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7.血缘与爱

作者:软霓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不行,我做不到。”

    经过多次的尝试, 阿尔托莉亚最终还是没能拔下那把剑。她颓然地跌坐在冰冷的湖底, 丧气地用双手捂住脸, 低泣着。

    “怎么办,父亲的圣剑, 父亲的意志和传承,就要断绝了。我没有办法,我用不了它,我该怎么用它来复仇?”

    芙兰看着这个被打击后脆弱的女孩,十分无奈地叹息。她俯下身,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轻柔地说道:“阿尔,你要放弃复仇么?”

    “不, 绝不。”阿尔托莉亚沉默了一会儿,坚定地回答道。

    “那么, 你的目的是为了给父母和兄长复仇, 夺回他们的名誉并手刃凶手, 不是么?圣剑并不是必须的,它只是你父亲, 你家族荣耀的象征, 缺少了它也并没有什么。因为, 你就是你家族的一员, 你也可以成为你家族的荣耀。”芙兰慢条斯理地说道。

    看着阿尔托莉亚眼中又闪起的亮光, 芙兰接着说:“而且, 既然这把剑是王选之剑。你有你父亲的血脉却无法使用它, 说明你还没有成为王的资格,你缺乏王者的器量。所以,这把剑不认同你。”又接着说:“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都想不太明白。但是,如果你想要使用它,你要学会改变自己,锻炼自己,体会王者的想法,做成为王的准备。等到你真正做好了成为王的准备,拥有背负整个王国的勇气和器量时,你未必不能重新拿起它,它也会为你而战。”

    阿尔托莉亚有些茫然,她呆呆地看向芙兰,反问道:“我,我能成为王者么?我只是个女孩子,连父亲都不让我碰圣剑。而且,什么是王呢?像父亲一样么?我,我不太明白。”

    芙兰摇摇头:“为王与男女无关,重要的是王者的心。”又接着道:“但是,就现状而言,成为王是一条布满荆棘的艰辛的路,尤其对女孩子而言。不用着急,你可以慢慢想,想一想你除了复仇,或者说复仇结束,你想过怎么样的生活,毕竟人的一生不能只为复仇活着,复仇只是你人生的一个小目标,并不是你人生的终点。你的父母兄长用生命救你,不是为了让你为复仇葬送一生的。”

    阿尔托莉亚茫然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除了要复仇还能做什么。”

    芙兰笑笑:“你还小呢,谁也不是一出生就知道自己一生的,你可以一边成长,一边思考。总能碰到自己愿意尝试的事情和愿意一生为之努力的事情的。”

    接下来的几天,芙兰发现阿尔托莉亚都有些魂不守舍,呆在屋子里思考人生,连吃饭都食不下咽的。她明白,这个孩子承担了太多她这个年纪不应该承担的压力,父母兄长死亡的仇,王座倾覆的恨,所有的压力压在了她柔弱的肩膀上,让她不堪负重。一个出身王室,穿着漂亮裙子在花丛里采花扑蝶的小姑娘,尽管遭受国仇家恨,拿惯了鲜花宝石的手还拿的起宝剑和长枪么?

    在阿尔托莉亚又一次差点把叉子插到自己的脸时,芙兰抬手拦住了她,无奈地说道:“好了,心思不在这儿就别吃了。”顿了顿又说:“去穿上外衣,我带你出去。”

    阿尔托莉亚跟着芙兰来到了街上,经过了一个月,政变的风波已经平息了,但街上的感觉到底还是有些不同了。

    阿尔托莉亚发现,街上多了很多黑甲的卫兵,拱卫着骑着马的黑袍人,当这些人走过,街上的市民无不噤若寒蝉。孩子们都会大人紧紧的搂在怀里,紧张的避让在一边。等这些黑衣人走过,街市上才恢复平静。

    阿尔托莉亚觉得奇怪,小声的问芙兰:“他们是谁?”

    芙兰解释道:“那个黑袍人是与扶提庚做交易的北方黑巫师之一。”

    “什么样的交易?”

    “一些黑暗的,禁忌的交易。他们为扶提庚提供了力量。而扶提庚回报给他们特权和付出其他的一些东西,一些,珍贵的,不可再生的东西。”

    阿尔托莉亚奇怪地问:“那是什么?”

    芙兰轻抚阿尔托莉亚的头,轻声道:“爱和慈悲。”说这又看向了远方“他用他妻子的鲜血交换了邪恶的力量,用来得到他渴望的权利。”

    随后又看向阿尔托莉亚:“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做出这种选择。”

    阿尔托莉亚郑重地点头。

    两人继续在街头巷尾穿行,看着各种各样的人。即便朗蒂尼亚姆是都城,这里也不是每个人都生活的富足安乐的。有用生命和鲜血获得酬劳供养的骑士,也有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贵族,有腰缠万贯仍然贪婪敛财的商人,亦有食不果腹,挣扎求生的贫民,有慷慨慈悲的善人,亦有践踏同胞为乐的恶棍。

    各行各业,世间百态都浓缩在这些街道上人们的嬉笑叫骂,喜怒哀乐里。

    突然的,前方喧哗起来,周围的人们开始往前方攒动,芙兰二人顺着人群方向过去,便见一队卫兵押着一列囚徒向断头台和绞刑架的方向行进。

    法场上,书记官拿着文书大声宣读着几个囚徒的罪恶,赫然是与逆党勾结,阴谋颠覆国王的统治。围观的民众开始交头接耳,又在书记官的大声喝止中噤若寒蝉。阿尔托莉亚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上的这些囚徒,上面有老人,有妇女甚至还有孩子。带着枷锁的母亲大声地喊着她的孩子是无辜的,请放过她的孩子,却被押送的士兵打倒在地。她绝望地哭嚎着,祈求着上帝,到最后又祈求着恶魔,愿意用一切换取她孩子的活命。她的孩子是一个倔强的男孩,他噙着泪喊着妈妈我不怕,却绝不哭出来。

    阿尔托莉亚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她的悲痛和愤怒让她的情绪濒临失控,她似乎是从这个孩子的遭遇联系到了自己。阿尔托莉亚拽紧芙兰的衣角,颤抖着声音小声地问道:“芙兰,你能救他们么?”

    芙兰轻声地回答:“阿尔,我救不了所有人,只要扶提庚还是国王,这样的囚徒就不会是最后一批。他们是否真的有罪并不重要,国王只不过是在确立自己的权威罢了。”

    阿尔托莉亚急切地问道:“那,那个孩子呢?你可以救那个孩子么?我可以用我的愿望来换。”

    芙兰深深地看了阿尔托莉亚一眼,说道:“愿望就不用了,就当是我附赠的吧。”她又看向刑场,对阿尔托莉亚说:“阿尔,一会儿可能会有些骚乱,还记得回去的路吧,你先回住所。”

    阿尔托莉亚点点头,叮嘱了句:“你自己也要小心。”就扭头往住所走。

    芙兰将注意力转回刑场,思考着怎么以最小的动静带走那个小男孩。阿尔托莉亚还住在城里,这件事不能闹的太大,否则只会打草惊蛇,牵连到阿尔托莉亚。

    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看着面前的众人已经被排成一列往绞刑架带去,便开始了行动。

    突然间,刑场上狂风大作,风沙扬起,吹的众人都迷了眼睛,忍不住躲避。在这沙尘中,芙兰利用灵子化和风系法术飞速跃迁到男孩身边,在那名妇人震惊的神情中带走了她揽在怀里的那个男孩,并将一个施加了幻术的傀儡留在原地。在她消失的那瞬间,她看见了那名妇人的口型,那是

    “谢谢!”

    待风沙停歇,主事忙叫卫兵清点犯人,直到犯人一个不差,才舒了口气。

    一声厉喝划破空气,囚徒们脚下的挡板打开,十几名囚徒纷纷坠落,随着嘎吱的脆响,颈项与脊柱断裂,仿佛一只只绝望的猎物,悠悠地在绞刑架上摇晃。

    没有人看到,在刑场的一个角落里,一个高挑的美貌青年怀中抱着一个孩子,孩子的眼睛和嘴巴被青年的双手捂着,只有两行泪水无声地从手掌的缝隙滚滚留下。

    阿尔托莉亚在家中焦灼地等待着,心绪不宁。直到她努力平静下来,街面上仍然没有传来什么异常的消息,这让她有些放心又有些不安。

    正在她想要出去看看的时候,芙兰回来了,带回了一个披着斗篷的小男孩。那孩子看起来比她还小一些,脸上脏兮兮的,双眼红肿,仿佛刚刚哭过,神色阴郁,显得十分沉默。

    芙兰想着同龄人可能更好沟通,便打算把这个男孩交给阿尔托莉亚,哪里想到这个男孩只拽着芙兰,根本就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芙兰有些无奈,只有示意阿尔托莉亚过来和这个男孩说话。

    阿尔托莉亚踯躅地走过来,对这个男孩说道:“你还好么?我是阿尔,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我经历过这种痛苦。”她停顿了一下,又说:“我和你一样,我的父母兄弟也是被新国王杀死的。”

    男孩听到这话才抬头,默默地看着阿尔托莉亚。

    阿尔托莉亚看他终于给了反应,松了一口气,轻柔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抖了抖嘴唇,用有些嘶哑的声音回道:“我叫兰斯洛特,兰斯洛特汉密尔顿。”

    经过几天的磨合,这个叫兰斯洛特的小男孩终于不再像一只沉默的羔羊,开始与人沟通了。芙兰和阿尔托莉亚也知道了他的身世和遭遇。

    兰斯洛特出生于一个贵族的家庭,出生时被巫师预言,他将成为叛逆的骑士。父亲因为预言而不喜他,将他抛弃到了湖畔。是母亲不忍心,将他带了回来,并给了他全部的爱。不久前,正直的父亲对新国王的加赋表示了反对,同时新国王也得知了这则陈年的预言,对父亲更加猜疑。最终新国王牵怒了兰斯洛特的整个家族,将他们统统列为需要清理的叛逆,送上了绞刑架。

    阿尔托莉亚同情兰斯洛特的遭遇,对残暴和偏执的新国王扶提庚更加憎恨。芙兰发现两个孩子的精神状态好了起来,尤其是阿尔托莉亚,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从前几天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精神也一天天饱满起来。

    有一天,阿尔托莉亚找到了芙兰,认真地盯着芙兰的双眼,一字一句地坚定地说:

    “芙兰,我想明白了。”

    “我要成为英格兰的王。”

    注意到这一幕,人群一阵骚动后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金发碧眼,身材纤瘦的亚瑟王和乌发乌眸,身形高大的兰斯洛特爵士持剑而立,相互对视着。

    良久,兰斯洛特先开了口,声音有些嘶哑地低声说:“没想到我们会走到这一步。阿尔,我很抱歉。”

    阿尔托莉亚深深地看了一眼兰斯洛特,问道:“为什么要抱歉?”

    兰斯洛特有些语塞,他顿了顿,回答道:“都是我的错,我让你为难了吧?”

    阿尔托莉亚轻轻闭了闭眼睛,声音轻柔:“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她突然睁眼,目光炯炯地看向兰斯洛特,高声说:“兰斯洛特,你明白这次决斗的含义吧!”

    “你只有赢了才能活下来,而我,为了身为亚瑟王的尊严,绝不会留手!”

    “兰斯洛特,抱着杀死我的态度,尽你的全力吧!”

    兰斯洛特皱着眉头,握紧了拳头,低声问:“我们一定要这样么?”

    阿尔托莉亚轻轻叹气:“为了卡美洛…”她一把抽出誓约胜利之剑,摇摇对准兰斯洛特:“现在,拔出你的剑。”

    兰斯洛特低叹,缓缓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心中下定了决心。

    “陛下,阿尔。我的养子,加拉哈德,是一个好孩子。”

    “他的亲生父母在北方战争时牺牲了,我也从没尽到当父亲的责任。”

    “以后,就请拜托您照顾了...”

    ----------------------------------------------------------------------------------

    兰斯洛特输了,但并没有死在亚瑟王的手里,仁慈的亚瑟王念及和兰斯洛特的情分和他以往的功绩,只是将他逐出了圆桌骑士,并赶出了卡美洛。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