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4.第三十四章

作者:天草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据她看各种穿越文的种种定律, 必定是各种苦找回家路不成,然后伤心失意时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后放弃回家成家立业, 子孙满堂,她跟不知道姓名面貌的人携手老去……不是, 这后面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甩甩脑袋将放飞的脑洞打飞,严肃地想也许迹部说的是对的, 她脑子里塞满了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想了想后点开联系簿打了个电话,“喂, 是黑子吗……”

    在赶往诚凛的路上,香取还在感慨着世界真是奇妙, 明明反穿前大家都互不相识, 说不定世界都不融合, 现在却连黑子都知道迹部这号人了。而且除了他们,似乎没有人发现的样子。

    再者,两边的时间流速好像也有问题啊。她都上大一了, 迹部他们却好像没怎么变的样子,大概是在上高中?香取想起黑子让她去诚凛的话,忍不住猜测。

    为了不引人注目, 香取并没有坐迹部家的车子,而是让管家铃木去找了辆自行车, 虽然她也不知道对方是哪里弄来的, 反正十分厉害就是了。

    不管是哪里的管家, 好像都很厉害的样子啊。她心想。

    许久没骑车,香取反应有些生疏,她再次拒绝了铃木专车接送的提议,在歪歪扭扭,几次差点撞上树后终于麻溜地在迹部别院骑了一圈。

    “怎么样,我还是可以的啦,管家爷爷你放心。”她给不放心她的铃木管家示范完毕后,得意地吐了吐舌头。

    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好得意的。

    “就算是这样,伊藤小姐你也要小心。”为迹部家操劳了大半生的铃木管家叹了口气,他无法对迹部少爷带回来的客人说什么,唯有诚恳地建议。

    不过这也是少爷第一次带女孩子回来,虽然伊藤小姐似乎没有察觉,但迹部少爷看上去对她是认真的。而且少爷今天是突然带了一个女孩回来,从事情匆忙的角度来讲,其中似乎还有什么隐情的样子。

    看着香取骑车离开,铃木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十分疼爱这个小少爷的,如果这位女孩真的是他认定的人的话,他也是会帮忙的。

    离远的香取不知道铃木的脑补,因为她现在很烦,腿酸很烦,大太阳很烦,流出的汗很烦,而且最重要的是,诚凛到底在哪里啊!

    在第三次偏移路线后香取终于绝望了,她停下车擦了擦脸上的汗,决定询问一下路人。

    “你好,请问一下诚凛……怎么是你?!”原本只是随手拦了一个人的香取无语凝噎,她看着眼前戴圆眼镜,深蓝发色的少年,不禁在心里嘀咕一句世界真小。

    被拦下的忍足也很无奈,他推了推眼镜吐槽,“这是我的疑问吧?香取你怎么会在这。”

    “大概是什么不可抗力吧,你也知道,这事是不可控的,就跟当年一样。”香取耸耸肩,为什么会来这个世界她比谁都想知道好吗。

    “说起来,迹部不是说下午有加训吗,你怎么还这么悠闲?”

    “我这次有事请假了,话说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忍足不太自在地别过头去,然后感觉这样似乎太刻意了,又转过脑袋。

    香取收回探究的视线,一脸无辜,“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害羞。”

    “啥?”

    “对了,忍足你知道诚凛在哪吗,我好像迷路了。”

    “真是的,不知道就不要乱跑啊……对了,你现在有地方住吗?”

    “嘛……”香取眼神飘忽了一下,“上午刚来到这个世界后,被迹部捡回去了。”

    迹部吗?忍足手指动了一下,他不动声色地将手放到背后,“如果是迹部家的话就不用太担心了。”

    香取看看忍足的表情有些犹豫,她想了想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从自行车上下来,然后小心将忍足拉到树荫下,“呐呐,你跟迹部离得最近,有没有觉得他哪里不太对劲?”

    “为什么这么说?”忍足不经意地靠近几步,像是怕热一样往树干处躲了躲,一下子就贴到了香取身前。

    香取也知道天热,就没在意忍足的靠近。事实上她现在还在懊悔自己是脑子有坑,才会大热天骑自行车出来。她完全可以打的嘛!

    哦对了,忘了自己没钱了。

    其实香取是陷入了一个误区,迹部家并不全是豪车,也会有普通的车辆。她完全可以不用两条腿踩,可惜的是陷入了“迹部豪门”错觉的香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因为迹部他居然夸我做的东西好吃耶!你也知道我那个辣鸡手艺,不饿死自己就不错了,哪能提的上好吃。总不会是迹部大餐吃多了闲着没事干,突然怀念起了那时蜗居一处,三顿并两顿,两顿并没有的悲惨生活了吧……”

    “听上去是挺惨的。”忍足抽抽嘴角,我那时的待遇好像比这还好一点。”

    “是啊,所以某种程度上你还要感谢迹部。”香取语重心长地拍拍忍足的肩膀,“不是!话题歪了!重点不是这个!”

    “我想问的是迹部是不是被鬼祟附身了,我感觉他好像在撩我!”

    忍足一下子不知道该从哪边开始吐槽,“为什么喜欢你就是被鬼祟附身了?还有你是怎么判定他在撩你的?”

    香取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但莫名有这个感觉。”

    忍足有些无奈,“这算什么回答。”

    “因为这都是很细节的东西啊,不太好描述。”香取这么说着突然觉得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也许迹部只是想让突然来到这个世界的自己放松呢?她就这么误会他不太好吧?

    毕竟迹部可是曾经为桦地举办了那么大一场生日会的,给她一个抱抱算什么。

    或许自己真的是小说看多了,香取心里升起一股愧疚感。明明阿土伯是那么一个体贴朋友的好伙伴,结果因为自己的脑补错怪了他。

    香取刚想跟忍足说是自己太敏感了,同样安静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忍足突然开口:“不过你说迹部在撩你……是这样吗?”

    深蓝发色的少年向前一步,两人原本岌岌可危的距离再次缩小,他一手撑在香取耳侧,微微低头看她,香取被他动作一惊,下意识后退一步,直接靠到了树上。

    “忍足?”她叫了一声,下意识将手抵在他的胸前。她觉得忍足的气场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

    “这样的话,你会心动吗?”

    他的声音又低沉又暧昧,在沉闷的夏季让人心中无端燥闷起来,就连脸颊也微微泛红。

    这是忍足开始犯病了吗?香取面无表情地看他,然后伸手摘掉了他的眼镜。

    忍足还在因为眼镜被拿掉而愣神,就感觉视野里的香取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往下一拉,毫无遮挡地直对他的眼睛。

    他从香取的眼里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略显错愕的表情小小地缩在那双清澈的黑眸中,他想退,香取的手臂却制止了他后退的动作。

    “香,香取?”他僵硬着不敢动,只敢小声叫她的名字,她的呼吸就这么轻轻扑在他的鼻尖,像在用软毛的刷子在心里轻轻磨蹭。蝉声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但心跳声比蝉声更大,忍足不禁担心自己过快的心跳会被发现。

    她不笑的样子,好像也很好看……忍足恍惚地想到。

    因为不能移开视线,被直视眼睛的忍足脸上慢慢浮现一层红晕,就连呼吸也急促起来。

    得到自己满意效果的香取松开手,看着忍足迅速退开看向别处,摊摊手。“你看,你根本不会撩妹嘛,盯着别人眼睛说话可是基础哦,小侑。”

    “不要这么叫我……”忍足有点崩溃地捂住脸,他的脸似乎更红了。

    “嗨以嗨以。”香取笑嘻嘻地将眼镜还给连耳根都泛红的忍足,她倒是挺喜欢他一被直视眼睛就会害羞这点。

    “下次……”

    “嗯?你说什么?”忍足的低语含糊地飘散在空气中,香取凑近了些,想听清他在说什么。

    “没事。”接过眼镜的忍足迅速恢复成了冰帝冷静睿智的军师,只是耳朵还微微有些泛红。

    他在给香取指明了诚凛的方向后就离开了,背影怎么看都有种落荒而逃的味道。

    香取看着忍足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她没太在意忍足的反应,骑上被丢在一旁的自行车,继续向诚凛的方向行进。

    黑子:不可能的,你死心吧。

    深感遗憾的香取表示她会多多来看黑子(二号)的。

    “这样啊,”黑子淡定地点点头,然后蹲下身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调对二号说道,“二号,这个家伙是变态,以后记得离她远一点。”

    “喂!”

    嬉闹了一阵后,香取拒绝了黑子送她的提议,“明天就是周一了吧?哲也还是早点将作业做完比较好哦?”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蓝眸的少年眨了眨眼睛,“那么,路上小心。”

    香取笑着和他挥了挥手,一蹬踏板,整个人就滑了出去。

    只是,因为之前是被黑子带着,她根本不认路,这就导致她再一次迷路了……

    香取:“岂可修,大意了!”

    默默停车望天的香取摆出一个忧桑的表情,早知道之前至少让黑子把她送到诚凛的。现在怎么办,导航她看不懂耶,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打迹部电话的话自己会不会被抽死……

    香取停好车,默默点开了手机里的导航系统,确认地点后走了两步。不管怎么说,先让她把东南西北认清吧。

    纲吉他们从沢田家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香取拿着手机,皱着眉头嘀咕什么的模样。

    “那个是……伊藤香取?”狱寺有些犹疑,可是那家伙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哈哈,真奇怪呢,香取怎么会在这呢,难道她来到了我们的世界?”山本不在意地挠挠头,笑容依旧爽朗。

    “香取……”纲吉喃喃着这个名字,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受。

    他穿过去的时机很特殊,那是他刚刚打完黑曜战,对力量稍有领悟又不甚明了的时间。就在他连自己都对未来充满迷惑的时候,却有一个人那么明了又肯定地告诉他,他以后会成为强大而受人敬仰的黑手党首领。虽然对方是基于相当于知晓了未来的情况,但他还是感到了一丝心定。

    而且她并没有因为仍未到达的未来而特殊对他自己,她的眼里,看到的是真真正正自己,那个废柴而稍显懦弱的自己。

    “啊。”少女似乎是看见了他们,她的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呆滞的表情,然后呆滞迅速变成了惊吓,这让原本想跟她打招呼的纲吉不由得一愣。

    香取警惕地看了看他们的身后还有周边,确定不会突然跳出来危险人物一二后才放松地松了口气。幸好Reborn跟云雀不在,不然她只能掉头就跑了。

    虽说如此,香取在跟纲吉打完招呼后还是小心地问了一句,“Reborn前辈不在吧?”

    “现在倒是不在……”纲吉的心情有些复杂,“说起来香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啦。”香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一眨眼就‘呼’的来到这里了,根本连为什么会来都不知道呢!”

    “这不是可以说笑的时候吧?”狱寺没好气地说道,“你现在有住的地方吗?”

    “姑且算是有吧,你们知道迹部景吾吗?我现在暂且住在他的家里。”说着香取有些新奇地比了比自己跟纲吉的身高,“真神奇呢,狱寺跟小武就算了,结果现在纲吉也比我高出这么多了啊。”

    “香取,”纲吉的表情有点无奈,“好歹我还在生长期,会长高也是自然的吧。”

    香取想了想,郑重点头,“也是。”

    “你这家伙,不要仗着跟我们熟就对十代目无礼!”狱寺心情差了起来,不光是她对他们随意的态度,还有称呼上的细微区别。

    为什么其他人是名,他就是姓啊!

    “哈哈哈,其实你只是介意香取叫的不是你的名字吧。”天然黑的山本哈哈笑着给出了重击,狱寺的脸色更黑了。

    “诶,会这样吗?”香取看着狱寺的脸色,有些犹豫地叫了一声,“那,隼人?”

    银色头发的少年变扭的别过脸去,哼了一声,半晌才不情愿地回应,“随便你。”

    啊,傲娇了呢。看到狱寺这个反应,香取马上淡定下来,既然狱寺这个反应就不用太在意了。

    山本看了香取一会儿摸出手机,“说起来,之前在那边都没有交换过邮箱呢,现在换一下吧?”

    纲吉赞许地看了山本一眼,同样说道,“说的也是呢,这样以后也好联系,如果可以的话也可以一起出来玩。”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