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9.Chapter 069

作者:绿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晋江快递为您服务, 您购买的章节已发货,预计十二小时后送达!  怎么会呢?

    罗可欣刹然抬头看向陈敏娇,而对方正言笑晏晏的模样, 只是如扫浮云般看了她一眼,又同工作人员交流起来。

    “那位小姐同我讲换位的事, 说是无须担心。”陈敏娇看着正翻看申请书一字一句检查的人,“但那日来宿舍查访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 又叫我签了这个。”

    哪里有什么来查访的人呢?陈敏娇不过是留了个心眼, 询问了几句,知道了规定后补了张条子。

    罗可欣以为她是王惠玲那种小姑娘嘛?好偏听一面之词, 对一切容易信以为真,被人卖了还双手替人数钱呢。

    “原来只是误会。”罗可欣的眼泪全擦没了, 她凑过来打哈哈, 企图调节气氛。

    周丝曼可看不过去, 抱臂看戏,出言讽刺:“是不是误会,只怕你心里有数。”

    罗可欣那派受委屈的嘴脸又显现出来。

    哎。

    不累吗?

    陈敏娇真想知道她前二十年是怎么度过的, 虽然在那时候的香港来看二十一岁才算成年。但有二十年的生活经历在陈敏娇看来已经不能算是小孩子了呢。然而罗可欣的手段还是这么稚嫩。难道TVB这几年播出了什么影响不良的古装宫斗剧吗?陈敏娇出神地想着。

    她其实没有多少生气,只觉得有些好笑。

    上辈子没进过职场,在家工作, 背后也有人撑腰,倒是从没见过这些手段。

    就连读书时候, 大家都是纯真得要命。偶尔那些所谓看了书认真复习却谎报军情的人, 长大了来看, 在陈敏娇眼底,他们也夹带着几分可爱了。

    想要被看作是天才,想被夸奖聪明,所以隐藏努力。

    天资聪颖,真的就比厚积薄发更高人一等吗?她看未必。

    “行了。”工作人员不想再在这一场斗争里面僵持了。这不是他经历的第一届港姐比赛,往届里也有些动手脚的选手。若是招数管用,便也就算了。看破不说破,胜者为王。然而现在局面尴尬的让他不知所措,那自以为胜利的人却被反将一军,就连那神经大条只晓八卦的王惠玲都察觉到了问题。

    工作人员思考片刻,道:“这事就这么算了。”

    他抬手看表,要搁以往这时间点还早呢,他却催促选手们回屋休息。不等有反应,就离开。

    着实是浪费了他的时间。

    工作人员在心里给罗可欣记了一笔。

    那看戏的艺人培训班的几位姐妹也都纷纷离开,只剩下四人面面相觑。准确来说,是陈敏娇和周丝曼全然不在意,王惠玲同罗可欣理论。

    “到底怎么回事?”王惠玲说。她的大脑似乎触及了某根弦,但却没有足够的东西能够将她的疑惑连接成答案,她试图做出回答。王惠玲皱着眉,抠着手指,“最开始,你不是说不会出事吗?”

    一记烂招。

    陈敏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几日,你同那selin关系还不错嚄。”

    Selin,就是艺人培训班姐妹团里的一个人。也是刚刚临走之前同罗可欣交换眼神的人。罗可欣虽然蠢了点,但不至于蠢到自己去把工作人员叫来,这戏码太明显了。所以她应该是叫人帮忙了。

    淘汰姐妹花怎么又会如此凑巧呢?

    陈敏娇想起之前集训,做礼仪训练的时候,罗可欣总是和那个叫Selin的女人一起搭档。

    这样看,她们关系火热的好起来,或许有她的一份功劳呢。

    毕竟对女人而言,拥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是一切友谊的开始。

    如何能够在宿舍里生活呢?陈敏娇的答案是,如果宿舍并非几人关系都友好,那么分帮结派的时候,每几位关系相较之下更为好的女孩,都会或多或少地在背后谈起宿舍的其他人。

    就像她和周丝曼,在自己的房间里,偶尔还是会提及罗可欣。由周丝曼发起战线,陈敏娇作为陪练。

    现在也是。

    周丝曼一直是个攻击性很高的人,至少她的外表是这样。

    “搞小手段?”周丝曼语带不屑。

    罗可欣一时语塞,“我,不是,我……”

    陈敏娇踱步靠近她,“就这么想让我退赛?”

    王惠玲睁着圆溜溜的眼不知所措。

    罗可欣咬牙反驳,道:“我没。”

    陈敏娇绕到她的背后,是指轻柔地划过罗可欣的背脊,一路往下。轻飘飘的,像是羽毛,却让罗可欣浑身战栗,是一种瞬间头皮发麻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她立刻转身,后退一步。

    “你搞咩啊!”罗可欣第一次露出了愤怒和惶恐。

    陈敏娇作无辜状,折眉轻扬,眼波流转。她讲:“昨天课上才说了。站有站姿,背得打直。你看,我可不想让你退赛。”那一片茶色的浅淡的海洋里卷起了欲来的风暴,“进决赛吧可欣。”

    她亲近地叫她的名字。

    比起这样低下的手段,她更喜欢在决赛场上,用实力把她抹杀掉啊。让这个女人真正的流出眼泪。在她最自信,也最担心失败的地方,将她击溃。

    至于如果她输怎么办?陈敏娇对自己的实力,也对众人的实力心里有数。她有天份,也努力过。

    罗可欣已然不知道如何回话。她吞咽了口唾液,看着陈敏娇同周丝曼示意,然后二人离开,卧室的门咯吱合上。这道声响就像是死神的预言。

    罗可欣想到她们背后谈论的陈敏娇,有人不知道从哪儿瞟到了她的信息。

    她才十六岁欸。

    大陆人都这么恐怖的吗?

    罗可欣攥紧了拳头,低下头,神色不明。

    王惠玲显然被眼前的情况搞地晕头转向,但她还是凭借着一点动物的直觉意识到了什么。若要在陈敏娇和罗可欣里选,她理所当然地会选择前者。所以她在与罗可欣多讲一句话,只是不做声地走开,进了房屋,一改话痨的属性,埋头做自己的事。

    窗外,灰暗的天空席卷着乌云积压过来。

    天要变了。

    次日,集训结束。

    然而接踵而来的就是第三轮面试。

    今天,将会确定下16名佳丽的名字,并且让全香港都知晓。无数的报纸记者就守在大厦的楼外等待着采访和报道,他们一早就得到消息,说今日会出决赛名单。

    在那个年代里,对于娱乐节目并不多样的香港来说,港姐算是一件大事了。所有人都对此格外的关注。

    因而如果抢先拿下头条或者独家,报纸的销量就有看头了。

    对于已经经历了两轮面试的各位选手来说,面对第三轮,还是会不免得有些紧张。但陈敏娇和周丝曼是例外。前者全然不担心,她有着双重保障,后者是恨不得被刷掉,好回去当个放/荡少女。

    那时候公布结果可没有现在电视台选秀节目的招数。

    一气呵成,毫不拖拉。

    陈敏娇意料之中的晋级,而罗可欣和王惠玲也一道。王惠玲的亲和力,给她加了许多分。

    得知自己落选了,周丝曼差点没笑出声。若不是看场合不对,陈敏娇觉得这女仔还能放起一首电音摇滚,现场表演雷鬼舞。港姐选拔周丝曼毫不稀罕,可要是有什么后世的街舞大赛,陈敏娇觉得周丝曼一定第一个举手报名。

    然而关注这场比赛的不只是记者。

    还有一些无所事事或抱着猎艳心态的豪门人士。李伯豪是其中之一。花点钱动点手段提前在媒体公布之前得到一些关于港姐选手的信息并不困难。他一早就盯上了那个大陆妹。长得好看,身材不错,重要的是没什么背景,好下手。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只堪堪丢在某个街道当做混乱之中的误伤就好。

    他自认还算绅士,托人在排名宣布后送去了一把玫瑰。

    陈敏娇惊讶地询问是谁,看了卡片才知道是这个全然不在她印象里的男人。她打量着玫瑰,只觉得还是杜风置办的那房子中,生在花园的玫瑰更加美艳些许。

    被采摘,就失去了一些美的意义。成为摆设,或者物件。

    陈敏娇不好拒绝,于是收下玫瑰,在众女起哄的氛围中,回屋把玫瑰放在了窗边。

    能够再红火几日不枯萎,大概就看命数了。

    下楼的时候俨然遇上了一众的记者,说是记者,他们还有个略带侮辱的称谓叫做狗仔。在记者界,大多人都把做娱乐记者看成是最低等的选择。

    你看呀,就算公平公正说了几百年。高低贵贱的等级之分,仍然是隐藏在生活中。

    挥之不去。

    人潮拥挤,许是看陈敏娇生的亮眼,不少人都想举着录音笔想要采访她。然而出了点乱子,和踩踏世界一个道理,一瘦弱男孩被莫名挤了出来,脖子上挂着的胶片相机,眼看就要摔下,陈敏娇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

    她那身奇怪的蛮力有了发挥之地,轻而易举地将男孩扶起。

    “没事吧?”陈敏娇问。她知道此刻略带担忧是最好的表情。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