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7.四十七

作者:酥皮泡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是防盗章~看到这段文字麻烦耐心等待72小时, 等我来到你身边  因为这两场比赛几乎都是Sky发挥失常送掉的, Sky被他们围起来,颜竺更加看不到情况,此时她身边的人都一个个起身收拾着东西, 一边议论着这场比赛。

    “LNC加油!!!”

    “不要放弃啊!!!”

    “没关系, 下次会赢的!!!”

    突然之间在她身后的方向出现了呐喊打气的声音,台上的人听到下面的声音,离开的脚步顿了顿。方季行停下脚步,手上抱着外设,转身,目光看向观众席。

    嘴唇一张一合的轻声开口,颜竺看到了他在说什么。

    “谢谢。”

    颜竺身边的声音混杂,各种议论往她的耳朵里钻, 她以前不曾在现场看过比赛,偶尔看直播也会关掉弹幕, 这是离粉丝的声音最近的一次。

    有质疑的,有愤怒的,有不解甚至是咒骂的。

    但是依旧有很多安慰的声音坚持着, 还在为他们加油打气, 在低谷失败的时候也要站在他们身后。

    颜竺出了场馆就马上给土豆打了个电话。

    “喂?土豆啊, 今天到底怎么.....”

    电话接通的第一时间她就抛出了自己的问题,但是还没等她说话, 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几道声音。

    “路上小心, 比赛输了不要太在意。”方季行的声音。

    “抱歉, 我发挥太差了。”Sky的声音非常低迷。

    “输了还能再赢回来,你现在应该担心的不是这个。”

    颜竺在电话这头沉默了一秒,在听到这个对话以后,她就能猜到Sky一定是出了什么其他的事,接下来土豆的回答让她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Sky妈妈病情突然加重,第一局打完的时候,现在应该还在手术,我现在要跟他一起回去一趟,你来后台找其他人一起回基地吧。”

    她拿手机的手不自觉攥紧了一些。

    “好。”

    -

    开着空调的车上,空气稍微有些凝重,暖气开得再足仿佛都不能把冰冻的空气化开来。就连平时最闹腾的武现都没有说话,颜竺转头看了一眼跟自己隔了一个过道的方季行,仰着头靠在位置上养神。

    这样的情况,应该说点什么吗?就这样看着方季行的方向出神,她也不知道现在应该做点什么,本来首场比赛输掉就容易影响队员的情绪。虽然说以后可以赢回来,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分但是重要的。

    “看够了吗?”清冽的男声骤然响起,伴随着衣物摩擦的声音。

    从刚才开始,她好像就有什么话想说,闭着眼都能感觉到的灼灼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方季行坐直身子,眼神转向她:“土豆跟你说了吧。”

    颜竺点头:“嗯。”

    “我们没有那么脆弱,不用太担心,比赛输了虽然会有些不适,但也不是你想的那么严重。”

    “......我看你们都不说话。”

    “应飞和武现这时候应该在想自己为什么没能carry比赛,郑一扬应该在想自己为什么没能拉住Sky。”他顿了顿,“我在想,接下来怎么办。”

    差点忘了,他是队长。

    “Sky的事....”她轻声开口,“他还好吗?”

    方季行沉默了两秒。

    “不太好。阿姨身体一直都不好,这次的情况未知,我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虽然电话里说不要太担心,但我们都感觉到一定不会是她们所说的那么轻松。”

    他继续说着:“Sky从小都跟妈妈生活在一起,父母很小就离异了,所以如果阿姨出了什么问题,就是要了他的命。”

    颜竺垂下眼帘,睫毛覆盖下浓密的阴影,眼里闪过十分怜惜的情绪,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都无能为力,更不要说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了,除了用他们的方式给Sky支持,其他能做的实在是太少了。

    但是,生活还要继续,比赛也要继续。

    -

    土豆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满脸疲惫,他回来的时候其他人一如既往地正在打排位,而颜竺和教练正在一起复盘下午的比赛。

    “咚咚——”土豆轻轻敲了一下训练室的门,“黄教练,有件事跟你商量。”

    教练闻言放下手上的本子,对颜竺说:“你先看着,我一会儿再重新看。”

    颜竺点了点头,把凳子拉近了一些,继续看着比赛录像,其实下午的比赛第一局真的打得很好,从第二局开始,视野方面也出现了问题,他们太过于着急了。

    “Sky这个处理确实太粗糙了啊....”她叹息着,“这明明可以换死的。”

    一波对方抓下路的剧情,他们这个时候压线太深了,对方打野来抓的时候,其实郑一扬已经做得很好了,他玩的牛头,二连把对方下路双人组都开到了。如果要撤退那就毫不犹豫地走就好,但是Sky明显有些犹豫不决,在打架和不打架中间犹豫徘徊,迟迟做不了决定,闪现拉开距离又W跳上来,最后打不过只能R推走敌方。

    “那如果是你,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方季行刚刚打完一局排位,准备去厨房接水的时候碰巧看到颜竺在看下午的比赛视频,并且嘴里还在念叨着。

    她的笔轻敲了一下桌面,随后指着地图上方季行来的方向说:“当时你的位置已经是在对方红buff旁边了,这里有一个爆炸球果,直接点掉过来会很快。”

    “嗯。”

    “虽然对方打野先出现,但是毕竟这次Gank算不上成功,郑一扬的处理非常细致,所以我觉得可以反打,等你过来可以从他们一二塔这个位置包夹。”

    颜竺又指了指后方的眼位:“这里,只有我们的眼,在压线的过程中,郑一扬已经把这两个草丛里对方的视野排干净了,所以不用害怕对方的上单会TP下来,反而这时候应飞是可以TP下来参战的。”

    她稍微顿了顿,开口的语气带着几分自信:“所以这个局面交给我处理的话,先拉开一点距离,不着急马上反打,给对方留一个看起来可以追击的距离,让他们产生我们在逃跑并且孤立无援的状态。然后直接反打,这时候小炮的输出可能在正面无法击杀掉他们,但是等你包夹下来,我可以用大招把人推到你来的位置,再靠妖姬在前期的输出收掉对方人头,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因为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时候妖姬会这样包夹下路,如果演的足够好,他们根本不会猜到。

    “并且,妖姬还有个假身,你离开中路再故意把自己的假身暴露在蓝Buff的视野之下,可以迷惑对方的判断。”

    方季行安静听完,轻笑了一声:“很聪明。”

    和他的想法差不多。

    不过赛场上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给她思考怎么反击,更多的只是一瞬间的判断而已。虽然是这样,也很难否认颜竺的思路真的很清晰,就像他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想的一样,她并不比职业选手差。

    除了操作,意识也非常到位。

    -

    “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商量一下,打完这局都不要开下局了。”教练回来以后,第一句话就这样说着。

    颜竺觉得这件事一定和Sky有关,看到教练这么严肃的样子,她就觉得大事不妙。

    二十分钟后,几个人都结束了这局游戏。

    “Sky妈妈的情况很不好。”教练顿了顿,神色凝重,“现在在重症监护室,Sky......”

    土豆:“Sky情绪非常不好,阿姨好起来之前,他应该都没有心思继续打比赛了。”

    “我们。”教练顿了顿,“没有替补。”

    Sky最大的弱点就是他妈妈,他可以抗住所有其他的压力,从小生活条件不好,经受过很多压力,他可以在队伍连败的时候不放弃,可以在别人质疑他的时候继续坚持,唯独....

    唯独有关于他妈妈的事情不行。

    他们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现在只能想好去找替补的对策。

    应飞沉思了一会儿,开口:“现在我们去哪里找替补?剩下还在选手市场的可能都不能直接用,并且跟队伍没有任何的磨合。”

    “跟我们没有磨合还好一点,但是至少也要跟郑一扬有默契吧。”武现说着,他转头看向郑一扬,“郑一扬,你有其他默契度比较高的AD选手,能打职业的吗?”

    郑一扬愣了两秒,没有说话,目光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颜竺。除了Sky,那也只有“我想吃肉”这个人了,而现在恰好,“我想吃肉”这个人,在LNC当助教。

    方季行靠在一旁,沉默了很久,他知道郑一扬在想什么,虽然这样很冒险,不过现在也只有她最合适,各方面来说,都很合适。他站直身子,目光停在颜竺身上,随后坚定地开口:

    “让颜竺试试吧。”

    当然...其实她还是明显感觉到自己没有太有存在感,虽然对线的时候还算正常,但被对方打野抓了几次以后就明显陷入了劣势。

    颜竺发现这些职业选手的打法都风格迥异,各有千秋,不像平时再路人局碰到的人,她总是可以猜到那些人可以做什么,但是好像在职业选手面前就行不通了。

    最后依旧是因为中野的优势大,带起的节奏,颜竺感觉自己几乎是躺赢的。

    不过训练赛结束的时候,好像大家还是有些吃惊。

    “欸,颜竺打得不错啊,竟然没有比职业选手差什么。”郑一扬笑着说。

    方季行:“嗯,确实很厉害。”

    Sky:“我觉得我可以退役给颜竺让位置咯~”

    颜竺笑了笑,说:“运气而已。”

    -

    训练赛结束的第二天,恰好是方季行是生日,而这个人竟然在基地打了一整天的排位,丝毫没有任何其他想法的样子,一直到晚上十一点……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