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5.替身情人13

作者:小孩爱吃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上次与颜一鸣说起赎身的事情已经是几个月前, 但是与如今一般无二的, 都是在见过简玉儿之后。

    所以说就算几位男主真的心里边有了别的人,简玉儿的影响力依旧是毋庸置疑。

    本是清澈可人的杏眼,因为妆容此刻成了极为勾人的凤眼, 更是为眉梢间横添无数风情, 颜一鸣从简玉衍的怀中挣脱了出去,转过来面带遗憾道,“可是我还想唱呢。”

    简玉衍握住她的手道,“你可以唱给我听。”

    只唱给你听可就不叫戏子了,颜一鸣轻笑一声抬眸问他,“那赎身之后呢,子安你要带我回相府吗?”

    简玉儿连阿鸣在梅园都无法接受,又怎么可能允许阿鸣进相府, 简玉衍沉默片刻柔声道,“阿鸣, 相府里规矩太多并非什么好去处,你可以选一处你喜欢的地方,府邸可以写上你的名字, 府中的丫头们皆是伺候你, 也不会有人束着你, 我每日也都会过来。”

    “那又与在梅园有什么不一样呢”,颜一鸣收起了笑容, 目光清明的看向他, “子安, 你这般聪明,难道听不明白,我只是想要到底是什么。”

    想要一个名分。

    简玉衍都知道。

    但是这又恰恰是他给不了的东西。

    “当初有人与我说,简公子身份显赫相貌英俊,若是能赎了身跟了简公子,就算是做个妾也是天大的福分了”,颜一鸣慢慢道,“子安你猜,那时我说了什么?”

    简玉衍声音有些喑哑,“什么。”

    “我说这辈子就算是跟个碌碌无为之人也不会做妾,就算这个人是你”,颜一鸣笑着瞧了一眼震惊的简玉衍,又接着道,“当初与你说我早已不是完璧,是不想托了真心与你,可是后来还是给了你,当初说无论如何也不想做个妾,但是遇到你后我便想,就算是个妾只要是你也就罢了,我总是愿意的。”

    “阿鸣,并非我不想”,简玉衍苦涩道,“若是可以,我甚至想三媒六娉的娶你。”

    “那为什么不可以呢。”

    “你与玉儿长得太像,若是被人知道...”

    “若是被人知道,定会坏了你与简小姐的名声?”颜一鸣自嘲一笑,“是怕坏了你的名声,还是简小姐的名声?”

    简玉衍顿时觉得自己无处可藏。

    颜一鸣坐在铜镜前,慢慢将发间的钗环一一拿下来,她的声音悲哀而又难过,

    “若是让他人知道会坏了简小姐的名声,可是你却从未想过,我跟了你却被养在外边又会有什么名声,你只是觉得简小姐受了委屈,可曾想过,最委屈的其实是我。只是因为我身份低贱,从小被人看不起惯了从小也委屈惯了,所以你也觉得,我再委屈一点也没有什么...”

    简玉衍想说并非如此,但是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从一开始喜欢上简玉儿,简玉衍便从没有在乎过别人会如何看他,如今不愿让他人知道,只是因为玉儿不喜欢不愿意,他对不起玉儿,若不是他动了心,玉儿便不会担惊受怕。

    但是对于颜一鸣,她是个戏子,从一开始就与简玉儿站在了不对等的地方。

    本就身份低微,被人瞧不起也成了习惯,本就声名不好,所以再不好也无甚关系,他总觉得他给了她一切,她就应该感激涕零,再无所求了。

    “从未受过伤的人,轻轻划一道都觉得不忍,而伤惯了的人,就算皮开肉绽也不能激起半丝怜悯”,颜一鸣苦笑了起来,泪水划过脸颊,花了脸上的妆容,声音已经哽咽起来喃喃道,

    “人人都是这样的,你也是如此,你和他们一样,其实从未真正看得起过我,我怎么就信了你的话,叫你子安了呢。”

    我怎么就信了你呢。

    我怎么就叫你子安了呢。

    拿着茶杯的手,突然间似乎拿不稳了。

    简玉衍的心,在听到颜一鸣这句话时,歇斯底里的疼了起来。

    他与颜一鸣的开始太过糟糕,糟糕的开始,糟糕的过程,却有了一个意外的好结局。简玉衍满足于颜一鸣带给他的一切,而今日才发现,就算结局粉饰的太好,其实过程早已千疮百孔。

    但是他分明是爱她的。

    除了简玉儿以外,他从来没有这么爱一个人。

    这段时间,他甚至觉得他喜欢颜一鸣多于简玉儿。

    简玉衍突然觉得很迷茫,他是真的想对她好,想真的和她在一起,想听她叫他子安,颜一鸣送他的玉坠他一直戴在身边,明明更在意的是颜一鸣,却为什么保护的,永远都只有简玉儿呢。

    外边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声沥沥,颜一鸣的声音夹杂在雨中,却依旧清晰的可怕,

    “简小姐不许我进简府,简小姐不许我待在这梅园,若是有一天,简小姐甚至不许我待在京城呢。”

    简玉衍心头骤然一跳,因为就在不久之前,简玉儿哭着求他将颜一鸣送走,他缓缓开口嗓音甚至有些嘶哑与不确定,“玉儿...不会这般不讲道理的。”

    “就算是她不讲道理,你却也不会觉得这是不讲道理,就像你莫名要我离开梅园一样”,颜一鸣嘲然一笑,接着道,“我不会离开梅园的,离开梅园我便什么都不是了,连个戏子都不是。我是比不上简小姐的身份,但是我却并非见不得人,简公子若是也觉得我见不得人,那以后...大可不用再来...”

    “阿鸣!”简玉衍厉声喝住,她怎么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

    颜一鸣被他喝住,终是没能将这句话说完整,她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是无尽的绝望与不甘,握紧双手尽力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道,

    “你知道吗,当初有多么庆幸长了这张脸,现在就有多么讨厌我这副模样”,泪水从眼眶滑落,“若是不与她那么像,我就不用骗自己说你的那些话其实不是与我说的了。”

    说罢颜一鸣像是再也难以忍受的进了屏风后面,不一会儿小丫头出来,怯生生的与简玉衍道,“简公子...姑娘说今晚就不伺候公子了,公子还是去旁边的屋子里...”

    简玉衍没有理会她,踏出了颜一鸣的屋子,外边雨幕连连,雨水浸湿了面颊,浸湿了衣裳,许久之后简玉衍突然惨然笑了起来。

    那些话,真的全是说给你的。

    若是可以,我也希望你与玉儿不要长得这么相像。

    颜一鸣慢悠悠的将脸上的妆容洗干净,不甚满意的对着铜镜给两只眼睛消肿,小苹果从窗子外边瞥了一眼提醒她,“简玉衍没打伞就走啊,下雨呢。”

    “让他淋,好好清醒清醒”,颜一鸣动也不动,“看不清心里到底要什么,感情如此,对于皇位也是如此,既然做不出选择,那就逼他让他不得不做选择。”

    小苹果好奇,“怎么逼?”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颜一鸣勾唇笑了笑,“对了,你那里有没有不让我疼的东西?”

    “不让你疼?”

    “嗯,被人砍一刀也感觉不到疼的东西。”

    “不需要啊,我帮你关闭感官不就行了?”

    “还能这样,那简直不能更好了”,颜一鸣啧了一声,当下手中的水煮蛋往外边瞧了一眼,唤来身边的丫头让他去给简玉衍送把伞。

    简玉衍快走出梅园时,终是被那丫头追上,说是颜一鸣让她送伞过来。

    简玉衍眼中微微一动,回头瞧着颜一鸣住的方向又看了许久,这才握紧了手中的伞上了马车。

    简玉儿一晚上没怎么睡好,早晨起来后哭的眼睛都有些发肿,但是却在起床后听说简玉衍昨晚回了简府并非在梅园留宿,顿时觉得心情都舒畅了,

    “真的?”

    “真的,大少爷这会儿还在府上呢。”

    简玉儿欣喜异常,迅速让人梳妆打扮。

    哥哥为什么昨天去了又回来了,他说他会解决的,所以昨天去梅园其实只是为了解决而并非是住在那儿?

    那既然已经回来,是不是说明已经解决了?

    简玉儿简直一蹦三跳的去找了简玉衍,进了简玉衍的屋子闻到淡淡的药味,寻进去后才发现简玉衍今日脸色不大好,面色苍白。

    简玉儿有些担心的上前,“哥哥这是怎么了?”

    简玉衍抬头看了眼,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笔道,“无妨,昨夜不慎淋了雨。”

    这么一说,简玉儿才想起昨晚似乎下了雨,正巧丫头端了药进来,简玉儿顺手接过上前递给简玉衍随口道,“谁让你非得去那梅园,既是下雨那戏子...”

    说到这儿却发现简玉衍的眉头蹙了起来,简玉儿张了张嘴,“...怎么了?”

    “她有名字。”

    简玉儿陡然瞪大了眼睛,她只当是简玉衍终于与那戏子说清楚,但是哥哥的语气却比昨天暴躁的多,甚至比以前更见不得人说她一句不好,一时有些难以接受道,“她有名字关我何事...”

    “她是我喜欢的人,玉儿,我不喜欢你这么叫她。”

    简玉儿怔愣的看着简玉衍,许久才不确信道,“哥哥你说你会处理此事,你要怎么处理...”

    “我会带她回府。”

    “...什么...”

    简玉衍放下手中的笔,看着简玉儿认真道,“梅园人多眼杂,我也不愿她与别人亲近,养在外面我到底不舍,府中丫头们也不敢乱嚼舌根玉儿,所以还是带她回府最为稳妥。”

    简玉儿怎么也没有想到,简玉衍想了一晚上后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一时太过震惊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口不择言道,“如果还是被外人知道呢?”

    简玉衍昨日想了很多,如今全部想清楚后,倒不觉得此事算得了什么。

    “当初是我对你有了私心,所以就算被他人知道也只会伤及我却也不会顾及到你,况且清者自清,再者人言并非玉儿你想象中那般骇人,江公子早已知情却也并未说什么。”

    简玉衍从未说的这么清楚过,简玉儿也从未这么清楚的绝望过。

    她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这次真的被别人抢走了。

    她再也找不回来了。

    简玉儿几乎是僵硬的从简玉衍的书房走了出来,浑浑噩噩不知道该想些什么,说些什么。

    她不敢与父亲母亲说,想了许久终是想起了江逸,提起裙摆正要出门,却正好撞上相府有人送东西过来。

    门口的小厮询问是何物,那丫头脆生生的说是简公子送给她们姑娘的画,姑娘让她送回来。

    简玉儿一听姑娘二字陡然顿住了脚,她命人将那画拿过来打开,本就极差的脸色已经气的发青。

    这画她见过,在简玉衍的书房里见过。

    当时她还在疑惑画中这衣服她为何没有见过,还有怎的那般不小心在眼尾落了红点,现在陡然间全部明白了过来。

    简玉衍画的根本就不是她!

    他画的根本就是那个戏子!

    怪不得简玉衍不将这幅画给她,怪不得当日简玉衍神色不对,简玉儿整个人都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终是再也忍不住,将画往看门小厮手中以塞往梅园方向而去。

    小厮眼瞅着这画不明所以,只能让人通报去见了简玉衍。

    简玉衍收到画后沉默了好一阵子,才问他那丫头可说了什么。

    “并没有说什么”,小厮道,抬眼看简玉衍细细看着这画蹙着眉,还以为是不小心哪儿弄坏了,当即着急解释,“适才小姐要看这画,看了便怒气冲冲的扔在了地上,许是不小心弄坏了...”

    简玉衍刹那间抬起头,“玉儿呢?”

    “不知...小姐上了马车往东边去了。”

    手中的笔掉落在雪白的纸上,留下一个斑驳的印子,简玉衍不顾身子发虚,大步跨出书房往梅园方向赶去。

    “若是简小姐不许我待在京城呢?”

    “玉儿她并非那般不讲道理。”

    昨日与颜一鸣的话还在耳边,但此刻简玉衍却不敢保证,他走的极为匆忙,从未这么心急过。

    穿过长街踏进梅园,快要赶到时,颜一鸣已经等了简玉儿许久。

    再次见到这张脸,太过相似的模样依旧让简玉儿觉得不可置信,但是在看清满是简玉衍痕迹的房间时,整个人又失去了理智。

    她说她答应给她许多,只要她能离开京城。

    颜一鸣抬眸看着她笑了起来,“我不走。”

    “为什么!”

    “因为我爱他”,颜一鸣瞧着简玉儿的眼睛笑声道,“钱财,哪儿比的上子安重要?”

    “你...叫他什么?”简玉儿手指都在颤抖。

    “子安啊,他让我这么叫。”

    子安是简玉衍的字,简玉衍让她叫他子安?颜一鸣的刻意引导,一时席卷而来的怒火让她再也压抑不住,简玉衍踏进院落便听到简玉儿尖锐的声音道,“你凭什么!”

    “你会害了他”,简玉儿声音颤抖说,“他会娶妻,会娶京城名门大户的小姐为妻,你会害他丢了好姻缘,若是让他人看见你,你会害他被无数人唾骂,你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面前,你这张脸根本就不应该...”

    突然间,简玉儿尖叫起来,简玉衍心中陡然一凛急速赶去,踏进去的一刹那,看到里边的情景。

    简玉衍生平第一次,失去了理智。

    颜一鸣握着手中的簪子,那本该漂亮的脸颊被尖锐的金簪划破,血从脸颊处滑落染红了雪白的上,顷刻间,只剩下满眼刺目的红。

    “现在,就再也不像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