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6.邪魅王爷替身妻09

作者:朝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你的意思是他会杀了我?”

    “周家干什么的你不知道?”保镖说:“他们要让一个人闭嘴的方法很多, 不一定要见血。”

    娱乐圈里最多的就是八卦,方灼以前也听过不少,比如谁被下了降头疯了, 谁又养小鬼转运,又或者谁请了颗天珠挡煞避灾……对这些他向来嗤之以鼻, 生在新中国红旗下,迷信是要不得的。

    但这些东西放到这个世界, 却是合情和合理, 真实存在。

    “你放心,我嘴巴可紧了。”

    保镖扔了颗花生米进嘴里, 突然换了话题,“你跟二少谁上谁下啊?”

    方灼面不改色, “我上, 他下。”

    保镖不信, “就你这身板能能制住他?骗鬼呢。”

    方灼:“他中看不中用。”

    方灼怕保镖打破砂锅问到底,打了声招呼就急忙收拾完垃圾,开溜了。

    等他再上二楼时, 走廊里空寂静谧,白色月光铺满了地毯,仿佛之前什么也没发生过。

    方灼揣着扑通乱跳的心脏, 朝前方走去。

    房门紧闭,和离开时一样。

    他推门走进去, 看见房间被月光一分为二, 一半被银辉笼罩, 一半死寂黑暗。被照亮的那边,柜子翻到,椅子也被摔得稀烂,窗户大开,夜风吹动窗帘发出哗啦的声响。

    “咦,人呢?”方灼疑惑。

    房间里安静得不正常,他又往里走了几步,巡视了一圈,心里咯噔一声,“跑了???”

    刚说完,有人突然从后面的黑暗中扑出来,将他按趴在地。本就不够挺的鼻子恰好撞到地上,当场鼻血横流。

    只听哗啦一声脆响,冰凉沉重的铁链从眼前一晃,就缠住了他的脖子。

    方灼吓得两腿发抖,嗓音也跟着颤,“周、周猝?”

    男人呼吸粗重,高大健硕的身体紧贴着他的后背,浑身肌肉绷起,如同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撕碎猎物的野兽。

    方灼举高双手,作投降状,“你看清楚,我没有武器,我不是来伤害你的,我保证。”

    周猝的呼吸更重了,方灼头皮发麻,他现在命悬一线,只要周猝随意拉紧锁链,他立马嗝屁。

    咽了咽口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猝猝,我是你的朋友。”

    “我前几天还亲过你呢,结果第二天你就跟我闹别扭,你都忘啦?”

    “麻烦你手稳点成吗,别拽链子啊兄弟,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在方灼刻意压低的诱哄中,周猝虽然依旧处于备战模式,但好歹没有再拉拽铁链。方灼试探的转身,见对方没有发疯,悄悄松口气。

    借着月光,他看清了周猝的样子,头发凌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一双眼睛布满血丝,阴翳又暴戾。他皱着眉头,很难受的样子。

    方灼伸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明明很害怕,还是仰起脸温声说:“你不舒服吗?是头疼吗?”

    青年的手心软嫩,温度熨帖,让人很舒服,也很熟悉。

    周猝用额头轻蹭他的掌心,眼里有片刻的清明,眼看着混沌的大脑即将清晰,脑袋里针扎似的刺痛又开始了。

    方灼还打算说什么,突然被粗暴的推开。周猝发泄般用力掀翻了钢架结构的大床,又冲去另一边举起半人高的花瓶往地上摔。又是一通凶戾的打砸后,房间如同飓风过境,彻底成了废墟。

    周猝仍旧无法安静,剧烈的疼痛让他心里暴躁,忘记了一切,只有本能的发泄才会让他好过一点,便拼命的拉扯铁链,想要挣脱,就连颈部被铐子勒破出血都不知道。

    方灼见过不同的周猝,面无表情、高冷别扭,或是瑟瑟发抖缩在他怀里,唯独没见过这样可怕又可怜的周猝。

    他走过去,说:“你安静点,我想办法帮你把铐子弄开。”

    周猝嘴里发出骇人的低吼,眼里凶光毕现,浑身戒备。方灼脾气也上来了,跟他对吼,“你他妈是发疯又不是聋了,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就不能配合点?!”

    周猝确实能听见,只是意识不清想不起青年是谁,下意识觉得会受到侵害。因此方灼凶,他比他更凶,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方灼瑟缩了下,一秒认怂,又想跑了。

    他小心翼翼的往门口蹭,周猝猩红的眼睛一眯,动作迅猛,快得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掐住肩膀,摔到了地上。

    厚实的地毯早不知被踹到哪儿去了,方灼听见自己骨头被撞得咯吱一声,痛得要死,“周猝卧槽你大爷你!”

    方灼越痛,骂得越厉害,周猝的手劲就越大,实在是那声音太聒噪,吵得他头疼欲裂,只想让这人立刻闭嘴。

    于是,他掐住方灼的两腮。

    青年脸上的肉又嫩又软,稍一用力,就红了一片。方灼的嘴被迫张开,眼眶泛红,口水顺着嘴角流,样子凄惨。

    他疼的想哭,倔强的攥紧拳头,朝着周猝脸上砸去,被对方轻而易举化解,最后两只手都被扣住,压在了头顶,男人还顺便用腿压住了他的膝盖。

    这是一个羞耻、屈辱的姿势,方灼又委屈又害怕,愤愤不平。聒噪的人安静了,周猝觉得头也没那么疼了。

    看着青年红彤彤的脸,他怔了一下,脑海中闪过某个片段,依稀记得,那双嘴唇似乎很柔软,也很温暖,让人想要一口咬掉,再慢慢品尝,吞入腹中。

    方灼绝望地望着天花板,觉得今晚大概要死翘翘了,就连周猝靠近都没察觉,直到嘴唇被凶狠的含住……

    周二少大概真的有狂犬病,对着他的嘴唇凶狠撕咬,没有伸舌头,就是很纯粹的咬!

    方灼惊恐,浑身都在抖,嘴里的叫骂和求饶全被周猝吃进了嘴里,就连他的舌头也不放过!

    狂犬周越咬越欢,一副想要吞下去,又舍不得的样子,总是重重咬上几口,又舔一下。

    方灼觉得自己像被倒挂在火山口,拉着绳子的人很恶劣,一会儿将绳子拽上去,一会儿又把绳子往下放,让他在生与死的恐惧中徘徊。

    要疯。

    周猝真他妈太不是人了!

    方灼笑了,大手一挥,“赏你了,走,放你狗窝去。”

    德牧连跑带跳跟在后面,像只基因突变的小鹿斑比。

    方灼弯下腰,正准备投放就觉得后脑勺一凉,下意识回头往上看,男人穿着一身黑,不知道在阳台站了多久。

    德牧像被按下开关,不跳也不嚎了,见站在高处的大魔王打了个手势,扭头,张嘴夺下方灼手里的东西,撒腿就跑。

    不到半分钟,方灼就看见那只蠢狗把袋子叼到周猝面前。

    周猝还破天荒的摸了摸它的狗头,德牧忘乎所以,高兴地在地上打滚,完全忘记楼下还站在狗窝前的老父亲。

    方灼:“……”

    儿砸,你知不知道你周爸爸裆里藏了一条龙!这不是送我去死吗!

    “上来。”周猝留下话,进屋。

    方灼假装没听见,不多时,不孝狗儿子又跑下来,仰头咬住他的T恤使劲拖。

    周猝不在房间,在影音室,里面关了灯,投影幕被拉下来,已经开始播放电影。

    方灼看见了那个罪恶的袋子,袋子敞开,旁边还扔着光碟包装纸。那一刻他的心脏猛跳,两腿发软,吓得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

    “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周猝将屏幕光调了一下,画面柔和很多。

    两个男人一起那种钙片,没问题都能看出问题。

    方灼怵得心里发紧,“我不看,你自己慢慢看吧。”

    说着转身想跑,被男人一把拽回去,牢牢扣在怀里,“跑什么?以后我们会有很多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你要学会适应并且享受。”

    “……”你怕是对享受有什么误解。

    方灼索性闭上眼睛,打算把电影睡过去。

    周猝掐着他下巴,手指揉着唇瓣,当初咬伤的地方已经结痂脱落,只剩下一些白色印记。

    “你这表情是希望我亲你?”

    方灼猛地睁开眼,用力瞪他。

    电影已经开始,两个美少年男主在沙滩上你追我赶,笑得阳光又恣意,但令人意外的是,并没有出现不和谐的画面。

    这应该是一部同性故事片。

    方灼放松警惕,投入剧情,直到画面切换到了烛光晚餐。

    画面里的两人吃着西餐,你喂我,我喂你,很快就喂到了一张椅子上,最后又从椅子上滚到地毯上。他们把刀叉一扔,相互撕扯,融为一体。

    这样撩人的片子,比单纯的表现男人间的肉-欲,更能让人接受。更何况方灼自己就演过这样的电影。

    画面并不色气,反而很隐晦,只是气氛暧昧到极致,像是一枚火星飞入空气中,连带着画面之外的现实世界也被点燃。

    影音室的音效很好,四面八方都是电影里纠-缠的申吟。

    方灼面红耳赤,背后的男人呼吸开始急促,灼热的气息全数喷进他的领子里。

    “反感吗?”周猝声音低哑。

    “反感不至于,就是怪尴尬的。”方灼忍了忍,还是说了出来,“你小兄弟对怼到我了。”

    “……”

    气氛陡然从尴尬变得怪异。

    方灼抬高屁股,也觉得自己太过直接,为了缓解气氛,他决定谈点严肃的话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周猝:“……”

    周猝:“没有。”

    方灼难以置信,“你不想跟周丞争夺财产?不想成为周鹤年的关门徒弟?不想掌控整个周家,成为人上人?”

    “你希望我成为这样的人?”周猝的下巴搁在方灼的肩上,偏头看着他。

    青年的下颚线条柔和,睫毛很翘,眼角的弧度微妙上扬,每当他笑的时候,眼睛能弯成月牙,嘴唇一咧,露出一口白牙。

    并不是惊艳的姿色,却让人很舒服。

    见他发呆,周猝勒紧手臂,“回答我。”

    方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因为周猝的话有些不知所措。

    好半晌他才回神,讷讷说:“希望啊,到时候你吃肉,我就跟后面喝汤。”

    周猝眼神微黯,不是没有听出其中的敷衍,惩罚性的咬住青年柔软的耳垂,用牙齿研磨,沙哑的声音像是沾了蜜糖,“如你所愿。”

    方灼心慌慌,隐约觉得事情发展方向似乎不对,但又纠不出错。很快,他的思绪就被身体异样的感觉击溃。

    周猝的手指细长有力,带着薄茧,轻易就能挑起并掌控他身体的欲忘。

    方灼顽强挣扎,“我真的不行,我他妈喜欢女人!”

    “我算过你的命,断子绝孙,你只有喜欢男人的命。”

    “二、二少,有没有人说过你嘴很毒。”

    “就你说过。”

    青年的身体很青涩,眼睛被欲-望沾上潮湿。周猝神色阴沉,死死盯着他,腮帮子咬得鼓鼓的,因为克制,浑身肌肉绷起,脖子上的青筋突突跳着,硬是把身体里出笼的野兽拦下来。

    方灼寡欲,在这方面胃口不大,此刻被伺候到一半,对方突然收手不干了,整颗心像陷阱羽毛堆里,哪哪都痒得难受,甚至想伸手把周猝撤离的手拉回来。

    好在他清醒,及时打住。

    周猝身上,衬衣西裤依旧一丝不苟,就连表情也是克制禁欲的,唯独眼睛里黑压压一片,又是那副想要吃人的神色。

    方灼手忙脚乱,连裤子拉链都没拉,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躲到一楼大厅的角落里,掏手机的时候手在颤抖,就在刚才,不,甚至现在也是!三两下就被弄得邦邦硬不说,他居然还觉得周猝的手让他很舒服!

    这怎么可能??

    他难道也是那种靠下半身思考的渣??

    这一晚,方灼没有上楼睡,他抱着德牧坐在客厅的羊毛地毯上发呆。

    窗外风雨飘摇,雷电大作,每一次劈下来都像是要破天裂地。

    当第一缕阳光刺破地平线的时候,方灼将脑袋从德牧肚子挪开,身上不知被谁搭上的薄毯滑了下去。

    “许先生。”

    背后传来粗哑的男音,方灼吓得连清晨反应都没了。

    一名黑炭脸的保镖,正站在他背后,手里举着卫星电话,“大少找你。”

    方灼狐疑的接过。

    “今晚八点,让周猝去一趟主宅。”周丞语气恶劣,“让他穿正式一点,别到时候丢老子的脸。”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