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3.123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本订阅率≥50%可正常阅读, 不足需要补足,或是多等两天再看哈

    “回去吧。”她将手里的莲花灯递给韩岳,“你提着。”

    韩岳接过灯。

    陈娇赶紧把左手缩袖子里去了, 好冷。

    韩岳见了,把花灯挪到左手里, 右手再次握住了她的小嫩手。

    他的手其实很粗,掌心、指腹长了一层茧子, 夜里陈娇都嫌摩得慌, 但他的手也真的很暖。

    陈娇喜欢被他暖手的感觉。

    走出镇子,陈娇的糖葫芦也吃完了, 赶紧将围脖儿重新提了起来,此时晚风更冷了, 呼呼地吹。路旁的庄稼地里有些柴禾垛, 陈娇看见有人提着灯往地里去了, 还不是一两盏,走着走着灯就灭了。

    她奇怪地问韩岳:“地里有什么吗?”

    韩岳没说话。

    地里有柴禾垛,小时候镇上有热闹, 他与弟弟们跑出来玩,回家时故意走地里抄近道,经过柴禾垛时, 偶尔会听见里面传来女人嗯嗯哼哼的声音。有些未成亲的男女会禁不住诱惑,也有成了亲的, 男人背着自家婆娘, 女人背着自家丈夫, 与别人在外面厮混。

    冷飕飕的晚上,逗逗她也不错。

    韩岳低头,在她耳边道:“多是一男一女,找个柴禾垛干生孩子的事。”

    生孩子?

    陈娇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低下了头,那些村人未免太大胆了。

    “上来,我背你。”韩岳想要了,想快点回家,而她走得太慢。

    “我自己走。”陈娇怕被人瞧见,躲到一旁不肯叫他背。

    韩岳将那五文钱买的、没有任何用处的莲花灯往旁边一丢,伸手就将娇小姐拉到怀里,再扛到肩上。

    “放我下来!”陈娇又羞又急,小手不停地捶他肩膀。

    韩岳只管往前走,一步顶陈娇两步。

    陈娇拗不过他,嫌低着脑袋不舒服,终于肯让他背了。

    韩岳大步流星地赶回了家,老三韩旭已经躺被窝了,听到开门声,隔着窗喊声“大哥”,确定是不是家人。

    “你二哥回来了?”韩岳站在门口问,如果二弟回来了,他就将大门插上,现在只是虚掩着。

    “还没。”

    韩岳皱皱眉,但很快也就不想二弟了,背着一声不敢坑的媳妇去了东屋。

    他将陈娇放到炕头,转身就关门。

    陈娇作势要下地:“我还没漱口洗脚。”

    “不用漱了。”韩岳折回来,抱住她就要亲嘴儿。

    陈娇推他:“我要漱口,吃了那么多糖,不漱口牙会坏。”

    “我帮你漱。”

    韩岳呼吸粗重地将她摁到炕上,扯开那碍事的围脖儿,低头就是一阵猛亲,吃她口中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味儿,双手更是没闲着。

    陈娇急得蹬腿,蹬着蹬着就蹬不动了。

    .

    韩岳解腰带的时候,黑漆漆的一处柴垛洞里,韩江刚将腰带系上。

    旁边曹珍珠还在小声地哭:“被我娘知道了怎么办?”

    刚刚她被韩江亲得迷迷糊糊的,想拒绝的时候已经迟了,曹珍珠又怕又委屈,总觉得这样不好。

    “你不说谁又知道。”韩江重新躺下来,将自己的女人搂到了怀里。

    对韩江来说,曹珍珠不够好看,也不够温柔,但曹珍珠喜欢他,听他的话,韩江就跟她好了。以前韩江只敢拉拉手亲亲脸占点小便宜,这几日大哥娶了媳妇,韩江很羡慕,就有点忍不住了,反正他会娶曹珍珠,早点晚点又有何关系。

    “好了,今年我努力攒钱,明年肯定娶你过门。”亲口曹珍珠的脸蛋,韩江柔声哄道。

    曹珍珠哭声慢慢平息了,她想嫁人,去韩家过没爹娘使唤的日子。

    时候不早了,韩江先送她回家,再神清气爽地往回赶。

    “大哥回来了?”看着黑乎乎的东屋,韩江照例询问道。

    东屋炕头,陈娇咬住了唇。

    韩岳从她怀里抬起头,缓了会儿才语调平静地道:“回了,关门罢。”

    说完,韩岳低头看陈娇。

    陈娇推他。

    韩岳不动,两人就这么叠着,一直等到二弟进了西屋,他才继续。

    陈娇特别纳闷,明明最开始只有一盏茶的功夫的,怎么就越来越久了?

    翌日,领教过农家汉超级热情的陈娇,破天荒地睡了个懒觉,韩岳自知理亏,没有强迫她早起。

    “嫂子呢?”饭桌旁,年少单纯的韩旭疑惑地问。

    韩岳一边端碗一边道:“她昨晚看灯着凉了,今天多睡会儿。”

    韩旭信了,韩江看眼东屋,选择相信。

    上午韩岳叫二弟去山里看看有没有兔子入套,他喂完猪后,抱着一簸箕带壳花生去东屋炕上剥。这是开春的花生种,韩岳盘腿坐在东炕头,手里一颗一颗捏着花生,眼睛盯着的西炕头的被窝,盯着娇小姐的后脑勺。

    花生壳破开的规律声响,很快就把陈娇吵醒了,她扭过头,抱怨地望着丈夫。

    小女人头发乱糟糟的,脸蛋红扑扑,眼睛有点肿,却一点都不丑,反而有种不一样的味道。

    韩岳笑了,抓起一颗花生朝她丢去:“起来干活儿。”

    陈娇及时将脑袋缩进被窝,确定韩岳不扔了,她又冒出来,对着那一簸箕花生问:“这么多都留着炒着吃?”

    陈娇不爱吃炒花生米,硬邦邦的,想到要吃一簸箕的炒花生,她就头疼。

    韩岳挑眉:“你连花生种都不知道?”林家也种地啊。

    陈娇聪明地不说话了。

    躺了会儿,她想小解,这才坐起来穿衣服,背对韩岳先将棉袄穿上,再在被窝里穿裤子,反正就是不给韩岳看。

    “锅里温着粥,你自己端出来。”韩岳昨晚很餍足了,现在不饿,坐着对她道。

    陈娇“哦”了声,如了厕洗了脸,去灶房掀开东锅锅盖,看见里面温着一碗粥,还有一碗摊鸡蛋,黄嫩嫩的,大概是饿了吧,如此简单的两样,陈娇居然很有胃口。

    她把饭菜端到屋里,炕桌已经被韩岳摆到炕上了,陈娇坐在桌边吃,对面韩岳勤快地剥花生。

    灿烂的阳光照亮了半张炕,陈娇就坐在阳光里,一口一口秀气地喝着粥。

    韩岳也说不清自己在看什么,视线就是无法从她身上挪开。

    陈娇吃好了,想穿鞋去刷了碗筷,韩岳想也不想地道:“先放着,过来干活儿。”待会儿他刷。

    陈娇乖乖挪了过来,剥花生一学就会,她坐在韩岳对面,低头剥,剥一下,皱下眉,那是在使劲儿呢。

    只是没剥多久,陈娇指腹就不舒服了,看了好几眼。

    “算了,剥得那么慢,跟没剥一样,不用你了。”韩岳嫌弃地说。

    陈娇求之不得,笑了笑,去炕头看书了。

    韩岳刚想让她讲讲书里说了什么,大门口突然有人喊他,听声音,是经常给他介绍差事的老张。

    韩岳赶紧出去了。

    老张很忙,跟他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韩岳回来时,步子有点慢。

    “什么事?”陈娇好奇问。

    韩岳看看她,道:“隔壁县城有个富户盖宅子,招工人,明天我与二弟就过去,吃住都在那边,盖完再回来。”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