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5.不靠谱的专家

作者:洋葱头大脸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正版在晋~江~文~学~城  老鼠直播的视频早就被录下来了,在网上疯狂传播。第二天,某平台的软广标题——一只会跳舞的老鼠, 你值得拥有。

    记者小舟是Q市晚报的记者,对最近Q市这一起碎尸案十分关注, 可是内幕消息却十分不详实。什么,一只老鼠在地面上追踪下水道里狂奔的犯人?开毛玩笑, 那只老鼠比警犬牛逼是要上天了吗?

    小舟略带烦躁地翻看着面前的相关资料, 上头对这件事很重视,毕竟凶手被缉拿的消息有助于安定人心。但是, 怎么将这新闻写得夺人眼球呢?

    就在这时,微信里有朋友发来了一个老鼠跳舞的新闻, 她四下看了看, 见没人注意自己, 便偷偷打开。

    一只老鼠正在乐滋滋地骑着自行车,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圆滚滚的毛球在不停地前进。

    待得近了,她看到了老鼠身上的小衣服还绣着东岭动物园的广告。

    咦?咦咦咦?小舟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睁大眼。视频的镜头拉近,她看到了老鼠的尾巴断了一大截。

    想到这里,她退出视频, 拨打了电话。

    “喂喂喂,阿姨, 你上次听你那个侄子说的, 那只老鼠是断着尾巴的, 他没看错?”

    “不是,我担心他路过,没看清楚啊!”

    “哦哦,明白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如果杨勤在场,可能会不得不佩服这些新闻记者的挖掘新闻能力,连这么个细节,他们都了如指掌,好像亲自在场一样。

    当然,这事太离奇了,连他们都不敢相信。

    当下,小舟就用特别手段搞到了杨勤的手机号,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杨勤现在在忙着做什么呢?在驯猫驯狗之前,他得将动物园充实一下,很多兽笼都是空着的。

    前几天,飞鸟长廊死了几只鸟:一只因长期营养不良死的,两只病死的。每只价值数万,杨勤得知这消息后,痛不欲生。

    将鸟儿的尸体火化埋葬之后,他开始跟国外的动物市场联系,打算购买动物。除此之外,他也积极地跟其他动物园沟通,看能不能先借几只动物过来装装门面。

    当然,得到的回复令人心酸。

    动物园动物来源的正常方式是动物市场购买、野外捕获或者动物园之间的交流。

    最实惠的方式实际上是动物园之间的交流。杨勤采用的就是这种方式,当然,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交流就是彼此动物互借,或者可以将其他动物园里具有繁殖培育项目的动物给借过来。当然,这些也是要钱的。

    问题在于,即便如此,杨勤没有足够的人脉去说服这些动物园园长借动物给自己。

    凡是有条件繁殖培育动物的动物园都是财大气粗的财主,不缺钱。想要说服他们将动物借给一家劣迹斑斑的动物园,实在是……难于上青天。

    杨勤很头疼。

    在忙这事的同时,他也在筹措贷款的事情了。

    就在这时,小舟的电话打过来了。

    “你好,请问是东岭动物园的园长杨勤吗?”

    “我是,您是哪位?”

    “我是Q市晚报记者,想要采访您,请问方便吗?”

    杨勤正没有出路呢,对方的来电像是一道光,照耀了他前面黑暗的路。

    他也不担心对方乱写耽误自己,毕竟这事中自己扮演的是警方一方的角色,是一个正面形象,就算对方想抹黑自己,估计上头也不会同意的。

    杨勤心中迅速思量着,直觉告诉他,这是个机会。

    “下午有空吗?”

    “嗯……”

    “我们想获得独家采访权,会给你报酬的。”

    “我不需要报酬,只要给我一个版面报道我家动物园就行了。”

    “这……”小舟犹豫了下,“这不是我能做主的。

    “我只有这么一个请求。”杨勤诚恳道。

    “可是……”小舟转念一想,能驯出这种老鼠的动物园想来也有所变化,或许有值得报道的地方?

    “行,我先问一下主编吧!”

    “那你先问一下吧,可以的话,我们就定在下午吧!”

    “好的。”

    随着案件的水落石出,杨勤家被员工偷卖的东西也物归原主了。这些东西价值不菲,但是杨勤却也歇了再卖它们的心思了。

    过了江南梅雨季节,时值初夏,天气热得让人发慌。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杨勤几乎打完爷爷留下来的那本通讯录上所有电话了,然而没人愿意伸出援手。

    昨晚,他终于翻到了爷爷的一本通讯录。这本通讯录还是因为没有价值,才得以幸存下来。杨勤经过这段日子的摸索,也逐渐知道了怎么去增加动物园的动物。这本通讯录是爷爷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他想好好利用它。

    可是眼下,通讯录上只剩下最后一个电话没有打出去了。

    杨勤深呼吸一口气,拨起这最后一个电话。像是赌徒等待开奖的那一刻,他的心忐忑起来了。

    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杨勤的手心汗水黏湿,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起来。

    片刻之后,电话被接通了,对方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喂?”

    “请、请问是张方和先生吗?我是杨怀高的孙子杨勤。”

    对方沉默了下,才缓缓道:“杨老,唉,真是许久不见了。”

    见对方一副怀念的样子,杨勤趁热打铁道:“我爷爷生前提起过您,对您也很是挂念。”

    张方和哈哈笑了声,口气缓和不少:“说吧,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子的……”杨勤将自己目前所处困境一一告知,并且寻求张老的帮助。

    张方和沉吟片刻,缓缓道:“这有点难,你也知道,以东岭动物园现在的资金能力恐怕养不活这么多动物……”

    说到底,他还是担心东岭动物园不适合动物生活。

    已经经历过了几十次拒绝的杨勤赶紧道:“张老先生,现在我已经聘请了新员工,而且也找了人借款给我,资金方面不成问题。而且,我本人也在不断学习。这样子,您要是不放心,可以来我这里实地考察一下。”

    张方和想了想,说:“也好,我这周要出差,就下周日吧!到时候再通知你过去时间。”

    杨勤大喜过望道:“多谢张老先生。”

    张方和脾气很和蔼,又询问了几句,拉了几句家常,一点架子都没有。

    杨勤是感动的,从来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

    挂完电话后,杨勤听到窗外的麻雀正在叽叽喳喳地叫着,这些日子,杨勤跟这些邻居混熟了,那对麻雀夫妻的忠诚度也不知不觉提高到90%忠诚值——生死之交的程度。

    这时候,那只体型略壮的公麻雀跳到了杨勤面前的办公桌,着急地叫着。

    杨勤有些疑惑,探头出去一看,好家伙,一只肥胖的大橘猫正趴在树枝上,两眼发光地朝着那窝小麻雀脚步轻盈地走去了。

    都说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压倒炕。这不,只听得啪叽一声,整根树枝都被生生压断了。

    “去我办公室泡个茶吧!”杨勤道,“这里太热了,站着说话也不是办法。”

    小舟点点头。

    杨勤转头对一旁正在叫他的金刚鹦鹉道:“小金刚,我有事先回去,回头再来看你。”

    小金刚闻言,见他要走,便高声道:“杨勤,再见,再见!”

    小舟不由得乐起来了:“这鹦鹉真有意思。”

    “这里的鸟儿都很有意思的。”杨勤说着,对着飞鸟长廊吹了声口哨。好家伙,一听到杨勤的口哨,众多鸟儿看了过来,然后纷纷扑棱着翅膀朝杨勤的方向飞来了。

    一瞬间,整个笼子里都是鸟儿的清脆鸣叫声。

    小舟看得目瞪口呆,杨勤咳嗽了声,她才后知后觉地拿起相机,喀喀喀地拍摄起来了。这可是十分难得的照片,所有的鸟类跟杨勤疯狂的粉丝似的,全都不停地朝着他叫着。

    杨勤笑笑地用眼睛余光看着小舟,她已经惊呆了,而且脸上满是捕捉到大新闻的狂热神色。

    等小舟的激动情绪退去后,杨勤才带着她往办公室走。

    两人一边走一边朝着聊,当然,杨勤很聪明地避开了金丝猴笼子。毕竟,那群金丝猴实在是不给力,不下他面子就不错了。

    “小杨,请问您这些鸟类是如何驯养的……难道说,您也是他们的朋友?可据我所知,您接手这个动物园不到两个星期……”小舟一针见血道。

    杨勤直白道:“这是秘诀,但是我可以保证我没有驯养它们,只是把它们当朋友了。”

    小舟不敢相信,但是对方也不肯说太多这方面的内容,她也没办法。

    两人走了十来分钟,才到达办公室。

    “小舟记者,我先小人后君子一回吧!采访前,我们先签合同,怎么样?”杨勤道,“我提供重要线索,你们给我一个版面正面宣传我的动物园。”

    小舟犹豫了下,又说:“可是你的动物园是新奇了点,但是动物太少了,你看,连最基本的虎狼豹这些都没有。”

    杨勤早就准备好说辞了:“这不是关键,我也不急在一时,我们先签个合同,采访时间另定。到时候,相信我已经把动物园整顿好了。”

    小舟被一句话塞回来,一时有些词穷。她也不敢小看眼前这个年轻人了,看来对方还是有点社会经验的。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杨勤是社会里摸爬打滚过的,防备着陌生人也是正常的,特别是这种生意往来的情况。

    小舟只好同意了,其实报社方面是不太愿意的,因为花一整个版面给他们打广告,主编都觉得亏。但是,这次新闻很重要,所以主编还是答应了杨勤的请求。

    两人当下敲定了合同,然后杨勤开始接受采访。

    ……

    “所以您说,主要是您动物园里的这只老鼠立的大功?”

    “不能这么说,只能说帮了忙而已。”

    “能让我见见这只老鼠吗?”

    杨勤点点头,走到门口。灰灰今天又出去玩了,杨勤取出一只口哨,用力地吹了下,尖锐的声音立刻传得老远。

    小舟睁大眼,扫视着四周的地面。

    没有任何东西出现,她有些替杨勤尴尬了。

    却见杨勤不慌不忙地安慰她:“估计这次跑得远了些,很快就会回来的。”

    小舟这才稍微有些缓解了尴尬情绪,然后满怀期待地等着灰灰的到来。

    果然,才过一会儿,就有一只灰扑扑的老鼠朝着这里狂奔而来,那速度都快成了一道闪电了。

    小舟张大了嘴,看着听从召唤而来的老鼠。

    厉害了我的铲屎官!

    只见老鼠一下子窜到了门口,然后在一块新的地毯上擦着四只小爪子,然后朝着杨勤吱吱吱叫着。

    只有杨勤听得懂它在喊大王。

    小舟一瞬间觉得这个动物园非常有意思,毕竟懂得进门擦爪爪的老鼠实在是不多。

    “照相。”杨勤指了指小舟,对老鼠道。

    老鼠愣了下,脑子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跟杨勤平常玩的直播差不多。只要自己摆个姿势,杨勤就会很满意。

    不过,在老鼠开工干活之前,杨勤先给了它一颗酒鬼花生,皇帝不差饿兵嘛!

    吃完花生后,小老鼠跳到了一块背景板前,熟练地摆出一个姿势来,对准小舟的照相机。

    来,茄子!

    小舟虽然听不懂老鼠的语言,但是瞬间领会了它的意思。她一莞尔,拿起了相机,快速地拍摄着。没想到这只老鼠兴致勃勃的,根本就不怕生。

    杨勤则是坐在一边开始读书,对动物,他还有很多不熟的地方。一来,他不是专业的饲养员,没有工作经验。二来,他也不是相关专业出来的学生,很多东西都没学过。

    小老鼠摆出许多姿势,小舟在拍摄中,注意到这只老鼠的尾巴是断着的。忍不住看向一边的杨勤,抱歉地道:“打扰一下,为什么这只老鼠的尾巴是断着的?”

    “被那个犯人打断的。”杨勤摸了摸老鼠的脑袋道,灰灰回应地用小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指。

    小舟闻言便捂住嘴,发出一声不忍的呼声,好像被打断尾巴的是她一样。这时,她看向灰灰的眼神多了几分温度。

    “最后一个问题,你不嫌弃老鼠脏吗?”

    杨勤对驻足的黎双玉苦笑一声,道:“黎叔,这事实在是一言难尽,我先去处理,您稍等。”

    黎双玉也有些好奇,朝他点点头,示意他去办事。

    杨勤走到门口,看着外面院子里站了满满的一大堆人,好家伙,这群人这次带了一大群家人过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一群人怒吼着。

    杨勤的耳朵都要被震破了。

    他笑了声,道:“你们确定要我现在发工资?没多久,你们会跪着求我收回去的……”

    一群人哈哈大笑:“小杨老板,这一套对我们来说不管用,别想吓倒我们。我们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

    杨勤摇摇头,他不想授人把柄,所以工资是必须得足额发的。他现在就像是在蓄力准备给予他们最后一击,当然,在这之前,他得处理干净自己的把柄。

    “如果不还钱,动物园也别想经营下去!”一个人怒吼一声。

    杨勤眯眼一看,他们连血字横条都带来了,看来是有备而来的。

    “好,钱可以马上发给你们。”杨勤爽快道。

    这些人有些意外,面面相觑一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人不是说了,杨勤已经山穷水尽了,怎么还会有钱发工资呢?难道这小子找到了肯借钱的人了?

    杨勤见这群人还发呆,不由得高声道:“你们可以先散开了,我马上通知赵姨,将工资打到你们卡上。”

    “呸!原来是虚张声势,我们就坐在这里,等到你发完工资再走!”

    杨勤拿出电话,拨通了赵姨的电话,道:“赵姨,我把员工工资汇给你,对,走公帐!”

    说完,杨勤转身进了屋,将门关上。

    黎双玉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杨勤苦笑一声,道:“黎总,我接手动物园还没过一星期,东西都丢得差不多了……”

    虽然没有指明是谁,但是黎双玉立刻领会了。他对杨勤自然是信任的,便道:“需不需要我出手?”

    “不必了,我已经托雷大哥帮我盯着大路边对着动物园门口的摄像头,如果有人偷东西肯定是从那里走的。”

    “有需要我帮忙的吗?”黎双玉问。

    杨勤想了想,不客气地说:“还真有,我爷爷有一套黄花木家具,价值数万,被偷走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找人帮我看看二手市场是否有一样的家具出售,我这里有图片。”

    “成!”黎双玉二话不说道。

    黎双玉急着见黄雄,便说:“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系我。”

    杨勤感激道:“多谢黎叔。”

    黎双玉点点头,便带着一堆保镖走了。

    门外的员工看见有人走出来,都将目光投过来,见是个陌生人,便转开了目光。只有为首的那人一直盯着黎双玉,越看越觉得眼熟,片刻后他心里一突:黎双玉,他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他借钱给杨勤的,这么一来,事情就说得通了。

    想到这里的他偷偷地走到角落里,拿出了手机。

    等到晚上的时候,赵姨已经将工资全都打给他们了。这群人坐了大半天,磕了大半天的瓜子,一下子全都傻眼了。这下子,他们彻底没了继续闹事的理由了。

    爷爷招的这些人几乎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家都在动物园附近,来动物园上班多半是为了图个方便。为了方便他们,这里还特地建了宿舍。

    杨勤一眼就看出了这些人的首领是谁了,只是不动声色而已。

    这时候,雷中睿打来了电话。根据赵姨提供的具体时间,他的同事已经查出了一个月前中午十二点,有人用货车载着一套家具离开动物园。这群人太过嚣张了,连一块遮羞的油布都舍不得,就那么将那套家具露出来,直接载着离开动物园。

    看着拿到工资后一脸猖狂的一群人,杨勤摇摇头,又说:“慢着,都别走,还有一件事我们得理论理论。”

    “我爷爷的那套黄花木家具现在在哪里?”

    听到杨勤追问,所有人一愣,随即,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小杨老板,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

    “要证据是吗?很快你们就会看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