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8.从此君王不早朝

作者:胡娇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防盗君提醒您, 斐哥于72小时后抵达战场  “也许梁邵也曾有过一丝犹豫,但是一想到公主你身份高贵,长得又倾国倾城, 而陈冰儿却一无所有,这时候, 人性里同情弱者的本能就出来了,而表现在男人身上, 就是怜惜之情。”

    “再则, 公主你不能满足梁邵作为男人的虚荣心,你不会像陈冰儿一样崇拜他, 将他看做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以他为天, 所以你和陈冰儿, 无论怎样, 梁邵都会选择陈冰儿,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竟然是这样……”息雯不敢置信的看着谢斐,半晌后苦笑了一声。

    “世人大多同情弱者, 嫉妒强者,对其他人来说,公主你是强者, 所以梁邵遇袭失踪明明与你无关,而你却被传成了克夫命, 这是因为有很多人都在内心嫉妒着你, 她们就像躲在暗处的毒蛇, 趁你不备就会狠狠的扑上来中伤你。”

    “她们不会因为你体弱多病、遭受退婚而同情你,只会阴险的补上一刀然后欢欣鼓舞——公主又怎么样,还不如她们呢。”

    息雯震惊的瞪大了眼,娇弱的身子晃了晃,瞠目结舌道:“你说……什么?”

    谢斐静静的看着息雯,半晌后微微一笑,道:“所以,公主你实在不必伤怀。克夫命也好,梁邵移情也罢,这都不是你的过错,都不过是人心作祟、欲望当头。世间人大多如此,男子更是如此。”

    息雯两眼无神,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些隐秘,她顺着柱子滑坐到栏杆上,不顾形象的喘着气。

    一时间,凉亭里寂静无声,谢斐也不打扰息雯,他清楚的知道,息雯这样一个单纯简单至极的人要接受这么诡秘的人心是多么不容易。

    许久后,息雯才幽幽回神,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死死盯着谢斐,像是要把他整个人看穿一样,一字一句轻声问道:“那,世子你也会如此吗?”瓮瓮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不确信与隐隐的期盼。

    “我吗?”谢斐挑了挑眉,随即轻轻一笑,肯定道,“我不会。”

    闻此言,息雯的心头顿时松快了,她暗暗吐了一口气,又疑惑道:“世子为何如此确定?”

    “因为我不是世人,我只是我。”谢斐神情专注的看着息雯,淡然一笑道。

    息雯的脸不自觉的泛了红,她慌忙移开眼睛,强自镇定下自己有些慌乱的心神后,一脸认真又有些感叹的道:“今日多谢世子解惑,我好像懂了些许,今后也尽量不再胡思乱想了。只是我常年独居深宫,要想真正了解人心,恐怕还要颇费些时日。”

    “举手之劳,不必在意。”谢斐点点头道。

    夜色越发深了,远远地,夜空中传来烟花的炸裂声,照亮了宫外的一方天空,一只小鸟受了惊吓,扑凌着翅膀飞向了立在湖岸边的九宝观景阁。

    息雯满脸羡慕的看着那只鸟儿立在琉璃瓦上,轻声软语道:“真好,我也想有双翅膀。”

    “怎么了?”谢斐起身也走到栏杆边,看了看小鸟,问道。

    “宫人们都说,站在那阁楼顶层,就可以看见宫外繁华热闹的大街夜景,可惜我从来都没有上去过。”息雯抬起素白的小手,伸出如青葱般修长的食指遥遥指着九宝观景阁,娇娇的说话声就像个撒娇的小女孩。

    “要去吗?我陪你。”谢斐侧眸看了她一眼,道。

    他轻轻浅浅的声音在自己耳旁响起,息雯耳尖忽的红了,她半是羞怯半是遗憾的摇摇头:“算了,我的身子太弱,爬不上去的。”

    谢斐怔了怔,眉头微微蹙起,默了半晌后,才启唇问道:“真的想看?”话语中带了几分莫名的意味。

    息雯蓦地抬眼,转头看向谢斐,虽不知他为何这样问,但她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道:“真的啊。”

    谢斐上前一步,一手搂住了息雯的细腰,息雯一惊,正欲挣扎,头顶却传来了谢斐清冷的声音:“抱紧我。”

    息雯抿抿唇,面上闪过一丝犹豫,转瞬又想到自己和谢斐已然关系匪浅,他提出这么一个小要求也不算十分逾距。她羞红着一张明艳的小脸,缓缓伸手环在了谢斐的腰间,却不敢十分用力,她的鼻间萦绕着他身上清淡的青竹气息,又像是梅花的浅浅清香,脸一下子就变得滚烫,心口也如小鹿乱撞般砰砰跳个不停。

    还在紧张的胡思乱想着,突然,息雯感觉到腰间一紧,脚下已经腾空,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翻过栏杆出了凉亭,来不及细想,息雯立刻心慌手抖的死死抱住了谢斐,紧紧闭上双眼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谢斐抱着息雯在平静的湖面上轻轻点了几下,瞬间窜出老远,然后微微一使劲儿,“腾”的一下两人就飞了起来。

    耳旁是呼呼的风声,腰间是谢斐有力的手臂,凉凉的夜风迎面吹来,息雯紧张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整个皇宫都被她收进眼里——清幽的湖泊在她脚下,湖泊边绿树成林,花草繁茂,一座座楼阁参差的散落在四处,一处处宫殿远远的整齐的坐落着,瞬息间,那原本让她觉得高不可攀的九宝观景阁顶层也近在眼前。

    这一切太过奇妙,直到双脚落了地,息雯都还没回过神来。

    “到了。”谢斐看了看怀里发愣的人,轻声说道。

    因为激动,息雯的两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衬得整张小脸越发明艳动人,谢斐清冷的声音响起,她这才反应过来,两只手紧紧揪着他的锦袍,双眸晶亮的望着谢斐,声音有些雀跃笑道:“谢斐……”

    突然之间见到息雯露出如此明媚可人的笑容,谢斐不由得愣了愣,眼神微微暗了暗,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宠溺。

    谢斐鬼使神差的伸出右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扬了扬眉,笑道:“不去看你繁华热闹的夜景了?”

    “啊,对哦。”息雯眨巴眨巴眼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转身倚在栏杆上朝宫门外望去,一双明眸亮晶晶的,灿若星辰,“那就是宫外的大街吗?”

    谢斐清冽的目光投递在息雯的背影上,他的右手负在身后缓缓摩擦着,掌心中仿佛还残留着女子头发柔软细滑的触感,听到问话,他这才转头看向宫外。

    许是因为今夜是中秋佳节,街上是一派繁华热闹的盛景,密密麻麻的行人游走在其间,连片的花灯照亮了大半个夜空,暖暖的直投到人的心上。

    “恩。”谢斐点了点头,轻声应道。

    两人都没再说话,楼阁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息雯趴在栏杆上兴趣盎然的望着大街,许久后,她双手捧着脸微微叹息了口气,羡慕异常:“真热闹啊,就这么远远地看着,即使听不到声音,都觉得很热闹。”

    看着息雯万分羡慕的小脸,谢斐突然想起了之前唐宥几人说的踏秋赏菊宴,心下蓦地一软,脱口而出道:“过几日有场郊外赏菊宴,要一起去吗?”

    “什么?”息雯回过头愣愣的看着谢斐,眼睛里满是讶异。

    谢斐移开眼,摇着头淡淡道:“算了,没什么——”

    “我……我可以去吗?”话音未落,息雯甚是激动的看着谢斐,抓着栏杆的双手缓缓握紧,明眸里爆射出璀璨的光亮,娇怯又期盼的问道。

    谢斐的右手再次缓缓的磨了磨,目光微动,笑容清浅:“可以。”

    息雯心下一喜,眉眼弯弯,脸上露出了纯然的笑容,下一瞬,她又轻轻皱起了眉头,怯生生的道:“可是我母后……”

    “交给我。”谢斐面上清淡一笑,缓缓道。

    “恩!”息雯用力的点点头,对着谢斐宛然一笑,唇角边两个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宫中敲响了钟声,宾客们开始陆陆续续告辞出宫了,谢斐也将息雯送到了她的宫门口,转身之际,身后想起了息雯清亮娇软的声音:“谢斐。”

    谢斐驻足,转过身看着她。

    “谢谢你,今晚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息雯眨了下眼睛,双眼直直看着谢斐,诚挚的说道。

    谢斐低眸看着面前乖巧温婉的女子,俊俏的眉眼间隐约含了笑意,他上前一步,伸出右手轻轻覆在她的脑袋上。

    息雯下意识的想要躲,终究还是垂下头,红着小脸乖乖任他摸了两下。

    等谢斐收回手,息雯捂着脸就想离开,谁知下一刻,一只小巧的盒子就被递到了眼前,她一边疑惑的抬起头看着他,一边伸手接过盒子。

    “见面礼。”谢斐笑道,顿了顿,又继续道,“到是和你挺像的。”

    息雯纳闷的眨了眨眼,心里很是好奇谢斐送的什么东西,可是良好的教养又不许她当着他的面打开盒子,只能一边在心底暗自猜测,一边笑着道:“多谢世子。”

    “时间不早了,快回去吧。”谢斐点头,随即淡淡道。

    乖乖的点点头,息雯紧紧抱着怀里的盒子,一步一步迈进了宫门。

    “也许梁邵也曾有过一丝犹豫,但是一想到公主你身份高贵,长得又倾国倾城,而陈冰儿却一无所有,这时候,人性里同情弱者的本能就出来了,而表现在男人身上,就是怜惜之情。”

    “再则,公主你不能满足梁邵作为男人的虚荣心,你不会像陈冰儿一样崇拜他,将他看做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以他为天,所以你和陈冰儿,无论怎样,梁邵都会选择陈冰儿,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竟然是这样……”息雯不敢置信的看着谢斐,半晌后苦笑了一声。

    “世人大多同情弱者,嫉妒强者,对其他人来说,公主你是强者,所以梁邵遇袭失踪明明与你无关,而你却被传成了克夫命,这是因为有很多人都在内心嫉妒着你,她们就像躲在暗处的毒蛇,趁你不备就会狠狠的扑上来中伤你。”

    “她们不会因为你体弱多病、遭受退婚而同情你,只会阴险的补上一刀然后欢欣鼓舞——公主又怎么样,还不如她们呢。”

    息雯震惊的瞪大了眼,娇弱的身子晃了晃,瞠目结舌道:“你说……什么?”

    谢斐静静的看着息雯,半晌后微微一笑,道:“所以,公主你实在不必伤怀。克夫命也好,梁邵移情也罢,这都不是你的过错,都不过是人心作祟、欲望当头。世间人大多如此,男子更是如此。”

    息雯两眼无神,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些隐秘,她顺着柱子滑坐到栏杆上,不顾形象的喘着气。

    一时间,凉亭里寂静无声,谢斐也不打扰息雯,他清楚的知道,息雯这样一个单纯简单至极的人要接受这么诡秘的人心是多么不容易。

    许久后,息雯才幽幽回神,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死死盯着谢斐,像是要把他整个人看穿一样,一字一句轻声问道:“那,世子你也会如此吗?”瓮瓮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不确信与隐隐的期盼。

    “我吗?”谢斐挑了挑眉,随即轻轻一笑,肯定道,“我不会。”

    闻此言,息雯的心头顿时松快了,她暗暗吐了一口气,又疑惑道:“世子为何如此确定?”

    “因为我不是世人,我只是我。”谢斐神情专注的看着息雯,淡然一笑道。

    息雯的脸不自觉的泛了红,她慌忙移开眼睛,强自镇定下自己有些慌乱的心神后,一脸认真又有些感叹的道:“今日多谢世子解惑,我好像懂了些许,今后也尽量不再胡思乱想了。只是我常年独居深宫,要想真正了解人心,恐怕还要颇费些时日。”

    “举手之劳,不必在意。”谢斐点点头道。

    夜色越发深了,远远地,夜空中传来烟花的炸裂声,照亮了宫外的一方天空,一只小鸟受了惊吓,扑凌着翅膀飞向了立在湖岸边的九宝观景阁。

    息雯满脸羡慕的看着那只鸟儿立在琉璃瓦上,轻声软语道:“真好,我也想有双翅膀。”

    “怎么了?”谢斐起身也走到栏杆边,看了看小鸟,问道。

    “宫人们都说,站在那阁楼顶层,就可以看见宫外繁华热闹的大街夜景,可惜我从来都没有上去过。”息雯抬起素白的小手,伸出如青葱般修长的食指遥遥指着九宝观景阁,娇娇的说话声就像个撒娇的小女孩。

    “要去吗?我陪你。”谢斐侧眸看了她一眼,道。

    他轻轻浅浅的声音在自己耳旁响起,息雯耳尖忽的红了,她半是羞怯半是遗憾的摇摇头:“算了,我的身子太弱,爬不上去的。”

    谢斐怔了怔,眉头微微蹙起,默了半晌后,才启唇问道:“真的想看?”话语中带了几分莫名的意味。

    息雯蓦地抬眼,转头看向谢斐,虽不知他为何这样问,但她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道:“真的啊。”

    谢斐上前一步,一手搂住了息雯的细腰,息雯一惊,正欲挣扎,头顶却传来了谢斐清冷的声音:“抱紧我。”

    息雯抿抿唇,面上闪过一丝犹豫,转瞬又想到自己和谢斐已然关系匪浅,他提出这么一个小要求也不算十分逾距。她羞红着一张明艳的小脸,缓缓伸手环在了谢斐的腰间,却不敢十分用力,她的鼻间萦绕着他身上清淡的青竹气息,又像是梅花的浅浅清香,脸一下子就变得滚烫,心口也如小鹿乱撞般砰砰跳个不停。

    还在紧张的胡思乱想着,突然,息雯感觉到腰间一紧,脚下已经腾空,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翻过栏杆出了凉亭,来不及细想,息雯立刻心慌手抖的死死抱住了谢斐,紧紧闭上双眼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谢斐抱着息雯在平静的湖面上轻轻点了几下,瞬间窜出老远,然后微微一使劲儿,“腾”的一下两人就飞了起来。

    耳旁是呼呼的风声,腰间是谢斐有力的手臂,凉凉的夜风迎面吹来,息雯紧张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整个皇宫都被她收进眼里——清幽的湖泊在她脚下,湖泊边绿树成林,花草繁茂,一座座楼阁参差的散落在四处,一处处宫殿远远的整齐的坐落着,瞬息间,那原本让她觉得高不可攀的九宝观景阁顶层也近在眼前。

    这一切太过奇妙,直到双脚落了地,息雯都还没回过神来。

    “到了。”谢斐看了看怀里发愣的人,轻声说道。

    因为激动,息雯的两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衬得整张小脸越发明艳动人,谢斐清冷的声音响起,她这才反应过来,两只手紧紧揪着他的锦袍,双眸晶亮的望着谢斐,声音有些雀跃笑道:“谢斐……”

    突然之间见到息雯露出如此明媚可人的笑容,谢斐不由得愣了愣,眼神微微暗了暗,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宠溺。

    谢斐鬼使神差的伸出右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扬了扬眉,笑道:“不去看你繁华热闹的夜景了?”

    “啊,对哦。”息雯眨巴眨巴眼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转身倚在栏杆上朝宫门外望去,一双明眸亮晶晶的,灿若星辰,“那就是宫外的大街吗?”

    谢斐清冽的目光投递在息雯的背影上,他的右手负在身后缓缓摩擦着,掌心中仿佛还残留着女子头发柔软细滑的触感,听到问话,他这才转头看向宫外。

    许是因为今夜是中秋佳节,街上是一派繁华热闹的盛景,密密麻麻的行人游走在其间,连片的花灯照亮了大半个夜空,暖暖的直投到人的心上。

    “恩。”谢斐点了点头,轻声应道。

    两人都没再说话,楼阁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息雯趴在栏杆上兴趣盎然的望着大街,许久后,她双手捧着脸微微叹息了口气,羡慕异常:“真热闹啊,就这么远远地看着,即使听不到声音,都觉得很热闹。”

    看着息雯万分羡慕的小脸,谢斐突然想起了之前唐宥几人说的踏秋赏菊宴,心下蓦地一软,脱口而出道:“过几日有场郊外赏菊宴,要一起去吗?”

    “什么?”息雯回过头愣愣的看着谢斐,眼睛里满是讶异。

    谢斐移开眼,摇着头淡淡道:“算了,没什么——”

    “我……我可以去吗?”话音未落,息雯甚是激动的看着谢斐,抓着栏杆的双手缓缓握紧,明眸里爆射出璀璨的光亮,娇怯又期盼的问道。

    谢斐的右手再次缓缓的磨了磨,目光微动,笑容清浅:“可以。”

    息雯心下一喜,眉眼弯弯,脸上露出了纯然的笑容,下一瞬,她又轻轻皱起了眉头,怯生生的道:“可是我母后……”

    “交给我。”谢斐面上清淡一笑,缓缓道。

    “恩!”息雯用力的点点头,对着谢斐宛然一笑,唇角边两个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宫中敲响了钟声,宾客们开始陆陆续续告辞出宫了,谢斐也将息雯送到了她的宫门口,转身之际,身后想起了息雯清亮娇软的声音:“谢斐。”

    谢斐驻足,转过身看着她。

    “谢谢你,今晚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息雯眨了下眼睛,双眼直直看着谢斐,诚挚的说道。

    谢斐低眸看着面前乖巧温婉的女子,俊俏的眉眼间隐约含了笑意,他上前一步,伸出右手轻轻覆在她的脑袋上。

    息雯下意识的想要躲,终究还是垂下头,红着小脸乖乖任他摸了两下。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