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七章 姐弟相认

作者:软心公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安抚了康开国后,程芳乐希望蒋青能在旁边的家属陪伴床上多休息会,她拉着康昊找到了负责康开国病情的主治医生,一个态度亲和的中年男医生,他悉心的分析了病况,并说了手术迫在眉睫,因为脑子里面的肿瘤已经接近晚期,现在压迫了视觉神经导致了失明,手术后有望恢复视力。

    情况比较复杂,手术也有风险,手术费需要8—10万,但是如果手术成功,以后定期检查,不出现恶化,是能够保证患者安度晚年的,但是不手术,那就必死无疑了。

    直到晚上7点程芳乐才感觉胃里空空如也,康昊带着她到医院附近吃了点东西,给蒋青和康开国打包了些吃的。在进医院大门时程芳乐拉住了康昊。

    “我们在一楼谈谈吧。”

    康昊也迫切需要一个人和他商量,提提建议,现在面前这个自称是他姐姐的人,就成了救星。

    “医生也说了时间紧迫,所以最好这几天就把手术做了。”程芳乐说。

    康昊对于这个建议像等待了很久一样,他眼神急切,“手术必须做。”他说,这句话是给程芳乐的回应,也是给他自己的鼓励。

    “好,不需要两个老人的钱,我们姐弟两个出了就好。你同意吗?”

    康昊连忙点头,随即又表现出为难的神情。

    “可是,我爸他自己不配合怎么办?今天我嘴皮子都说破了,你也看到了,他态度很坚决。”

    程芳乐叹出一口气,拍着康昊的肩膀,像小时候那样,用坚定自信的目光用一个姐姐的力量去承担做为一个姐姐责任。

    “没事。”程芳乐说,“我会把他说通的。”

    康昊满是感激,程芳乐看出来了,而后他咬着大拇指的指甲,在过道上来回走了几步,似乎犹豫着该说点什么。

    “你能不能改掉你这咬指甲的坏毛病!”程芳乐瞅着他焦急的样子,她自己也坐立不安。

    “你真的是我姐姐?”康昊蹲到程芳乐面前,紧紧看着程芳乐的眼睛。

    “千真万确。”程芳乐说。

    康昊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头枕在程芳乐的膝盖上嚎啕大哭,搞得程芳乐手足无措,只能摸着康昊的短发表示安抚。

    “我去告诉爸妈,说你还活着。”康昊猛地站起来,程芳乐吓了一跳。

    “不准去。”

    康昊用手臂擦了一把脸,懵懂的问:“为什么?”

    “除了你,我想不出还有谁会相信我的故事。”

    “姐––”康昊重新蹲下来,半跪在程芳乐面前,他这一声姐,惹得程芳乐拼命忍住的泪水倾涌而出。

    “臭小子,你终于肯认我了。”

    姐弟两人破涕而笑,并达成了一个共识,关于康小忆出车祸后在程芳乐的身体里醒来的故事,以免引来猜疑和不幸,永远不需再提。

    程芳乐认了弟弟,很高兴,重新获得家人,那种感觉比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都奇妙。

    可是白桥呢,一整天都在为程芳乐提心吊胆,担心她回到家乡还是不被待见而受委屈,也担心她家里发生的不幸她能不能承担。

    在拨出号码10次后,白桥终于决定打给程芳乐了解情况。

    “喂。”

    “你还好吗?”白桥本来很是生气的,但对方沙哑的声音似乎在说她刚才又哭过,而且心情不太好。

    “一切都好。”

    白桥更加气恼了,她当他是外人,当他是小孩子哄骗!

    “我是你男朋友吗?”白桥说,明显带着隐忍的怒气。

    “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很好。”白桥很满意程芳乐的回答,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那就告诉我实情。”

    程芳乐短暂的沉默过后说:“事实上情况不好,我爸完全看不见了,医生说必须马上动手术,而他本人坚决拒绝手术,我答应康昊我会说服我爸,但是,我完全没有头绪,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能让那个老顽固在做手术这件事情上妥协,我又怕他死在手术台上,太多意外冲撞着我的脑子,我好害怕。”

    “你希望那个从没有善待你的人安享晚年吗?你不恨他?”

    “我以为我恨的,起码在踏进病房前,在知道他双目失明前,我的确以为我不可能放下心中的芥蒂。”程芳乐吸了吸鼻子,白桥知道他的问题又惹哭了她,但他必须得问,必须得知道她的想法,他想帮助她,守护在她身边,就像她经历很多危险后依然守护在他身边那样。

    “现在呢?还恨吗?”

    “没有恨,只有悔。”程芳乐说。

    这个答案白桥早就预料到了,但他听见程芳乐亲口说出来,还是很惊讶,他捏着手机的掌心渗出细细的汗,方姨敲门进来,轻轻的把牛奶搁在白桥卧室的床头柜上,又静静的出去了。

    “你愿意听我一个建议吗,或许可以帮助你解决你现在的难题。”

    程芳乐如获至宝,白桥的办法她永远信得过。

    “他知道你是他女儿吗?”

    “不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诉他。”

    “亲爱的,你得告诉她,说你是他的女儿,他看不见,或许不相信你的话,你可以给他讲讲你小时候和他的回忆,一个再不喜欢自己女儿的爸爸也是有回忆的。”白桥停了停,“你认同吗?”

    “我认同。”程芳乐答道。

    “然后你还得告诉他,说他欠你的,欠你父爱,欠你拥抱,欠你一份爸爸应该给予女儿的关切目光。你要他弥补以前对你的亏欠,要他看着你结婚生子,并且希望他能用他后半辈子来弥补。”

    “我爸思想很老套,或许他从没觉得亏欠我。”程芳乐很不确定,康开国从没说过爱她的话,她怎么敢放肆到用爱去威胁他啦。

    “你知道失而复得带给人多么大的希望吗?”白桥在电话里自言自语起来,“但是失而复得后又失去,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都无法接受的。”白桥笑了起来,“看我爸就知道了,或者你面前的例子。”

    程芳乐疑惑起来,“我面前可没有这种例子。”

    “有的。”白桥说,“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有那种感觉,最后决定不管怎样,你必须是我的。”

    程芳乐被白桥的话深深触动,他爱她,尽心尽力的帮她出主意,全心全意对她,她能回报给她的只有一生一世的陪伴。

    “告诉我你的银行卡号。”

    “不,手术费我自己可以解决。”

    又是一阵沉默,程芳乐以为惹怒到了白桥,小声的解释了几句。

    “你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外人。”白桥说,“算了,有任何需要,你都应该告诉我,尤其是在钱方面。”

    “我会的。”

    程芳乐答道,她现在最不敢找白桥拿的就是钱,如果卫兰把录音交给了白桥,起码她还可以为自己做一番辩解,只盼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她无法想象以白桥执拗的性格,她要怎样才能使他原谅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