啥了?

    山上是有个长的都是藤蔓的野草,一碰断了就冒牛奶一样的液体。

    许是昨天许倩碰到了吧,正这样想着,许倩就翻个身好像要醒了。

    张红赶紧趁机叫她,告诉她今天上工的事,许倩脸色一变,嘟嘟囔囔了一句啥,张红也没听清楚,直接把衣服拿出去了,给许倩招呼一声说是帮她洗了。

    许倩立刻坐了起来,“不用了不用了,我的衣服我自己洗就行了,你昨天不是洗了一次了吗,正好今天上工回来,我把衣服都一起洗了吧。”

    张红一听许倩这么说,也就同意了,两人都是这样,轮着来呗。

    “行,那我把衣服放这了,你回头泡上,晚上回来好洗,我先去把早饭做了。”

    说着就转身出去了。

    看到张红出去,许倩才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吓死了,昨天李老三没个准成,直接把那东西就喷裤子上了,自己还想着回来直接扔水里,可昨天整了三回,实在是太累了,回来直接躺炕上就睡了,把这茬给忘了。

    昨天李老三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她才一上山就被摁倒了,直接就做上了,还没完没了的,直到许倩都要昏过去了才罢休。

    清洗完之后,回到草堆里,李老三又烤了只兔子,吃完了又整了一回才放她回来,也难得的体贴一次,把她送到知青所,可也是一路上都动手动脚的没停过。

    许倩觉得李老三昨天的状态不对,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冬书,该走了!”

    张红他们刚吃完早饭,苏沐就走到知青所门口了。

    “来啦,”张红赶紧把菜和粥放回柜子里,桌上的碗摞一起打算放着回来洗。

    “不着急,先把碗洗了,要不然啊,等晚上回来就长虫子了!”苏沐直接推门进来,正看张红动作。

    “诶,我来,我来洗就行了。”

    “没事,没事,跟我客气啥,你就先去收拾一下吧,今个热,戴个巾子把脸遮上点。”

    说完就拿着碗去厨房了。

    张红看着苏沐的背影,越发的不好意思了。

    几个人到了地里,没一会大家也都到齐了,今个上工的一共就苏大根家,王家和李家三家,加上萧冬书他们三个人,拔草简单,每天也不用那么多人,就是费力点。

    许倩来的时候李家三个兄弟还没到,等张大佑分配任务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李三哥也在,小心脏“嘭嘭”的,脸上也染着一丝红晕。

    尤其是看到李家三个兄弟晃晃悠悠的过来时候,许倩更是激动,他俩以前可不敢白天见面,只能是晚上得时候在草堆里亲热会,现在白天也能见着自然是高兴。

    李老三也看到那个让自己欲罢不能的小娘们儿了,只是现在人多眼杂的,也不能干啥,只能是对着许倩坏笑着,伸出舌头舔舔嘴,也不知道想啥坏事呢。

    许倩一看李三哥笑就更不行了,以往只有在他干坏事的时候才这样笑。

    许倩不经意间摸了摸自己饱满的胸部算是回应他了。

    俩人的动作挺隐秘的,大家伙的注意力也在队长身上,倒也没有人看见,只是现在许倩身边的张红就不一样了,从李家兄弟过来之后,她就发现李老三的一直往这边看,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他不怀好意的笑。

    看着真是让人恶心!本来是想跟许倩说说往边上站站,站到苏家兄弟身后去,省得那个流氓往这边看。

    结果一转头就看见许倩一脸媚/样的往那边看,实在是不好看,张红突然想起这段时间许倩的奇怪之处,

    这…

    她一直觉得许倩这段时间每天晚上出去溜达,上山打柴,每天晚上还都能带着那么一大捆柴火回来有些不对,可是也一直没想明白这是为啥,就只当许倩运气好了。

    可是,如果许倩一直都是和这个李老三在一起呢?李老三是个打猎的好手,如果是他每天晚上去给许倩砍柴火就能说得通了,

    还有许倩衣服上的烤肉味也能解释的通了,听村里人说,李家几个兄弟都不是什么正经人,以前大食堂还没关的时候,他们三个就经常上山,打些野物直接在山上烤了吃。

    “张红,你咋了?干活去了。”

    张大佑分好活,苏晓就转身要走了,刚一转身就看到脸色苍白的张红。

    “啊…!”

    张红被苏晓吓了一跳,正沉浸在自己思绪里呢。

    “怎么了?”苏晓开始还没觉得是多大的事,张红这样一叫倒是吓了她一跳。

    “我…我没事!”

    张红赶紧回过神来,随即也知道自己反应不对,“我…我没事,就是想起来昨天泡着的衣服没拿出来,晚上回去怕是要臭掉了。”

    苏晓知道张红绝对在说谎,可是她现在不想说,自己也不会再问了,得赶紧把活儿干了,好攒工分。

    “行,那就过去吧,你在我边上。”

    苏晓拉着张红过去了,张红那块地在许倩和苏晓中间,巧的是李老三干活的那块地又在许倩边上,这可把许倩高兴坏了。

    怎么说许倩也是城里来的姑娘,活了这二十几年也就是前段时间干了点农活,现在干起活来还不是那么麻利,等李老三磨磨蹭蹭的都干完了,许倩这边也才拔完一半。

    苏晓正帮着张红干她那点,剩下的几个大男人也不好过来帮许倩,生怕传出什么闲话,伤了姑娘家的名誉。

    李老三也没那个忌讳,拔完自己那点,直接提提裤子就走许倩这边来了,“许倩妹子,我帮你拔啊,这草太多了,你的小手那么嫩,可别刮破了。”

    一边说一边笑着,手里也不住的揉捏着什么。

    许倩看的真真的,李老三这动作不正是做那档子事时候的姿势吗!真是羞死人了!

    “那就谢谢李三哥了。”

    张红在一边隐隐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不禁皱着眉头,果然是,证实了她的想法,听着这称呼,这俩人肯定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许倩怎么、跟这样的流氓有往来!

    听村里人说,这李家的三个兄弟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尤其这个李老三,他平日里偷鸡摸狗,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村里人哪个看得上他。

    哪个好姑娘家会和这样的流氓联系,可是听许倩这脆生的李三哥叫的,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避嫌!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难过,许倩和她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虽然小时候俩人经常吵架,但是到这里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很好,许倩成这样子实在是让她生气和担忧。

    “张红,冷静点。”

    苏晓拔着一趟草就到了她身边,突然察觉到张红状态有些不对,呼吸声暴露了她现在很是不平静。

    虽然不知道因为啥,但是苏晓还是提醒了她一下。

    “晓晓,你是不是想去方便一下?”张红抬头,扯扯嘴角,勉强的笑了一下。

    “你也想去?走吧一块儿去吧。”苏晓把手里的草瞥到一边的枯草堆上,拍拍手,俩人跟旁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离这片地最近的茅厕也在村中间那,俩人在田地边的小河里洗干净手,就往村里走。

    “说吧,啥事?”苏晓甩甩手上的水,也不用擦干,就着一路到厕所也就晾干了。

    “晓晓,我这事不是啥好事,也不知道问你对不对。”

    张红有些犹豫,苏晓也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小姑娘,还没经历过这些事,现在给她说了是不是不好?

    苏晓皱皱眉,最烦这样吞吞吐吐磨磨唧唧的了,“别废话,说就说,不说我就回去了。”

    说要作势转身要走。

    “别别,晓晓,不跟你说我实在是不知道跟谁说了。”

    张红把掉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晓晓,我不是污蔑谁,就是觉得许倩最近不太对,自从她不跟咱们一起上山之后,就每天晚上都挺晚才回来,打的柴火也多,根本不像是她一个女同志能打到的。”

    “而且她这几天晚上回来身上还都带着一股子烤肉味,就像是咱回来打的那个兔子烤了一样,可是她一个姑娘家,怎么上了个山就有这味道,我之前就怀疑,今天又看着许倩和李老三那个做派,也不知道想的到底对不对!”

    “只是一想到可能是真的,我这心里就不得劲,她一个姑娘家,怎么能跟这样的男人有牵扯,就是真处对象,也得找个好的啊!”

    张红越说越气,有些语无伦次,眼泪都围着眼圈转。

    苏晓看了眼对方,最后道,“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既然她是这样选的,那你就别问为什么了,她是你朋友,但是你也没什么权利干涉她,该提醒的提醒,听不听是她的事儿。”

    就像末世里那些自甘堕落的女人,明明政府给普通人也提供了获取食物的方式,可她们还是更愿意躺在那里任人糟蹋,没有什么对错之分,每个人的三观不同罢了。

    “我…我知道不能干涉她,但是就是觉得不值得,她跟那个李老三能有什么好结果啊,那就是个流氓!”

    “你小声点!”苏晓瞪了眼她,“你再这么喊下去,大家就都知道了!这事儿你别再跟别人提了。”

    看着张红惊慌的捂着嘴,苏晓觉得好笑,“再者,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你觉得自己上山砍柴火是对的,人家觉得有别人帮忙是对的,每个人对错的标准不一样罢了,你也别太纠结于李老三好不好,情人眼里出西施,说不定在人家许倩眼里,他就是最好的。”

    苏晓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串话,自从张红认识苏晓,她就从来没听过苏晓说这么多话,从来都是几个字几个字的。

    “晓晓,可我还是为她担心,那李老三不是良配。”

    张红还是皱着眉头。

    “那你觉得村里哪个人算得上的良配?”苏晓觉得她拉不出张红来,只能让她自己慢慢想了,索性就重新扯个话题。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