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025

作者:骨生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她不动声色地回望过去,就看到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子正瞪着自己。

    这女孩也是十七八的年纪。她模样甜美, 个子小巧, 头上别着一个花发卡, 穿着的确良的碎花衬衫,下面是一条崭新的军绿色的长裤。一看就知道是城里来的姑娘。

    乔秀兰对她有印象。

    这个女孩叫林美香, 是刚来了黑瞎沟屯一年的女知青。

    两人并没有什么过结,只是林美香自视甚高,不大看的上农村人,没想到到了黑瞎沟屯,她竟比乔秀兰给比了下去。加上她对高义青眼有加,而高义和乔秀兰又走得近,久而久之, 她就看乔秀兰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乔秀兰上辈子还真跟她对掐了好几次。但无奈上辈子的她实在是没什么心眼, 每回和林美香对上, 旁人都觉得是她借着自家大哥大队长的身份欺负人。

    两人的眼神对上, 林美香就对着乔秀兰轻哼一声,把头撇过去了。

    乔秀兰比她多活了几十年, 倒是没跟她生气。而且她现在厌恶高义恨不得他去死, 跟林美香也没了利害关系。

    乔建军离开后, 大伙儿很快开始劳动。

    她二嫂李红霞还说还照顾她呢, 一开工就溜到了阴凉处, 跟几个年轻的女知青闲聊起来。

    乔秀兰可不想被别人说自己大哥故意安排人来偷懒, 所以干起活儿来格外卖力。

    高义和几个男知青蹲在墙边砌墙。

    他忍不住偷偷用余光去瞧院子里正拿着铲子和水泥的乔秀兰。

    乔秀兰这天穿了件很普通的淡色棉布衬衫, 衬衫袖口挽到手肘,露出一截光洁白皙的小臂。

    那手臂白的跟反光似的,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知青的火辣视线。偏乔秀兰还不觉得,只自顾自地干自己的活,额前发丝都湿透了,越发显得面容清丽。

    高义心中吃味,但是想到前两天乔秀兰说的那番话,又抹不开面子主动去和乔秀兰说话。

    “哎。”和高义同住一个屋的男知青周爱民捣了捣高义,悄声说:“你和秀兰咋了?”

    高义不高兴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周爱民,比自己下乡还早,来黑瞎沟屯都四五年了。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就一直没有机会返城。他自然也是觊觎着乔秀兰的。问的话虽然听起来是关心,但语气其实是幸灾乐祸的。

    “没咋,我们好着呢。”高义哼了一声,站起身就走到院子里。

    “兰花儿,我帮你。”为了不让周爱民钻了空子,面子这种事可以回头再计,高义上前就要抢乔秀兰手里的铲子。

    “不用你帮。”乔秀兰皱着眉躲开。

    高义神情尴尬,但余光看见周爱民正在旁边看着,还是若无其事地笑道:“我知道你还在同我生气,是我错了,不闹了好不好?”

    他这话说的,好像两人关系还暧昧着似的。

    乔秀兰听得反胃,但是无奈这时周围都是人,要是自己和高义闹了开来,肯定会被人说闲话。她自己是不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但是自家人的面子却是要保住的。

    “行,你爱做这个就让给你。”乔秀兰把铲子扔在了地上,一个眼神都不带多给高义,就转头去做别的活儿了。

    高义到底落了个没脸,周爱民在旁边嗤笑出声,高义的脸就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乔秀兰可不管高义难堪不难堪,她走到外头和其他几个女知青一起运瓦片。

    黑瞎沟屯现在一共有七个知青,四男三女。

    乔秀兰上辈子其他几个知青接触不多,只隐约记得大概的名字。

    “你好白呀。”一个留着学生头、皮肤略黑的女知青羡慕地看着她的胳膊,忍不住赞叹道:“要是我也这么白就好了。”

    乔秀兰认出这是刚来黑瞎沟屯没多久的吴亚萍,她抿嘴一笑,说:“我以前出门少,是捂白的。等过段时间天凉了,日头没那么晒了,你也能变白。”

    吴亚萍扁扁嘴,“才不是,我在家那会儿也这么黑。”

    “你黑了也好看呀。”乔秀兰真诚地看着她。吴亚萍虽然皮肤黑,但是大眼睛,挺鼻梁,有种‘黑里俏’的美感,在后世那可是很流行的。

    女孩子哪有不爱漂亮的,更别说是这夸奖来自容貌不凡的乔秀兰。

    吴亚萍也跟着笑起来。她虽然下乡没多久,但多少也听了一些关于乔秀兰的传闻。尤其是林美香经常说乔秀兰仗着自家大哥的身份搞特权欺负人,她还以为乔秀兰真的是那种仗势欺人、狐假虎威的姑娘。没想到聊下来,乔秀兰就是个和气人儿。

    吴亚萍这么想着心事,一时不觉,脚下一滑,眼看着手里的一篮子瓦片都掉在了地上,她也往瓦片上摔了上去。

    “啊!”吴亚萍惊叫着,害怕地闭上了眼。

    但是意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她睁眼一看,就发现自己被乔秀兰给拉住了。

    但是乔秀兰为了接住她,自己手里的篮子也摔到了地上。两人篮子里的瓦片顿时就摔裂了好几块。

    “这怎么办?”吴亚萍吓得红了眼眶。这瓦片是公家的,摔烂了不说今天的工分泡汤了,说不定还要赔钱。她虽然是城里来的,但是家庭条件并不算好,根本没有钱来赔偿!

    “没事没事。”乔秀兰拉着她仔细上下看了看,“人没事就好。”

    其他几个人听到了了响动,也都放下了手里的活儿,赶了过来。

    吴亚萍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地留了下来,又是自责又是后悔。

    “哎呦,小妹,你脚上咋了?”她二嫂李红霞也过来看热闹。

    听到二嫂这么说了,乔秀兰才后知后觉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她脚上穿的是普通的灰色布鞋,刚才她光顾着去拉吴亚萍,自己没注意,跌下来的瓦片就砸倒了脚趾上。布鞋前头红了一片,显然是砸得厉害了。

    “你这个女知青怎么回事?”李红霞上来就推了吴亚萍一把。她今天可是打着照顾乔秀兰的名头来偷懒的,没想到一个没注意,乔秀兰的脚就受伤了。这要让乔家人知道了,那不得集体教训她!

    “二嫂,我没事。”乔秀兰拉住李红霞,然后歉意地对着吴亚萍笑了笑,“我二嫂就是太关心我,一时心急,你别放心上哈。”

    吴亚萍红着眼眶摇了摇头,“是我不好。你要不是为了拉我,也不会砸到脚。我送你去卫生所吧。”

    乔秀兰刚想点头,就听林美香在旁边凉凉地刺道:“哟,生产大队在的妹子就是娇贵,干点活儿砸烂了公家的东西不说,还把自己弄受伤了。这知道的呢,是知道人家娇贵,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是来诚心捣乱呢……”

    “你这女知青怎么说话的?”李红霞不甘示弱地嚷回去,“你们这些知青干不了什么活儿,浪费公家的钱修屋子不说,心眼子倒是比谁都坏!你少在这儿阴阳怪气的,看不顺眼滚回城里去!”

    林美香怎么也是城里来的姑娘,和知青们相处的时候,大家看她年纪小,长得又好,多少也让着她。即使是乔建军这眼里不揉沙子的大队长,也很少跟她一般见识。她哪里想到像李红霞这样的村妇,大庭广众之下说话会这么不留情面呢?!

    林美香顿时就红了脸,扬高了声音说:“知青下乡是国家的政策,伟大国家主席定下的。你不服政策,你和主席说去啊!”

    “还把主席搬出来压人了……我今天就撕烂了你的嘴!”

    眼看着李红霞就要扑上去和林美香厮打,乔秀兰忙把她拉住,说:“二嫂,算了算了。你别急,我这脚没事,回头去卫生所包扎一下就好了。”

    她知道林美香和自家二嫂对上,讨不了好,忙着拉架也不是为了维护林美香。而是本来她是占理的一方,但是刚才李红霞不着调的一番话,把所有知青都给骂进去了。刚才还帮着乔秀兰抱不平的其他知青,此时脸色都古怪了起来。

    乔秀兰挡在中间,李红霞不好动手,也怕耽搁她包扎,就狠狠地瞪了一眼林美香,搀起乔秀兰往外走。

    “二嫂别陪我了,反正卫生所就几步的路,别回头落人口实,说咱不干活。”

    李红霞余怒未消,也没坚持,而是说:“那你先去,我去跟你大嫂说一声。”

    于卫红是一家子拿主意的,她就不信,自家这厉害大嫂来了,这个女知青还敢这么蹦跶!

    满是嫉妒的视线从四面八方传来,恨不能在赵长青的脸上身上钉出几个窟窿。

    他脸上发烫,嗓子眼像堵了团棉花似的,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终于,赵长青从惊诧害臊中回过了神,垂着眼睛指了个方向:“在那里——”

    可是他指完了方向,面前的人影却没有动。

    赵长青心中纳闷,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赵长青就挪不开眼了。只见乔秀兰爱笑的杏眼里蓄满了泪水,眼神满是悲怆,好像在看他,又好像是在透过他看别人。

    “哎,你怎么哭了?”赵长青手足无措,掏遍了全身也没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来。

    “小妹,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粗犷浑厚的男声由远及近。

    那是乔秀兰的大哥乔建军赶来了。

    乔秀兰太过惹眼,一出现就让许多男青年看直了眼睛。乔建军发现了自家妹子,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就赶了过来。这一过来,乔建军居然发现自家妹子哭了,可不是怒火中烧!

    “赵长青,你对我妹子干啥了!”乔建军怒目圆瞪,上去就要揪赵长青的胸脯。

    “哎,大哥我没事!”乔秀兰连忙阻拦,“就是眼睛里进东西了!”

    田里别的不多,泥土石子那遍地都是。

    乔建军听了还真相信了,警告意味地瞪了赵长青一眼,拉着乔秀兰就走,一边走还一边叮嘱:“你不在家好好歇着,出来瞎跑什么?”

    乔秀兰打出生就没见过亲爹,长兄又大他十好几岁,从小就像父亲一样看顾着她。

    乔秀兰抹干净了眼泪,笑道:“我已经好了,就想过来看看三嫂。”

    兄妹二人说着话,就到了乔家人分到的那几亩田地。

    一时间她大嫂、二哥、三哥三嫂都跑上来关心她。

    乔秀兰一眼就看到了肚子滚圆的三嫂刘巧娟,上前抢了她手里的镰刀说:“三嫂月份这么大了,今天日头又特别毒,先回去歇着吧。”

    刘巧娟是个不到三十、脸盘子圆圆的小妇人,平时说话都细声细气的,听了这话就赶紧说:“小妹说什么胡话呢?这日头多毒啊,晒久了都要脱层皮,你小女孩儿脸皮嫩,快回家歇着去。”

    于卫红摘下头上的草帽往乔秀兰头上一罩,赶蚊子似的摆手:“回去回去,小孩子家家别捣乱。”

    没错,十七岁的乔秀兰在全家人看来,那就还是个小孩子。

    乔秀兰再次眼眶发热,她真的不知道积了几辈子的福,能有这么爱她的一家人。可能也是因为从小被保护得太好,上辈子的她才能单纯到愚蠢,被一个渣男轻易地毁了一辈子。

    “我没捣乱!”乔秀兰说着就矮下身子,手脚麻利地割起麦子来。

    十七岁的乔秀兰那还真是没下过几次田地,可她已经重活了一辈子,上辈子那真是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眼下干起活来不比旁人差什么。

    一家子目瞪口呆地看着乔秀兰手脚利落地收完了一片麦子。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呢?!”于卫红不耐烦地皱起了眉。

    于卫红这辈子生了两个儿子,老二老三家那生的也都是儿子。她还真没跟闺女打交道的经验,这要是他家小子敢这么拧,她当场就能削他大脑袋瓜子!

    当然了,现在于卫红的两个儿子都在城里念初中,每逢假期回家那也是要帮忙干活的。要是儿子们抢着干活,于卫红那真是高兴都来不及。

    “大嫂,”刘巧娟轻轻拉了一把于卫红,“小妹是不是心里不舒服?”

    是了,小妹肯定是想着高义的事情,心里难受,想做点什么发泄。

    这么想着,于卫红就没再劝阻。反正马上日头就要偏西,不会那么晒人了。

    “那行吧,你干会儿活,累了就自己回去。”于卫红叮嘱了乔秀兰两句,转头又对刘巧娟说:“你也别在这儿待着了,回家陪陪妈吧。”

    大家所用的的农具都是公社统一发的,没有多的。刘巧娟的镰刀被乔秀兰抢了,自然也就干不成活了。她月份大了,也确实有些吃不消,于是就回家去了。

    “小妹,吃不消可千万得说啊。”乔建军留下这么一句,就去忙自己的了。他身为生产大队的大队长,那真是干一个人的活儿,操几十个人的心,恨不能一个人劈开成好几瓣用。

    大家各自忙碌起来。乔秀兰的刘海很快被汗水沾湿了,不过她虽然累,却满心满意都觉得高兴。整个人都透出一股蓬勃的生机。

    别看乔家人都散了开去,但却都不约而同地关注着乔秀兰的动向。看她干活有条不紊的,人也越来越精神,不像前两天那么恹恹地,家人们也都放下心来,专心于手里的活计。

    乔秀兰笑眯眯地割着麦子,冷不丁的,旁边突然窜过来一个人。

    乔秀兰吓了一跳,忙往旁边避让,等看清了眼前站着的人,她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去。

    “你来干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上辈子害了乔秀兰的知青高义。

    高义面容白净俊秀,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海魂衫,下面是墨绿色军装裤和解放鞋,在一群衣衫破旧的庄稼汉里,那确实是鹤立鸡群。

    高义矮下身子,扎在麦堆里,生怕别人看见似的,压低了声音问:“兰花儿,你家同意我们的事情了吗?”

    看看,这就是她乔秀兰傻乎乎喜欢过的男人。撺掇了她跟家里人闹反抗,几日未见先关心的却不是她的身体。

    乔秀兰心里冷笑,面上倒是不显,只小声道:“你跟我来。”

    乔秀兰和高义一前一后地走到了田垄旁的小树林。

    此时日头已经不算毒辣,大家都忙着挣工分,树林里没有纳凉的人,十分僻静。

    “我们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以后不要再提,也不要再来找我。”乔秀兰开门见山。

    高义吃惊道:“兰花儿,是不是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你怎么能说这么伤人的话?”

    乔秀兰冷哼一声,不留情面地说:“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别说满工分,就是一半都挣不到吧?我在家里的时候,全家人都当我是宝贝,吃的喝的从来都是紧着我。跟你……呵,我何必自找苦吃?”

    高义好歹是上过高中的知识分子,听到乔秀兰这撕破了脸的话,脸上顿时难堪起来,“兰花儿,我想不到你居然也是这种人!”

    乔秀兰抱着手,也不说话,只冷笑着看他。

    高义满脸气愤,但看乔秀兰杏眼微眯,薄唇微抿,脸色冷峻,竟比平时还娇艳了几分。一肚子的火气顿时又消下去三分。

    他放柔了语调,哄道:“兰花儿,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等势力的人。你是不是生气我这两天没去看你?这实在冤枉,这几天你大哥安排了我好些事情,我实在走不开……”

    “你少挑拨关系!”乔秀兰脸色冷的能凝出冰来。重生回来,她哪里还能听高义这个小人编排自家大哥的不是!

    “我大哥是最公正不过的了,还能特意排揎你不成?那肯定是大伙儿都有份要做的!”

    乔秀兰还真说对了。这几天天气眼看要转凉,知青住着的几间老土房都破败的不行,乔建军也是担心这群城里来的知青到了冬天给冻病了,就安排了几个知青去修葺房子。高义这种干不得地里重活儿的,自然是被安排的第一人。这不仅不算是排揎,且算得上照顾了。

    高义嗫喏着说不出话来。从前的乔秀兰素来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哪里会他说一句,她就反三句的。

    乔秀兰越看他这窝囊样儿越看不上眼,不耐烦地挥手:“我话就摆在这儿了,你别纠缠我了,我俩不可能成!”说完她拔腿就走。

    “兰花儿!”高义急了,快步追上就想拉她的手。他是真的想和乔秀兰一起的。乔秀兰人长得漂亮不说,哥哥又是生产大队的大队长,整个黑瞎沟屯再没有比乔秀兰更适合他的姑娘了。

    下乡两年多,若不是靠着乔秀兰的接济,他怕是肚子都吃不饱。返城无望,若是再没了乔秀兰支持,高义都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别碰我!”乔秀兰厌恶地甩开了高义的手,将镰刀横在了两人中间,“你再过来,发生什么事可别怪我!”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