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第 12 章(修改)

作者:狐珠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012章 3.0版本

    姝蔓在男人家中住了两年多,还没去过别的地方,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她对什么都好奇不已。

    还好男人没有抛弃她,不过要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捣的鬼,会是什么反应呢?

    生气?

    还是不敢置信,或者害怕自己吸他精血?

    毕竟这个世界的人不相信妖魔鬼神。

    高康浩把行礼放在后备箱,沈清晏抱着花盆站在一旁道:“监控安装好之后,到时候也连一个在你手机上,我忙不过来的时候,你帮我盯一下。”

    “嗯,行。”高康浩爽快答道。

    沈清晏又想起一事,“明天安装监控的时候,告诉上门的工作人员不要声张,我怀疑那人还没走远,我们暂时别打草惊蛇。”

    高康浩点头赞同:“对方一点指纹都没留下,说不定还会反侦察,一看就是个嚣张的老手。不过看她三番五次躲在你家,还偷你衣服穿这种行为,又有些像你的私生饭。老板放心,这次除非停电或监控坏了,不然这贼逃不掉。”

    警察到现场什么都查不出来,如果不是因为他熟悉沈清晏的习性,高康浩都快要以为这是沈清晏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了。

    “我现在都少有出现在公众面前,哪里来那么多私生饭。”沈清晏自我调侃了道,“今晚辛苦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沈清晏和高康浩约好明天过来装监控之后,便将兰花盆放在副驾驶位置下面,自己跟着绕到驾驶位,系上安全带,开着车四平八稳地出了车库。

    听完这段密谋的姝蔓惊得狠狠插入泥土中,人类果然是最狡猾的物种。还好她最近看了法制栏目不少案件,知道装了监控这种东西,即使远隔千里也能看到家里的情况。

    想到男人把这种玩意用来对付自己,姝蔓恼得狠狠吸了一口土。

    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愤怒,还特地侧头瞟了她一眼,吓得姝蔓顿时没了脾气。

    不过她显然想多了,沈清晏只是失而复得,心有余悸,想再次确定兰花是否还安在。

    按理说,那人既然能逃掉,又把兰花都从花盆中挖出来了,怎么就没把它带走?是因为一开始没打算逃,自己回来惊动了对方,所以他/她才来不及把价值不菲的兰花带走?

    又或许他/她只是想搞破坏,向自己示威,并不是想偷东西。不然,也不会一直等着自己回来抓他/她。

    自己的花盆原本在卧室,又为什么去了阳台上?

    沈清晏越想越想不通,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但不管怎么说,他也不能再让对方继续这样嚣张下去了,他花了那么多精力照顾的兰花差点就成为牺牲品……

    沈清晏不由得握紧方向盘。

    到了天鹅湖,沈清晏把兰花放到楼上的卧室里。

    姝蔓一直跟着男人住在公寓中,这也是姝蔓第一次来男人这边的家。这边比公寓要开阔许多,房子是独栋小洋房,还有院子,房屋的空间也更大。

    但是,因为太空寂,反而显得冷冷清清的,没有人气。

    姝蔓更喜欢和男人挤在公寓中。

    不过男人不常过来住的原因,好像跟一个女人有关,姝蔓从他的亲友的口中听到过一些零星的八卦。

    据说男人曾有一位青梅竹马的暗恋对象,对方名门淑媛,是他心中一道圣洁的白月光。但那时的男人还是个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新秀,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给女神表白,最后却被女神丑拒。

    男人备受打击,度过了黑暗的失恋期,化悲伤为动力,在影视圈取得了登峰造极的成绩。功成身就的男人在美丽的天鹅湖豪掷五千万买了一套豪宅,邻居正好就是他的白月光。

    能与白月光毗邻而居,男人以为终于可以追回爱情了,没想白月光却嫁作他人妇,男人黯然伤魂。

    因不想看到自己的初恋情人终日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男人最后忍痛离开了这里,在闹市区买了一套小公寓舔舐情伤。

    真是一个凄美的、令人唏嘘的爱情故事。

    姝蔓也不禁为男人感到遗憾、惋惜,他这么温柔的人,值得一段美满幸福的爱情。

    而现在,她心中那个黯然伤魂的男人正惬意地躺在浴缸中,听着音乐,品着红酒。他已经很久没有停下来好好享受人生了,这次行程安排很紧,他奔波那么久,回到家还折腾出那么多事,他需要舒缓一下疲惫的身体和紧绷的神经。

    男人洗完澡后躺到床上,没一会儿就关灯睡了。

    万籁俱寂。

    这里的环境比公寓更加幽静,甚至都听不到人、车等的嘈杂声。

    姝蔓恹恹地扎根在土壤里,她的花朵被压扁,灵力受损,刚刚坐了车又晕乎乎的,按理该好好休息,可这一刻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想着男人疲惫、紧张的样子,总觉得自己做错了。

    姝蔓犹豫再三,决定入梦一趟。

    *

    溶溶月色倾洒在开满兰花的花海,沈清晏站在花田中,有些恍惚,他仿佛觉得自己在这里等了很久,可他又记得明明只是刚才一瞬间的事。

    他看到那个漂亮的女孩从这里消失,追之不及。

    他也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去追她,薄薄的迷雾渐起,笼罩在花海中。

    花海尽头,月亮升起的地方,那道熟悉的人影又慢慢走了过来。她披着月光,踩着花田,身上还穿着那件宽大的风衣。

    沈清晏神色渐渐缓和下来,看向来人的目光也似这月光般温柔。

    等她走得近了,沈清晏便问:“你去哪里了?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

    姝蔓没想到他真的还在这个梦境中,一般只有人类特别执迷于某件事的时候,才会反复做一个相同的梦。

    姝蔓微微倾身到他面前,眨眨眼反问他:“你很在意我?”

    沈清晏顿时语塞。

    她又问:“如果我做了坏事,还欺骗了你,你会讨厌我吗?”

    沈清晏没想到她一来就给自己出这样的难题,不过看她一脸认真,还带着小紧张,并不像随口问问,就道:“那要看是什么坏事,如果触犯法律,伤及无辜,那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听到这里,姝蔓犹豫起来,她招来了警察,这算触犯了法律吗?她虽没有害死人,但却无意间害死了数条无辜的金鱼。

    沈清晏见她蹙着眉心,纠结又有些害怕,反倒显得自己说得过于严肃了,便温和道:“知错能改,也算不得最坏。你……做了什么坏事?”

    姝蔓正犹豫要不要坦白,忽然嗅到附近猎物的气息越来越浓,她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朝猎物方向追去。

    沈清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女人的眼神陡变,漂亮的黑眸微微眯起,看上去竟有些像敏锐又危险的……小动物。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细看,对方就如一阵风消失了。

    姝蔓正愁灵力受损,这送上门来的猎物,她怎会放弃?

    做噩梦的是个年轻女人,长得很漂亮,她梦中正被一个又丑又胖的老男人虐待。这个噩梦的怨气很深,周围都是浓浓的黑色迷雾。

    姝蔓熟练地将梦魇炼化,因怨念太深,她还费了不少功夫才将之炼成灵珠,吞入腹中。虽然炼化过程有些曲折,但这只梦魇的灵气很充沛,对她来说无异于灵丹妙药。

    听说这一片是非富即贵聚集之地,看来这背地里的肮脏交易肯定也不少,这位女人是老男人搜刮来的美人吗?

    姝蔓没有再深思,梦貘和梦魇虽然一为仙兽,一为魔类,但共同点都是依存梦境存在。梦散的时候,他们与人类也不再会有交集。

    她见过很多人的梦境,见识过人间不少悲苦、遗憾之事,最初她也曾想过要帮助他们,但因存在方式不一样,也爱莫能助。再后来见得多了,渐渐也麻木了。

    这一世她因同时兼备兰花妖的特性,所以才能脱离梦境存在。

    不过有些事有因有果,冒然过问反而会得不偿失,她一个自身都难保的妖精还是先安分地修复自己的伤口才是真。

    姝蔓给女人轻哼了一曲安抚的小调,在她安然睡下后,才起身离开女人的梦境。

    做完这一切,姝蔓才回头往沈清晏的梦境走。

    不过等她穿过无梦之境,并没有看到沈清晏,姝蔓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