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3.第43章

作者:半截白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嗯。”沈伊重重点头。

    大明星三个字取悦她了。

    上辈子没得到的, 这辈子真的要好好争取, 她还是喜欢在演艺圈,她是真喜欢演戏。

    何绪准备一箩筐的话没机会说,却带着笑意挂电话, 沈伊利用得好, 网站也是有好处的。

    沈伊应付完何绪,揉揉额头,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明月三个人就回来了,沈伊立即巴巴地看过去,廖娅双手抱胸,翻个白眼,从沈伊跟前走过, 明月走在最后,手里提着一个饭盒。

    沈伊笑起来, 接过明月手里的饭盒,说道:“爱死你了明月大大。”

    明月一脸嫌弃,推开她, 往洗手间走去, 沈伊坐在椅子上, 开始吃饭,洗手间里传来说话声, 是廖娅恼火的声音, 还有明月低声安抚的声音, 沈伊假装没听到,继续吃她的。

    陈恬恬一般吃完饭就要睡的,早爬上床,细微地打起呼噜。

    吃过饭,沈伊起身,收拾桌子,把宿舍里的垃圾都拿去扔,再回来,廖娅跟明月好似破冰了,两个人坐在一起看手机,沈伊冲她们一笑,随后爬上上铺,也午睡。

    下午还有一节课跟晚上的练习课。

    沈伊是调了闹钟的,不过她醒来后,宿舍没人了,她们三个先走,也没叫她,沈伊啧啧一声,从上铺下来,其实她也猜到的,廖娅一直都不太喜欢她,上辈子闹得最厉害的人就是廖娅,她让明月跟陈恬恬都要跟她保持距离。

    这个宿舍四个人中,沈伊上辈子黑红,陈恬恬一直在演女四,只有明月在一部电影爆红之后,退居幕后,当起一名干练的经纪人,她手下后来带红不少的人,在娱乐圈里素有妙手回春之称。

    至于廖娅,据说是嫁了富二代还是什么,一直在豪门里内斗,连戏都不怎么拍了,这个人家里好像发生过什么事情,努力考上金城影视学院就是为了钓金龟婿,贺霖都被她勾引过。

    沈伊在床上发一会呆,爬下床,洗漱了匆忙去上课。

    这节课是公开课,哲学的,往常这种课,沈伊来都不来的,由于学校里对公开课重新调整,导致公开课有点供不应求,阶梯教室里全部坐满了人,连最冷门的后排座位都挤得满满的。

    沈伊一眼就看到测明月三个人坐在第四排最好的位置,她们那里一个位置都没留,沈伊有点糟心,可怜地瞥了明月一眼,明月正跟陈恬恬在说话,被她一看,有点尴尬。

    沈伊又冲她一笑,对这个未来可能是她经纪人的明大大,她要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

    她不笑还好,一笑,明月更不自在,她左右看了看身侧跟前后的位置,发现都坐满了,那..那就没办法了。

    沈伊站在下面找着位置,但人实在太多,过了会,她终于在第八排靠柱子的位置里,发现一个很隐蔽的位置,她刷刷刷地跑过去,一路挤,一路道歉,然后把书包往里面一扔,正中,吓得旁边一小帅哥一震,抬起脸,头上顶着一根呆毛,一看是沈伊,小帅哥脸一红。

    沈伊也看到秦晟了,她咧嘴一笑,指着位置道:“帮我留着。”

    秦晟愣了下,立即用手压在旁边的椅子上,又看着沈伊过五关斩六将地从第六排一路挤上来。

    他的脸更红。

    早上沈伊躺他大腿上念诗的画面浮上脑海。

    沈伊终于挤到,一屁股坐下,她冲秦晟道:“谢谢啊。”

    秦晟小声地嗯了一声。

    阶梯教室人来越来多,沈伊翻了半天书包,终于翻到一本还没开封的哲学,秦晟的眼神看来,沈伊哈哈一声,尴尬地撕开薄薄的一层,笑道:“过去不太爱学习。”

    秦晟:“......”

    之前落下一些课程,沈伊这会拿着笔一路记,认认真真地记,秦晟转着笔,偶尔低头看手机,里面正有人给他发微信,一节课很快就完,安静的课堂随之老师的离开,立即闹哄起来,人潮退去。

    沈伊打个哈欠,看着第四排,背着书包跟在秦晟后面走出去,秦晟在前面打电话,低低地应着,那头经纪人跟他说:“本来预定后天开机的,不过演员没齐,加上违约的问题,现在有点推迟,你这几天在学校里好好上课吧,对了,诗柔在你们学校吧?现在她虽然也有些名气,但是...女三这样的角色,她接不接啊?”

    秦晟一听就知道经纪人想他去跟诗柔套近乎,他摇头道:“我跟她不熟,演员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

    说话间,沈伊从他身侧挤过去,并笑眯眯地冲他一笑,秦晟脚一踩,差点踩空,脸又是一红。

    沈伊飞快地跑出教室,一出去,就见明月站在门口不远,不情不愿地问她:“要不要去图书馆?”

    沈伊立即笑道:“要啊。”

    “陈恬恬跟廖娅先去了,我们去买点冰棍去。”明月心里略有点愧疚,上课时,她们三个先走了,也没叫她,公开课位置又缺着,她们也没给她留位置,刚刚上课,一直想着她那可怜兮兮的眼神。

    沈伊背着书包,挺开心的。

    上辈子她到死,身边都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在大学的时候没有好好交,到了娱乐圈里就更不容易交到了,勾心斗角太厉害,加上她是黑红,黑占多一点,一旦跟她沾上点关系,都很容易翻船,基本上也没人愿意跟她当朋友。

    明月见她一直笑着,有些无法理解,昨晚还跟直播里的观众吵起来,今天像换个人似的。

    她想了下,问道:“沈伊,你还直播吗?”

    沈伊笑应:“直播啊,过段时间再直播吧。”

    明月一愣:“他们要是继续让你哭呢?”

    沈伊:“哭啊,哭给他们看啊,掏空他们的腰包....”

    明月:“......”她加快脚步。

    沈伊一顿,追上,喊道:“明月大大,等我。”

    “闭嘴,别喊我大大。”明月吼了一声,两个人一前一后往便利店跑去,青春年少,未来可待。

    廖娅看到沈伊过来,脸色不情愿,可是都答应明月了,她就往旁边挪了点,给明月空个位置,又接下沈伊递来的冰棍,廖娅顺势酸沈伊:“我们都是普通人,跟你这种有强劲家世的人没得比,你要跟着我们就别指望我们像扶着公主一样扶你。”

    “知道知道,本来就不是什么公主。”沈伊有些诧异,廖娅竟然会妥协,她笑着摆手,示弱。

    廖娅翻个白眼,拉着明月看书。

    接下来的日子,沈伊改掉逃课的毛病,每天准时准点去上课,早上也会早早地爬起来晨练,表演系每天早上都要练声练台词,在宿舍里,在走廊上,在花园里,都有人晨练。

    沈伊上辈子就没早起过,这会跟着明月一块练声,感受挺深,她的变化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宿舍里的人最清楚,而其他认识沈伊的,则觉得她最近没那么作妖了,有些还感叹,沈伊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不逃课了...怎么不说自己是公主了。

    日子就在这样下,迎来了周末,沈伊这个月的生活费让她之前给花完,除了饭卡里拿不出来的钱以外,身上只剩下两个硬币,一共两块钱。

    她还想给母亲买点药,只能偷偷上直播APP去提钱。

    由于她一直在酝酿该怎么直播,所以从那天晚上后,她将近三天没上,一上去,私信铺天盖地地来,全都是骂她的...

    “你以为别人想看你直播啊?还不是为了看诗柔,你是不是很不喜欢诗柔啊?也是啊,贺家大少多喜欢她啊,这次从军区回来,三番两次去看诗柔,就没见他看你,还真当自己是公主呢啧啧。”

    所有的私信,只有这条字数最多,而且对方仿佛很熟悉她似的,肯定是同校的学生。

    可得盯着这条私信账号好一会,沈伊手微微发冷,她看向斜对面的床铺。

    如果不是经历过一世,知道廖娅后来的微博,她都不知道,这个马甲是廖娅的。

    这两天四个人相处得还可以的,一下子令她有些忘乎所以,还以为自己真得到了所有友情,此时这条私信一出来,硬生生地泼她一身冷水。

    沈伊看了一会,有些难过,随后她退出私信,到账号里去看,一看,也没多少钱,就三百多块,他们都没舍得给她送贵的礼物,估计就几块几块吧,之前她见过诗柔在一个网站的打赏,一个小时二十万...

    啧啧,真是不能比,但此时她已经穷得只剩下两块钱了,三百多块就是巨款,贺家对她们两个女孩子其实不小气,从她们进贺家开始,就会给她们改头换面,给她们存一笔成长费,会给她们定期存钱理财,每个月则会打个一万到两万的零花钱,如果不够花,就自己问贺霖要。

    贺霖前几年在军队时,由于时间忙碌,很难联系到,所以给她们准备的,都是贺家的秘书。

    至于贺大佬基本不管这两个女孩琐碎的事情,管她们最多的,反而是贺霖。

    贺霖扯了扯领子:“不用,你出去。”

    “哎,好的。”沈伊巴不得呢,应了后,转身飞快地出去,并顺势把门关上,一到门外才大喘气。

    她拍拍手臂,下楼,肚子有些饿了。

    夏珍一看她下来,说道:“快吃吧。”

    后继续跟贺峥说话,两个人声音不低,沈伊就听着,什么出任务死了,出生入死的兄弟,等等等.....

    沈伊看着一碗晶莹剔透的燕窝,想了下贺霖刚刚的样子。

    思绪还没放开,家门口一刹车声,诗柔飞快地从车里下来,匆匆地喊了一声叔叔,就上楼去,脸上带着担忧,夏珍也站起来,走到楼梯口,冲诗柔说道:“柔柔,你等会下来吃点燕窝,顺便问问你哥,要不要给弄点醒酒汤上去?你安慰一下他啊......”

    “知道了。”诗柔的声音在楼梯上传来。

    沈伊这才从碗里抬头,她擦擦嘴唇,把碗拿进去洗了,后看了眼瓷锅里的燕窝,她走出厨房,看着夏珍,夏珍笑着上前,问道:“吃饱没?”

    “饱了。”沈伊笑着拉拉夏珍的手,夏珍说:“那早点睡。”

    “好。”沈伊看了眼客厅里的贺峥,说:“叔叔,我去睡了。”

    “去吧。”贺峥点头,他穿着黑色真丝睡衣,很性感也很俊朗,一点都不像四十来岁的人。

    但是那个气势,没法挡,沈伊上楼梯,走两步,她停下,低声问夏珍:“妈,哥他怎么了?”

    夏珍愣了下,道:“你哥一个兄弟,出任务去世了,在维和那边....”

    “啊?...”沈伊想了下,上辈子好像是有这样的事情,不过那个时候她一直住在学校里,就没太关心。

    夏珍拍拍她,说:“早点睡吧。”

    “嗯。”沈伊点头,上楼。

    楼上还有一丝丝的酒味,她本以为诗柔应该进门了,没想到诗柔却站在门外,玩着手机,沈伊愣了下,喊道:“诗姐姐。”

    诗柔冲她点头。

    沈伊看了眼贺霖的房门,忍了忍,问道:“哥在里面?”

    诗柔:“在,不过他估计在洗澡,没听到我敲门。”

    “那,你要下去吃点燕窝吗?”沈伊轻声问道,诗柔:“不了,我也去洗澡,晚点再找哥哥聊天。”

    “哦,好。”沈伊也不再说话,这是诗柔跟贺霖的事情,她飞快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门,落锁。

    躺在床上,沈伊打哈欠,睡觉。

    第三天,她被闹铃吵醒,醒过来赶紧刷牙洗脸,一看外头,天色灰蒙蒙的,正是练声的好天气。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