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Chapter 18

作者:韦编十三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奚芄前脚刚走,袁周利还在骂她装神弄鬼江湖道士骗人呢,他就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

    一众剧组成员就听到他怒吼一声,“你说什么!我爸把私生子接回家了?”

    “还把公司股权全部给他?”

    “爸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副导演凑到导演耳边悄悄说:“卧槽,那个奚芄的话岂不是神了!这就灵验了啊,他把要把股权都给私生子,他不就是富贵命被劫了么!”

    导演亦是一脸震撼,“我的天,神人啊!早知道我也要让她看一下了!”

    袁周利挂了电话,呆愣了片刻,在众人皆震惊的目光中,朝奚芄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大师!大师留步!大师!”

    奚芄也没想到他会追来得那么快,而且都已经称她为“大师”。

    她不喜欢“大师”这个词,听上去就像凡间的人称半吊子算命的,待袁周利跑到她跟前,奚芄道:“莫要唤我大师,你唤我师太便可。”

    她还是喜欢她原来的法号:无因师太。虽然现在可能不能再用,但被称作“师太”还是会让她更习惯一些。

    袁周利立即改口,“好的师太,师太,您一定要救我!我刚才眼拙,有眼不识泰山,我就是个蠢货傻逼,师太您一定不要往心里去,您一定要救我啊!”

    他这个态度,奚芄很满意。

    不过要说救他,奚芄目前还做不到,但劫命数有违天理,跟闻垣说一声,管理部定然会管,所以,奚芄看在他此时态度异常好的份上,不介意卖他一个人情。

    她道:“我原以为你还能撑上两日,没想到此劫难竟来得如此快,你与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袁周利便将接到母亲电话一一道来,他虽不至于在十分钟内就变落魄,但若连公司股份都没了,等待他的岂不就是落魄命吗?

    这要放在平常,袁周利无非就是飞速赶回家,跟他爸去说理,但就在接电话的两分钟前,奚芄就对他说了这么一番话,这让他不信也得信。

    他说完后,董忆君奚落道:“看吧,让你不信,我就说小奚算命很准的!”

    袁周利一脸苦相,“对对,是我不好,师太您大人大量不要计较刚才好不好?”

    奚芄还不至于同一凡人过不去,只道:“看来,你父亲的那位私生子,便是劫你命数的受益者。”

    袁周利咬牙切齿,“我就知道,一定是他搞的鬼!我爸一直不大待见他,怎么就会突然要把公司股权全给他?师太,您一定要帮我啊,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以后您一句话,我上刀山下火海,绝对不推辞!”

    “行吧,既然你是我同事出演的电视剧投资人,我便帮你一帮。”也算卖董忆君一个人情。

    袁周利连声道谢,感激涕零,又问:“师太,那我要怎么办?”

    “你父亲的那位私生子,可有学过道法?”奚芄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以前都跟他妈妈生活,从来不来我们家,他虽然只比我小两岁,但我从来没见过他。”

    若那人学过道法也就罢了,若没学过,那定是身后有人在帮他,但不管怎样,闻垣的治安管理不行啊。

    袁周利又说:“还有还有,您说的那个横财,我真的想不出来,我确实没捡过钱呀!”

    奚芄道:“没捡过钱,就定然是中了别的招数,那你可有受过别人赠予物品?”

    袁周利歪头思索了片刻,道:“前两天小陈送了我一副古画,难道是他?还有一周前我生日我爸送了我一辆法拉利,我爸不会害我吧?啊我生日那天还收了很多礼物啊!天呐怎么办是不是因为这些礼物?”

    袁周利越想越骇然,显然是怕急了,“那我岂不是连礼物都不能收?”

    奚芄摇头,“并非如此,劫命数也有讲究,比如有人想要你命数,在你必经之路上丢了钱让你捡,你看到了,却不捡,那便是无论他如何肖想、如何做法,你的命数也依旧是你的,他夺不去,或者说,他命中注定,劫不走你的命,赠予也同理,并不是别人给予你礼物,你收下,他就能劫走你的命数。”

    袁周利被绕得有些晕,倒是董忆君听懂了些,“所以说,劫命数,也讲命数?”

    “是这个理。”

    袁周利茫然问,“那我又是怎么被下得套?”

    “你时常收礼,想来你那同父异母的兄弟看准了这一点,你仔细回忆,有没有人让你在一排物件中,让你挑选,你挑中哪个,就送你哪个?”

    “有!还真有!”袁周利激动得快要跳起来,“就上周末,我一朋友带我去看他收藏的各种汽车,说我看重哪辆可以挑一辆送我,我就挑了一辆62年的法拉利250 GT SWB Belinetta。”

    奚芄不懂什么62年的法拉利品牌,只觉得富人的世界真奇妙,连汽车都要收藏。她问:“是不是那辆特别好,让你一眼就选中了,以及,他能猜到你会选那辆?”

    “对对,那里别的汽车收藏价值一般,有些我还有同款的,就那辆,现在的拍卖价都要到千万美金的!我之前拍卖会上看中了却没能拍重,我想买它很久了!那是我还怕他说话不算话呢,谁知道他竟真的送我了!难道说就是他要施法害我?”

    “那应该是你选中这辆车才重的法术没错了,”奚芄道,“他猜到你定会看重那辆车,便在车上施下道法,你带走,便留下了命数。”

    董忆君道:“那如果他在每辆车施下法术,岂不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

    奚芄摇头,“若是这样,道法便不会灵验了,命数天定,想要劫,也许讲天命,还得看主人意愿,你能挑中,就说明,你愿意送出命数。”

    袁周利破口大骂,“愿意你个头头!”

    奚芄淡淡瞥了他一眼。

    袁周利慌忙道:“不不,师太我不是在骂您,我是在骂那龟孙子!竟然想害我!”

    既然找到了问题所在,接下来,便是要去找施法之人与受益之人,将命数给换回来。

    见袁周利惊魂未定气愤又骇然,奚芄宽慰道:“莫怕,区区一小道法,投机取巧罢了,都不需要多少玄力,根本不算正经术法,要破它很容易。”

    袁周利简直要感激涕零,“多谢师太,多谢师太!”

    闻垣终于解决了无涯寺和万丈寺的纠纷,从殿内走出来时,就正好看到了一男人就差给奚芄跪下,还不停喊着“多谢师太”。

    呵,连“师太”这称谓都出来了?

    他抬步走过去,“在干嘛呢?”

    奚芄回头,见是他,道:“你们治安不够呢,这才一周时间,我就遇到两起道法犯案事件了。”

    闻垣眉头一皱,“什么意思?又发生什么了?”

    奚芄指了指袁周利,“不知你能否看出来,此人被劫了命数。”

    闻垣一双凌厉地凤目将袁周利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看得袁周利浑身发毛,然后,他……他还真看不出来。

    闻垣宽慰自己,不能跟一个曾经的大乘修士老古董比,他轻咳一声,“看出来了,被劫了命数,那该好好查一查,可知道是谁害的他?”

    奚芄没去管他死要面子的撒谎,将方才得知的信息都与他说了一遍。

    闻垣听完,对袁周利道:“去部里立个案,我让刑侦队去查。”

    袁周利今日受的冲击已然很大,此时又让他震惊了一番,“这、这个警察都会管啊?”

    董忆君解释,“不是警察,是非物质文化管理部,楚柯还在里头拘禁着呢!”

    袁周利愣愣地点头,又问奚芄:“那师太您能陪我吗?我、我还是更相信师太您……”

    闻垣一张脸黑了下来,“不相信我们刑侦队就相信这个连一点修为都没的人?”

    闻垣的脸色一旦沉下,整个人气势凛然,骇人得紧,袁周利虽一脸不服气,但还是憋着嘴没说话,步子微微朝奚芄身侧挪了挪。

    闻垣冷哼一声,又瞪了这个损害管理部威名的奚芄,特别不爽地给刑侦队打去电话,将袁周利的同父异母兄弟以及他那朋友名字报上,让他们先去查问,再同奚芄和袁周利一起下山,带袁周利去录口供。

    董忆君则与他们告别回了剧组片场。

    她一回去,顷刻间便被众人围住,他们七嘴八舌地问她。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袁周利是真的被他爸私生子劫了命数了?”

    “袁周利没回来?奚小姐带他去解决问题了?”

    “奚小姐真的好神!董姐你能不能把她联系电话给我?我也想找她算算!”

    连导演都将她拉过去说:“你有空就多带小奚出来和大家见一见嘛!”

    董忆君发现,她已经从一个艺人经纪人,成了神算子经纪人,在圈里地位又高了一层。

    ------

    另一边,奚芄他们三人回了管理部。

    奚芄本是打算要回家的,奈何袁周利缠她缠得紧,在录口供前还一再央求,“师太,师太您等我出来好不好?先别走啊,别走!”又把她的联系方式也要了去,生怕她丢下他一般。

    待袁周利进了审讯室,闻垣冷哼一声,对着奚芄一阵嘲讽,“你这半吊子尼姑,也就能哄一哄这些凡人了。”

    奚芄轻轻睨了他一眼,“但凡修为到了大乘者,皆能观命盘祸福,我知你观命盘还有些困难,但我还是可以的。”

    闻垣脸一黑,好像之前没拆穿给了他多大面子似的。

    “那你能看我的吗?”他问。

    “妖与修士命盘多变,我能看到,却看不出所以来。”

    “哼,那还不是半吊子。”闻垣觉得自己掰回了一局。

    奚芄温和地笑着摇了摇头,这小白莲,好面子又幼稚。

    这时,蔡勇给闻垣来了电话,“部长,发现白骨妖踪迹,又有一人被害。”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