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9.身世

作者:漫步长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景修玄没有看他们, 眼睛望向郁云慈, 睥睨着。

    郁云慈一把甩开沈绍陵,站起来。瞥见如翠把那杯水藏在身后,正要倒掉。她一个箭步冲过去, 夺下杯子。

    杯子里的水洒出不少, 但还余了一些。

    “侯爷,这三个人,企图里应外合,将我掳出府去。您看,这杯子里的水。”

    她把手杯呈到景修玄的面前,他垂着眸子,过了一会才接过杯子。不用凑得很近,就能闻到水中蒙汗药的味道。

    “侯爷, 这三个人中,两人是我的贴身丫头, 一个人是我的表哥。若真是我被他们弄出侯府,只怕是百口莫辩。所幸,侯爷您来得及时。”

    景修玄的手一松, 杯子应声而落, 裂得粉碎。那水洒在地上, 晕开成一滩。她瞳孔一缩,他难道不相信吗?

    沈绍陵趁机磕了一个响头, “侯爷, 小生与表妹…小生自知对不住侯爷, 请侯爷看在小生的一片痴心,让小生带表妹走吧。表妹自打进了侯府,生不如死。侯爷您不是不知道,今早她还差点自尽。幸亏被丫头们发现…”

    她心下冰凉,没错。原主确实是刚寻过死,也确实是死成了。

    “侯爷,之前是我不懂事,与您闹脾气。其实在我心里,一直很敬佩侯爷,能嫁给侯爷,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这什么沈表哥我真的不怎么熟,更别提什么爱他一生一世。若说要爱,我也只会爱我的丈夫侯爷您。我敢对天发誓,若是有一点想离开侯府的心思,就让我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她举着手,伸出三个手指头,信誓旦旦。

    反正原主已经死了,而自己,确实是不想离开侯府的。

    景修玄眯着眼,盯着她的手指。她用真挚的眼神回着,努力直视着他。她是真的不能离开侯府,要是离开了,那岂不就和原主一样,死得不明不白的。

    沈绍陵危险地眯起眼,莫非云慈表妹真的贪恋侯府的富贵,不愿跟他走?早知如此,就该不听姑母的,在将军府里就把事情做成了,哪里用得到绕这些弯路。

    “表妹,你为何要拿自己的性命相护?我知道,你是怕景侯爷盛怒之下要我的命,才会违心说出刚才的话。可是我堂堂男子,怎能躲在女人的背后?景侯爷是明理之人,他一定会成全我们的。”

    好一个巧舌如簧的男人,倒还真是有两下子。

    原主死在他的算计下,不算冤。

    她狠了一下心,一掀裙子跪下去,抱住景修玄的大腿。

    一只手顺便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痛得她眼泪汪汪的,仰头看着,甚是可怜,“侯爷,说句不怕丢丑的话。以前在娘家时,沈表哥就垂涎我的美色,几次在内宅拦着我,说些莫名奇妙的话。幸亏我警醒,时刻记得要和外男保持距离。现在想来,为何他总能拦住我,必是如晴如翠这两个丫头做了内应,背主求荣,将我的行踪透露给他。”

    景修玄俯视着她,她拼命把眼里的泪水挤出来,咬着唇。

    “侯爷,您可能不知道。一个女子,在继母的手底下讨生活是何等的艰难。孝义两个字压下来,能把人生生压死。她是继母,我是继女。她随便耍个手段,我却只能把苦往肚子咽。包括我身边的丫头,都是她的人。他们想要给安一个不贞的名声,易如反掌。我只求侯爷能听我辩解,好好查清楚,就算是与他们对簿公堂,我也在所不惜!”

    在古代,女子轻易不会上公堂。

    若是她连与他们对质都不怕,不知侯爷会不会信她?

    “景侯爷,表妹必是急糊涂了,生怕您怪罪小生,所以才急于撇清干系。她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护我,小生岂能袖手旁观。我沈绍陵在此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对表妹的心永不改变。”

    这姓沈的说得好生令人作呕,她转过头,恶狠狠地瞪沈绍陵一眼。而沈绍陵回以她的,是一个阴狠的眼神。那种势在必得的笃定,带着一丝挑衅。

    是了,他是吃准了男女之事,只要传扬出去,毁名声的总是女子。

    “侯爷,他颠倒黑白,说的都不是真的。我不可能会喜欢这样龌龊的男子,若是杀人不偿命,我现在就能立马杀了他!”

    那个杀字,是她从齿缝中咬出来的。这个表哥就像一只蚂蟥,被他缠上,不吸干血恐怕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沈绍陵心里突了一下,表妹莫不是识破了他们的计划?要真是那样,只能一不做二不休。

    他隐晦地看一眼如晴,如晴被自家小姐弄得发懵的脑子回过神来。

    “小姐,您怎么能这样?明明您爱慕表少爷,说表少爷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是您心中的爱侣。您不记得自己给表少爷写过的诗吗?您说表少爷是浬河之水,您是水中孤帆,你们一起荡漾,永不分离…这些您都忘了吗?”

    什么水啊船的,这样的艳诗哪里是一个女人能做出来的。

    郁云慈不敢去看侯爷的脸,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住了,像被冰封一样,寸寸阴寒。

    景修玄幽深暗沉的眸子紧盯着她,似乎想看出来,那诗究竟是不是她作的。

    她舔舔有些发干的唇,“侯爷,诗不是我做的。我敢对天发誓,若是我做的,我就万箭穿心,天打雷劈。”

    景修玄冰冷的眼神定在她的脸上,再移向沈绍陵和如晴,高深莫测。

    沈绍陵已经冷静下来,不管云慈表妹是什么时候知道姑母的计划。他只要咬死与她有私情,总有一天,景侯爷会厌弃她的。因为天底下,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不贞。

    “景侯爷,事到如今,小无话可说。表妹既然不认…那就依她所言吧…她不顾情义,小生却不能不顾。无论小生是如何进的侯府,总归是不合常理,侯爷要怎么处置,小生都无怨。小生只求侯爷您以后善待表妹,莫要对她心生间隙…如此,小生便无所求了…”

    这个男人真是个人才,能屈能伸,脸皮还厚。要不是时机不对,她都想为他鼓掌。

    “表哥,你口口声声对我有情。敢问你可知聘为妻,奔为妾的道理?你的情义就是想让我当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活着的时候不能光明正大,就连死亡,都是悄无声息的,对吗?若真是这样,那你的情意真是可笑,试问天下哪个女子愿意要这样的感情?”

    “表妹,你不愿跟我走可以,别怀疑我对你的感情。侯爷…我什么都不求了,只求表妹以后能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郁云慈怒急反笑,碰到这样油盐不进的硬茬子,怪不得书中的原主傻乎乎地落入他们的陷进,一副被卖了还替人数钱的蠢样。

    “既然表哥说自己真心不容别人诋毁,不如表哥发个誓言来听听。如果方才你的话有违本心,则全族人,包括自己全部断子绝孙,烂心烂肺而死。你敢吗?”

    她直直地看着沈绍陵,沈绍陵眼里的阴狠聚集。

    这个誓言不可谓不毒。

    “表哥,既然你的真心不假,誓言再毒也不用怕,对吗?”

    景修玄此时,才用正眼看了她一下。她脸色严肃,根本就看不出来对沈绍陵有一丝一毫的爱意。

    他冷着眉眼,若有所思。

    “史大公子真是消息灵通,这才多大会功夫,我们将军府的事情就传到了你的耳中。本将军真怀疑,你莫不是在我府中安插了眼线?”

    郁亮粗着声,不阴不阳地来了这么一句。史文轩心思转了几个弯,不明白今日这表妹夫是来的哪一出。

    以往他们称兄道弟的,对方可都是随表妹,唤自己表哥的。怎么今儿,自己就成了史大公子,而且这口气,听着不太对。

    “将军,可是表妹做了什么事惹您生气?她自小被姨母娇养着,大毛病没有,小性子肯定是有一些的。女人家的,偶尔使些小性子,无伤大雅,您说是不是?”

    “史大公子倒是清楚内子的脾气,竟然比我这个做丈夫还要了解。”

    这话就更不对了,史文轩本就是圆滑世故的人。一听就知道今天这郁将军发的是哪门子邪火。只不过不知他是谁那里听人嚼得舌根。按理来说,自己和表妹一家走得近,不是一天两天了。

    “哎哟,我说将军今日怎么说话如此呛。原来是怪我多事了,也是我爱妹心切。你是不知道,史家姑娘少,莫说是嫡妹,就是庶妹我都没有。自小我就把表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听她有事,能不着急上火吗?”

    这话一出,郁亮哼哼两声,请他就座。

    他的心里就有底了。

    “也不知是哪个心思龌龊的,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还传到将军您的耳朵里。依我说啊,这世间有些眼热之人,但凡是看到有人比自己过得好,总会不舒服,想方设法地使些手段,让别人和自己一样不痛快。别人我不敢说,唯独表妹,这些年来别人不知,将军还能不知?她的一颗心哪,全都系在将军您的身上。若不然,当初她好歹也是个官家嫡女,能屈在您那后院,做个没名没份的妾室?”

    史文轩说得气不喘脸不红,那方家算什么官家。当年方父不过是个五品的小官,陛下采选秀女,以五品为界。方太后因长相娇艳,被封了美人。

    后来产下龙子,才加封为方嫔。

    方氏是方太后的妹妹,因为姐姐成了方嫔,方家才慢慢出现在世人面前,方氏才有机会随母亲去各家做客。

    当年方家虽然有起色,但方太后不过是个嫔,且所出皇子抱养在成皇后的膝下。方父依旧还是五品小官,前去求娶方氏的人,能有什么像样的家世?

    要不然方氏能委身给别人做妾?

    但史文轩的话,却说到郁亮的心坎里,他脸色好看了一些。

    没错,当初他是听说过有好几家公子求娶方氏,方氏都没有答应。反倒是见到自己,总是一副害羞娇怯的模样。

    他那时候正是血气方刚,成氏一天到晚不冷不热的,不与自己亲近。

    对于娇羞含情的方氏,他不知不觉就上了心。

    后来有一次,方氏随母亲来将军府做客。他多喝了两杯,唐突了佳人。方氏只能一顶小轿抬进门,成为他的妾室。

    他自知委屈佳人,待她百般宠爱。她在成氏面前伏低做小,处处礼让恭顺。在自己面前,始终小意逢迎,温婉体贴,从不曾有怨言。

    后来成氏去世,她被扶为正室。对自己一如当初,对待成氏留下来的女儿,吃穿上从不比清姐儿差。

    说到底,都是那个逆女惹出来的事。郁亮想着,冷哼道:“不关她的事,今日我是被我那不孝女给气着了。刚才多有得罪,表兄莫放在心上。”

    “您可是指锦安侯夫人?”

    “正是那个逆女!”

    “难怪…”史文轩眉头轻皱,“说句将军不爱听的话,这门亲事确实不好。两家结亲不是结仇。但是你看,自打您那次女嫁进去,景侯爷不说帮衬将军府,还出面弹劾将军。这哪是把将军府当亲家,说是当仇敌还差不多。”

    他边说着,边摇头叹气。

    郁亮咬着牙关,脸腮两边紧紧地绷着,很是不悦。他想到那不孝女的样子,心里开始怀疑莫不是那死丫头故意污蔑妻子,就是为了离间他们夫妻的感情。

    果然是成氏所出,一样的不讨人喜欢。

    史文轩最擅长察言观色,一见郁亮这神情,猜到景夫人必是说过什么,所以将军才会有之间的反应。

    他心里狐疑着,成氏生的那个女儿,自己见过许多次,不像个聪慧的。加上表妹有意引导,那姑娘不光是不聪明,甚至可以说目光非常的短浅,十分的好拿捏。

    不会是嫁进侯府后,被景侯爷给拉拢了,所以才会针对将军府?

    若是那样,倒也不难办。他相信,表妹自有法子。今日他这一趟来有些不是时候,未免郁亮再起疑心,他赶紧起身告辞。

    他走后,郁亮觉得自己先前无故猜疑方氏,有些不应该。正想着去看娇妻,顺便哄哄她,她必会破涕为笑,对自己百依百顺。

    一脚踏门厅堂的门,就看到自己儿子郁全胜。

    郁全胜一身书生儒袍,朝着郁亮先行礼:“爹,我刚才碰到表舅,他说娘今日受了委屈?到底是什么回事?”

    他长相像方氏多一些,又有两分像史文轩。因为方氏崇文,一直不许儿子习武,所以郁全胜和郁亮不仅长相不同,连气质都没有丝毫相似的地方。

    郁亮原本被压下去的猜疑,不可控制地重新冒头。儿子这左看右看,没有一星半点像自己。反倒是极像史文轩,同样儒雅,浑身的文人气。

    方氏是自己的妻子,史文轩又是上门质问,又是告诉自己的儿子。好像自己是个外人,而他们才是一家人似的。

    如此一想,压下去的猜疑重新泛上心头。这样的事情,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讲,都是一根刺。不管事情是不是真的,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想清除就没那么容易。只要一有风吹草动,那种子就会破土而出,生根发芽。

    郁全胜看着郁亮,不明白父亲的脸色为何这么难看。

    “你自己去问你娘就知道了!”

    郁亮丢下这句话,黑着脸离开。一路上,越想越是烦躁,越不想去往那方面想,就越是把儿子和史文轩放在一起比较。

    越是比较,就越是觉得方氏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那朝方氏屋子去的脚生生地停住,转了一个方向,去到妾室的屋子。

    方氏得知他去睡小妾,整个人都呆住了。今天将军的行为太过反常,换做从前,自己身子不适,他必是成宿地陪在身边。

    “你派人去请大夫,就说我心口痛。”

    婆子会意,忙急呼呼地出了门。一路上,逢人就说夫人要请大夫,恨不得嚷得全府都知道。当然,重要的是将军能听到。

    郁亮听到了,有些心疼。但一想到心里的那种猜测,就冷下心来。哼哼两声,搂着楚姨娘滚到了床榻之中。

    楚姨娘身子僵着,不敢逢迎。

    “将军…您还是去看夫人吧,妾今日身子不适,恐无法侍候将军…”

    她浑身抖着,方氏惯会绵里藏针,使出来的手段让人苦不堪言。将军今日若是留在屋子里,明日等着自己的还不知是怎样的惩罚。

    郁亮的兴致被打断,看自己小妾一脸惊恐害怕样子,眯起了眼,“你怕什么?”

    “将军…夫人…妾求您,去夫人那里吧…”

    “你在怕她?”

    楚姨娘哪里敢讲,白着脸,咬着唇,拼命地摇头,眼泪都吓出来了。

    这副模样,郁亮哪里看不出来。莫非方氏在自己面前都是装的,其实是个极善妒又手段狠辣的人?

    他想起次女说的话,说方氏为达目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一时间,脑子里像有两人在打架。他沉着脸,从床上起来,摔门而去。他的心有些乱,并没有回方氏的屋子,而是去了前院,和衣而睡。

    那厢方氏原本是假装的,听到将军离开小妾的屋子,她以为会到自己的屋子。谁知最后等到半夜,将军都没有出现,她的心口真痛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正是郁云慈想看到的。她临时起意说的话,目的就是想恶心郁亮和方氏。

    眼见着寅时已过,先前迷迷糊糊睡去的她惊醒过来。呆呆地望着头顶红色的帐子,复又闭上眼睛。

    原来她还在书中。

    这下,她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却也不想起身,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脑子里慢慢地捋着故事中的情节。

    其实原书是一本甜文,既然是甜文,基本情节不多。主要就是女主如何在侯府站稳脚,再如何得到男主的爱,然后两人甜甜密密没羞没臊地生活着。

    所以在她的记忆中,有用的信息并不多。

    她眼睁睁地看着窗户从黑到灰,从灰到亮。终于慢慢地坐起身,拉了一下床前的铃绳。

    很快,采青就进来了。一番更衣梳洗,再坐到桌前,她觉得自己像个木偶一样。任由别人摆布着,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要习惯。

    桌子上的四五个盘子,还有两屉扁食,再加一碗粳米粥。

    比起昨日在侯爷那里吃的,自己屋子里的份例似乎更精致一些。她有些欣慰地想着,至少她不用担心吃不饱穿不暖。

    用完饭后,她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今日和昨天的兵荒马乱完全不一样,屋子里的冰块散发着冷气,凉爽爽的。她惬意地靠坐着,小桌几上摆着茶水点心瓜果,随手可取。

    自己什么都不用动,只要唤采青和传画就可以。

    古代贵夫人的日子,实在是够无聊的。她想着,记起昨日如晴似乎提过府内有赏花的地方。于是叫住采青。

    “我记得眼下合欢应该开得正艳…”

    “夫人,咱们府上就有几株。在东后院的边角,奴婢昨日看到,已经全开了。”

    她起身,看向外面。现在是早晨,太阳光还较弱,与其憋在屋子里,还不如出去走走。

    “正好今日无事,咱们去看看。”

    采青和传画放下手中的活,陪她出门。

    清晨还是有些凉爽的,她想着。开始认真慢慢地打量着这个自己将要生活的地方,她猜着,或许她以后呆在这里的时间会很长。

    侯府很大,处处见景。飞檐迴廊,拱门石路,还有假山流水,花草树木。她一路着,感叹着古代豪门的富贵。

    穿过花园,再拐了几条路。

    猛然,她停下脚步。

    “呜…呜…”

    似乎是有人在哭,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她转过头,看向采青。

    “夫人,应该是表少爷…”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