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014天材地宝?

作者:露雪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村长立即带人朝火光那儿赶去。

    如果林乘风真的如此快突破,那会对三公子更加不利了。

    偏偏三公子又远在林城主家,如今情况再一次失控,可把村长急得心如火烧般煎熬。

    远处那些火光哪里是烧山啊,这是把他陈斤架在火上烤!

    待村长又急又气赶到山脚下,那里已经是一片火光,仿佛连山顶都烧起来了。

    虽然每年灵米成熟的时候大山里的妖兽都会冲下山来祸害灵米田没错,可三公子说这座大山里隐藏着林家的灵脉!若是大山被火烧没了,那林家的灵脉也被毁于一旦!

    村长还来不及震怒,一个体型巨大的六级妖兽就从山坡上穿越烈火朝他扑下来,眼看着半截身子要被那比太平缸还大的血盆大口咬断,一个火球又紧跟着六级妖兽后面紧急追上,轰一声将六级妖兽炸成了一个更巨大的火球,并在转瞬间将那个六级妖兽烧成焦炭。

    可是这并没有完全将村长从危机中解救出来,只见那灼热的焦炭尸体正正砸中村长,在村长惨烈的叫声中撞进泥土里,并散发出阵阵烤肉的香味。

    等村长被人推开压在身上的巨大焦炭之后,他的脸颊因为侥幸偏开头而只被烙熟了半边,可是胸膛腹部大腿等等全部被烙了个正着,特别是下三路那个地方中心凸起更是变成了火腿煎蛋。

    即使村长家的大儿子也就是灵田护卫队长即使塞了一把伤药进村长嘴里抑制了伤势的恶化,堂堂炼气五层的陈田村村长也救不回他那已经被烙熟烙焦黑的火腿煎蛋。

    “啊啊!我的脸!我的手!”

    村长嘶哑着喉咙,像破了口子的破锣一样惨叫着,他分不清是哪里痛,全身上下都痛。

    太过疼痛了,村长还未意识到自己的子孙根没了。

    即便他儿子女儿有了好几个,第一个孙子今年也才刚满周岁,可是子孙根对于男人来说那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痛啊啊!”

    村长还在惨叫,林乘风站在半山坡上忙里偷闲看了他一眼,嘲讽地勾了一下嘴角之后继续控制着节奏阻挡源源不断攻下山的妖兽,偶尔故意漏一两只越过火墙防线招呼招呼那些陈田村的人。

    于他们只是开胃菜而已,胆敢算计他们一家性命,就要有被报复回去的准备。

    他林乘风从来就不是什么良善人,上一辈子知道真相已然太迟,这一辈子他绝不善罢甘休。

    陈田村的村民们和护卫队们还不知道讨债的回来了,他们此时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林乘风以一人之力阻挡了前仆后继下山的妖兽。

    “还傻站着干什么!杀啊!”

    村长大儿子急红了眼,抄起插在一边的九转青金刀朝那些下山的妖兽砍去。

    都是林乘风这个混账!

    若不是他提前把灵米收了还上山招惹那些妖兽,又怎么会惹得大规模兽潮下山。

    “唔……好惨,被个刷绿漆的这么打压着涮。”

    陈听雲从头到尾躲在一边看戏顺便看‘小孩’。

    有林乘风在,村长大儿子又能做得了什么。

    就算是来自主家的护卫小队长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被林乘风耍得团团转。

    林家是灵植培育世家,手头上不仅有大批的等级不一的灵培师,也有大批的灵田护卫,负责保护灵田里的灵植以及监管灵培师避免他们中饱私囊。

    林阳德林乘雨是灵培师,而村长以及灵田护卫其实就是监督整个林田村的人。

    既然是灵田护卫,其武力值当然是杠杠的。

    灵田护卫的灵根大多以金灵根火灵根为主,偏偏林乘风这个中品金火双灵根就不是灵田护卫,偏偏他的天赋和武力值还高,这就难怪村长儿子会处处针对林乘风了。

    天天既生瑜何生亮,整得自己好似真有周瑜那么优秀似的,殊不知连山鸡都不如。

    陈听雲自然是从原主记忆那儿得知这两个人之间的过节。

    林乘风还没重生之前这陈自明就处处比不过林乘风了,如今林乘风还老黄瓜刷绿漆,肉眼可见打脸啪啪啪响啊。

    没看林乘风这个心机表把所有妖兽都烧成了焦炭,一个尸体都不留给村里人吃肉。就连灵田护卫们好不容易杀死的妖兽也一个不小心被火烧着,等火熄灭之后就只剩下一团黑炭了。

    看得陈听雲一阵阵肉痛,想想不烧毁的话又要分肉给这些村民吃,陈听雲嘴角一撇,宁可看着林乘风把这些肉全烧没了。

    幸好她空间里有很多,可以留着慢慢吃。

    不用多久,战斗就到了尾声。

    除了林乘风,其他人身上都狼狈至极,衣角和头发被火焰烧黑了不说,还有斑驳血迹分不清是人的还是妖兽的。

    “林乘风!”

    村长大儿子怒气冲冲就要找林乘风算账,结果被林乘风转头看向他的冰冷眼神摄得不敢再上前一步。

    “林乘风,你敢!”

    村长大儿子陈自明气愤不已。

    “敢什么?敢抢了你护卫队长的风头?这下山的妖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把它们烧光了,等着陈大队长姗姗来迟?”林乘风对陈自明嘲讽一笑。

    “很好,好得很。别以为你林乘风突破了就天下第一,我陈自明打不过你,可上头还有主家!放火烧山毁林家灵根根基,主家定不饶你!”

    “烧山?有吗?”

    林乘风手一挥,那满山坡的火光全数灭了。

    仔细一看竟然只是妖兽的尸体在燃烧,并未伤及树林一分一毫。

    “!”陈自明亲眼看见林乘风将漫山火光收走当即脸色煞白,眼睛里满是忌惮。

    林乘风前些日子不是才炼气四层吗?即便他突破了也不过是炼气五层,这控火的能力如此炉火纯青?这怎么可能!

    难不成他不仅仅炼气五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些前仆后继下山的妖兽……陈自明并不愚钝,相反他很有当反派狗腿子的精明。一下子就从诸多细节中揣测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猜测。

    这林乘风该不会在大山里得了什么天材地宝,所以才一下子变得如此厉害?

    抢了妖兽们的天材地宝,之大山里的妖兽当然不肯善罢甘休,无怪会一路追着下山了。

    越想越觉得这就是真相,陈自明心底油然生出对天材地宝的急切和嫉恨林乘风的好命。

    只是他此时已经打不过林乘风,就算林乘风身上现在有天材地宝也抢不过来,甚至还会烧手。

    如今之计唯有林城主家三公子替他们父子讨回公道了。

    相信以天材地宝的消息,三公子得到天材地宝之后定不会忘了他们父子。

    “你给我等着!”

    陈自明心中意动表面愤恨撂下狠话就架着他爹离开。

    他爹伤势太重,即使及时吃了伤药扼制了伤势的恶化,也还要求得灵医师出手才能痊愈。

    听着老爹痛苦到抽气的呻口今声一阵痛苦过一阵,陈自明又暗暗记了林乘风一笔。

    其他陈田村村民以及灵田护卫们心痛不已地看着满山坡的妖兽焦炭尸体,这些尸体吃已经吃不得了,勉强吃了也是满嘴的焦炭苦味儿,仅剩下收拾起来用作田肥的用途。

    “该!就要让他们看得到吃不到!”

    陈听雲跟在林乘风后面走在田间小路上往家里去,还一边走一边小声逼逼着。看到陈田村里的人吃不上肉还要留在山坡上收拾残局把妖兽尸体拉去屯肥就跟喝了冰镇雪碧一样透心舒爽。

    才这么想着,她居然还真从空间里拿了一瓶冰镇雪碧出来喝。

    自己喝就算了,还丢了一瓶给林乘雨。

    林乘雨别的不行,对吃的那是分外有天赋,学着陈听雲那样把盖子一拧就被冲鼻的气泡灌了个酸爽。

    “别随便暴露你的空间,就算走得远了也不一定能避免被陈田村的人看到。”

    林乘风瞧了眼林乘雨手中的绿色透明瓶子。

    “得了吧,我的空间能有天材地宝好?”

    陈听雲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冰镇雪碧然后长长地打了一个饱嗝。

    爽!

    “怎么说?”

    林乘风转回眼去继续往前走。

    “刚刚那个陈自明啊。眼神闪烁,不正眼看人,一肚子坏水。明显是不服气你处处比他强,估计以为你在山上得了什么天材地宝呢。等着吧,就算没有天材地宝,他也会瞎掰出一个天材地宝来。到时候主家的人知道了,你又交不出天材地宝,看看主家的人会不会把你整个儿蒸熟了吃?”

    陈听雲不愧是前世干编剧的,什么阴谋论都被她理得顺顺的。

    她甚至怀疑林乘风是故意的,就等着算计林城主家那边的人。

    这重生复仇的套路不要太熟悉哦。

    “很聪明。”

    林乘风笑了一下,意外陈听雲既然能跟得上自己的思路。

    “那你说说接下来我会怎么应对?”

    林乘风有意试探,在意识到陈听雲猜到他的意图之后。

    谁料陈听雲压根不接招。

    “你不是说要帮我炼气入体吗?别是要反悔吧?”

    信奉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古训的陈听雲从来没想过要靠男人,偶尔划划水是不错,可是划水划得好的前提是自己有本事划水。

    致力于划水一辈子,陈听雲务必要让自己拥有不差于林乘风的武力值。

    那当然是立刻马上现在要炼气入体啊!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