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三十九章 画中界的吸引力

作者:魔力流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一棒终究没有落下去。

    不是说曹凡不敢,而是没有必要。

    任立煌充其量只是身为一个元婴大修士傲娇惯了,想要在沧运宗秀一下优越感。

    他既然没有下杀手,曹凡当然也没有必要开杀戒。

    必杀一击已经收回,但冰锋冥杀阵依旧处于开启状态。

    曹凡可以放过任立煌一马,但必要的防范之心还是要的。

    任立煌死里逃生,第一时间立即瞬移了出去,下一息他已经身处万里之外。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深切地体会到为什么辛千月会如此重视沧运宗。

    一个拥有四级中期护宗大阵的宗门,一个年纪轻轻却拥有如此惊人实力的宗主,确实有资格作为浩风学院的盟友。

    而且他能清楚地感受到曹凡的实力并不逊色他多少。单单是那一棒之威,恐怕就是他也难以达到。

    事到如今,任立煌已经无颜再见辛千月,只好径直先返回浩风学院。

    辛千月先是感谢曹凡的手下留情,然后郑重代表浩风学院对于任立煌的鲁莽蛮横的行为向沧运宗方面致歉。

    为此,她再次留下了一批丹药作为道歉的诚意。

    辛千月的丹药自然都是四星品质,正是沧运宗的发展所急需的。

    曹凡没有忘记辛千月是为了帮沧运宗造势才亲自前来而遇险的,如今她要返回浩风学院,之前暗算她的罗道宗可能还会再度半路截杀她。

    来护送辛千月的任立煌已经走了,曹凡索性自己亲自来护送。

    以曹凡如今的战力,一般的结丹修士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有他在,辛千月此番返回宗门,安全方面多了一层保障。

    这一次,曹凡没有联系正在闭关修炼的几名队友,与辛千月一行人匆忙就上路了。

    从沧运宗到浩风学院,御使山河舟需要将近一天的路程。

    这一路上,辛千月终于向曹凡问起了画中界的事情。屠鹏海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到底还是透露了浮光沸海里的一些情况。

    当然了,屠鹏海是局中人,他自己都没有从阵界里出来,知道的内容要比曹凡少了许多。

    辛千月得知屠鹏海的阵道修为突飞猛进,全因为进入了阵界当中。作为一名痴迷丹道的炼丹大师,她顿时就来了兴趣。

    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通过画中界的考核究竟有多难,毕竟屠鹏海这么厉害的四级阵法大师都被困其内多年无法脱身。

    而这,问曹凡这个唯一一个通过画中界的人是最清楚的了。

    曹凡之所以能够通过阵界的考核,与他修炼天运造化诀有很大的关系。里面关于阵道的一些特殊的运用法门让他在研习阵法的时候事半功倍,效果显著。

    辛千月丹道天赋自然是出类拔萃,但陷入画中界的丹道天骄难道会少?

    他们都出不来,辛千月陷在里面的可能性恐怕也很大。

    一场交情,曹凡不得不忠告辛千月画中界实非善地。他虽然没去过丹界,但阵界里他看到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的人可是有数十个之众。他能脱身全属侥幸,靠的是一样十分珍贵的秘法。

    进入浮光沸海的结丹修士并不算多,一个阵界就困了数十人,可见想要从里面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辛千月的热情如同被浇灌了一盆冷水,心情顿时变得很差。

    她困在中品后期境界已经很久了,始终无法突破到中品巅峰的炼丹水平。

    画中界是她现在最大的希望,可在曹凡口中却成了有进无出的绝地,这叫她如何能甘心?

    很快辛千月心中就有了主意。

    这画中界她必须要去一趟,哪怕余生真的要耗在哪里。能够死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她不会后悔。

    远处一个浑身血污的身形一闪而过,然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厉异人!”

    辛千月惊呼了一声。

    她想到过自己有可能被罗道宗的修士再次半路拦截,却没料到居然遇到了落单的厉异人,而且对方似乎还受了颇为严重的伤势。

    辛千月知道,罗道宗若是要截杀自己,根本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这次厉异人看来是遇到了对头的追杀,自身难保了。

    辛千月可不仅仅是脾气火爆而已,而且还有仇必报。

    罗道宗算计了她两次,她若不找厉异人把账清算一下,这口气以后怕是顺不了了。

    “曹宗主,这厉......”

    辛千月才刚开口,曹凡已经一抬手说道:“辛院主请便,我自当助你一臂之力。”

    之前救辛千月的时候,曹凡与厉异人已经照过面。

    厉异人嘴上说得好听,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辛千月。但曹凡知道这只是对方遁走前随口说的口花花,沧运宗与罗道宗的梁子算是再也解不开了。

    以罗道宗的强大,不难查出当初在洛州城外救辛千月的人就是曹凡。那一战曹凡可是杀死了对方的一名结丹期的长老。

    之后他在沧运宗外再次出手破坏厉异人的好事,日后若是擎天宗拉上罗道宗联手对付沧运宗,厉异人一定会答应下来。

    与其等到日后被人主动打上门来,不如现在先下手为强。

    魏元德有心想要劝说辛千月冤家宜解不宜结。但他启灵院的院主任立煌刚在沧运宗吃了大亏,他作为副院主脸上无光,说话都没有底气,哪里有勇气劝阻一旦做了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的辛千月?

    山河舟全速沿着厉异人遁逃的方向飞了过去。

    辛千月直接祭出了紫云鼎和水云剑,此战,她势要报当日围杀之仇。

    只是不到一炷香时间,辛千月就追上了强弩之末的厉异人。

    此刻的厉异人状态相当不好,脸色苍白如纸,身上气息也颇为紊乱。

    他的修为已经降到了结丹七层。

    修为锐减这么厉害,显然是他多次燃烧体内的精血遁逃,严重耗损了生机。没有数年时间的调养,很难再重回巅峰状态。

    厉异人很无奈。他当日遁走之后,没多久就遇到了之前助他一臂之力的那个面具客。

    机警的厉异人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意,立即疯狂燃烧精血遁逃。

    灵犀神宫三长老向怀宽的出现和双方之间的对话已经使面具客的身份呼之欲出。

    东方仇势必杀厉异人灭口,自然是一路追杀不停。

    厉异人又是遁符,又是传送符,始终无法摆脱东方仇。到后来,跑路符篆用尽的他只能通过不断燃烧精血的办法来遁逃,但还是没能摆脱阴魂不散的东方仇。

    逃了这么些天,厉异人早已经精疲力竭,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辛千月。

    厉异人知道东方仇同样要杀辛千月,索性直接引她奔向东方仇追来的方向。

    要死大家一起死!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