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5.第五十五章

作者:延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杂乱的脚步声踏上甲板,挎着大刀的官差凶神恶煞的道, “奉旨捉拿朝廷钦犯, 如有违者, 格杀勿论。”

    船家常年跑船,倒也见识过这样的情景, 闻言忙上前笑道,“官爷,咱们载得都是正经客人,没无什么钦犯啊!”

    官差冷笑道,“正不正经,本老爷看过才知!”说着目光一扫,当即发现了一旁的明月。

    那官差几步上前, 将人打量一番,惯例问道, “打哪儿来, 要去何处?”

    明月心间也是紧张, 低眉垂眼,照着先前宋贺所教答说, “小, 小女子随老爷夫人从保定出发, 要去往苏州省亲。”

    “哦?”

    这官差一听, 立刻意识到船上还有别人, 便放过明月, 再度找去, 走了几步,又见到一名男子,便又询问了一番。

    宋贺此时与先前痛打恶霸的模样迥然不同,一副圆滑模样,见面先带三分笑,同那官差点头哈腰的道,“请老爷明鉴,我家夫人乃是苏州人士,远嫁保定府,现下小的们随主子回苏州省亲,并非歹人,可都是良民啊!”

    说着悄悄往官差手里塞了个银锭子。

    那官差一顿,悄悄颠了颠,估摸着能有二十来两,顿时缓和脸色,语气也好了不少,“这样说来,你们一共几人?”

    宋贺继续点头哈腰的笑,“回官爷话,加上船家父女,一共六人而已,一半的女眷,又怎么会是歹人呢?”

    那官差点了点头,却依旧道,“一共六人,现在外头有四人,既如此,便把你们主子请出来见见面吧!”

    此人倒难应付!明月心间一紧,却听宋贺面不改色的又道,“主子们起得迟,这会儿还歇着呢,请老爷通融通融可好?”

    官差却并不上套,竟径直往船舱里去了,边走,边如先前那般喊道,“奉旨捉拿朝廷钦犯,如有违者,格杀勿论。”

    然而不过几步,脚步却是一顿,只见那舱门忽的一下打开,一女子倚在门上,面容俏丽,姿态慵懒,衣衫稍有些凌乱,一副蜜糖里浸过的嗓子,娇生生的打着哈欠,“撒么错气个宁,大清老早乌里乌糟,让宁咖尬哈分好困。”

    还没过北方地界,官差显然并不能听懂这软糯的吴侬语,却也明白这小娘子是怒了,然美人含怒,更带风情,直叫人移不开眼。

    还是后头有人提醒,这官差才回了神,想起正事,又往那微敞的房门中望了一眼,只见内里床榻凌乱,有一男子发丝凌乱,衣衫半敞,正埋在枕间呼呼大睡,房中窗帘半遮,旖旎之意扑面而来。

    官差又悄悄扫了这小娘子一眼,眼见她花容月貌倾国倾城,顿时都十分理解这男子迟起得原因来,一时间艳羡不已。

    后头还有排队待查的船,眼看着要把河道堵住,官兵们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耳听得后头有人在催促,那打头的官差重整神色,笑吟吟的向玲珑赔礼,“夫人勿恼,咱们也是奉命行事,此番得罪,还请原谅。”

    说着便揣着宋贺给的银锭子,匆忙下了船。

    危机终于解除,玲珑回到舱中,没有半分迟钝,当即满是防备的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方才是什么意思了吗?”

    却见他不慌不忙的坐起,一边慢条斯理的整理方才故意弄乱的的衣衫,一边道,“就是你听到的那个意思。”

    说着抬眼瞥她一下,似笑非笑,全然没有方才紧张之意。

    玲珑脑间轰然一声,怒不可遏,愤怒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盯上了我们?打从一开始,便是你故意使计诱我们上船的对吗?你,你究竟是何人?”

    她比预料之中的聪明,竟一下想到了要点,慕容啸闻言也并不回避,直言道,“你们上此船,的确在我预料之中,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对你们并无恶意,不过是临时救急,想请你们帮一下忙而已。至于我的身份,你不必知道。”

    这样的时刻,他竟还是这样的态度,且最要紧的是,他似乎已经看穿了自己的秘密,但她对他却一无所知,玲珑觉得此事甚是惶恐。

    咬唇暗忖一下,她忽然冷笑道,“你不说,便以为我无从知道吗?如若我没猜错,官兵们要找的人便是你吧?我若是上前去问,那些官差未必不会告诉我他们要找的是谁。”

    这话出口,却见他眉间一皱,立刻又将目光钉了过来。

    须臾,他唇角绽开一缕冷笑,直透着一股冷意,“临安勇毅侯府上下几百口人的性命,于你,该不会是玩笑的吧?宫妃逃宫可是大罪,这其中利害,你自己权衡吧。”

    “你……”

    玲珑一噎,彻底僵在了那里。

    他究竟是谁,为什么会一下猜中自己的身份?宫妃,勇毅侯府……

    难道他是朝廷的人?

    可是不会啊,如若是朝廷的人,便不会这般躲避官兵了……

    慕容啸于一旁,眼见她面上表情的变幻,便猜到她心内的不安,他又笑了笑,道,“你大可不必如此惶恐,我并非朝廷的人,也并非他们口中的钦犯,只是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不得不出此下策。不过你放心,我同勇毅侯府并无什么仇,只要你一路肯与我配合,我也并无兴趣去揭发你。”

    “配合?”

    听到这话,玲珑顷刻间回了神,一时顾不得许多,重又恼怒道,“你指的配合,就是刚才那般吗,我……”

    话未说完,屋内却又忽然闪进来个人影,玲珑定睛看去,发现那是明月,明月一直惦记着小姐,所以赶忙近来查看,谁知正听见两人的这句谈话。

    这下不必玲珑自己说什么,明月已经愤怒道,“慕公子这般语气实在叫人无法接受,我们小姐好歹也是正经人家的嫡出小姐,一直是清清白白的,此番却不得已要与你假扮夫妻,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这是何等大的牺牲?公子现在竟能轻飘飘的如此说,实在叫人心寒!公子有没有想过,倘若今日之事传扬出去,我们小姐将要面临什么处境?”

    毕竟这船上并非他们两方,还有那船家父女呢!

    “处境?”

    却见他一笑,看着玲珑,意味深长的说,“姑娘能走到这一步,必定已经对诸多大事做了权衡,还会纠结于此种小事吗?”

    言下之意,她连诈死出宫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应是足够胆大包天的,还会在乎这种为了一时之需逢场作戏的法子?

    玲珑咬了咬唇,冷笑道,“我的确已经做了权衡,但也是要脸的,如此不顾礼义廉耻之事,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见她顷刻间变了脸色,慕容啸终于意识到了方才的话的确不合适,稍顿之后,正了正神色,道,“今日的确对姑娘多有得罪,姑娘也的确有恩与我。如若今后果真因此事对姑娘造成了什么影响,全由我来负责便是。”

    负责……

    玲珑闻言,抬眼望了过去,见他没了从前的倨傲之色,那双好看的凤目中写满了认真之意,似是真心在向她致歉,心间稍稍舒服了些,却并未开口说什么。

    他语气不小,似乎很有能耐似的,但他到底是谁,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她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然现在身边这人却犹如一个定.时.炸.弹,重将她置于了危险之中,她很没有安全感!

    美人儿面若冰霜,一双眸子满是防备,慕容啸自然猜得出她在担心什么,缓了缓,他道,“我并无恶意,也并非要要挟你,只是须知现在你我已经绑在了一起,如若我被官兵抓住,作为同船之人,你以为,你能脱得了干系吗?”

    这话令玲珑一凛。

    是的,如若他真是什么朝廷钦犯,一旦被抓住,自己必定要免不了受连累,若果真清白也就罢了,问题她现在的身份,根本经不得查啊!

    思想一番后,她咳了咳道,“我刚才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去揭发你。”

    慕容啸嗯了一声,“我对揭发你也并不感兴趣,你能想通便是最好。”

    说着,他远眺无尽的河水,道,“放心,只要你肯帮我,我一定会保你平安到家。”

    此时的他神色平静,明明一张年轻的面容,却又似蕴含着某种深沉的东西,叫人无端生出安心之感。

    只是玲珑才刚欲点头,忽然又意识到某些不对,什么叫只要她肯帮他?

    也就是说,如今日与他假扮夫妻之事,以后还要上演吗!

    她立刻皱起眉来,满是戒备的瞧他。

    她还活着……

    心间稍稍安定下来,她迟钝的环顾四周,终于察觉自己依然躺在那张熟悉的拔步床上,帐中的光线虽有些暗,但觉非死后被钉进棺材里的那种绝望的漆黑。

    她还活着,她再一遍告诉自己,却也仍有些不明,方才那心惊胆战的一幕,究竟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仅是一场噩梦?

    那时的她,好不容易迎来被皇帝临幸的机会,却在皇帝到达漪澜殿之前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的那么快,无声无息,甚至连贴身的明月也不曾察觉。

    还有临死前那极度痛苦,却丝毫使不出力的感觉实在叫人后怕,令她觉得自己仍是闷的,她用力扯开床帐,叫外头的光线与空气扑了进来,试图缓解心头重重叠叠的窒息感。

    动静引来了他人,一盏烛光由远及近,烛光之下,映出明月充满关切的脸。

    “主子醒了?”

    她迟钝的没有答话,明月却看见她满头大汗,愣了愣,赶紧替她擦拭,又问,“主子做噩梦了?”

    她不知是该点头还是摇头,讷讷的嗯了一声。

    明月还是不放心,再度查看,这才发现,她贴身的寝衣也已被汗浸透,吓了一跳,忙道,“现在虽已入了春,但早晚仍是寒冷,主子这样可不行,得赶紧换身衣裳,”说着赶紧向外唤人,“春雪,腊梅……”

    这话入了耳,玲珑却一怔,“入春?不是已经入夏了吗?莲池里的莲花都开了……”

    明月一愣,忙摇头道,“主子可是睡迷糊了?昨日才过的春分啊……”

    “昨日才过的春分?”

    玲珑讶然,如此说来,还未到夏天,那么先前的果真是一场噩梦了吧……

    正想着,身边的明月见喊的人迟迟没来,便又重复了一遍,“春雪,腊梅……”

    本欲催她们来帮着主子更衣,却见玲珑阻拦,“不,不要叫她们……”

    现在除过明月,玲珑谁也信不过,也不想任何人接触她的身体。

    睡眼惺忪的两个丫头已经入了门口,明月只好又挥手令退下,自己从橱子里翻出干爽寝衣,轻手轻脚替她换上。

    身上变得熨帖,心跳也渐渐恢复正常,玲珑吐了口气,听见明月在旁道,“主子是不是有些不舒服?不如等天亮请御医来看看?”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