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1.071

作者:小秦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说周璟是自己的驸马, 但是按照西唐律法驸马是不可以留宿在公主府的,再说平日跟他相处,这人总是吹毛求疵的, 如今静静的闭着眼睛,倒是乖顺的像个淘气的孩子。

    甄明玉静静的看着他的脸, 他不讲话时倒是真有股子润雅,五官清秀贵气, 薄薄的唇微微扬着, 想必又梦到什么有趣的事了。她的腿有些麻,刚要动身子却见他一双大长腿结结实实的压了过来。

    她脸色一下就红了, 去年她曾接过天文观生嫡妻的一个案子,大约是她的夫君和两个小妾一起下棋赌银子, 其中一妾输了, 发恼把棋盘一下掀翻了, 一边掐花一边撒气的走到了湖山,她那夫君却相当不要脸的双手抱住她,也不管有没有人便孟浪起来……甄明玉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 慌忙把目光从周璟脸上移开。

    明明是一些荒诞不经的事,可是她竟七想八想的连到驸马身上去了。甄明玉深吸一口气,看着雕画的空梁, 那时母妃为了跟崔皇后争宠,硬要她假扮腿疾, 这实在是不好装, 动不动就要露馅的。她垂首看着驸马那压过来的腿, 满肚子的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可是转念一想这驸马又不是个正常性子,万一一搬他的腿,他又指不定想起怎么玩儿来。

    她皱着细眉左右思量,正要说话却见周璟环胸打量她。

    周璟闲暇时都是纠集几个公子去周游列国,还曾去过六百余里的阿阇尼国,专门换了阿阇尼国的小铜钱,那个国家的小沙弥长的清秀可怜,他非常不要脸的逗弄小沙弥,搞的小沙弥跳了大河……汾王知道这件事后,气急败坏的指责怒骂他是个不着调的,可是今儿个倒是破天荒的歇在了公主府里,还是青天白日的。

    其实他也不知自己是个什么心思,方才他早就醒了,他本是看她的脸,她睫毛一动,他却故意装睡起来。如今这个世道,他们甄家虽是皇室,可是这江山却是握在权臣手里,他知道这三公主是硬着头皮嫁给自己的,所以他才更想逗逗她,甚至故意抬腿压住她的身子。

    他环胸看着正浮想联翩的三公主,又看到她慌乱的眼神,心中想逗她的念头就更甚了些。生的这般娇俏秀妍,若非腿有残疾,想必也能嫁个得心的夫君。

    可惜是个瘸子公主,听说这三公主曾看上了一个小国的王子,谁知那王子却嫌弃她是个瘸子,竟故意睡了她身边的一个小宫婢,甄姓皇室也是觉得忒没面子,绞了那个小宫女后,直接跟那小国断了贸易。方才这三公主那般直直的盯着自己那张脸,想必是勾起了那桩伤心事。

    周璟眼底闪过一丝戏谑,他伸手将三公主揽到怀中,薄唇滑过她的红唇,“公主可是想把微臣当成那个小国王子?”他眉峰一挑,继续道:“微臣不动,公主请继续。”

    “你……”甄明玉一把推开他,红着脸正要搬出那长篇累牍的大道理。却见周驸马笑的放肆,这分明是故意逗她。三公主坐起身子,依靠在玉石靠背上,轻缓道:“驸马是西唐的肱骨之臣,还望驸马多操劳国事。日后,本宫也好向父皇交待。”

    公主驸马的温馨似乎一瞬间就冰冻了,周璟慢条斯理的穿好衣裳,冷冷的睨了三公主一眼。

    这三公主虽说清秀绝俗,可是向父皇交待这句话却结结实实的将周璟拉回了现实,待西唐平息了战事,她那昏庸的父皇必会诛杀权臣,那时权臣和帝王终有一战,这三公主怕是没机会向她父皇交代了……

    周璟理了理袖间的褶皱,冷冷的出了公主府。

    三公主见他出门,心里陡然怂了一口气,他今日应该是不会再来了,自己也可以好好的处理一下接到手里的案子。

    睡了午觉,神清气爽的,甄明玉便从后门去了上都街市,上都是个繁华的地段,经过梁桥,便是青.楼画阁,官道上的马车也装点的金翠耀目,甄明玉立在桥边,耳边便传来一声巧笑。

    甄明玉转头,看到柳陌下一个艳丽无匹的女子遮着面纱跟另一位姑娘说着什么,那艳丽女子待看到甄明玉后,水汪汪的眼里却突然变了味儿。她微微顿了顿,却还是走到桥边给三公主跪拜。

    这艳丽的小娇娘唤名刘娴羽,是金紫光禄大夫的第二女,她的姐姐刘娴雪一进宫就被父皇封为婕妤,一门荣宠,而她也一度顺水涨势的,成为上都公子哥们推选的第一美人。

    不过这刘娴羽也的确是肤白貌美,羞花闭月的,当年户部尚书家的公子和宣威将军的二公子还为了她大打出手。不过甄明玉知道她,是因为这刘大美人和自家那驸马有点儿事。

    当年周大将军还是纯情的一枚小公子,为了这刘大美人,还被汾王罚跪了三天,后来倒是出了一些事,周璟弃文从武,随着汾王征战了数年,而这刘大美人也嫁给了信郡王。

    甄明玉忽然想起父皇赐婚那日,有头有脸的郡王、四品以上的朝臣都带着嫡妻去了,可是这位信郡王妃却未到场。说起来周大驸马和刘大美人倒是真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纯情,不然刘大美人怎么会缺场这等大场面。

    不过,信郡王妃不在王府里呆着,却带着另一个端庄的姑娘来溜街……甄明玉看她精心的妆容,自然明白了她的意图。往日周大将军下朝时都到梁桥旁的花楼里戏耍一番,可是今日周大将军和工部侍郎去商议赈灾事宜了。

    不过,这信郡王妃也是心大,听说信郡王在去年重阳节上纳了一个民女做妾,今年还怀了孩子,她不着急子嗣问题倒是领着女人贴乎周驸马来了。

    说来信郡王也是个老实孩子,自家王妃都要红杏出墙了,他这厢还在朝里巴心巴肝的商议天灾减膳的事。

    甄明玉手指微微交叠,朝着刘娴羽微微抬手,示意她起身,“信郡王妃带的这姑娘,本宫瞧着甚好,可是驸马今日不在上都。”

    她说完,便让林雯推着她到南熏门赏花去了。虽说这刘娴羽虽是嫁给了信郡王,可是周驸马这心头的白月光想必是一时半刻消散不去的,如今周家独大,将来再夺回心头肉来,也不是怪事儿,她与周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这些事还是少插手为好。

    甄明玉给羽林中郎将家的小妾出了主意,那小妾顺利扶了正,自打这事儿传出去后,甄明玉的化名笑笑生在民间就更火了。每日每日的案子接到手软,而且银钱上也是宽裕了不少。

    不过这案子办多了,难免在别的事儿就疏忽了,最近周大将军看到自家那位动不动就两眼发青,整日有些魂不守舍的,外面的人都盛传是驸马吃了大力丸,公主承受不得云云……

    周将军这等脸皮,便是听了也不放在心上的。可是汾王老两口子脸面上却挂不住,责令周璟要带着三公主补补身子,有时间多出去游湖赏花,不可拿着身子乱来。

    这般训话让周大将军窝了一肚子火,直接在惜芙阁里眠宿了三日。汾王二老脸面再次挂不住,提着果子点心的去公主府赔礼了。

    今年正巧赶上了皇帝寿辰,礼部尚书别出心裁的提出要让皇女皇子们在忠孝门举行拔河,嫁出去的公主,外封出去的王爷都要回上都为皇帝庆贺寿辰。

    他家三公主本来就是腿有疾的。再加上整日昏昏沉沉的,到时候一去拔河,指不定就直接被绳儿给拔了……他再怎样也是战功彪炳的,他妻子这般,脸面上的确不怎么好看。所以,周大将军忽然提出要带三公主含阳门外街巷游玩放松放松。

    含阳门外街巷靠近国子监和惠民药局,穿过街亭就是迎祥池,迎祥池两岸垂柳,池里的莲荷生的十分娇艳,而且百姓也长长到迎祥池旁的道观烧香祈福。

    甄明玉是个爱热闹的,想着出门也要稍稍打扮一下,便打开首饰挑珠花,林雯看着首饰里那几只寒酸的珠钗,温声道:“公主,方才驸马那边来了人,说一会子湘云轩的裁缝和金玉轩打造首饰的珍娘都会过来,您可要把‘腿支’带上?”

    ‘腿支’是西域进贡来的,当时沈贵妃还得盛宠,西域便进贡了‘腿支’给三公主,腿支是用胡地铁和檀香木打造的,腿有疾的人用上腿支可以勉强走路不跌倒。腿无疾的人带上,却像像极了有腿疾的人。

    那时蛮夷小国的王子来上都时,沈贵妃便让甄明玉带上了‘腿支’,再加上她是第一次用,走起来歪歪斜斜的,还时不时的跌倒砸到蛮夷小王子的贵脚,那小王子估计也是怕被甄明玉砸一辈子。所以拽着一个小宫女匆匆行了云雨来拒婚……

    被那蛮夷小王子一闹,倒是没人来提亲了,说实话真真的清闲了不少。

    今日又是来珍娘做首饰又是来裁缝缝衣裳的,万一露了馅就麻烦了,甄明玉硬着头皮的看了看那腿支。

    林雯刚拆开,就见接片处已经生了锈,一解开哗哗啦啦的掉锈沫子,因着常年不用,倒是忘了给这腿支上油,如今等着用了,却生了锈……

    不过这个时辰了,倒也是没时间去清理了,甄明玉挥了挥手,蹙着眉让林雯给她卡在腿上。

    那珍娘进了房给她行了礼,便恭敬的给她看首饰的图样,湘云轩的老板娘也将衣裳的材质和领口的设计给她看。她正看到袖口那些流苏,就见周大将军依靠在门框上,漫不经心道:“公主衣裳的色调要和本驸马的一致。”

    本来周大将军要到晚上才能回来,不过听到商州沈成济那边坐不住了,心里便一阵痛快,正想着怎么胡闹一番,却不想在梁桥逢见了信郡王妃,她媚色横生的看着自己,还将一个标致的小妞推到了他跟前。

    其实,一个月前,他就看到信郡王妃在桥边瞄他,不过他周璟却再也不是那个宫外纯情的萧郎,再说那也不过是年少时的懵懂,如今的周璟早成了万千花丛过片叶不沾身的纨绔,自然是不会对刘娴羽再有什么感情。

    不过她的姐姐雪婕妤是他在宫里安插的内应,他自然不会把路堵死,至于这个信郡王妃,生的也的确是够媚够妖.骚,她投怀送抱的,他不“还礼”倒真真对不起那纨绔名声了。

    他正要过去会会那妖媚小妇人,府里的管家却来了说湘云轩和金玉轩的人已经去了公主府,他竟鬼使神差的怕那小东西因腿疾受外人的白眼,竟直接勒马回了公主府。

    湘云轩的老板娘见到是周璟,便笑着娇媚的过来给他解说颜色,三公主觉得腿有些疼,便让林雯扶着坐在了软榻上。她无聊的看着周驸马,他垂首看着那些图样,清润的眉微微的蹙着,似乎十分挑剔。

    到时候父皇和周家反目,不知道周大驸马会不会亲手写下挑剔的休妻书?

    甄明玉直直的看着周璟,正看的认真,却见周大将军薄唇一勾,随后却又猛地睁圆了眼睛。

    甄明玉有些不解,往膝盖处瞟了一眼……

    “腿支”似乎有些解体,铁锈哗哗啦啦的掉着,紧接着一根半指长的赤金钉从裙子里“咣当”掉了出来。

    甄明玉听到他这句话,觉得脑子里一懵,忙坐在靠在船门口的一侧,抿着唇望着碧波盈盈的湖水。

    他是个纨绔,说起话来让人面色窘迫,可是人家脸色却清纯干净的很,搞的好像自己真的是个荒淫的公主似的。

    待坐稳当后,三公主从袖中掏出一本新得的刻本,尽量转移注意力,尽量别跌在周璟身上,免得说自己轻薄了龙章凤姿的辅国大将军。

    船慢悠悠的摇着,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洞庭观。

    那洞庭观靠近文殊山,在池州境内。元狩四年,因为战乱,百姓流离失所,最后只剩下文殊山旁的几户村民。

    当时,父皇避难到此,村民端过来一碗小米汤,父皇喝了一口,嫌弃有股子霉味儿,便一袖子拂在了地上。随着逃难的太傅瞧见了,便差人在夜里将那户村民给抄家问斩了。

    而周璟父子收复文州、庆州后,便带兵驻扎在了文殊山,当时文殊山的村民已经不足三户,周璟亲自带兵下田耕种,不过三年的光景,文殊山就比周边富饶起来。

    洞庭观就是周璟带兵入文殊山那年,池州的县令出资修建的,专门为了慰劳来文殊山的将士。

    当时,周璟收复了西唐,被封为辅国大将军,而池州那些县令、主簿却曾参过周璟一本,如今看到他如日中天,难免心中焦躁,便专门借着他驻扎文殊山时,修建了洞庭观。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