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00.第300章

作者:叙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防盗】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最新资讯,全是晋江文学城。  她看了二姐一眼, 二姐眼睛突然朝她眨了眨, 当即,沈子秋的哭喊声骤停,可下一秒,哭的更狠了。

    她也瘫坐在地上, 对着面前的张金花跪了过去, “奶, 难道你不是我的亲奶,你就不疼我和我姐了吗?家玲姐可以玩,家强哥更是天天摸鱼下河, 你都什么都不说, 我要去上工, 你让我洗一家人的衣服,我洗就洗了,你又说我没去上工, 我想上工不洗衣服,你又说我不孝顺,呜呜……奶, 是不是我和我姐都死了,对家里才是好的?”

    如果沈子夏的哭喊声让人心疼, 心里头不忿张金花的话, 那么沈子秋的话, 顿时让围观的邻居大妈忍不住开口职责。

    “我说金花啊,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虽然贤国贤业不是你的儿子,但是他们都是你照看长大的,这孙子孙女,和贤文贤武他们的孩子都是一样的啊。”率先说话的依旧是大队长的老娘。

    她这一开口,其他女人也纷纷应和。

    他们都知道张金花对沈栋材前头媳妇生的孩子孙子不关心,毕竟是后母,对这几个孩子,以及他们膝下儿女,不像对自己亲生的那么好,那也是正常的,但是也不能逼着两个孩子去死啊!

    就算没有血缘关系,只是普通人,两个半大的孩子,也不能这样骂他们,让他们去死。

    张金花被沈子夏的哭声唬住了老半天,还没回过神来来,沈子秋又哭了起来,她憋了一张老脸通红。

    这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又被一圈人指责起来。

    人要脸树要皮,就算张金花在家里再怎么耍横,但是知道自家那口子要面子,见状,脸色也不好看了起来。

    她冲着地上坐着的两人吼道:“行了,哭什么哭,我什么时候叫你们去死了?你们两个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乱冤枉人,啊?这都是谁教你们的?我不是你们亲奶,可也是为了你们好,这样诬赖长辈,看来是你们爸妈没教好。”

    沈子夏不得不感慨,姜还是老的辣,这张金花就算被人指责着,却还是十分镇定的反咬他们。

    可以前的沈子夏随便被你欺负,现在的沈子夏,可不是傻瓜。

    她捂着脸,满脸恐惧的看着张金花,哭泣的声音也小了下去,看样子像被吓的。

    “奶,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不好,如果我身体好些,我妹也就不用洗一大家子人的衣服,没机会去上工,如果我身体好了,她去上工了,就不会被奶你打,今天我代替她受了这巴掌,是我该的,都是因为我,你才会打我妹,才会觉得她光洗衣服不上工是不好的,我知道,我们都是赔钱货,以后要嫁人的,所以在家里要多干活,趁着在家里的时候多孝敬你们,但是我妹今天做了好多活了,她又要喂鸡喂猪,洗猪栏,还要洗衣服,去收拾菜园,还要做饭,一整天下来,她没多的时间上工,奶你体谅体谅我们吧,家玲姐能出去玩,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呢。”

    “我……”张金花被沈子夏的话噎了一下。

    她说的话倒是这个意思,但是她可没有明面说出来,可沈子夏却全部说出来了,甚至还说的沈子秋一整天忙的团团转,甚至还把她的孙女给说了进去。

    沈子夏说话的时候,那半张脸虽然被小手盖住了,但是脸颊充血般红肿,甚至嘴角都流血了,大家都看在眼里。

    这可怜的哟,张金花居然打的那么重。

    两个孩子平时有多忙,他们这些邻居都看在眼里,即便是沈子夏这个身体不大好的闺女,平时也要洗衣服洗碗收拾家里,做这做那的。

    可是呢,张金花她自己的孙女呢,十二岁了,还比这两姐妹大一岁,没上工,也没上学,就跑出去玩去了。

    大队长老娘看不下去了,她朝张金花喝了一句,“张金花,你虽然是子夏子秋他们的奶奶,但那也是后奶,你这样做,贤国他知道了,会怎么想?你教育他们可以,但是你不可以剥削他们,你这样做,是想复辟资本主义吗?你是想弄几个丫鬟奴才伺候你,你好当主子吗?”

    “就是啊,子夏子秋也只是你孙女,又不是你的下人,你自己这个奶奶整天啥事都不干,净让孩子去干,你要是全部孩子都一样干活也就算了,你家家龙家玲,全跑去玩了,怎么,做人奶奶就能这么欺负人了?再说,还不是亲奶,你哪有资格这么对待他们。”

    “你们家虽然没分家,但是几个孩子也是各归各的,你让子秋一个孩子洗那么多人的衣服,你怎么好意思呢?你是想走资本主义道路吗?”

    “要我孙女被这么累着,我得心疼坏了。”

    张金花看着一人一口指责,感觉脸都被两个赔钱货丢尽了。

    她向来泼辣会搅事,就算被那么多人指责着她复辟资本主义,心里也不过害怕了一会。

    她直接往地上一坐,哭道:“你们以为我想吗?家玲那孩子我叫她干活了,可是她跑了,我老婆子总不能去满山的找她吧,这两孩子没去上工,在家里洗洗衣服怎么啦?这样就要哭要闹了吗?我刚打他们,也是因为这两孩子没好好管教啊!贤国两口子早出晚归的,不知道两孩子都长歪了,我这才出手教训的啊,我这哪儿错了?这都说后母难当,果然是啊,我自己的孩子,怎么教都没人说,教别人的孩子,打了说对他们不好,不打不教,又说不教育他们,我这是有苦说不出啊!”

    ……

    正在田里干活的沈贤国夫妻,听到田埂上有人大喊。

    “贤国,你家小夏小秋快让你后妈打死了,快回去看看。”

    沈贤国脊背一僵,整个人连忙站直起来,一旁一起上工的媳妇李丽敏也连忙看向丈夫。

    张金花在家里没少欺负几个闺女,不过这年头可不兴封建社会的那套,张金花一般也就指使着几个闺女干活做事,嘴碎骂两句。

    倒也打过,但是次数很少,张金花每次都找足了理由,他们想反驳,也被老爷子的拐杖打了回来,每次闹的家里不安生。

    三闺女还好,身体康健,张金花再怎么教训,也不过耍耍嘴皮子。

    可二闺女才刚从鬼门关走一遭,身体还没好完全,要是被张金花打下去,那可就不是一顿皮肉苦。

    李丽敏连忙上前,目光着急的看着丈夫,“贤国……”

    沈贤国的担忧都写在脸上,这几天笼罩在二闺女身上的死亡气息好不容易消散,这会听到闺女出事,连忙扔了手中的镰刀,却跟大队长请假。

    就连沈贤业夫妻,也忍不住停下手中的活,担忧起来。

    沈贤国家的事情,大队长也是清楚的,加上被前来的人这么一嚷,大家都有些同情的看着沈贤国夫妻。

    也不知道沈贤国沈贤业兄弟俩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这辈子遇上这么一个狠心后母。

    大队长批了两人休息,其他人虽然好奇,却也不敢停下手中的活。

    等夫妻两人抵达家门口,远远看到两个闺女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夏夏,小秋……”

    李丽敏快速的冲了过来,冲着刚挥手准备教训两个孩子的张金花大吼:“张金花,你想干什么打我的孩子?”

    对上李丽敏骇人的眼神,张金花连忙后退。

    李丽敏一直以来在家里都是忍气吞声,不管在婆婆和几个妯娌间,脾气温温顺顺。

    虽然张金花再怎么不是,但是毕竟是长辈,她做人儿媳妇不好说什么,但是遇到闺女的事情上,为母则强,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张金花,你是不是要害死我两个闺女才高兴?她们究竟怎么得罪你了?你看他们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张金花被李丽敏的话吓的一愣一愣的,天儿见还是第一次遇到李丽敏露出那么凶神恶煞的表情看她。

    虽然她是长辈,但张金花知道,自己也不是沈贤国的亲娘,再怎么手长,有些事情做多了也对自己不好。

    今天她也是气之前沈贤国夫妻不听她的劝不要去医院,加上那天晚上又听到沈贤国说分家的事情,心里头有气。

    她知道,虽然家里现在还没分家,但是每一次都是她闹了之后,沈栋材才没答应的。

    如果沈贤国真的硬了心肠要分家,她一个后娘也伸不了那么长的手。

    那天晚上看沈贤国分家的意思很坚决,她过后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

    两个儿子什么德性她也清楚,平时宠坏了,就算在生产队上工,也是拿了不少几个工分,老四那边虽然说他老丈人可能有办法把他弄进厂子去,但是这事情不容易,她心也悬着。

    这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她心里憋了一肚子火,瞧见三姐妹就洗那么一丁点衣服,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她本来就想借机教训教训这几个小的,免得不把她这个奶奶放眼里,但是却没有想到,事故接二连三,现在更是被李丽敏呵斥的不敢声张。

    他的声音看似客客气气,但是语气听着却让张金花心脏忍不住一抖,特别是对上沈贤国那双眼睛,她感觉到害怕。

    可耍横了几十年的人了,她虽然害怕,却还是挺直了腰板,咽了咽口水,“你看看你两个闺女都做了什么事?晒几件衣服不耐烦,把家旺的衣服都丢地上了,这像话吗?”

    一旁的林大娘连忙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沈贤国夫妻一说,只见沈贤国一张脸更加难看。

    换了往常,被那么多邻居看着,沈贤国一个男人,要面子,总不想家丑外扬,说一句洗干净就可以了,把矛盾化解掉,不然邻居看笑话。

    可今天他却看着侄子那衣服,却突然笑了起来,“张姨,之前家里的衣服,都是各洗各的,小秋她们是孙女,给你和我爸洗,是他们做孩子孝顺你们这些长辈,但是不等于家里全部的衣服都让他们洗,他们要是愿意洗,老三老四两家省多点时间干活,也没啥,但是她们不想洗,你也不能逼着他们做不属于他们的活儿,咱们是没分家,但是不代表我的闺女就要给家旺家玲他们洗衣服,没这个道理!”

    “你……两个孩子洗洗衣服咋啦,你这两个闺女不去上工,在家里偷懒,干点活儿能咋的?难道就在家里吃白食吗?现在家里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啊,不能让他们偷懒,所以从今天开始,自己家的事情自己做,别让别人做。”说着,沈贤国看了眼沈子秋,“小秋,以后要去上工,上半天也好,不能只在家里洗衣服,像什么话!”

    沈贤国这看似在责骂闺女,但是张金花哪里不知道沈贤国在故意呛她。

    “你……”

    刚开始,家里的活儿也是分工明确,后来渐渐的很多活儿她都是指使沈贤国两个闺女在干。

    沈子春沈欢欢年纪大一些,能多干活,拿多点工分,张金花不好使唤,至于老二的小儿子家宝今年才三岁,玩泥巴的年纪,不捣乱就够了。

    她自家的孙子孙女,能上学的上学,上工分的上工分,是不可能让他们在家里消耗没有价值的劳动。

    所以渐渐的,家里的活基本都是沈子秋沈子夏在干。

    久而久之,一家子也习惯了。

    可今天沈贤国突然这么一说,张金花却答不上话来。

    这也正是沈子夏要做的事情,因为被压迫的久了,渐渐的,都习惯了这种方式,虽然会有反抗,但是就觉得胳膊拧不过大腿,习惯了被奴役着。

    沈子夏看着这个记忆中温温顺顺的老爹,心下多了分度量。

    这得被奴役的多厉害,才会让一向中规中矩温温顺顺的沈贤国也开始反抗了,而且一次比一次激烈。

    沈贤国没管后母气的什么样,一手抱着沈子夏,一手牵着沈子秋,回了自己的房间。

    沈子秋还好,除了哭了一场眼睛有些肿,声音沙哑,倒没别的。

    沈子夏就不好过了,半张脸被张金花打的充血红肿。

    李丽敏用毛巾弄了冷水,给沈子夏冷敷消肿。看着闺女脸颊上的五指印,不停的抹泪。

    “咱们是造什么孽了,夏夏好不容易鲜活些,却又变成这样,贤国,这日子没法过了,再这样下去,是要逼死我们不成?”

    村子里也不是没有后娘后爹的,但是像张金花这种狠的,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他们也想分家,但是老头子那边死活不愿意,硬来又只会闹大,到时候受罪的也是他们自己。

    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分家过自己的日子,李丽敏越想,心里越难受。

    沈贤国从兜里掏出自己种的烟叶丝,用黄纸慢慢的卷起来。

    他眉头拧紧,可见今天的事情也是愁的很。

    他也知道,这样下去,几个孩子迟早会被磋磨死。

    他已经被磋磨了三十多年了,看着眼前的孩子,难道自己还要让她们受自己受过的罪吗?

    他妈死的早,他六岁就开始照顾两个三岁的弟弟妹妹,那时候家里虽然没了妈,但是他爸对他们姐弟三个还是不错的。

    可没有想到,娶了张金花之后,他小小年纪就开始干活,养活弟弟妹妹,渐渐的,连后面两个弟弟都要帮衬。

    记得他七岁那年,那时候张金花刚嫁到家里来没多久,生了贤文,那时候他对张金花这个后妈的印象还是好的,亲妈虽然死了,但是后妈会像亲妈那样对待。

    可显然,他想差了,张金花不像亲妈那样对他。

    邻居都说,亲妈和后妈是不同的,后妈再怎么样,也没法像亲妈那样疼自己。

    他想想也是,虽然有打有骂,但她想着后妈总是为自己好的吧?

    可他没有想到,因为照看还是婴儿的贤文,没有及时处理他拉的屎尿,让他屁股红了,却被张金花追着屋子打了三圈,那天,他全身被打的起了一条条红痕,甚至有些打出血了。

    他反抗过,却遭到了张金花乃至于他爸更加凶狠的抽打,全身没一块地方是好的,四岁的贤文祥芳在一旁哭着不要,也被抽了几棍子。

    那是他第一次反抗,最后失败了,那一天的事情,成为他年少时候的梦魇,再后来,他不敢再反抗了,因为他知道,反抗只会让自己更疼。

    被指使听话了几十年,他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反抗。

    背地里,别人没少说他当大哥的太窝囊,被后娘这么磋磨也心甘情愿,即便不要老爹,也绝对不能让一个后娘这样对自己。

    他也恨过自己无能,可是恨完之后,该听该孝敬还是继续。

    沈子夏看着沈贤国,见他眉头紧锁,神情发呆,忍不住叫了声。

    沈贤国这才回神,看了她一眼。

    “爸,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沈子夏说完,还冲沈贤国一笑。

    换了平时,沈子夏这一笑,肯定是带走沈贤国脸上的忧愁。

    可现在,沈子夏一张脸被人打肿半张,加上眼睛因为哭了那么久红肿的很,配上她努力挤出来的笑容,沈贤国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人用钝刀挖着难受,连呼吸都是疼的。

    闺女懂事,更让沈贤国难受,一旁的李丽敏也在偷偷抹泪。

    她看了丈夫一眼,说道:“贤国,咱们家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实在不想过这种日子了,夏夏这次幸好能捡回一条命来,可是下次呢,下次家里一个子儿都掏不出来,咱们怎么办?”

    “贤国,咱们赶紧分家吧,这个家我一天也不想待了,就算分隔牛棚猪棚,也不想挤在这里。”

    她和贤业媳妇都是前头的婆婆的儿媳,和老三老四媳妇不同,张金花有什么都紧着他们两家来,可他们和贤业家,却日子过的紧巴巴。

    明明干的最多,赚的最多,可是能享受的却更少。

    天天笑话她生的都是闺女,不管是什么,那都是她的心头肉,不求他们疼爱,她自己疼。

    见丈夫没动,李丽敏心里头对他也气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这不分家,还能过吗?你真的打算一辈子这样子,害了几个闺女吗?还是你跟他们一样,嫌弃我生的闺女都是赔钱货。”

    “你说啥呢,我怎么会这么想?”

    沈贤国蹙紧了眉头,刚吸的一口草烟,又急忙忙的吐了出来。

    “既然这样,那分家吧,赶紧分家,咱们两个工分不差,不会养不活咱们一家。”

    工分是十二分制,沈贤国正值年壮,有一把子力气,人勤快,每年年底审核工分,他是十二分。

    李丽敏也是勤快的,干活是一堆女人最积极的那个,也拿的是十二分。

    两人一个月下来,赚的钱也有五六十块,加上大女儿也能拿个七工分,小女儿也能拿个四工分,一家子一个月下来,七八十块是有的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