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8.撩三十八下

作者:荔枝香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已进入防盗魔咒, 买够比例可破~  她要怎么办?

    在这一刻, 林岁岁彻底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孤立无助”。

    她想逃,却不能逃。

    她想躲,却不能躲。

    林岁岁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十几秒钟过去——

    无事发生。

    但是他也没有远离她。

    即便是在宾客的欢呼和起哄中, 她依然能清清楚楚地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 能嗅到他冷硬的气息。

    林岁岁比之前还要紧张了,双眼紧闭,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她越来越觉得石晋楼就是一个无情的刽子手,而自己就是处刑台上的死囚,他举着铡刀迟迟不肯落下,她就只能在他的刀下瑟瑟发抖。

    她也不知道此刻的石晋楼在想什么。

    事实上,她一直都不知道他的想法,更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高端且神秘了, 你不仅读不懂他,相反的还能被他一眼看穿。

    在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 林岁岁胡思乱想了许多。

    石晋楼的指尖慢慢地从她的脸颊滑到了她的下唇。

    但他没有做任何停留,几乎是稍纵即逝。

    和掌心的温热相反,他的指尖实在凉的可怕。

    矛盾点。

    与生俱来。

    林岁岁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是死是活都无所谓, 他能不能把她快点处刑了?

    她慢慢地睁开眼眸, 委屈地眼中泛泪。

    与此同时, 石晋楼的一个轻吻落在了她的唇角。

    “啊——”

    “哈——”

    宾客们兴奋地狼叫了起来。

    林岁岁呆呆地看着石晋楼。

    从宾客们的角度来看,石晋楼毫无疑问地亲吻了林岁岁。

    但只有林岁岁自己知道, 对方并没有真正地亲吻她, 虽然是亲了唇角, 但他并没有触碰到她的嘴唇,只是轻描淡写地亲了下她唇角附近的肌肤。

    石晋楼的这个举动真是太为她着想了,实在是又绅士又善解人意。

    最后,他甚至还故作体贴地用手指帮她理顺了额前和鬓边的碎发。

    这种感觉就像是……

    刚刚还举着铡刀想要将你处死的刽子手,突然放下铡刀,并喂你一口甜甜的蛋糕。

    林岁岁难以置信地看着石晋楼。

    从他的眼睛和表情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唇边似有似无的笑意近在眼前,却也远在天边。

    她忽然想起来他刚才说过的话。

    “格桑”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幸福”。

    林岁岁:“…………”

    她顿时欲哭无泪。

    谁要和这个可怕的男人幸福啊呜呜呜!

    ***

    经过刚才的“惊魂一刻”,订婚宴继续进行。

    …………

    当然了,与其说是“订婚宴”继续进行,不如说是“大型party现场”继续进行。

    石晋楼请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不多,但都是他的好友,他当然要介绍林岁岁和他们认识。

    “我的未婚妻,林岁岁。”

    “岁岁,这位是……”

    石晋楼用这样的句式只介绍了两个人,就有个人风风火火地跑来叫他。

    林岁岁看了看来人,又看了看石晋楼。

    然后她就听到他对她说:“有点事情,马上回来?”

    林岁岁:“…………”

    她对石晋楼最后上挑的尾音表示无语。

    他真的是在询问她的意见吗?

    看起来是这样的。

    其实呢?

    就算林岁岁不点头,也不会改变任何既定的事实。

    但她还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在她点头之后,石晋楼才跟着那人转身离开。

    等到石晋楼的身影走远了,林岁岁就是现场唯一的主角。

    在同一时间,一下子围上来了好几个女人。

    林岁岁吓得后退了小半步。

    “——天啊,你们控制住自己啊,看给人吓得,要是真给吓坏了,石老板回来不给你们好看的?”

    “安安你少在一边说风凉话了,你冲的最快,老早你就跃跃欲试了!”

    “对!我作证!安安是第一个冲上来的,是罪魁祸首。”

    “…………你们就这么泼我脏水真的好么?你们以为石老板是什么人?不能一下子就把你们骗人的把戏看破,那他就是个假的!”

    “…………我擦,你竟然说石晋楼是假的哈哈哈哈。”

    “…………”林岁岁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这些妆容衣饰又精致又高贵的陌生女人们,轻声打断她们,“你们…………”

    她很想问你们是谁,但听起来不太礼貌,就省略了后面的话。

    一个略微有些胖的女人走到林岁岁的面前,笑道:“你好,我就是那个被她们调侃的安安,我应该是…………”她想了想,简而化之,“就算是石老板的兄弟媳妇儿吧?”

    原来是石晋楼朋友的老婆,林岁岁微微一笑:“你好。”

    安安旁边的女人也走了上来,问道:“你这件花裙子可真漂亮,是石晋楼送给你的?”

    林岁岁如实地一点头。

    “我的天……”安安惊叹,“我们家老严和石老板从小一块长大,怎么一点撩妹的手段都没学会啊?别说花裙子了,他连一支玫瑰花都没送过我!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他!”

    当她说到“晚上收拾他”的时候,女人们互相挤眉弄眼了一下,又一起大笑了起来。

    另一个女人上来了两步,在近距离里打量了林岁岁一番,感叹道:“花裙子可不是人人都能穿的,一不小心就被比下去了。你长得可真漂亮,怪不得能给石老板迷倒了……我刚才听到石老板叫你‘岁岁’?你叫‘林湘岁’?”

    林岁岁神色一暗。

    林湘岁……

    是啊,林家的正牌小姐叫“林湘莹”,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可不就以为她叫“林湘岁”么?

    林岁岁笑了起来:“不是,我叫林岁岁。”

    话音一落,一个又冷漠又没有起伏的迷人嗓音从后传来——

    “梁彤。”

    刚刚问林岁岁是不是叫“林湘岁”的女人回过身。

    林岁岁抬起视线。

    “………………”

    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女人们顿时息了声,用眼神交换了一下信息。

    “那个……岁岁,有时间再找你聊天。”

    她们互相使眼色,尴尬地朝几米开外的石晋楼招了下手,“嗨,石老板,我们先去那边吃东西了——”

    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石晋楼没理她们——其实他压根儿就没请她们来,但她们都是他朋友的女伴,他的朋友们告诉他,订婚宴可以不正式,但不能太清冷了,女孩子的心思都比较细腻,会让未来的新娘子不舒服,觉得你不重视她,所以也不重视和她的订婚宴。

    难得石晋楼会觉得别人的话好像有点道理……

    于是他默认了他的朋友们带女伴前来。

    可是刚才,他在不远处打电话,远程处理一件紧急要事,就看到那些女人们围向林岁岁。

    她的失落仅仅持续了一秒钟,却没有逃了他的火眼金睛。

    石晋楼站定在林岁岁的面前。

    林岁岁的情绪已经提不起来了,她看着他,轻轻抿了抿唇:“请问……我能不能离开一下?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石晋楼做了个勾手的动作。

    两个看不出是侍女还是保镖的美女跑了过来。

    “你们带林小姐去休息。”

    ***

    在两位美女的带领下,林岁岁终于远离了那个让她崩溃的会场。

    她们走过满是紫藤花的长廊,刚拐了个弯,就碰上了两个熟人。

    林岁岁的熟人。

    林家之中,她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两个人,她名义上的哥哥和妹妹。

    他们两个人正不知道说什么呢,见到迎面走来的林岁岁,林湘莹脸上的笑容秒变成讥讽:

    “……你?”

    多年来的习惯,使得林岁岁主动招呼:“莹莹……”

    “别别别——”林湘莹一连说了三个“别”,故意嘲讽,“我可受不起,您现在飞上枝头了,哪还能看得上我们啊?我们配不上您。”

    林景涯最不爱听林湘莹阴阳怪气的,呵斥道:“莹莹!”

    林湘莹对林景涯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哥哥!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胳膊肘向外拐?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她林岁岁算是个什么东西?麻雀一辈子都是麻雀,就算飞上枝头,也永远变不成凤凰!”

    “莹莹,我根本不想变成‘凤凰’。”

    她的解释在这个时刻、这个场合,在她身上花裙子和手中格桑花的衬托下,显得那么的无助。

    果不其然,林湘莹对她鄙视透了:“都勾引上石晋楼了,你还敢说你不想变成‘凤凰’?是不是接下来还要爬上他的床,生下他的儿子,你才会承认自己的薄情寡义?哥哥为你痛苦不堪,可你呢?每天看着你的未婚夫石老板,怕是做梦都要笑醒了吧?!”

    林岁岁只觉得命运是对三个人的捉弄。

    林湘莹费尽心机想搭上石晋楼,却不能如愿。

    而她呢,只想过过小日子,投身于电影事业,将来能拍出她心仪的电影。然而,她却莫名其妙地成了石晋楼的未婚妻。

    她的哥哥林景涯更是一声叹息。

    “现在还要装出这副样子,您好高段位啊,真是不要脸!不要——”

    林湘莹已经拔高了音调,但最后一个“脸”字却卡在嗓子眼儿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林景涯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林岁岁轻轻皱了下眉心,顺着他们的视线转过身——

    石晋楼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身后跟着几个黑衣保镖。

    他微低着头,额前那些打得很碎的黑发自然垂下来,他轻轻推了推眼镜,再次迈开脚步。

    他走得很慢。

    很慢、很慢……

    但每一步都是要将天上的星光和人间的华彩通通踩在脚下的舍我其谁。

    她的眼睛水汪汪的。

    石晋楼张开双臂,刚想去拥抱她,她毫不客气地抬起腿,踹了一下他的小腿,气呼呼地瞪着石晋楼:“你太过分了——”

    说完林岁岁就不再理石晋楼,自顾自蹲下身,一边偷偷擦眼泪一边默默地往袋子里捡食物。

    石晋楼看着她的身影,小小的、委屈唧唧的,整个就一小可怜儿。

    “我……”

    石晋楼刚说了一个字,就被“小可怜儿”林岁岁给大声呵斥住了:

    “你闭嘴!不许说话!”

    石晋楼:“…………”

    她确实生气了。

    很生气。

    林岁岁飞快地捡着食物——她根本没有心情去看她捡起来的都是什么,就囫囵吞枣般将所有的东西都扔进袋子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