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4.拯救嫡女小白花(十七)

作者:沈日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有任何疑问, 请拨打晋江电话400-870-5552  她从没想过,有一日, 会亲眼见到母亲倒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在她心中, 父母一直都是无坚不摧的,尤其是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对方一个人照顾着自己, 身体不好却做着数份工作, 不管母女俩的日子过得有多艰难, 总是一如既往地告诉她,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

    她也一直这么想着。

    会好起来的, 日子会好起来的, 母亲的病也会好起来的。

    可是今天见到的这一幕, 打碎了她心中憧憬的玻璃。

    一只手落到了她的肩膀上,沈青薇转过身,紧紧地抱住赵星月, 在她怀中痛哭不已。

    说到底,她不过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再怎么懂事成熟稳重, 面对至亲出事的时候,也无法镇定下来。

    赵星月见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 内心已经很难为这样的场景有所波动, 但当沈青薇在她怀中哭泣的时候, 她心中对天庭那帮用屁股做决定的人厌恶却越发的深。

    按照沈青薇的命格,她本该是父母双全,子女俱佳的命数,却因为周永嘉的转世,以至于两人尚未有所接触的时候,沈父就提前因为车祸去世,而一生无病无灾的沈母,也罹患上了重病。

    赵星月能够改得了沈青薇一个人的命,却对她父母的命运无可奈何。

    她心知这一次,是周永嘉带给沈母的一个九死一生的大劫,过不了,今晚便会死在手术台上,过了,余下的日子也不多,还会耗费大量的金钱,对沈家母女俩来说,过和不过,留下的都是无尽的痛苦。

    但她无能为力,晦气能杀人,却不能救人,若是沈母的生魂出了问题,她还能修补一二,但这种身体上的重病,她却没有办法。

    所以此时她只能抱住沈青薇,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对象。

    这一劫,到底还是过了。

    当沈母插着呼吸机,从急诊室被推出来的时候,沈青薇慌忙迎上去,腿一软,却险些直接跪在了地上。

    是赵星月扶住了她。

    这一扶,她就没有松手,干脆半搂半抱地把人送进了沈母的病房。

    有她出面,沈母住进的,是医院规格最高的单人病房。

    听到医生说,母亲暂无大碍的时候,沈青薇抓着母亲枯瘦的手,默默留下了眼泪。

    见她情绪激动,医生叹了一口气,道:“你先缓缓,我待会儿再来找你。”

    找她,说的自然是这次急救的费用和后续治疗的问题。

    听着从医生口中报出的天文数字,沈青薇只觉得天旋地转。

    她哪来的那么多钱……

    就是卖身,她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啊!

    突然,她看到了一旁的赵星月。

    犹如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她紧紧地抓住赵星月的手,乞求道:“赵总,赵总,我知道我这个请求很无理,但你可不可以让我提前预支在赵氏工作二十年的工资,让我给我妈治病,我们家真的拿不出多余的钱了,我可以把房子抵押给你……”

    这个钱赵星月本来就打算借给沈青薇,就算沈青薇拉不下脸开口,她也会主动提出借钱的事情。

    手被沈青薇抓得生疼,她有些无奈,拍了拍沈青薇的手,在对方快要跪下去的时候,一把将人拽了起来。

    “我没说不借钱给你,”她的一句话,让沈青薇眼中绽放出异彩,“当然,钱不是白借的,该打的欠条要打,既然你说要预支二十年的工资,这钱等你妈病好了,就从你的工资里扣,到时候天天吃糠咽菜的时候,可不要骂我是剥削劳动阶级的资本家。”

    能借到钱沈青薇已经很感激了,她忙摇头,“不会的,不会的,谢谢赵总,谢谢赵总……”

    赵星月抬脚走了两步,回头对她道:“还愣着干什么?不是差钱吗?难道你要让我一个人给你妈冲医疗卡的钱?”

    沈青薇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挤出一个笑来,“马上,我马上来。”

    沈青薇在赵氏没有实习期,拿的直接就是转正后的工资,算上奖金,一个月大概在一万块左右,一年的薪水约莫在十五万的样子。

    但S市的生活水平较高,加上她还有个需要常年吃药的母亲,两个人的基础生活费一扣除,以她目前收入水平来算的话,想要治病,还真得提前预支二十年的工资出来。

    赵星月:“我给你放一个月的假,你先在医院好好休息吧,钱你不用担心,反正你已经背了二十年的债务了,应该也不会介意多背一点,微信号多少,我把你这段时间的生活费给你转过来。”

    沈青薇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她大滴大滴的流着眼泪,竟不知道该如何说感谢的话。

    感觉所有的语言到了赵星月面前,都变得苍白起来。

    “行了,”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地用一张柔软的纸巾,擦拭起了她脸上的眼神,沈青薇听见一个温柔的女声对自己道:“哭得难看死了,还不快去洗把脸,待会儿阿姨醒了,还不被你给吓一跳。”

    沈青薇冲她感激地笑笑,接过她为自己擦眼泪的纸,就冲进了卫生间。

    往脸上狠狠地泼了水,门外,一只手拿着一包纸,递了进来。

    赵星月:“擦擦吧。”

    沈青薇小声道:“谢谢赵总。”

    赵星月轻笑一声,“现在说谢谢,等你以后死命工作还只能啃馒头的时候,就要骂我吸血鬼了。”

    沈青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赵星月没在医院待过久,就在秘书的急召下,回了公司。

    秘书找她的理由很简单,工商局的人来了。

    都说小鬼难缠,像赵氏这种集团,最烦的就是这一类的部门。

    想对一个公司下手的时候,这种部门抓把柄是最利索有效的。

    见到这群人,赵星月心中冷笑。

    看来周永嘉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多。

    某个私人医院中,周永嘉正躺在床上,周父正站在一旁,满脸怒容。

    周永嘉:“爸,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赵星月那个女人简直不是人,是条疯狗,谁惹她就咬谁,上次拍我裸丨照就算了,这次居然打了我,你不能放过她……”

    周父面沉如水,“你放心,我已经托人去找她的麻烦了,我不信她的赵氏能跟个铁板似的,一个窟窿都找不出来。”

    别说,在赵星月来之后的赵氏,还真跟个铁板似的,一个窟窿都找不出来。

    不是说没有窟窿,摊子摆大了,多多少少有顾忌不到的地方,但在赵星月的管理之下,这些窟窿已经被缩到了最小,很难被抓出来。

    周父请来找她麻烦的人,自然是无功而返。

    赵星月客客气气地将人请走,表示了一番自己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之后,几个存心来找麻烦的人,憋着一口气吐不出来,只能笑容憋屈地表示赵总真是企业界的楷模。

    他们一走,赵星月当即拿起了电话,示意自己的人上,找周氏的麻烦。

    周父在政府机关有人,难不成她就没有了?

    她赵氏行得正坐得端,不怕被查,就是刻意找茬,她也有本事让人找不出茬来,但周氏可就不好说了……

    打完电话,赵星月的脸依旧是沉的。

    秘书守在一旁,不敢多说一句话,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赵总脾气好是好,但在她生气的时候,最好别乱说话惹人嫌,她虽然不会针对你,但当赵总看你不顺眼的时候,公司里恐怕就没几个人会看你顺眼了。

    周永嘉,好你个周永嘉……

    看来是得到的教训还不够。

    她心念一动,正躺在床上,享受着阵痛过后喘息时间的周永嘉突然绷直了身体,面皮以一种诡异的频率抽动了起来。

    一旁的周父大惊:“医生,医生——”

    周永嘉这一折腾,就是三天。

    不时抽搐,就是浑身的剧痛。

    偏偏医院找不出任何的原因。

    三天的时间,足以耗光周父的慈父之心。

    能生出周永嘉这种儿子的周父,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好人。

    他爱儿子,但他更爱自己。

    医院拿不出证据,他们就没法告赵星月,周永嘉就这么躺在病床上,跟废了没什么两样,他的周氏需要一个继承人,以前的周永嘉虽然行为浪丨荡,但身体健康,而且在商业上很是有些手段,但现在的周永嘉,却让他忍不住想,自己是否需要换一个继承人了。

    他的私生子里,有一个今年好像刚好满十八,正准备上大学……

    是时候将那个孩子送进公司,磨练磨练了。

    他这样想着,离开了医院,就没有再回来,转头联系了情妇,让她把孩子送到自己身边来。

    情妇受宠若惊,得知自己的孩子有转正的机会,挂了电话就一阵尖叫,抱住坐在沙发上的儿子狠狠地亲了一口。

    她欢呼道:“宝贝儿,咱娘俩的好日子要来了!”

    被她抱住的,是一个面目阴柔的青年,和女人长得很像,和周父的相似之处却不多。

    闻言,他轻轻笑了起来,“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赵星月注视着这一幕,轻轻地笑了起来。

    离开地府之前,她将沈青薇还有周永嘉身边所有人的生平资料,全都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这个私生子的身份,也在其中。

    按照她没来之前的命数,这个私生子本应在沈青薇带着孩子回国之后才出场,那个时候周父已经重病,垂垂老矣。

    这个年轻时候花心的老男人,在临死前终于升起了对子女的愧疚,提出了要将周氏的股份分割一部分给自己私生子女的要求。

    周永嘉独掌大权已久,当然不愿意已经到了嘴边的蛋糕还要被别人分走一块。对他来说,这些所谓的弟弟妹妹,虽然和他有着一半相同的血脉,但根本配不上当他的亲人,为了能够守住股份,他是对自己的亲人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这个被周父挑中的私生子,是在所有私生子女中,和周永嘉斗得最久的人。

    如果不是他最后被爆出来不是周父亲生儿子的事情,恐怕周氏的一半股份,就真的落到他的手里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