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3.第103章

作者:翳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订阅章节比例不足, 再多一些就能立即看到兴奋到癫狂的正文了哦~  “我能忍住的, 师父!”萧冕重重的点了点头。

    温雅又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小徒弟的发髻梳得越来越好了呢。

    将买的药才按照比例放入了浴桶,原本清亮的水瞬间变了颜色, 然后碧绿的水就像烧开了一样, 开始‘咕噜噜’的冒泡。

    “……”温雅也没想到会这样,不会烫死人吧,想着就要伸手去试一下水温。

    手还没伸到,就被萧冕拦下了,他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手伸了进去!

    “你干什么?”温雅一惊,已经将萧冕的手慌忙的拉了出来,仔细的看了看,发现没有烫伤, 才舒了口气。

    “师父,不烫。”萧冕难得抬头露出了一个笑容, 很甜,圆圆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温雅,仿佛一瞬间春暖花开。

    很萌……犯规啊!

    温雅感觉心脏遭受了暴击, 忍不住捏了捏萧冕的脸, 将那小小年纪笑起来就妖孽的俊脸捏得变了形, 还故作严厉的道:“以后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万一烫伤了呢?”

    “那也不能让师父试……”萧冕模糊的嘀咕了一声。

    “嗯?”温雅没听清。

    “没有啦, 我知道了, 师父!”萧冕忙挣脱了温雅的魔手, “就这样泡就可以了吗?师父?”

    “嗯,”温雅被转移了注意力,“要泡一个时辰呢,你可要坚持住啊!好了,你自己泡吧。”

    温雅说完,要转身出去,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淬体药浴的效果,只是笔记上说,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之苦,才能炮灰翻身把歌唱。

    想了想又不太放心,补充道:“我就在外面,如果实在坚持不住也没关系,有什么事就叫我,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师父。”萧冕乖乖的点了点头,温雅看了看他,又觉得今天萧冕特别萌,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打趣道:“加油吧!”说完赶紧溜了。

    外间温雅将买的符纸和朱砂拿了出来摆在桌上,又研习了一遍关于符箓的基础知识,拿出了几个刚买的玉简,将那些杂乱的穿插在各种打脸套路笔记之中的知识点都一点点分离出来,用神识刻在了玉简上。

    分了好几个品种,炼丹、炼器、阵法和符箓,几乎都刻印了一本,不然每次看这些东西,都要在一大堆的打脸套路笔记之中,还有温老公举的个人事迹的吹嘘中翻找……实在太麻烦了。

    整理好了所有的知识,温雅才开始慢慢的练习画符箓……

    萧冕整整泡了一个时辰,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温雅趴在桌子上画符,也就没有留意。

    萧冕出来时脸色有些苍白,走动时身体也有些僵硬,他努力的平衡自己的身体,在看到温雅时,勉强的牵起了一个笑容,“师父……我好了!”

    温雅沉浸在画符之中,若不是萧冕出声,她都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忙放下笔走向萧冕,仔细的看了看他,担忧的道:“怎么样?没问题吧?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是很疼吗?”

    萧冕摇了摇头,轻声道:“师父,不疼的,只是水泡得冷了,所以脸色不好。”

    “真的吗?”温雅轻轻的碰了碰萧冕的脸,确实很凉,半信半疑的道:“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你得跟我说知道吗?”

    “嗯,我没事的师父!”萧冕牵住了温雅的手,坚定的点头道:“而且也真的有效果,虽然会有一点点疼,但是我还能承受的!”

    温雅放了灵力探查萧冕的经脉,确定经脉没有任何问题,还真的扩宽不少,才放下了担忧。

    “师父你在干什么呢?”萧冕牵着温雅走到了桌边,看着上面乱七八糟的符纸和朱砂,还有那些鬼画符一般的符箓……几乎都糊了。

    “呃……”温雅有点不好意思,捞了捞头,“我在画符呢,成功率不是很高,呵呵……”

    【就没有成功过好吗?】

    系统不予余力的插刀。

    【你闭嘴!】

    “师父,我可以看看嘛?”萧冕拿起了桌上的玉简。

    “可以啊!你也可以学,这还有那么多符纸呢,这些玉简可都是师父的老祖呕心沥血之作,值得好好学习一番。”温雅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而且技多不压身嘛!试试也没关系,学得会学不会都无所谓的!”

    “嗯,师父,那我看看!”萧冕将玉简贴在了额上,然后细细的读了起来。

    “那我去让小二给换热水,我也去泡一泡!”温雅喜滋滋的下了楼,实在画符让她丧失了自信。

    而且想想萧冕一个小孩子都可以承受淬体药浴,她应该没问题的嘛!

    小二都换好了水,萧冕还是坐着在那读玉简,一动不动。

    【主角就是主角……入定了啊!悟性真高!】系统的声音为温雅解了疑惑。

    【怎么看个画符教学也会入定?天才的世界果然不是废材可以懂的呢!】温雅无所谓的撇了撇嘴。

    【符箓也是道,一样可以参悟嘛!】

    哼,嫉妒啊!

    【啊啊 ,我也要加油!我不要当炮灰!我要逆袭!】

    温雅受了刺激一般,系统冷哼了一声并不在意,毕竟加油这个词……温雅说了不下两百次了呢。

    调式好了药浴,温雅迫不及待的将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摆好在一边,悠然的下了水。

    全身泡在水里那一刻,只觉得一股冷意瞬间渗入了肌肤,她不由得全身一抖。

    【并不疼嘛!】温雅得意的朝系统道。

    【呵呵!】

    系统只是冷笑了一声。

    温雅慢慢的闭上眼睛,开始引导体内灵力。灵力一动,仿佛在身体里炸开了一般!

    卧槽!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温雅差点大叫出声,灵力在体内横冲直撞,无法控制!而桶内的水似乎也疯了,疯狂的渗入她的身体!

    刚才的冷意变得刻骨,这些水此刻就像是刮骨的刀,一刀刀的割开皮肉,划开经脉……再一刀刀的在骨头上切割。

    温雅咬紧了唇,想到外间的萧冕还在入定,自己若是贸然尖叫……萧冕一定会被反噬!

    【你是大人了啊,这也不过跟刚才主角体会一样而已!】

    听了系统的话,温雅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臭小孩,跟她说一点也不疼!

    疼得要死好不好!

    最痛苦的是……灵根仿佛碎裂了一般,一点点的被剥离,又一点点的恢复……

    【忍住啊,宿主!意识不清的话是很危险的!】系统的话在脑子里闪现,算是拉回了一点温雅涣散的意识。

    【忍不住了……卧槽,我死的时候都没这么痛苦啊!】温雅想转移注意力,但是却没有办法,身体和药水已经形成了一个自然的循环,无法打断,也不是她可以操控的。

    【都走到这一步了,坚持住啊!】

    温雅其实并没有什么伟大的目标,但是想起一路过来和萧冕相处的点点滴滴,其实要说是拯救世界什么的,她都没有多大的感觉,毕竟就跟说着玩似的,很中二啊。

    因为萧冕现在只是一个孩子,她也知道没有她萧冕最终还是会登顶这个世界的最高点。

    但是……明明是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会露出那样甜甜的笑容,明明那么依赖她……却从来也没有过什么过分的要求,每天都尽心尽力的把能做的事情全部抢着做了,只是想证明他还是一个有用的人。

    那么懂事的孩子,却要因为什么天道规则,什么主角气运这些屁玩意给搞得人不人鬼不鬼!她无法想象,现在的萧冕,是要遭受些什么,才会成为小说上灭绝人性的主角?

    所以温雅也难得上了心,她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只想保护好现在这样的萧冕,尽自己所有的努力,能够陪在他身边,伴着他长大,让他避免经历那些非人的折磨,从而走上无情无欲的毁天之路。

    【时间到了!宿主!】系统的声音让温雅已经飘散的思绪收了回来。

    温雅也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的,只是不甘心而已。她也要变强!要筑基,成金丹,修元婴……想要陪伴主角,自己就得首先强大起来。

    也不知道萧冕刚才想了些什么,才能坚持下来的呢?毕竟他还那么小……果然主角总是能忍常人不能忍受之痛呢。

    有点心疼。

    温雅感觉到药水已经失去了效力,水已经变得清亮,漂浮在上的草药也已经枯萎。她感觉到暴动的灵力安静下来,自动运行周天,然后温柔的洗刷她的经脉。

    温雅颤抖着站起身子,然后扶着浴桶一步跨了出来。

    ‘嘭’的一声,手滑还腿脚无力的温雅将浴桶扑翻倒在地,水哗啦啦的流了一地,她也随着浴桶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脑袋还嗑在了地上‘咚’的一声……

    只觉得天旋地转间,听到了萧冕一声焦急的呼唤!

    “师父!”

    “别!”

    三代边疆大将,立了战功无数,凡人们提起来,都会由衷的赞一句,萧家出的都是战神!

    而此刻,邺城的夜色本该是无比的漆黑,却偏偏被一团巨大的火光烧得通亮,惨叫声,打杀声,从萧家大宅里传出,传进每一个邺城人的心里。

    居民们恐惧的躲避在屋内,却控制不住的看向萧家的方向,大火烧红了半边天。

    萧冕一身狼狈,在全家人和整个萧家护卫军用生命铺就的逃生路上,就他一人逃出了城。

    他脸上溅了血,逃出这一刻,已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此刻控制不住僵硬的四肢,小小的身子跌在草丛里。

    回头看去,不远处的大火映红了他漆黑惊恐的眼睛!

    可就算就此,他也无处可逃,追杀的黑衣人身形极快,几个纵身已经落在了他身前!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不甘心……

    不甘心啊!

    萧冕没有闭眼,就瞪着圆圆的红眼睛死死的看着他们……然后,看到一把匕首,从黑衣人的胸膛刺了出来,血红的刀尖,还滴答着红色的血液!

    “谁!”同伴突然倒地,黑衣人收掌都来不及,慌忙转身,却是突然一团烈火砸来,正中胸口!

    黑衣人怒吼一声,可是一瞬间,那火猛然窜起,将黑衣人整个包裹,他只来得及挣扎着抬手,整个人就已经烧成了黑乎乎的一团,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动静。

    萧冕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大火在他的眼前烧得通红,夜色下,却走来一个穿着素色衣裙的身影。

    纤细的身影在闲庭信步的走来,黑色的长发被身后火光照的就像发光了一般。

    来人的脸色苍白,面无血色,连唇色都微白,仿佛雪山上最纯净的雪,只有那一双眼睛,在火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萧冕浑身僵硬,却眼也不眨,死死的看着走到近前的温雅。

    温雅内心也很震动,刚才握匕首的手还微微颤抖,这是第一次杀人,虽然她之前给自己做了无数的心里准备,但是还是忍不住颤抖。

    可看着眼前的萧冕不过十来岁的样子,还是一个半大的少年,坐在草丛里脸上沾染着粘稠的血液,一双眼睛染了血色,红得吓人。

    他就那样定定的看着温雅,温雅也站在他身前,低头看他。

    原来,小时候的主角是这样的。

    如果自己晚一秒,倒下的就会是这个少年!她只能装作一副冷静的样子,僵硬着脸孔,不让自己的恐惧和惊骇展露出一丝……

    【宿主,这波装得很稳啊!哈哈哈!你看主角的小眼神,多么的崇拜你!】

    系统这时候出来打岔,打断了温雅复杂难言的心情,她紧紧的捏着拳头,强压下内心的不适道:【你好意思说?能传送你不早说!害我差点小命不保,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不过温雅确实有点无语,早知道系统还有这么牛叉的功能,那她还慌个球球啊!

    【不到触发剧情任务,是无法传送的,别想太多了!这不是什么随心所欲的传送门!只能单向,触发剧情任务时传送男主处!】

    【哼!你就是个坑货!】

    温雅稳住心神,再低头看萧冕,主角果然不一样,哪怕那么狼狈,看起来脏兮兮的,但是掩不住清秀的脸庞,还有一点点的婴儿肥……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