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69.第一六九章

作者:此眼绯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主公,有件事想要跟你讨论一下。”压切长谷部自从早上一时鲁莽撞破了长曾祢虎彻和蜂须贺虎彻的事, 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听说过审神者强制寝当番导致刀剑暗堕的, 也听说过审神者与刀剑付丧神谈恋爱的, 就是没想过原来刀剑们还可以内部消化!

    黑子哲也一看到压切长谷部,脱口而出:“长谷部殿跟不动的关系真好呢。”

    “……大将。”药研扶额, 不得不为同是织田组的刀剑们澄清一下,“长谷部和不动其实跟鹤丸和太鼓钟一样,都是类似于父子。”只不过鹤丸和太鼓钟是关系融洽的父子,长谷部和不动是关系别扭的父子。

    黑子哲也:“哦~”

    压切长谷部一脸惊悚,等等,阿鲁金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他看向药研寻求答案。

    药研无奈的冲他点了下头。

    压切长谷部顿时脸都黑了。

    “长谷部,大将只是有些反应过度了, 今天他看谁都是这样的想法。”

    压切长谷部这才松了口气。他当然不会怪黑子哲也,那么能怪谁呢?那就是刺激到黑子哲也的人!他捏了捏手心, 果然, 干脆去把长曾祢和蜂须贺给压切掉吧。

    加州清光全程一脸懵, 伸出尔康手,等等, 你们到底在说说些什么, 请问谁能给我翻译一下?

    大和守安定也是一头雾水, 药研为什么要强调长谷部和不动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还跟鹤丸和太鼓钟扯上关系了?

    黑子哲也走神并没有多久, 很快就回神了。“长谷部殿要跟我说什么吗?”

    “其实就是虎彻兄弟的事。”

    黑子哲也点头, “现在不能说兄弟了吧?”

    压切长谷部:“……那, 虎彻夫夫的事?”

    加州清光看向大和守安定:“夫夫?”

    大和守安定摇摇头, 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然后黑子哲也一头埋进地上不知道谁扫成一堆的落叶里面,“时、时光机,我先找找时光机。”

    “大将!”

    “阿鲁金!”

    药研和压切长谷部吓了一大跳,赶紧一左一右的把黑子哲也从落叶堆里拉起来。

    这熟悉的一幕让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眼角一抽。“主公,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吓得你都要找时光机了?”

    黑子哲也苦着脸,打了个比方,“就好像桂先生把自己的巴比伦塔送给了九兵卫桑,然后九兵卫桑用着桂先生的巴比伦塔跟变成了桂小姐的桂先生结婚了一样。”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纷纷吸了一口冷气,“嘶~那么恐怖?”

    黑子哲也郑重的点头:“没错。”

    被黑子哲也的一番话给绕糊涂了的压切长谷部看向药研,他们在说什么?

    药研摇头,完全听不明白。

    加州清光:“太恐怖了,就好像土方先生再也不吃狗粮了,旦那从JUMP里面毕业了一样不可思议。”

    “喂喂,加州你说些什么呢?”刚好走过来的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就听到了加州清光的话,身为土方组的他们瞬间不满了。

    “土方先生只是爱吃蛋黄酱了一点,加州桑你竟然说土方桑吃的是狗粮,也太过分了吧。”堀川国广控诉。

    “什么叫只是爱吃蛋黄酱了一点?那是一点吗?那整个人都变成了蛋黄酱星人了吧!”大和守安定用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一下,“你们跟着土方先生这么久,该不会也喜欢上了吃狗粮吧?”

    “你说什么?”和泉守兼定顿时忍不住了,“想打架吗?”

    “呵,来呀,谁怕谁,砍了你们哦,小猫咪。”大和守安定露出冲田式鬼畜笑。

    加州清光:“阿拉拉,安定这是完全继承了冲田先生的抖S精神呢,真是可怕。”

    压切长谷部&药研:你们在异世界到底学了些什么啊?

    黑子哲也摸了摸下巴,“最开始说无法接受这样的冲田先生的大和守殿,其实在相性上跟冲田先生是最合得来的呢。”

    “大将,回归正题吧,长曾祢他们的事情还是得解决啊。”药研提醒道。

    黑子哲也沉重的点头,“确实是这样。”

    “嗯?长曾祢怎么了?他跟蜂须贺又闹矛盾了?”一提起虎彻兄弟,大家的第一印象怕都是这个。

    黑子哲也摇头,没有回答他们的这个问题,他看向压切长谷部,“这样,长谷部殿你让蜂须贺殿单独来我房间,我先跟他谈一谈。”

    毕竟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他只知道长曾祢虎彻单方面的想法,另一个当事人是怎么想的他并不清楚。

    半个小时后,蜂须贺虎彻来到黑子哲也房间。药研看了他一眼,很自觉的走了出去,还从外面把门关上。他也没有离开,而是在不远不近的位置守着,防止其他人来打扰。

    黑子哲也见蜂须贺虎彻将一只手背在身后,自以为很隐蔽的揉着腰,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找了个软垫放在蜂须贺虎彻身后,“阿诺,蜂须贺殿,你坐着吧。”

    蜂须贺虎彻的脸都黑了,他磨磨蹭蹭的坐在软垫上,看都不敢看黑子哲也一眼。

    又给蜂须贺虎彻倒了杯水,黑子哲也问:“蜂须贺殿,你是自愿的吗?”

    蜂须贺虎彻拿着水杯的手一抖,“主公你还小呢,这件事让我跟那个赝品自己处理就行了。”

    黑子哲也看他这副样子,有些犹疑,“你……其实心里是愿意的?”也是,以蜂须贺殿的个性,他若是不愿意,恐怕会直接给长曾祢殿一刀。

    蜂须贺虎彻的脸色更黑了,但却没有反驳黑子哲也的话。

    这是默认了?知晓了蜂须贺虎彻的意愿,黑子哲也松了口气,反而没那么纠结了。既然两个当事人都心悦对方,恐怕平时的不合也只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情趣而已。

    “既然这样,我们把长曾祢殿一起叫过来吧,婚礼的事情你们有什么想法吗?讨论过了吗?”

    蜂须贺虎彻一脸的古怪,“婚礼?”

    黑子哲也默了一下,然后问:“你们不想结婚?都、都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了,你们都不想对彼此负责吗?”

    他紧紧的盯着蜂须贺虎彻,大有你要说是你肯定就是渣男的感觉。

    蜂须贺虎彻接收到了黑子哲也传送过来的信号,哽了一下。他自己不愿意反驳审神者的意思,就把长曾祢虎彻推了出来,“那主公你把那个赝品叫过来,问问他的意思吧。”

    黑子哲也点点头,走去开门,然后就看到跟不远处的药研站在一起的长曾祢虎彻。很好,都不用去叫人了。

    把长曾祢虎彻叫了过来,黑子哲也又对药研说,“药研,你帮忙去脚下长谷部殿和歌仙殿,让他们赶紧过来。”

    药研愣了一下,“要把他们一起叫来?”

    黑子哲也点头,“嗯,毕竟要是要准备婚礼的话,还是得让长谷部殿和歌仙殿来做准备吧。”

    药研:“婚、婚礼?”

    长曾祢虎彻眼睛一亮:“还能举行婚礼?”

    房间里的蜂须贺虎彻:“……”他有答应举办婚礼吗?

    长曾祢虎彻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冲进去,一把抱住蜂须贺虎彻,“太好了,蜂须贺,我没想到你竟然愿意跟我举办婚礼,我真是太高兴了。”

    蜂须贺虎彻浑身僵硬的被长曾祢虎彻抱在怀里,表情有些扭曲,他什么时候说自己愿意了?刚想说自己没同意,他一抬头就看到长曾祢虎彻亮闪闪的眼睛犹如大型狗狗一般,呵呵的傻笑,一脸傻样他都看不下去了。

    “毕、毕竟事情都这样了。”

    “诶嘿嘿~”长曾祢虎彻继续傻笑。

    蜂须贺虎彻翻了个白眼,实在是没眼看了。

    压切长谷部和歌仙兼定来了后,知道虎彻…夫夫要举办婚礼,又看着还抱在一起的二人,他们表示:这口狗粮我们拒绝接受。

    “咳!”压切长谷部咳嗽一声,惊醒了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两兄弟,不,两夫夫。“婚礼的话,本丸还是第一次举办,你们是想举办传统日式婚礼,还是想要举办现世流行的西式婚礼呢?”

    歌仙兼定表示:“论风雅的话当然是传统日式婚礼才行吧。”

    压切长谷部:“到底什么形式的婚礼当然要由两个新人来决定。”

    “咳咳!”药研咳嗽两声表示一下存在感,“光我们在这里讨论,不够吧?他们各自还有娘家人呢,大家不是应该一起坐下来讨论吗?”

    黑子哲也点头:“的确应该是这样!那药研,麻烦你再跑一趟了。”

    很快,药研就把土方组、冲田组和浦岛虎彻都给带来了。

    “长曾祢哥哥,蜂须贺哥哥……”浦岛虎彻一脸担心的看着他们。“主公,是不是我两个哥哥做错了什么?”

    黑子哲也摇头,“没有啊,让你们来是想让大家一起来商量下蜂须贺殿和长曾祢殿的婚礼事宜。”

    “哦~”浦岛虎彻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唔,等等,主公,你刚刚在说什么?谁?谁的婚、婚礼事宜?”

    不只是浦岛虎彻,加州清光他们也是一脸惊吓,“长曾祢大哥和蜂须贺的婚婚婚礼!?”

    “对啊,你们是觉得日式传统婚礼好,还是西式婚礼好?”

    看着一本正经寻求他们意见的审神者,五位刀剑男士都不知该作何反应,呆愣当场。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