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2.柯仑中箭

作者:因风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码字不易, 请支持正版!  她没死。

    劫后余生的喜悦还没来的及占山为王就被止不住的惊诧斩于马下。

    她发现自己只身着中衣躺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这名男子一只手枕在自己颈后,一只环在自己腰上。男女授受不亲, 是自古以来就根深蒂固的礼数。放在李唯兮这种皇族子孙身上更是要求甚多。如今,她与一陌生男子亲密搂抱一夜, 若是传出去,要把整个李家的颜面都丢光咯!

    更何况, 她还不知道昨天晚上这...这人有没有对自己行不举之事?

    恼羞成怒的李唯兮一把推开顾子由, 反弹性地扬起自己修长的手臂,在顾子由的脸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

    还在梦中遨游的顾子由被这一巴掌疼的是七荤八素, 惊醒了过来。她看见昨天晚上救起的姑娘,正怒目圆睁的看着自己, 一副要将自己千刀万剐的模样。

    她定是误会了什么!

    顾子由张嘴想解释, 李唯兮另一只手掌劈风而来。

    “臭流氓!你昨晚对本宫做了什么?”

    经过梦中那一下, 顾子由有所准备,准确无误的挡下了这一掌,然后仓皇急促的解释到。

    “姑娘, 你别误会,我昨晚也是...也是救人心切才采取此法的!”

    那“本宫”二字在交流的过程中就被自动忽略了,顾子由还不知, 她采药途中救起的这么个姑娘居然是大晋朝鼎鼎大名的永乐公主。

    “你可知男女授受不亲?”极其败坏的李唯兮抽回手臂,改用拳头攻击。

    顾子由慌忙躲避, 而后说道:“姑娘别慌, 这个理我知道, 但是我不是男子啊!我是女子!”

    此话一出,两人同时愣住了。

    顾子由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隐瞒了十几载的秘密就如此轻而易举的全盘托出。她着实是大意了!

    李唯兮也没想到面前这个面目清秀,风度翩翩之人居然是个女子!难怪啊难怪!怎么会有男子面向如此之白净,嘴上还携着两个深深的梨涡?这分明就是一个身着男装的女子嘛!

    想到自己举家上下的性命,顾子由追悔莫及。她很快镇定了下来,想出了一个补救的办法。

    她随身携带者一包迷药,名为“轻忘”。是由轻忘草与曼陀罗制成,无色无味,使人短时间昏迷,并且忘却一个时辰内发生的事情,毒性小,与身体无害。此药乃顾家祖传,旁人皆解不了其毒。

    顾子由乘李唯兮不备,自信地将粉末撒向空中。心中想着,姑娘啊姑娘,你也别怪我,忘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吧。

    神秘的药粉撒向空中,李唯兮轻轻一嗅便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

    顾子由扯过手边的草篓,背在背上,拔腿往山上跑去,她要赶紧收拾完东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是往前埋头跑了几步,顾子由又折返。此时的李唯兮只着一身中衣,若是别过往的农夫看着了,按照这姑娘的性子,醒来之后怕是要羞愧的投河自尽咯。念此,顾子由重新折返,替她将脱去的外衫穿起。

    待着一切都收拾完毕之后,她回到了她的住所。

    “杜仲,我回来了。”顾子由高声向屋内喊去,“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诶呦,少爷哟,您怎么整夜都没有回来,担心死我了!”屋内迎面走来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少年,手上捧着一大堆的衣物。

    “路上出了些小问题,无大碍,赶紧收拾,我们速速回家。”顾子由放下背篓,将费心费力采集的草药妥善收拾好,那是她要赠与母亲与家姐的养身之物。

    “在外漂泊了这么久,总算能回去见到老爷夫人啦!还要大小姐与二少爷!”

    半个时辰之后,原本杂物不多的小草芦就被收拾的一干二净。顾子由背上为数不多的衣物,留恋的望着草芦内的一景一物。她现在只剩最后一件事要做。

    “走,去跟老仙告个别。”顾子由对着侍仆杜仲说道。

    五狮山住着一个奇怪的人,他精通医法,时常为百姓解除疑难杂症。但从不将自己的真实姓名透露。

    顾子由多次想拜他为师,皆被拒绝。但老仙却于暗中加以指点。着实是生性怪异。

    许是知道她们要走,老仙门前竖起了一个大大的牌匾,上面写着:“今日不迎客。”闭门谢客之味甚是明显。

    “杜仲,我们走吧,老仙今日不迎客。待我们归来之时,再与老仙相叙。”

    “好。”

    说罢,主仆二人便下山,往延平府的方向行进。

    在李唯兮晕倒之处,几个黑衣人踏步而来。见路旁倒着神秘女子,他们从怀中掏出一幅画像,认真比对画中人与此人的样貌。

    “就是她,没错。”为首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而后将画像藏进衣兜里。

    “赶紧动手,她要醒了。”迷药已过,李唯兮有苏醒的迹象。

    “杀了她。”

    黑衣人举刀往下砍去,半空中,一个暗器飞过,将那刀剑挡开。随后一个声音吼道:“贼人,妄想伤公主,纳命来!”

    锦衣卫木通与白芨赶到,成功拦下这一剑。而后便与那伙黑衣人厮打起来。李唯兮便是在这些混杂的声音中,悠然醒来。一睁眼便望见贴身宫女茯苓与泽兰泪眼婆娑的样子。

    “公主!你可吓死奴婢了!”

    随后赶来的各省巡抚,知府,见李唯兮完好无损的坐在那儿,扑通一声,全都跪下了,哭天抢地、声泪俱下的说道:“公主你没事就好啊!没事就好!”

    面对如此大的阵仗,李唯兮反射性的看了眼自己的衣衫,发现自己穿戴整齐。

    那流氓还算是有良心,不然本宫定诛她九族。

    “本宫无碍,你们散了吧,父皇那里,本宫会一力承担。”

    黑衣人见锦衣卫聚拥而来,形势不对,立马往树林深处逃窜,木通带人追至三里开外,寻未果,回程。

    各省巡抚,知府在得到公主之令之后一哄而散,之后只有一个官员还站在原地四处张望,显得格外突兀。他望向山腰,那里依稀有一个草芦的模样。他记得七年之前,五狮山的草木还不曾这么旺盛,稀稀疏疏。仅七年时光,高树拔地而起,枝繁叶茂。也不知他苦命的孩儿是否也如这山树一般,茁壮成长,安然回归。

    许是凝望的时间太久,顾辛的这一举动引起了李唯兮的怀疑,她对茯苓说道:“把立在那儿的那名官员唤来。”

    “是公主!”

    此时的李唯兮已经坐在了舒适马车之上,门帘半开。顾辛听令碎步赶来之后,便躬身在马车之下,听候发问。

    “本宫问你,你是何人?”李唯兮问道。

    “回禀公主,臣乃福建延平府知府顾辛。”顾辛抱拳答道。

    “那请问顾大人,为何众大人都撤去,独独顾大人朝山中窥探?”

    “回禀公主,臣自幼喜欢侍弄花草,见着山上这一片春.色盎然之景,着实是心悦,不自觉多望了两眼。请公主恕罪!”

    “无罪无罪,何罪之有?顾大人多虑了,本宫也是好奇而已。时候不早,顾大人也归吧。”李唯兮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手一挥,便让顾辛走了。而后便派泽兰私下去打探顾辛的底细。如今天下太平,还会有人妄想要杀自己,来路怕是不简单,这件事她定要彻查。李唯兮心里这般想到。

    “谢公主!”冷汗一身的顾辛解脱了,他随着人潮慢慢离去。

    马车里,李唯兮却陷入了沉思。她的脑中始终萦绕着一个人的身影,便是晨间仓皇离去的陌生“男子”。

    女扮男装,呵,何故需要女扮男装?

    另一边同样在马车里的顾子由心情有些沉重。她懊悔今晨的一时口快,将自己竭力保存的秘密脱口而出。她一边相信自己的“轻忘”之药。一边又急急的否定自己,若是那姑娘也懂医理,那这事...

    纠结了好半天,顾子由才想出了一个勉强能安慰自己的理由:就算是那位姑娘懂医理,也没法破解这“轻忘”之毒。因为此药需提前服下解药方可御止。事后服用是无效的。

    顾子由整顿了一下心情,面露笑容的回家了。她不知道的是,在皇医顾峰会配制李唯兮的御寒之药的时候,已经将“轻忘”的解药融入其中了。

    所以此药对李唯兮无用,她根本没忘却那句石破天惊的话,反倒是牢牢的记在脑中,如雷贯耳。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