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两更合一

作者:十三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十章

    何露先去和门卫的大爷说好, 偷偷给大爷塞了一点白糖。大爷的孙子今年刚刚五岁, 正是馋的时候。

    大爷先是言正言辞的拒绝:“小何同志,我可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拥护者,不搞资本主义这一套!你这一套在我这里可是行不通。人我会给你拦下, 但是你这种行为是要批判的。”

    “大爷您说的对。发扬革命传统, 争取更大光荣!”何露假装要把糖罐子往回收,还没有拿到手,大爷的孙子就开始哭,何露假意为难的问:“大爷,您看着怎么办?”

    “不争气的东西,想当年我小时候哪里有糖吃,就是树皮那也是好东西啊。算了算了,为了你这个小东西, 我就破一回例,反正也不是原则上的问题, 多谢小何同志了。你放心,我保证人给你拦在门口外面。”

    何露笑了笑:“那就多谢大爷了。让小宝有时间去找我玩啊。”

    她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和爱红打了声招呼, 跑到他们家所在的街道上。大中午的天气炎热, 没多大会儿就是一身汗。

    不过一想到何雪就要倒霉了, 她就觉得自己的汗没白出。

    “同志,一切资本主义都是纸老虎!请问您有什么事?”街道的妇女同志热心的问。

    何露把气喘匀了才道:“同志, 拒腐蚀, 永不沾!我叫何露, 我姐姐何雪让我过来替她报名,她想为祖国做建设,哪里苦哪里累她就要去哪里,她想报名成为铁姑娘!”

    “那你姐姐怎么不自己来报名?”

    “何雪同志因为被街坊邻居说成资本主义做派,正在积极帮助邻居干活,委托我来帮她报名。她说也要为革命献.身,坚决不拖祖国的后腿。”

    妇女同志更加的热情:“妇女能顶半边天。我这就替她报上名,尽快安排她为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谢谢您!这是我家的地址,到时候请您一定去家里通知我姐姐!”

    “好的,何露同志。我代表党和人民衷心的表示感谢,希望你姐姐能够为我们妇女同志争光!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何露露出坚定的目光:“请党和人民放心!我一定会帮助何雪同志改掉自身的腐朽做派。”

    “那我就先登记上了,过两天通知她过来就行。一定要让她把握住这个机会。”

    何露点点头,就算何雪这次命大没去成,那也会被打成革命反派。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条死路。

    铁姑娘可是这个时代独特的产物,哪里最累哪里最苦,哪里就有铁姑娘。而且这是国家支持的,一旦报了名,就不能再更改了。

    何露没敢光明正大的去学校,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溜了进去,顺便又带上了之前的头巾,这样一包扎就是薛二菊也看不出,这样也不怕被人认出来。

    “同志,你找谁?学校还没有开始上课的,后天才开学呢。”一个戴着眼睛的老师模样的人问。

    “是这样,我姐让我来和学校说一下,她要报名去参加铁姑娘了,以后就不来学校上学了。她让我来学校把她的学籍取消一下。”

    学校老师笑了笑:“你姐姐还是挺有志气的。虽然说不上学有点可惜,但是革命不分贵贱,通过其他的途径为国家贡献一点力量也是挺好的。你姐姐叫什么名字呢?我把她的档案找到。”

    “她叫何雪,今年刚刚考上高中,谢谢老师!我就是过来说一下,具体的退学手续我姐说自己办呢。”

    她要让何雪自己尝尝不能上高中的滋味,让她亲自来办退学手续,心里一定会非常憋屈,却又没有办法破解。

    何露做完这些事情,满意的走在回砖厂的路上,她就不相信何雪这样子还能翻出花样来!

    “小何啊,上午果然有个女同志过来说要找厂长,我把她赶走了。你就放心吧。“门卫大爷拦住何露说道。

    何露摸摸门卫大爷的孙子道了声谢:“好的,麻烦大爷了。下次要是好来的话,大爷还是继续拦着点。”

    爱红见何露回来,好奇的问道:“你这是去哪里了?大中午的一直没看见你人影?”

    何露露出狡黠的笑容:“爱红姐,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爱红不明就里,但是见何露的样子,知道是有好事,自是乐的不问。

    何露又问王君:“小王同志,你还有初中的课本吗?家里妹子多,书不够看。”

    王君露出了然的表情,上次她去何露的家里的时候,可是看见过何露的爹娘以及那个所谓的姐姐是怎么算计她的,心下有些同情:“有呢,我家里没有这么多的姐妹,我的书没人借呢。你要是需要的话,我明天给你带过来。”

    牛冰萍不乐意的捅捅王君,小声的说:“你干啥借给她啊?你俩关系啥时候这么好的?”

    傻大个咦了一声:“牛同志,你的思想境界怎么如此低下,没看见毛.主/席都在倡导学雷锋吗你得向王君同志学习,同志之间要互相帮助。”

    “赶紧干活,用你管我的事啊?我又没和你说话,插什么嘴啊?”

    傻大个还想说什么,见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何露好笑的冲他摇摇头,没看见领导已经端着杯子过来了。

    何露对这个领导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大家也好像不害怕他,在他面前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但是领导最不喜欢看见的就是大家斗嘴,用爱红的话说,每次有人斗嘴啊,领导就会多喝水。自然往厕所里跑的就勤快。

    砖厂的人都知道他们工会领导的这个毛病,平常可没少被调侃。

    下班之后何露去给何雨买了几个肉包子,她自己也给罗婶子买了点。但是因为有罗天亮和罗和平在,所以她比较低调,没有买特别多。

    “谢谢你啊小露姐,这是我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包子呢,都是肉馅的。”

    何露看着何雨露出小猫一样的表情,完全和在村子里的时候不一样,心里还是有点感触的。不管别人对自己再好,那也不是自己的家,不能在任性妄为,何况薛二菊对何雨还是一般般。弄得她几乎都快忘了何雨在家里任性的样子了。

    “你要是想吃啊,以后姐还给你买。你平时多注意一下何雪的动静,省的她又想着怎么害人。还有,姐给你找了一套初中的书,明天拿过来给你。后天去上学的时候你也算是有书看了。”

    何雨一听说有书看了,一时都忘了吃包子。嘴唇喃喃的道:“姐,谢谢你......我终于知道奶奶为啥喜欢你了。以后我好好帮你留意着。”

    何露哭笑不得,“好了,我该去我干娘家里了。你大姑家的爱军今年也上初中,毕竟是姐妹,有事你俩也有个照应。”

    说完也不管何雨,自己抬腿往家里走去。

    何大姑厂委那边一直没有宿舍的消息,这年头不是谁想分宿舍就能分到的,有太多的人还像何大姑一样挤在不到六十平的房子里过日子,所以何露也不着急。

    薛二菊仍然是像之前那样,每天见了何露就让她赶紧回家住,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何露,你要是再不回来,你就别认你爹娘!到时候有你后悔的时候!”刚刚看见何露竟然手里拿着包子,不由气的放出狠话来,何露翻了个白眼,直接无视过去。

    何兴国听了不高兴:“让你和孩子好好说话,你看看你自己都说的啥话,中不中听?”

    “我说的有错吗?一个大姑娘家的自家不住,跑去住在罗大姐家里。你让别人怎么看她?是急着要嫁给谁啊?也不照照镜子,就这样的谁会娶你。”

    何露又翻了个白眼,“是啊,让别人评评理,看看谁家的爹娘是这样的。我还偏偏就住在我干娘家里了,谁要是不服气啊,就憋着!以后我挣得工资也要好好孝敬我干娘。”

    “你!我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这么气我的?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就该在你小时候把你掐死!”

    “呦,那就多谢您嘞。”

    不理会薛二菊着急的神色,她慢悠悠的往罗家走去。

    虽然这罗家的孩子她一个都不敢招惹,不然最后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是不能不说这的确是目前她能在的最好的地方。

    罗婶子看见何露回来,赶紧端着一碗白开水给她:“今天上班累了吧?干娘一会儿给你蒸窝窝头吃。”

    “行,干娘做啥我吃啥。我买了点包子,干娘你先尝尝,二哥三哥都还没有回来啊?”

    “嗨,他们两个混小子,谁知道去哪里了,回不回家吃饭也不说一声。还是闺女贴心,有包子也知道给干娘尝尝,你快吃吧,干娘不喜欢吃包子。”

    何露发现这对自己好不好,平时的表现就能看出来。这肉包子一年也吃不到几次,怎么可能不喜欢吃,只不过是想让她多吃点罢了。

    “干娘,你快点吃吧,我现在也挣着粮食,咱俩一块吃。”罗婶子高兴的合不拢嘴,最后也只是吃了一点。

    何露有时候就觉得很奇怪,这罗家两个兄弟偶尔几天总是回来的很晚,有时候回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伤,何露不止一次看见罗天亮偷偷的拿药酒擦伤口。

    这么大岁数了,不应该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年纪了。

    何露察觉奇怪之后,晚上的时候就特意留意一下,发现罗和平先回来,悄悄洗脸之后就去屋里睡觉了。而罗天亮直到天将将明的时候才回来。

    傻子也知道这不正常!

    何露觉得有些心累,思索再三还是决定不归自己的事情就坚决当作不知道。她只希望在这个年代做一个最普通最平凡的人,就是有一些出格的想法,她也要忍到十年之后。

    等到那时,才是真正的思想解放,百花齐放。

    打定注意之后,何露就把注意力转到何雪这边来,今天可是她开学的第一天,也不知道她如今知道自己已经退学了吗?

    因为今天要见新同学,何雪把自己柜子里唯一的一件好衣裳拿出来穿,毕竟她可是村里唯一的一位高中生呢,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从今天起她就和何露不一样了,何露终将是她脚底下的一块泥。

    唯一不好的就是她的脸还有些肿,巴掌印还没有下去,想到这个她就恨得牙痒痒。

    她一定要百倍十倍的把这个巴掌还给何露。

    晓梅见了何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前天去砖厂了,只是连大门都没有进去,门口的大爷说啥也不让我进去。还说我是不是特务,吓得我赶紧回来了。”

    何雪一思考就知道一定是何露捣的鬼,她之前可是去过钢厂,门口的大爷也没有这么上纲上线的。

    “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啊晓梅,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晓梅摆摆手:“我啥忙也没有帮上,不过我觉得咱们到时候可以加入红卫兵,然后去举报她!”

    何雪一想,这个主意可以说是很不错,不管举报的成不成立,反正能让何露受点苦就是了。

    “何雪,你看看那是不是陈家文?竟然和咱们在一个班啊,你们俩也是挺有缘的。”

    “别胡说。”何雪有点不高兴,她是完全看不上陈家文这样的人的,看着就没出息。

    陈家文见了何雪高兴却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完全忘了之前因为去人家家里偷偷杀鸡而被打了一顿的事情。他自己更是差点因为这件事情上不成学。

    “何雪同学,何露同学有没有好点?”陈家文实在不知道和自己的女神说什么,只能从上次接触的事情说起,完全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何雪被打了一顿,他还一门心思的想着借此事情和白月光拉近关系。

    晓梅却是知道因为那碗鸡血发生的事情,见何雪脸色不高兴起来,连忙转移话题:“陈家文同志,你加入红卫兵了吗?”

    陈家文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这不还没有呢,想着来学校之后再说,何雪同志呢?”

    “我们正准备加入呢,你看人家袖子上戴的袖标,多神奇。也不知道咱学校要不要咱们。小雪你说呢?”

    何雪漠然的说:“肯定要的。咱们可是高中生,都是进步青年。”

    还没有上课,就有学生在讲台上慷慨激昂的喊口号,谁喊的声音大,谁就一心为革命,反之就是不拥护共.产.党,不拥护毛.主/席。

    一个大高个男生先是冲上讲台:“同学们,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能丢!造反有理,革命无罪!”

    同学们都被激的斗志昂扬,另一个女生也带头冲在前面,“我觉得这位同学说的非常对,革命已经在我们眼前。让我们一起打到所有的牛鬼蛇神!”

    底下的同学掌声阵阵,何雪也跟着鼓掌,她心里顿时有了希望 ,将来的她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她的厉害。

    上面的同学还在热火朝天的讲话:“我们今天晚上在学校门口集合,咱们一起去□□,为祖国的事业添砖加瓦!”

    下面的同学纷纷响应起来,晓梅激动的看向何雪:“小雪,咱们今天晚上也过去。”

    何雪刚想同意,门口出现一个老师模样的人,对着班里的同学说:“请问哪位同学是何雪?”

    何雪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老师,她实在想不通老师找她有什么事情。门口的老师见没人答应,又喊了一遍:“哪位是何雪?”

    晓梅捅了捅何雪:“老师叫你,你先过去问问怎么了?”

    何雪见大家都在四处张望,赶紧举手:“老师,我是何雪。”

    “这位同学,你先出来一下。”

    何雪有些紧张的走过去,有些担忧的问道:“老师,怎么了?”

    老师推推了自己的眼睛,脸色严肃的说:“学校领导问你什么时候去办退学手续?这个还是尽快比较好。”

    “老师,我,我想问一下为啥要办退学手续?我是凭自己的本事考进来的,怎么能让我退学呢?”

    老师皱着眉毛:“这不是让你妹妹过来办退学,说自己要加入铁姑娘吗?学校还说要表彰你呢。怎么,你知道?”

    何雪只觉脑袋中什么东西哄的一声响,好像血液正在倒流,眼前的事物也在摇晃。

    铁姑娘队?何露竟然给她报了铁姑娘队?还给自己办退学?

    她怎么能这样呢?

    何雪没有理会还在询问的老师,她现在只想找到何露,然后把她打一顿。

    她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要让何露付出代价。

    想到这里,她也不管陈家文和晓梅担忧的神色,拿起书包就往家里走去。

    “小雪,今天不是开学吗?你怎么回来了,可是谁给你委屈受了?”薛二菊见何雪一个人跑回来,吓得赶紧进来问怎么回事。

    何雪一言不发,她现在觉得薛二菊说不定也参与其中,就算没有参与,到时候难免不会包庇自己的闺女。

    说到底,何雪心里还是自卑的,她觉得任何人的喜爱都不可靠。

    薛二菊见何露一直不说话,脸上更是急道:“到底咋了?你不说婶子怎么知道啊?”

    “婶子,你可是知道何露又做了什么事情吗?”

    薛二菊一脸懵逼,刚想细问,外面就出现一个陌生的声音:“同志,请问这是何雪家里吗?”

    何雪的脸色一瞬间煞白,愣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手里下意识的紧紧抓住薛二菊的手。

    薛二菊看着这样的何雪又是害怕又是担心,只得出去问:“同志,你找何雪啊?这是怎么了?”

    “是这样的,何雪不是报了名参加铁姑娘队,最近刚刚有去省城做测量工作的,我是来通知她赶紧准备准备。”

    “什么铁姑娘队?我们家何雪可是高中生,怎么可能去参加铁姑娘呢?”

    街道的妇女主任有些不高兴:“我这里可是清清楚楚有报名信息的,这还能错啊?赶紧的吧,这几天就走。”

    薛二菊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赶紧进屋问正在小声哭泣的何雪:“雪儿,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你报的名吗?”

    “婶子,怎么可能是我?我还没有上高中好好孝敬您呢!只是不知道是谁,连学校也给我退了学。我可怎么办啊?”

    薛二菊第一反应就想到的是何露,但是随即又否定了,何露虽然和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是本性她还是知道的,最是善良不过。只得安慰道:“婶子给你想办法,你快别哭了。”

    何雪就猜到了薛二菊想息事宁人,看来她还是得回趟村里找自己的爹娘做主。

    薛二菊知道这铁姑娘和别的性质还不一样,一旦报名了可是必须得参加。而且去的是省城,但是她只认识一个人在那里。

    那个人一定会帮何雪的!

    难不成她还得去找那个人吗?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