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8.第98章

作者:丹青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秦质端看其茶, 面含笑意有礼有节,待仆从收壶时却不经意间看到了指节处,手持壶嘴常年累月却没有厚茧。

    他端看片刻, 又收回视线随意扫了眼两则临桌的仆从后,神情不变间伸手微抬茶盏, 闭目轻嗅,茶上白烟腾腾, 缥缥缈缈慢慢模糊了他的面容。

    布影戏完了上半场, 水榭上一片喝彩,秦质待喝彩声渐落, 看了眼堂中的皮影戏,似寻话家常般问道:“听说巴州皮影戏闻名塞外,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皮影做得惟妙惟肖, 只不知这皮是如何制作而成?”

    “回公子的话,这皮影是用牛皮而制,牛皮厚薄适中, 质坚而柔韧。”手持皮影的老者缓声回道,回答却避重就轻,只在皮毛。

    秦质将茶盏放回桌案上, 玉面略含疑惑,“这皮影画法精湛, 不知老先生是用何种手法绘成?”

    坐在幕布后面的老者闻言下意识看了眼一旁的盲女, 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若说这影子戏如何演, 他倒能说出一二。可制作的手法,又如何料得到会有人问起……

    持壶立于一旁的人身形不动,却因过于不动声色而显得僵硬。

    静默须臾,盲女低着头朝着秦质的方向,低声开口,面皮温婉可人,轻声细语颇有小家碧玉的味道,“爷爷年迈耳里有所不及,不善措辞之处还望诸位见谅。

    此间皮影戏的手法多种,取于宋寺院壁画,多用阳刻,四肢和头部皆分别雕画而成,其间用线联缀而成。

    绘制皮影工序极多,需经制皮,画稿,镂刻,敷彩等过程,才能得一个皮影人……”这回答无可挑剔,显然对皮影戏了然于心。

    王进生抬手捻须,面色和蔼感叹道:“自来就传灯影子是戏曲之父,就其工序精巧繁多也当得起这个名头了。”

    秦质看向打鼓的盲女慢声问道:“听姑娘此言,似对皮影极为喜爱,可是自幼便开始接触?”

    盲女听着声音面向秦质这处点头,“是的,小女子是听着皮影戏长大的,早已浸至骨里,尤甚喜爱。”言辞确确喜爱,面部神情却唯独没有那种对珍爱之物该有的憧憬,只余良多麻木。

    “怪道姑娘如此熟悉皮影一戏。”秦质微微一笑,湖岸波光粼粼,一人一景似出尘入画,引人瞩目。

    问话稍停,皮影戏忙赶起唱戏。

    王进生听得入迷,满心满眼皆在戏中,到精彩时赞叹连连。

    秦质一心牵连戏中,看着戏中去拿茶盏,不留神间衣袖拂倒了茶盏,茶水一下漫到了桌案上,漫湿了二人的衣杉。

    二人皆避之不及,秦质收起微湿的衣袖,面含愧疚,“好戏醉人,连茶盏都拿不稳,倒要多赔大人一套衣杉。”

    持壶人忙扯了腰间白布弯腰替他们擦拭,褚行上前一挡。

    王进生闻言哈哈大笑,起身去阁楼换衣,嘴上却调侃道:“倒全怪在了戏上头,这衣杉你难道还要耍赖不成?”

    “既然赖不掉,那便只能赔一件了。”

    见秦质站起身与王进生并排而行,持壶人看了眼盲女,又矮下身去擦桌案。

    待他们离去后,持壶仆从皆离去,盲女起身退去,皮影戏继续唱着。

    盲女出了水榭,拿着盲棍沿着一路摸索着过了水榭楼台往园里去,行走间极为灵巧地避开花圃,速度竟然比常人还要快。

    园子里有些许妇人看花赏景,盲女恢复用木棍找路的速度。

    不远处慢慢迎面而来一人,盲女刻意放慢了速度,在人经过她的时候,微微一斜,跌了过去。

    那人伸手扶住,青梅浸水般的声音闻之悦耳舒爽,一下靠得很近,好像就在耳畔响起,“小心。”

    盲女想要收回手,脚却突然一崴,人都险些没站稳。

    “姑娘必是崴了脚,我来替你看一看罢。”

    盲女似脚踝疼极,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劳烦了。”

    秦质看了眼周围,扶着她就近坐下,矮下身子将她腿轻轻抬起,手握着她的小腿,隔着布料在她脚踝处细细一按,掌心的温热隔着布料传来,盲女有些许僵硬。

    眼前的人按过关节,微微一用力,他抬头看向她,温声问了句,“可是这处伤到?”

    “正是这处。”盲女手指微微一动,强行忽略握着腿的手,片刻后又轻声问道:“您耽误了这些时候,您父亲寻你可要怎么办?”

    秦质闻言一笑,“那不是我的父亲,是碰巧在巴州遇上的世叔。”

    园中花团锦簇,花香从层层叠叠的花瓣中溢出,微风徐徐,柔和的花香萦绕鼻尖。

    低首按腿的人忽然开了口,“姑娘刚头所说布影人种种工序,其中含有镂刻一序,不知一个布影人需要刻多少刀才能现出形?”言辞微微放轻,隐含不易察觉的莫名意味。

    盲女低眉垂眼没有半点攻击性,言简意赅回道:“大抵三千多刀。”

    话音未落,脚踝上按着的手突然使劲,只听骨头发出清脆的声响,气氛一时静得落根针的声响都能听见。

    秦质抬眼看向盲女,“现下好多了罢?”

    盲女面色平平,另外一只手轻轻握着盲棍,像是想要用力又刻意放松了力道,好好的腿硬生生被扭伤了,她有些想扭断他的脖子。

    秦质神情坦然,看着她浅声道:“起来走一走看看是否没问题了?”

    盲女半晌不动,片刻后才轻声细语问了句,“小女的脚似乎还是动不了,不知您可否扶我到楼内喝口水。”

    “有何不可。”眼前的人一口答应下来,站起身扶起她往最近的楼阁里去。

    二人前脚才进了屋里,盲女随即关上门,转身快速一扬衣袖,一阵诡异的香味散开。

    秦质只觉一阵困意袭来,抬手扶额间看向盲女,一个“你?”才堪堪出口便失去了意识,倒地不起。

    盲女蹲下身子面色阴郁端详着地上晕着的人,忽然捏着他的下巴语调阴冷道:“你真该庆幸你还有用。”

    从衣袖里掏出一只小瓷瓶,倒出一颗带着酒味的药丸,按着他的下巴,塞进去后又轻轻一抬,片刻功夫,便有酒味散出,榻上的人似喝醉了一般。

    她站起身脚踝处又一阵钻骨疼,当即便在他胸口狠狠踩了一脚。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厉喝,白骨微微皱眉,他们竟然这般莽撞行事。

    白骨丢下了人,越过窗子,疾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屋外的褚行见人入了阵,忙进了屋,地上的人早就睁开了眼,神情清明,没有丝毫晕倒的迹象。

    秦质慢慢坐起身,眼里带了些许醉意,抬手轻轻擦拭了嘴角的鲜血,面上没什么情绪却莫名生冷。

    褚行不自觉低下头。

    邱蝉子跟在后头,待进了几步到了墓口交叉路处,白骨才将秦质眼上的布摘了。

    秦质睁开眼慢慢适应了黑暗,此处还有微弱光线能看清周遭环境,眼里似含几分明知故问,“二位究竟要做什么?”

    邱蝉子全神贯注于墓中岔路,时不时闭目轻嗅,似在分辨路线。

    白骨闻言淡淡回道,“不该你知道的不要打听。”

    话音刚落,邱蝉子指了一下左边,“这处有蛊者走过的气息,或许已然清了不少路,我们就走这边。”言罢却不往前走,等着白骨行动。

    白骨眸色微暗,眼里含过一丝寒意,一把扯过秦质往前行去。

    一路而来暗弩,尖桩,落石等机关重重,先前那蛊者也不知死在来那一关,连尸首也不曾看见,倒是留下了不少蛊虫,却不是邱蝉子在,只怕早不知不觉中了招。

    帝王墓下不知埋了多少死人骨,又岂是这般轻易能过的,索性暗厂也设有重重机关,熟悉了一二又有秦质时不时指点迷津,一路倒也有惊无险。

    只带着两个不会武功的人,确实费了白骨不少功夫,连剑刃都起了卷,衣冠也不似以往端正整洁,宛如在沾染了灰尘的白猫。

    待过了流沙蛊,邱蝉子便显得越发鸡肋,墓中机关全靠白骨秦质二人,他极会省力,每每总在故意消耗白骨的力气,拿准她不能独自取蛊。

    在暗梯一路往下走了许久,都未再见机关,白骨慢慢觉出了不对劲。

    白骨不着痕迹做了记号,待走了一个时辰后便又见到了那个记号,她眼睫微垂,并没有开口说出。

    秦质察觉一二,却不动声色走着。

    邱蝉子也觉出不对,“那地图上画的阶梯明明极短,怎么可能走了这么久还没有动静,难道我们走错了?”

    白骨闻言不以为然般,“图是人绘的,难免会有些许差错,即便长一些也还是要走的,我们只要注意脚下机关不枉送了性命便是。”

    秦质听后眉梢微扬起渐而平下,眉眼似染几分意趣,同看戏时正好瞧到了合自己心意的戏一般。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