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6.七十年代女知青(1)

作者:传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回去的时候在一边的溪水边, 叉了几条鱼, 串成一串, 用木棍挑着, 潇潇洒洒的飞奔下山,自家就住在一边峰头的半腰, 下山很快的。

    “大姐,二哥小弟快出来, 我们今天烧鱼吃。”红梅一进门就叫嚷, 农村就是这样。

    “三妹,你又溜到哪儿抓鱼。”家里的条件好了,又离老宅那些极品奇葩远, 红娟说话的声音都大了好些, 日子苦点不要紧,只是别有奇葩。

    “没有多远的溪边, 下次你们也可以去叉鱼,姐, 一条咱们清炖, 一条红烧好不好?”红梅的厨艺是马马虎虎, 红娟是个娴静的女孩子,缝衣服, 做饭, 都做的很好。红梅谄媚的样子, 气笑了红娟, “你啊一说到吃的东西上面, 就这个样子,总共就几条鱼,还一餐吃两条鱼,可把你的美得。”

    “姐,你就给红梅做嘛!什么时候想吃了,我再去抓。”

    抓住大姐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着,小脸蛋还靠在胳膊上蹭蹭。红娟都被妹妹压的胳膊生疼,“好了给你做,真是怕了你每次都是这样,我的胳膊给你压折了。”

    摆脱磨人的三妹,摇摆自己都胳膊,没好气的说了两句。

    红梅达到目的,笑呵呵的指使自己亲哥去做事:“二哥,帮个忙呗?鱼归你收拾了。”

    “知道了,我自觉,不用你提醒。”孟津明点点头,提着鱼一个人到石洼边,这是红梅指使二哥一个人挖的一个水坑,底下铺满小石子,边上也是砌好石板,灌满干净水,现在石洼里面没有水,可以自己用水桶打水以后在这里杀鱼,用水淋的干干净净。

    家里现在确实弄的整洁干净,都是红梅在家里瞎折腾的。

    在离裕村不远的军事基地,住着一个团,这里有大山作为屏障,是很好的训练地方。这里地域特点,就是南北通汇,情况比一般地方要复杂,自古以来这里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也有部队驻守。还不是一般的部队,是精锐之师。

    江子强歪坐在椅子上,申仑看着就碍眼,“老江,能坐直不?”

    “咋了,老申你别讨嫌啊?我老婆都不管我坐姿,你管啥?”

    江子强最烦老申提醒自己规矩,他在京都老家也是一年四季被老娘提醒,真是的,自己一个糙汉子,那么讲究干啥。

    “你老婆管得了你在办公室怎么坐不?你呀懒的说你,我有事问你?”

    “问呗?”江子强继续歪坐着,手里还拿着一把蒲扇,不停都扇风,这天热的,真是烦躁。

    “上次你去抓人,那凌冕不是受伤了吗?”

    “咋了,不是早好了吗?”

    “是好了,不过很奇怪的是凌冕的伤口好了以后,一点伤疤也没有,据说好的也快,比咱们现在用的药都要好,你说那是什么药草?咱们要是能找到,以后出去带点,或者给相关研究人员研究,说不定未来会有别的惊喜给我们。”

    “谁也没注意,当时在山上遇到的一对母女,她们是当地的老乡,在山上挖野菜的,顺便采点草药,听她们聊天,应该是家里有受伤的人,我本是想买一点给钱的,可是小姑娘死活不要钱,送了凌冕一些,当时也没有注意,是几种草药弄在一起嚼碎或者捣碎后敷在伤口上。”

    “就是几种搅和在一起才不知道到底具体有些啥,单一植物凌冕肯定能记得住。你后面肯定没有听战士们说过有多好,凌冕子弹取出来以后,凌冕敷过医院的药,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第二天又敷了草药,效果好到不行。”

    “这个要问小姑娘才知道。我是记不得。”

    江子强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姑娘给的草药效果这么好,但是自己也不能随便就去问人家的草药的配方,这可能是人家家里世代传承下来的,可不能白不提黑不提的就问,还有自己就是知道这配方也不能随便用。

    “嗯,咱们要不要把这事汇报上去。”

    “要的,这也可能是人家家里的世代传承下来的。咱们要征求别人的同意才行。”

    “那是肯定的,我们又不是恶霸。”

    “滴滴滴!宿主注意,系统升级成功。请抽空查看。”

    系统终于升级完成,红梅躺在竹床上,对着空中,伸手点击上方一个高清屏幕,直播间里面还有很多人,“咦,主播上线了。之前不是检修吗?”

    “检修完毕了吧!看看,主播翘着二郎腿躺在竹床上,看看真是惬意。”

    “是呀,不过主播不说话,像是在研究什么。”

    “……”

    这时的屏幕也扩大不少,在右手边上,有两个很小的窗口,一看就是已经开启两个异时空的直播平台。

    一个是平行时空的几十年以后,一个是星际时空,可以同时观看红梅的直播,也可以直接在红梅小店买东西。

    系统的商城里面也开通了简单基础的星际商品,购买的币种不一样,但是系统会转换,星际是星币,星际买东西是用的星币,系统就接受星币,红梅买星际的东西也可以用星币 。

    赛尔星

    赛尔星历经不知道多少万年,环境也是反复变化,近万年来,环境好了很多,但是很多能吃的东西历经万年甚至更多悠长的岁月,一些能吃的东西几经变异,他们已经认不出来,也不敢乱吃,很多之前能吃的东西经过变异已经不能再吃,带着毒气,是不能吃的,大多数的吃食都是不能吃的,能吃的东西不多,赛尔星人对于吃都已经没啥兴趣,他们一般吃的都是那种经过压缩又压缩过的能量液,这个一餐一管,一天三管就几种简单的口味。

    草丛里面趴着一群人傻眼了,怎么还闯进来一个小女孩,几人把目光移向那两位能做主的人,能做主的人也是干瞪眼,自己的人不能出去,也不能发出声响。这可咋整啊。

    红梅在草丛中也找到一些中草药,都是她以前就认识的,还看见一株小小的灵芝。这个可以拿回去泡酒给爹喝。小心翼翼的挖出来,再慢慢放进身后的背篓里面。

    没有离开这个大范围,继续找药材,看见别的东西也继续挖 ,远处的匪徒,也看见红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虽然有一个孩子出现,不过一看就不是抓他们的人派来的,小女孩也没有靠近他们。也不是很好出手。趴在矮木草丛中双方人马都静静等待着,每个人都紧张的张望着。不希望再出现什么问题。

    红梅的出现暗地里控制有荆棘的植物全被向匪徒延伸过去,形成一个荆棘包围圈,控制到一半,红梅退化的大脑发现不行,到时候自己的异能可能会被人发现,自己还得三思而后行,有些人天生就嗅觉敏锐,自己可不能让别人发现。又悄悄的控制荆棘退回去。

    只是瞬间的想法,两方人马都没有察觉到什么,红梅在离开这片区域的时候,还给匪徒设置了障碍,在他们的前后方,悄悄的布置了一道荆棘丛,可以稍稍延缓一下,他们的行动。

    红梅退出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红梅并没有离开多远,只是退出战圈,在另外一个方位继续挖东西,难得的是,红梅忍住没有打猎,红梅在一边和亲娘汇合,一起捡蘑菇和挖野菜,“娘,快过来,看看,这是啥?”

    “叫那么大声干啥,你这孩子,小心惹来什么东西。”

    “娘,我发现红薯了,以后咱家少饿几顿了,我们挖回去给小弟和爹吃。”

    “小声点,别人村里出来挖野菜的人听到了。真的是红薯,你没有看错。”从一边跑过来的马兰花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低声的问。

    红梅没有说的是,娘你上山走了多远没点数吗,这里面有什么人回来挖野菜,这里需要野菜和红薯的也就是我们。不过她不能对亲娘说,要不然明天亲娘不会来的。

    马兰花用手拨拉几下红薯叶,高兴的抬起头,“三妮儿,我们挖回去,这里的红薯不老少,前些天咱们可是被你爷奶净身出户的,要不是有你大爷爷和二爷爷借咱们家一些粗粮,咱家现在还不知道要饿死几人,这是咱们的救命粮,一定要全部挖回去。”

    红梅扶额,亲娘哎,您一下子就把自家的情况介绍给这里的所有人,虽然这些人以后可能与自己家不会有啥关系,但是您也不要看见没人就说说家里的情况吧。

    母女两个弯下身来,拼命的挖红薯,母女俩的声音,还是被前面趴着的人都听到了,这些人心里也不好受,百姓这么苦,可他们在部队可是吃的饱饱的。这些都是百姓供给的,他们应该更努力一些,更努力的练习杀敌本领,更努力的多抓前来搞破坏的匪徒和敌人。这些都是他们应该做的。

    远方的匪徒手里可是也有武器的,他们手里还有很重要的东西,这也是己方不敢轻易动手的原因。

    很久之后,红梅都没有看到这些人动手,她不介意帮帮自己人,要知匪徒或是敌人要是继续僵持,谁知道最后他们会不会流窜到自己村里,那时候就麻烦了。

    红梅瘫坐在地上,“娘,我休息一会儿。”

    “好,你还小确实累了,娘都觉得累,你去树下靠着,喝口水歇歇吧!”

    “好,那我歇歇去。”

    “去吧,去吧,今天多亏你眼睛尖,要不然这老些红薯,没人发现就亏大了。”

    马兰花这时候浑身是干劲,只想怎么把这些东西弄回家,别的都不放在心上,这里可有很大一片,要不是三妮儿发现,自己是不会看到的。

    红梅靠坐在大树下,喝一口水,然后仰望着大树,双手从背后抚摸着这颗大树,异能已经开始和大树沟通,这颗大树虽然没有开启灵识,但是比一般都小草什么的 ,要好的多,一人一树聊的正欢,周围无风自动,一边圈在一起的匪徒,感觉到阴深深的,背脊发凉。很快有一个人叫了起来:“啊啊啊,疼。”首先暴露了方位。几人悄悄回头看了看,后边什么也没有。

    “老六,你是怎么了,叫那么大声,你想死吗?”一个光头低声呵斥着叫老六的人。

    “老大,我也不想,可是后面好像是被什么咬了一下……。”话音未落完,身边传来“嘣”的一声,老六歪头倒下了,鲜血顺着脑袋流了下来。老六的死,很快就引起骚动,己方已经抓住战机,很快就和对方打了起来,红梅赶紧把东西收拾起来,抓住自己老娘藏在一个茂密的草丛里面,这里比较隐蔽,不会被发现。

    “三妮儿,这是哪里放鞭炮,这声儿咋那么大?”

    “娘,不是鞭炮,三妮儿也不知道是啥响的,就觉得不对劲。”

    一个八岁的孩子可不认识那些东西,自己坚决不能承认。要不然怎么解释。

    “嗯。”

    大家都点头答应。

    孟会计搂住小红梅继续问,“小红梅还记得太爷爷呀,太爷爷说了一些什么话?”

    “就说红梅遭罪了,要好好补补,还说啥来着……”小红梅拍了一下头,又说:“哦,太爷爷好像说了从今年开始要闹灾荒,说不能种水稻,只能种土豆和红薯,要闹三年还是四年的旱灾。还有还有一定要告诉大爷爷,让村里不种水稻,村里不听就把自家自留地种满土豆和红薯……”

    红梅透露出来的意思,震惊了孟会计,红梅对于这年间的大灾荒还是知道的。前世很多老人忆往事的时候都会说起,但是具体有多严重,她还是不知道的,也听老人们说起来过,说是吃什么观音土,饿死了人。这些红梅以前是不相信的。在她心目中粮食都很高产,还有土豆和红薯都是高产的,种一些就不可能饿死人,她一直认为是以讹传讹。

    来到这个时代,她有点相信了,还没有饥荒,就饿肚子,饥荒来了,那不是更饿。

    红梅从末世而来,她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滋味,也知道饿肚子的可怕,她不是圣母,做不到帮助所有人但是自己身边的人,她希望自己能示警,希望能帮助大家避过这最困难的三年。

    孟会计眼睛直直的盯着小红梅,这个侄孙女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是她做梦还是真的看到老爷子。他还在想可能是孩子晚上做梦梦到的,白天恍惚了吧。

    “小红梅,你是不是做梦梦到太爷爷的。”

    “不是,是山上看到的,还有老些鸡蛋呢?”

    孟会计回过神来,是啊,还有野鸡蛋呢?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一个人捡到那么多的野鸡蛋。

    小红梅的话,他记在心上。再过不久就要插秧,他明天和支书和村长好好说道说道。

    晚饭的时候,孟会计对两个侄儿说:“大山大河,你们兄弟俩既然已经分出来了,就好好过日子,至于住的地方,我和支书还有村长已经商量好了,村里的那些空宅子,你们自己挑,暂且不要盖房子,就买这些老宅子,房钱也不高,每年扣点工分,争取两三年还完,这样也省的现在掏钱盖房子,我也知道你们手里都没钱,修修补补住进去,以后手头宽裕了再自己盖,你们看咋样?”

    “大伯,听您的。”兄弟俩异口同声,这太好了。手里没钱拿什么盖房子。

    走的时候,孟二爷也带着一家人过来了,他什么也没有多说,让自家大儿子把两小袋子粮食给孟大山和孟大河,拍拍他们的肩膀说,“好好把日子过好,到时给你偏心的爹娘看看。”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弟弟是什么德行,两位做哥哥的怎么不知道,这些年要不是有什么必须三家都参加的事,他们兄弟俩基本不去老三家。就是小妹回来也不去老三家。

    “二伯,放心吧,会好好过日子的。”

    自己老爷子还不如大伯二伯对自己好。孟大山和孟大河对自己的老爷子老太太是彻底的失望透顶。

    小红梅说的话,让孟会计一晚上都辗转难眠,这可是事关村里几百人的吃饭问题。

    第二天一早孟会计就跑到村委,这时候支书和村长还没有来,他不断的走来走去,焦急的想着怎么开口劝支书和村长怎么多种红薯和土豆。

    红梅已经示警,至于最后的结果,她就不管了。这不是她能管的了的。

    一大早两家人就到处选宅子,这些空宅子比较分散,红梅最喜欢的还是半山腰的那处空宅子,是石头房子,只是没有瓦片,以前估计是茅草顶,现在多年没有人住,已经坍塌下来,院子里面到处都是杂草,这对红梅来说不是大问题。

    “爹娘,咱们就选这座房子吧?我喜欢。”

    “三妮儿,这房子在山腰,挑水不方便啊。”

    “娘,不要紧的,以后咱们自己打井好不好。”

    “还是个孩子,打井那是那么好打的。”

    “算了,三妮儿喜欢,咱家就住在这里,离老宅远点,也安静。”

    孟大山可是知道自己娘的德行,住在山腰也好,省的自己娘不省心,老是来这里找麻烦。老娘是小脚,住在山上她也不会经常来,爬不动山。

    孟大河一家也看中了离半山腰不远的一座房子,比山脚高一点的地方。前后院和红梅家里的一样,都是挺宽敞的。

    今天都请了假,在新房子收拾,争取这两天就搬过来。

    离开老宅的两家人都心情贼好的忙碌开来。

    红梅和小弟负责拔草,小弟在前院,红梅在后院。红梅打开直播,已经有很多宝宝等在直播间。

    “主播怎么才上线?”

    “主播家里分家了,今天打扫新房子,这里是后院,主播负责拔草。看见没有,还有野菜呢?”

    “主播,你们那儿是什么年代,这么穷,主播你能穿一件没有补丁都衣服吗?”

    “不能,都是有补丁的,主播这里是1959年春天,华夏国,你们那儿不是吗?”红梅是一点口风都不漏,自己猜去吧。

    “惊恐…………1959年……”

    “ 1”

    “ 2”

    “ 3”

    “ 4”

    “ 10086”

    一群人在直播间里面不停的交流,已经没人关心主播拔草的问题,他们只关心年代问题。

    周围的人对孟家的晨戏已经习以为常,时不时的来一次,他们就当是老太太免费给他们演大戏看了,刚过年,这地上的雪还没有化,田地里也没有活干,家家户户还在猫冬,没事可做。

    “娘,您是不是觉得我是老大就该带着婆娘和孩子伺候全家人,我和孩子他娘累死累活还不够,还要我的孩子也赔上一条命才好,二弟妹用那么大的碗砸在三妮儿的头上,三妮儿那么大点孩子怎么受的了。就是大人也受不住,可是您和爹一句重话也没有说过二弟妹,也不拿钱给三妮儿看病,是不是我孟大山不是亲生的,也不配做人,只是您二老及二弟一家养的长工……。”孟大山哀泣的话语,气得老妖婆心口疼,这兔崽子真的翻天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