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60.女主的高冷师尊17

作者:夏风清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防盗时间两天~~  玄渊心中却是想到, 这可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 正要对付太子,作为太子胞妹的朝阳公主就撞上来了。

    原本玄渊一时间是没有想到要对付朝阳公主的,毕竟这半年来朝阳公主也没惹上他, 而玄渊之前正忙的, 是炼心。飞升之后,玄渊在李氏身上发现了心境圆满的契机,所以无暇去理会细枝末节的存在。

    毕竟对他而言,林轩竹的遭遇并不足以让他同情,自然的对于林轩竹的仇人玄渊也缺乏了迫切想要对付他们的想法,从一开始玄渊就是抱着漫不经心的态度,他并没有太强烈的想要完成任务的迫切感。

    这种态度正是玄渊明明知道林英杰是林轩竹的仇人,却依旧留下他的灵魂没有毁去的原因, 因为玄渊觉得这个灵魂很有趣,所以他就留下了, 仅此而已。

    什么任务与他何干?林轩竹的仇恨又与他如何?玄渊行事只凭自己的喜好,绝不会为了区区任务改变主意。

    挂着洛宁侯府标志的马车从一品混乱狼藉的东大街退离,掉头沿着原路返回李府, 这一次玄渊再回李府也不知与李家的人商量了什么。

    总之在会试结果出来之前, 一日早朝时突然有御使上了奏折参了朝阳公主一本, 同时隐射太子管教不力。本来这样被参对于太子而言是常有的事,而且这也只是件小事, 原本朝野中无人在意的。

    可是接下来清流派和保皇党的反应却大大出乎旁人意料之外, 对于御使对太子的攻歼, 他们居然没有像以前那样维护太子,反而置身事外。

    朝堂之上风起云涌自然是影响不到玄渊的,他还未正式入朝为官,这些朝堂之上的事情不必他多操心什么,只是洛宁侯这几日在府中心情不太好,倒是闹得府中有些人心惶惶。

    等待了数日,会试结果终于在贡院张榜,揭榜这一日,李氏早早的就已经打发了下人去看榜,但她依旧是难以安心,用过早膳与玄渊说话时,不知不觉就会把话题岔到会试结果上面去。

    “竹儿莫要忧心,你外祖也说了,以你的学识,考中是不难的。”李氏心中焦急万分,却还安慰玄渊,她语气温柔慈祥,“就是这次不中也无甚什么,下次考也是必中的,你还未及冠,年轻着呢。”

    李氏温言细语的安慰着玄渊,希望他不要太过焦灼,也不必为这一次会试的结果忧心。虽然希望儿子考中光耀门楣,但是作为母亲她更关心儿子,而非他带来的荣耀。

    玄渊看向这个一心只为儿子着想的母亲,微微沉默片刻后,方才温言笑道:“母亲放心,我心里都有数的,便是不中也不会消沉,母亲不要为我忧心。”

    李氏脸上表情变得宽慰了一些,拍了拍玄渊的手叹道:“我儿通达,我就放心了。”话是这么说,李氏还是表现得比玄渊还要焦灼紧张,全然没有往常的从容淡定。

    两人又等待了片刻,在李氏心急为何迟迟没有人上门来道喜时,玄渊突然微一挑眉,目光若有似无的投向了远离内院的洛宁侯府的大门。

    “喜事喜事啊!夫人,大喜事啊!”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被李氏派到二门口亲自等着消息的云姑姑连声欢喜的喊道,语气里满是喜悦。

    一听到云姑姑如此高兴的声音,李氏便已然反应了过来,眼角眉梢不由流露出一抹浓浓的笑意,一把抓住玄渊的手,激动道:“竹儿,你、你考中了……”

    虽然云姑姑还没有传来具体的名次,但是她如此表现,林轩竹会试的排名绝对是上榜了,如此才会这样高兴。

    玄渊安抚的拍了拍李氏的手,温言道:“母亲不要太过激动,会伤神的。”抬眸看向屋内侍立着婢女,“去请云姑姑进来。”

    很快一身蓝色绸裙的云姑姑就一脸激动喜悦的走了进来,她发鬓、衣裙都有些散乱,显然是一路从二门口疾走回来的,她一进门就朝李氏和玄渊贺喜:“夫人,少爷,大喜大喜啊,少爷乃是会试第一!乃是会元啊!”

    “会元?会试第一?可是当真?”李氏豁然站了起来,满脸都是高兴和不可置信,她父亲是大魏有名的大儒,半年前就与她说过,以林轩竹如今的学识,二甲是妥妥的,只是一甲,需得运气。

    可没想到会试结果出来,竹儿竟然是会元!

    “恭喜夫人,恭喜少爷。”

    “少爷如今也是进士了,是大喜事啊!”

    见李氏惊喜交加,屋内的婢女们也连忙恭喜道贺,她们眼角眉梢也是凝结着欢喜,这样的大喜事,主家肯定是有赏赐下来的。

    李氏喜极而泣,侧头用帕子捂了捂脸才转过头来道:“确实是喜事,阿云,吩咐下去,这个月给侯府所有下人多发三个月的月俸。”

    “是,夫人。”云姑姑喜气洋洋的应了一声,自有跑腿的小丫鬟替她传达这个命令。

    高兴过后,李氏很快镇定下来,她凤眸威严的扫了屋内的婢女们一眼,柳眉微抬道:“竹儿如今还只是贡士,以后不可再称进士了,你们给我谨言慎行,切不可在这等时候露出张狂模样,否则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李氏在洛宁侯府向来威严深重,此时疾言厉色,自然没有哪个下人敢违逆,自是唯唯诺诺的应了。

    不提李氏和洛宁侯如何高兴,玄渊在会试结果出来后便以请教殿试的名义去了李府,李大人已经下朝回府,便在书房与玄渊说话。

    “我们如此表现出如此明显的舍弃太子的立场来,是否会使得陛下警醒,转而支持太子?”李大人抚了抚白须,略带担忧的问道。

    不是他杞人忧天,而是当今陛下最爱维持朝堂平衡,如今太子失势,他一定会停止打压太子转而支持他的。

    玄渊笑了笑,语气非常平淡:“那就让皇上警醒不了。”

    本来因着陛下龙体欠安,朝堂局势就有些不稳,诸位朝臣们心中难免忐忑,一时竟有人心惶惶的局面。

    让局面变得更糟的却是诸位御使对太子的攻歼,这原本并不算什么稀奇事,太子被人弹劾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但问题在于,太子被人弹劾后,一向对太子多有维护的清流党和保皇党突然舍弃了太子。

    没有这两个党派的帮助,光凭着太/子/党在朝中的势力,是被御使弹劾得节节败退,而太子那些如狼似虎的兄弟们见到太子落得如此地步,自然不会手软,纷纷落井下石起来,一时间太子的境况危矣。

    最糟的是,陛下因为龙体欠安、精神不济,即使有心拉太子一把重新维持朝堂平衡的局势,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时间太子竟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甚至连废太子这样的折子都已经摆到了御桌上。

    太子的地位不稳了,而且情况已经坏到了极致,这是所有朝臣们公认的,而在太子东宫,被逼到如此境地的太子双眼充血的不断在寝室内砸着各种瓷器摆设。

    “到底为什么清流那群老古板会突然舍弃我?还有孤的那些弟弟们,一个个都是虎豺之心,见到孤落难便落井下石,你们以为将孤扯下来你们就有机会登上皇位吗?做梦!”

    又狠狠摔了一个青花瓷的花瓶,太子气喘吁吁的弯腰站在一片狼藉之中,浑身微微颤抖:“孤不会这样认输的,皇位是我的,我必将登基为皇!”

    室内服侍的太监宫女们听到太子这勘称大逆不道的话,均是浑身颤抖,恨不得缩到角落里让人看不到,陛下还在呢,太子就说出这样的话来,岂不是心存谋逆?他们恨不得聋了,也不想听到这样的话。

    “去,将高将军给我请来,就说孤有大事与他商议!”太子在近乎癫狂的发泄了一番后,他站直身体,重新恢复了皇族的傲慢和贵气,语气冷冷的吩咐道。

    一个内侍深深弯下腰去,恭敬道:“是,殿下。”他忙不迭的退了出去,根本不敢去想太子请高将军前来是为什么。这位高将军乃是禁卫军的统领啊……

    李府,书房内。

    轻轻抚着胡须的李大人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外孙,发现如今他已经是看不透他了,不由神情微微复杂的问道:“陛下的病情,与你有关?”

    这不能怪他多想,实在是一切都太巧合了,他外孙前脚才说让陛下帮不了太子,后脚陛下的病情就加重到快要缠绵病榻,实在由不得他不多想。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