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0.豪门的玄学大师(10)

作者:宋杭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郑老板听到什么灵气啊生气啊的时候, 心中是茫然的,听到死气的时候, 心中猛地咯噔一声。

    此时, 郑老板浮起一丝淡淡的怀疑,宋大师这样的话,太像那些江湖骗子的“我看你印堂发黑”了。他上个月刚刚完成了体检,身体十分健康, 每天不抽烟不喝酒, 不做任何危险的事情, 做生意也是和气生财,没有和任何人又仇又怨,平时为他开车的司机也是多年的老伙伴了, 开车一直特别稳妥……

    所以怎么会有死气?哪里来的死气?

    然后郑老板听到宋山竹说, 那个死气不是他自己的, 顿时又松了一口气。

    宋山竹的目光轻飘飘地扫过郑老板的手腕,看到他的手腕上带着一串木质的手串,材质是海南黄花梨, 一颗颗硕大浑圆的珠子上,木头的纹理形成类似鬼脸的图案。

    这样品相近乎完美的“鬼脸”海南黄花梨,宋山竹略有了解, 价格十分不菲。从手串上的包浆来看,这串手串应该也陪伴了郑老板不短的一段时间了。

    郑老板这个年纪的男性, 又是工厂老板的身份, 喜欢这些东西, 宋山竹并不感到奇怪。

    而且在她了解郑老板的时候,也了解到了郑老板的这个爱好,郑老板为人并不奢侈好享受,对员工很厚道,对老婆孩子也舍得花钱,要说他自己身上唯一比较花钱的爱好,就是买个手串了。

    虽然郑老板的手串多是价格不菲,但是花钱也并没有他老婆买包花得多,也和身边那些爱好是翡翠或者和田玉的朋友没法比。

    所以当初宋山竹了解到郑老板的这个爱好的时候,并没有多加关注。

    但是今天,她在郑老板的肩膀上看到的木屑,那抹美丽的鲜红色,是独属于红豆杉的颜色。

    而红豆杉,是国家的一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有“植物熊猫”之称,具有很高的价值。违反国家规定,非法收购、运输、加工、出售红豆杉的,会被判处最高七年的有期徒刑。

    在宋山竹的调查中,郑老板并没有任何一个厂,和木材相关,但身上沾上了红豆杉的木屑,自然是在来她这里之前,去了其他的厂子里。

    因此宋山竹在很短的时间内,果断地做出了决定,决定赌上一把。

    果然,郑老板说道,“我今天除了去自己的厂子之外,还去了一个朋友的厂子,他那个厂子是加工木料的,主要做一些手串,还有一些工艺品。”

    郑老板心中一惊,宋山竹刚刚提到过的,什么木之灵气,岂不是刚好能对上?

    但他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牢狱之灾……这个朋友他虽然认识地不久,只有半年多,是因为他喜欢手串,其他朋友介绍给他的,郑老板从他那里买了不少手串,直接从工厂买,比他以前从二道贩子手里买,价格要便宜多了。

    但是认识的这半年多,郑老板对加工木料的李老板也有一些了解,李老板和被抓进去的汽配厂孙老板不一样,李老板绝对没有赚工人的血汗钱,今天郑老板刚第一次去李老板的工厂找他,亲眼看见里面的安全绝对达标,工人们加班,李老板也都是按小时给工人加班费的。

    工人们都对李老板赞不绝口,说是老板大方又厚道。

    李老板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也会进监狱?

    宋山竹看到郑老板将信将疑的神色,问道, “今天你去朋友的厂子,他有没有送给你东西?”

    郑老板心中一惊,点头说道,“有,有的。”

    他第一次去厂子里,郑老板送了他一个小摆件,雕的是一潭锦鲤,很漂亮的红颜色。

    郑老板对宋山竹描述了一番,李老板送他的摆件是什么样子。宋山竹听到之后,十分确定,李老板加工和售卖的,正是一级保护植物红豆杉。

    郑老板有些焦急地问道,“难道是他送我的东西有什么问题?将他的死气什么的,转移到我身上?”

    宋山竹没有忍住,轻轻笑了,心想郑老板的脑洞还挺大,竟然还想到转移死气什么的了。

    其实她刚才问有没有送东西,也不过是猜到,郑老板也算是个大老板,又是李老板的大客户,去李老板的厂里,李老板很有可能随手送他一点东西。郑老板手上戴着的海南黄花梨,一看就戴了些日子,显然不是今天刚收到的,那么郑老板就很有可能收到李老板正在加工的红豆杉制品。

    如果郑老板真的收到了,宋山竹可以说,她在郑老板身上看到的木之灵气和牢狱的死气,是随着李老板送他的东西,一起带过来的,不过没关系,这件事原本和郑老板没有关系,东西到了郑老板的手里,回头那些气息自然会消散。

    如果郑老板没有收到东西,宋山竹也可以说,她在郑老板身上看到的气息都很淡,果然郑老板没有收到东西,如果收到东西的话,气息就不会这么淡了,再叮嘱郑老板一番,以后不能收这个朋友的东西了。

    算卦嘛……就是这样,上嘴唇碰下嘴唇,全看自己怎么说。

    这样“有没有”“是不是”的问题,问中了,对方就会觉得十分灵验,没有问中的话,就换成叮嘱型的句式,对方也不会放在心上。

    果然,宋山竹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按照准备好的对应的说法,告诉郑老板之后,郑老板脸上的表情,已经是对宋山竹深信不疑了。

    他可真的什么都没有说!

    他今天去朋友的厂子,本来就是临时起意,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李老板、自己还有司机,李老板一直在自己的厂子里忙,司机一直在自己的身边,不可能有人将这件事告诉宋大师!

    显然这是宋大师算出来的!

    还有李老板送给他的东西,他之后顺手就放在办公室里了,根本没有带在身上,宋大师不可能看见,肯定也是宋大师算出来的!

    郑老板虚心地问道,“宋大师,那朋友送我的东西,我该怎么办?我是还给他,还是扔掉,还是怎么样?”

    宋山竹说道,“您保留着就好。”然后走到茶几前,拿出符纸与朱砂,笔走游龙地画了一张符,伸手轻轻拍在郑老板的肩膀上。

    其实在拍符的同时,手指轻轻地将郑老板肩膀上的红豆杉木屑收入自己的手心,以免郑老板回家脱衣服的时候,看到肩膀上的木屑,意识到她其实是靠推理的。

    宋山竹说道,“这张符是健体宁神的,现在已经没事了。”

    “其实原本也没什么大事,最多最近几年容易失眠惊梦罢了。”

    郑老板将自己早就为宋山竹准备好的大红包送上,感谢连连,已经完全信服了宋山竹的本事。

    宋山竹叮嘱道,“郑老板,今天的事情,您不要和您的朋友讲。”

    “您应该听说过,玄门之人如果泄露天机,会有五弊三缺,或者鳏寡孤独残中应一门,或者缺钱、命、权。其实不仅是玄门之人,普通人如果改变事情应有的发展轨迹,对自己的运势也有影响。”

    “郑老板不要去提醒自己的朋友。如果您的朋友没有犯法,自然不会坐牢,可若是您的朋友犯法了,因为您的提醒销毁隐匿了证据,因此逃过了牢狱之灾,不仅在法律上,您是在为罪犯提醒,玄学上,他逃脱的灾祸,也会应在您自己的身上。”

    郑老板连连说道,“不会不会,我当然不会提醒。”

    就算是至交好友,郑老板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何况他和李老板,只是他从李老板那里买过一些东西,一起吃过几顿饭的酒肉朋友。

    郑老板小心翼翼地将宋山竹写给他的符收好,决定回家之后压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对宋山竹再三感谢之后,才离开了。

    宋山竹在郑老板离开之后,将原本在附近溜达的流浪猫,现在她每天喂食、经常洗澡,让它在自己的院子里来去自如,她取名叫雪球的猫,用猫罐头引诱了过来。

    雪球埋头吃着猫罐头,宋山竹笑眯眯地摸着它的脑袋,“我们雪球最聪明了。”

    她之前反复地训练过雪球,教会它有人走到门口,就要跳到窗台上用爪子拨铜铃,然后她就会喂雪球猫罐头。

    一整箱猫罐头喂下去,雪球今天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将雪球喂完之后,宋山竹换上一身不常穿的衣服,又带上一顶帽子,将自己的脸遮掩住大半。从家中出发,一路兜兜转转,走到离家挺远的一个公共电话亭中,拨通了110,“喂,我要举报,有工厂违法加工、售卖红豆杉……”

    打完报警电话之后,宋山竹回到家里,两只手机分别登录周易和塔罗牌的两个小号,准备为要不要考公务员、要不要创业、要不要去找前任复合的男男女女们充当人生导师……

    打开手机之后,宋山竹的目光一定,然后切换微信号,给有一段时间没怎么联系的,之前一起住过群租房的王春霞、刘盼巧她们,发了微信。

    “我今天偶然得到一卦,算出你们的屋舍将倾,你们恐怕要搬家了,可以提前做好准备。”

    宋山竹的微信发出去之后,对面秒回了,“啊?宋大师,真的吗?为什么啊?”

    宋山竹的视线掠过手机上的新闻推送——

    《加强群租房整治清理,全力清除安全隐患,城中村为重点治理区》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