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6.第八十六章

作者:第五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那为什么洗个澡都要机器人管家跟着?”霍明迟继续笑, 手握着柔软的浴巾来到了青年的背后,弹性柔韧的肌肉手感很好,怪不得那头狮饕蹭到现在都没舍得把脑袋拿开。

    想到这, 他忍不住低头瞟了眼那头老老实实紧贴在盖尔腿边趴着的凶猛野兽。

    甜妮的感官非常敏锐,那对蓝色的兽眸迅速抬起, 对上了他的视线。

    被抓了个现行的霍明迟没有避开,依旧直视着狮饕的双眼。

    野兽之王似乎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了, 不满地朝他发出了一声极具震慑意味的长吼。

    盖尔此时正被男人的话问得有些晕乎乎的, 听到这吼声连忙蹲下去,借着安抚的空当把脸埋进了甜妮柔软的白色鬃毛里。

    他有点羞于开口地回答道, “这是妈咪设定的机器人,我每次洗澡它都会跟进来, 往我的浴缸里加牛奶, 还帮我按摩。”

    霍明迟诧异地看着他, 很少看到会有男人泡牛奶浴。

    盖尔的声音从厚重的毛发间传出来,显得有些闷闷的,“我以前很烦这些婆婆妈妈的事, 为此跟她大吵了一架,还故意破坏那些保姆机器人,直接把妈咪气得躲房间里哭了好几天, 连饭都不吃,后来我妥协了, 她不放心也亲自搬过来监督过我一段时间, 慢慢的就……养成了习惯。”

    甜妮心疼自家主人, 一边摇头晃脑地蹭着盖尔搂在它脖子上的胳膊以示安慰,一边还颇具威胁性地朝霍明迟龇了龇自己锋利的獠牙,大有男人脸上敢露出一点嘲笑的神色,就扑上来咬死他的架势。

    霍明迟勾了勾嘴角,夸赞道,“你妈挺可爱的,像个小姑娘。”

    盖尔眼睛亮晶晶地从甜妮的鬃毛中抬起脸,刚要展颜一笑就措不及防地被男人撸了一把脑袋。

    “你也可爱,活得就像个精致的洋娃娃。”霍明迟展开手上的浴巾,笑眯眯地披到了盖尔的身上,“去穿衣服,别着凉了。”

    盖尔:……

    霍明迟转过身,越过僵住的一人一狮往卫生间走去,他准备刷个牙洗把脸让自己还有些昏沉的大脑彻底清醒清醒。

    快到门口的时候,霍明迟突然觉得身后凉飕飕的,第六感告诉他危险正在逼近,应该立马停下脚步。

    然而还没等他身体做出反应,那股劲风就已经逼近过来,有力的臂膀不容抗拒地拦住霍明迟的腰抱了起来。

    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被人轻轻松松掉转了个姿势直接扛到了肩膀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霍明迟甚至还没从自己要去卫生间洗漱的直线思维中转过弯来。

    盖尔挑起唇角得意地哼了一声,扛着男人步履轻快地走进了极速电梯。

    “甜妮过来。”他还不忘叫上在厅堂里躁动地踱着圆圈步的白色狮饕。

    体格雄健的野兽之王听到自家主人的召唤,顿时抛却了自己应有的尊贵威仪,像只撒了欢的幼犬一样撞进了电梯里,一下子就把原本还宽敞的空间挤占得差不多了。

    “盖尔!”霍明迟动了动身体想要跳下来,却被青年控制得死死的,怎么折腾都是白费劲。

    在等待电梯门关上的那几秒功夫,盖尔甚至游刃有余地空出一只手揉了揉狮饕的大脑袋。

    “别动。”青年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

    啪的一声,没那么响亮,却在霍明迟的脑袋中不断放大重复。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别人打屁股,要知道他爸都没用这种方式教训过他,最严重的一次也不过是拿他的脸练了一套降龙十八掌,还有和老妈齐上阵的男女混合双打。

    霍明迟用力做了一个深呼吸,拼命告诉自己要沉着冷静。他脑子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你等着死吧,臭小子。

    电梯门很快再次打开,盖尔扛着他大步往外走。

    而这时的霍明迟简直快要气升天了,他的目光死盯着眼前不断晃动的结实腰背,按捺着火气咬牙切齿道,“给你三秒钟,放我下来。”

    三、

    二、

    一 !

    ——嘭!

    霍明迟整个人倒栽着被丢到了天鹅绒大床上,这一下摔得他晕头转向,两眼不住往外冒金星。

    “我放了,时间刚刚好。”盖尔一把扯下腰间被蹭得松松垮垮的浴巾,大大方方地赤着身体坐到他脑袋旁边。

    霍明迟抬手按了按晕乎乎的脑袋,寒着张脸看他,“做什么?”

    盖尔伸手指了指自己下面高高竖起的大旗,“帮我解决一下。”

    霍明迟顿时笑了起来,他从鼻腔里低低嗯了一声,顺从地伸过手握住了旗杆。

    在盖尔眯起眼睛放松身体正待享受的时候,男人的手指力道猛然加重,就像个突然收紧的铁钳一样,巨大的握合力几乎捏断他的命根子。

    盖尔顿时惨叫出声,他迅速伸手推开了霍明迟,躬着背捂着软下来的家伙,蜷缩地躺在床褥间,一动也不敢动。

    守在门边的甜妮发出一声狂吼,它迅速跳上大床,钢鞭一样的尾巴虎虎生风地甩过来,直接将罪魁祸首连人带被掀到了地板上。

    也因为有被子的缓冲作用,霍明迟只在地板上滚了几圈,就跟个没事人一样扶着墙站了起来。

    他知道SSS 体质的人没那么脆弱,那一捏除了让青年痛点吃个教训外,不会有其他的实质性伤害。

    然而盖尔就跟彻底没了声息似的,到现在都没动弹一下。这让他心里有点没底。

    “盖尔?”霍明迟蹙着眉试探地叫了一声。

    青年的身体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依旧没有回应他。

    趴在床上的甜妮用大脑袋蹭了蹭他光裸的背,同样也没得到主人的回应。

    白色狮饕不安地低吼了几声,它频频回头看向霍明迟,似乎在向他寻求帮助。

    这个可爱的猛兽之王,此时根本顾不得自己头上早变得歪歪扭扭的粉色蝴蝶结,只拿一双急出了泪花的蓝汪汪大眼睛看过来。

    见男人仍然无动于衷,它急吼吼地跳下大床,甩着尾巴像条大型哈巴狗一样讨好地围在霍明迟身边打转,还不时地拿脑袋拱他,最后竟硬生生把人推到了盖尔身边。

    床上的青年紧闭着双眼,一双被泪水濡湿的浓密睫毛因为疼痛不断颤抖着。

    霍明迟在心里极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给予的惩罚都有点太过了。就算再强悍的男人,那块儿都是异常脆弱的,根本经不起一丝一毫地摧残。

    为了将功补过,他只好伸过手去安抚性地摸了摸盖尔的侧脸颊,大拇指掠过湿润的金色羽睫,不厌其烦地擦拭着对方脸上早已经半干的泪痕。

    “天明哥哥……”盖尔像只脆弱的小动物一样轻轻蹭了蹭他的掌心,十足地委屈道,“你之前都会帮我弄出来的。”

    霍明迟垂眸看着他,“你好好跟我说,我肯定帮你弄,但是你刚刚的做法让我很不高兴。”

    盖尔抿了抿薄唇,也不知道男人的话让他想到了什么,竟牛脾气上冲,扭开脸不再让对方温暖的手指触碰自己。

    “生气了?”霍明迟好笑地收手背在身后问道。

    青年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他迅速撑起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拉过先前被丢弃在一旁的浴巾盖住了自己的羞处,最后才一本正经地盯着霍明迟反问道,“难道秦先生不觉得之前的洋娃娃比喻,也是对我的一种羞辱吗?”

    “秦先生?”霍明迟看着他挑了挑眉。这么客气疏离的称呼,从盖尔嘴里出来还真有点不习惯。

    盖尔执拗地提醒他,“请您回答我的问题。”

    霍明迟摸着下巴假装自己在思索的样子,没过一会儿,他就认错态度良好地点了点头,甚至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作投降状,“是,我在这里郑重向盖尔宝宝道歉,并诚恳祈求他的原谅。”

    盖尔很给面子地被逗笑了,他突然倾过身,在男人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啄吻了一口。

    霍明迟感觉自己的嘴唇就跟被春风拂过一样,还没回过味来对方就走了,独留鼻唇间萦绕不去的淡淡牛奶味。

    他忍不住探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说了一句很毁气氛的话。

    “告诉你一个秘密,”霍明迟看着盖尔,幸灾乐祸地凑近道,“其实,我还没刷牙。”

    盖尔没搭理他,站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慢条斯理的一件件往身上穿。

    在他低头系上衣扣子时,甜妮不甘寂寞地走过来,绕着青年转了几圈后,突然乖巧地趴下了。

    盖尔把衬衫袖子往上卷了几下,然后往床沿上一坐,终于拆掉了甜妮脑袋上早已经变得东倒西歪的小揪揪。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