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6.决战二

作者:一支富贵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低于60%购买比例的朋友可在48小时后收看。

    徐栩慵懒地挥了挥手:“来了。”

    张麟乐心里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连忙迎了上去:“你们是去……”

    “要一路吗?”徐栩伸手, 拍了拍张麟乐的肩, 一语双关道:“玄门界鱼龙混杂,你这种阳春白雪又单纯的男孩子还是跑快递更稳妥, 颜值在线,有投诉的时候还能刷刷脸,比这条路好走多了。”

    张麟乐停下来脚步,站得很直,像在宣读誓词一般慎重:“这是我的理想,我一定要见晏玺。”

    徐栩抱臂,偏头问道:“为了这份理想, 你可以付出到哪种程度?”

    “不撞南墙不回头。”

    “那怕是要撞死在今晚了。”徐栩笑着摇头:“祖师爷赏不赏你这口饭还不一定呢。”

    “轻言放弃可不是我的习惯,”张麟乐急切地询问:“你们也是接到邀请而来的, 对吗?”

    “你的能力怎样我不知道, 不过就瞅你这智商, 我觉得悬,之前给你的提示还不够多吗?”徐栩扶额说道。

    徐栩这么一说, 张麟乐的预感就彻底坐实了。他们三人, 今晚子时都要去见晏玺。

    “那地儿晚上不太平, 我刚才起了奇门局, 此行恐怕有凶险, ”徐栩放下手, 斜了一眼李景行, “道士心善,怕你遭遇不测,一个人落单总归不好。”

    “道士?”张麟乐看着李景行,“你会道法?”

    李景兀自打断道:“你确定要去?”

    张麟乐坚定地点头:“去!”

    李景行盯了他几秒,微微颔首:“走吧,子时快到了,得加快脚力。”说完,便独自走在前面。

    张麟乐发现,李景行看似冷淡,话也不多,但为人心细,他走在前面,手电的光束却照顾着更大的范围,走在他身后的人视线反而更好。

    而且,李景行还将拦脚的石头踢远了些。

    三人光顾着赶路,就没怎么聊天了,赶到会龙庄时,刚好是子时的午夜,四周黑沉沉一片,万籁俱寂,林子里偶尔传来蛙叫与鸟鸣,衬得黑夜更加寂静。

    古老的庄园在黑夜里孤独地屹立,白日的青砖碧瓦变成了一片黑色,屋檐下的红灯笼也是熄着的,死气沉沉,那老旧的木门里似乎马上要就要飘出魑魅魍魉。

    深山里的温度在夜间如同深秋,让人觉得冷,裸|露手臂上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

    “不太妙,大家做一下准备。”

    李景行说完,就放下了背包。他将背包里的裹布打开,露出了银闪闪的刺刀。他把刺刀拿在左手,警惕地打量着周围,龙纹刺刀在夜色下泛着寒光。

    “我还以为是羽毛球拍呢,”张麟乐叹道:“道士哥哥,你是高手吗?太霸气了!”

    徐栩不爽了,清了清嗓子提醒道:“喊道士哥哥什么的太娘了,你换个称呼吧。”

    张麟乐转头问道:“那喊什么?”

    “你就喊他景行哥,”徐栩纠正道:“喊我徐哥就成。”

    “徐哥,景行哥是全真道士?”

    徐栩挑眉:“不,他不是出家的道士,属于正一派,民间那种,可以恋爱结婚的。”

    最后加的那一句话有些突兀,不过张麟乐并未意识到,冲徐栩说道:“对了,徐哥,那你的武器呢?”

    哪想这小子问了这么多问题,还记得武器这码事,徐栩根本不会使用武器,只好别扭道:“我不需要什么武器。”

    张麟乐暗想这徐栩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可他自己不是高手啊,现在会龙庄阴森森的,他磨蹭不得,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截长竹。

    徐栩乐了,这不是打狗棒吗?笑嘻嘻地说:“你莫不是洪七公的传人?”

    张麟乐被逗得傻笑:“当然比不上刺刀。”

    “嘘。”李景行将食指放在唇边。另外两个人也不说话了,警惕地看着周围。

    “看出问题了吗?”李景行问。

    徐栩摇头。

    “阴气快来了。”张麟乐说。

    李景行斜了张麟乐一眼,将徐栩护在身后,看着天上的月亮,再指了指黑漆漆的庄园。

    “看,会龙庄没有影子。”

    李景行觉得,张麟乐的功夫比他差不了很多,如果将他的灵力好好发挥,两者结合,极有可能将来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走吧,到处看看,”李景行偏了偏头,拉着徐栩的手腕向前走,“跟紧我。”

    徐栩乖巧地点头。

    张麟乐跟在后面,觉得两人真是令人羡慕的亲密啊。不过徐栩一直没有出手,难不成这个徐哥真不会武术,需要人保护?

    会龙庄里面全是四合院结构,张麟乐查过资料,这庄园里有16座庭院、202个屋舍和1084扇门,这么找下去,估计天亮了也查不出什么。

    “徐哥,你用奇门遁甲测测,看一下能不能有所发现?”张麟乐提议。

    徐栩有些消沉:“算过了,有人故意阻拦,从卦象中看不出什么端倪。”

    李景行打开了好几个屋舍,里面都是空荡荡的。

    “又是一间空屋,”徐栩在李景行身后探了一个脑袋进去,“这是让我们玩密室吧?今天解不出来,明天晚上再继续。”

    “嘿,景行哥、徐哥,你们来看。”

    李景行与徐栩听到声音,朝张麟乐跑去,张麟乐正用手电照着土墙上的香灰。

    李景行也将自己的电筒光照了上去。两束灯光交织,墙上的物体更加清晰,是一行用香灰画的箭头。

    张麟乐用手指碰了一下香灰,回头说道:“还有余温。”

    “走!”李景行朝箭头方向跑去,徐栩与张麟乐紧随其后。三人越过四合院,便到了一处天井。

    天井四方,周边都是屋舍。而天上的月牙像一名偷窥的小偷,挂在屋檐边上,露出半边脸,阴悄悄地看着三人。

    李景行停下脚步,看着天井中间的石头,冷静的目光如同月色一样冰凉:“徐栩,昨天早上来的时候,我明明记得这里没有假山。”

    徐栩点头:“对,只有水池,我确定。”

    “这不是假山,是奇形怪状的石头,每块石头里面都住着一个东西。”张麟乐走近了两步。

    徐栩皱起了眉头:“石头?”

    “对,形状怪异,堆积在一起,比较像假山。”

    李景行追问:“你还看到什么?”

    张麟乐点头,伸手指着石头:“我感觉石层越来越薄了。”

    李景行一听就知道情况不乐观,而旁边的徐栩居然没说话。

    “怎么了?”李景行看徐栩蹙眉不语,温和地问道。

    “不知道我的思路对不对,当务之急,先离开这里再说。”徐栩拉着李景行的胳膊。

    李景行点头,他知道徐栩预测力在三人中最高,对危险也非常敏感,此刻听他的准没错。

    他反手拉住徐栩开跑,张麟乐深深地看了一眼石头,像一堆被火烧过的焦黑色骨头,杂乱放在一起,而石头里面的轮廓又清晰了几分。

    难道......?张麟乐揉了揉鼻子。

    “跟上!”李景行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张麟乐才转身跑了上去。

    三人气喘吁吁地跑了几个相似的庭院。

    “我们又回到这里了,”张麟乐看着石头:“绕回来了。”

    李景行也能感受到邪气,却看不到更多,他知道张麟乐一口咬定大家是绕回来了,那肯定是在石头里看到了一样的东西。

    “看来我想的是对的,”徐栩看着李景行,“相传石头阵是奇门道法,诸葛亮等人极善用此阵,至于能不能借东风我的确不敢妄言,但我知道,很少有人能启动此阵,一旦被困在阵里,就很难再走出去。”

    “可这石头......道家还用阴邪道法布阵?”张麟乐愣了。

    徐栩摇头:“考验我们的人为何要用阴邪道法布阵,我也想不明白,但这非常不妙。”

    “邪气会随时辰变化而变化,深夜的时候很强,植入石头阵里恐怕并不是要困住我们这么简单。”李景行失笑。

    张麟乐接话:“困住我们的同时,检验我们的打斗能力。”

    打......吗?徐栩掏了掏耳朵:“这是想搞死我们吧。”

    “有我在呢,你死不了。”李景行说。

    “石头阵虽然是大阵,但也有破解之法。”徐栩说。

    张麟乐连忙问道:“怎么个破解法?”

    “破解法不在石头本身,而在于环境。按照天井风水来辩宫位,找到出去的办法。”徐栩笑了起来,嘴角往上勾。

    他们同时抬头,看到四合院的天井如同一口透明的四方鼎,压在三人头上。

    “按照天井风水,天井下不应该堆放石头,石头经过白天暴晒后,晚上冷下来会释放凉气,阴气便可趁机入驻,长期以往会影响整座宅子运势与宅子主人的健康。”

    “还有这讲究?”张麟乐挠头。

    “讲究多了,一般天井里还不能种树,这个以后给你慢慢讲。”徐栩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天井里有外鬼门与内鬼门之分,我们要走出天井外,就要从内鬼门离开,但是要诸多小心。”

    “内鬼门......”张麟乐的眉头一点一点地皱起,他虽然不怕鬼,但听上去总觉得这个词特不吉利,像几个人要去阴曹地府走一圈似的。

    “内鬼门在巽方45度,用罗盘可以定位。”徐栩说。

    李景行已经抬起罗盘找到了准确的方向。

    张麟乐盯了一眼石头,叹道:“来不及了!”

    徐栩刚一回头,突然发现他回到了戏台前,四周死一般地寂静。

    而且,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入阵了!徐栩心里暗叫糟糕,很有可能石头里的邪气已经释放出来,他们彻底被困住了。这可不是找天井内鬼门与外鬼门的问题了,他们被困得太深了。

    他尝试喊了几声李景行,无人答应他。徐栩估计李景行与张麟乐也被各自困在这阵法里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