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8.第一八八章

作者:梦廊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二蛋哥, 二蛋哥!二蛋哥你怎么了?”

    葛晶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很快便将其他人全都给吸引了过来。

    葛青山也顾不得再吃饭了,大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他一过来便看到了葛磊的模样,便立即知道了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葛家其他的几个人孩子们也全都围了过来了, 看到这个样子的葛磊,便便急声询问了起来:“爹, 二蛋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葛青山简单检查了一下, 便开口说道:“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干活热的, 现在怕是中暑了。”

    眼看着葛磊已经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葛青山深吸一口气, 伸出手将葛磊从地上抱了起来, 他交代了自己那几个孩子几句, 然后急匆匆地朝着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葛磊整个人都软在了葛青山的怀里面,葛青山身上的汗酸味涌入了他的鼻腔之中,因此葛磊的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了起来。

    葛磊感觉到自己偷疼的更加厉害了, 那种像是针扎一样的感觉折磨着他的神经,让葛磊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他的脸色显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中暑这事情可大可小, 虽然说中暑致死的概率很小,可是这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丝毫大意不得, 葛青山的脚步飞快, 没一会儿便到了家里面了。

    地里的活都还得干,那是生产队分配给的任务,每天都要按时按量的完成,否则的话也是不给他们的记工分的,也因此就葛青山一个抱着葛磊回来了。

    将葛磊带回家之后,葛青山便将他放到了房间的床上,紧接着他将葛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只留了条内裤,这样也好方便他身体之中的热散出来。

    正当他忙碌的时候,葛晶已经从房间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她来了之后,葛青山立即吩咐道:“小晶子,你在这里照顾着你二蛋哥,我马上就来过来。”

    说着他便将一把蒲扇交到了葛晶的的手里面,而自己则急匆匆地朝着房间外面走了出去。

    葛青山来到了厨房之中,想要弄些东西给葛磊消消暑气,等到了厨房以后,他看到了厨房里面的放的那些蒜和生姜,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他进厨房没待一会儿,便折身去了后院的菜田,葛青山割了两把韭菜,回来之后将韭菜剁碎了弄出汁,用纱布过滤了之后放进了碗里面,之后他又分别将生姜和大蒜弄出汁来,然后将这些汁液混合到了一个碗中。

    混合到一起之后碗中的液体呈现了一种诡异的绿色,呛人的辛辣味儿一阵阵涌了过来,葛青山也顾不得别的,快步朝着西屋走去。

    进了葛磊的房间,葛青山也不多说什么,将手里面的这碗药汁给葛磊灌了下去。

    调和之后的这些药汁,散发着一种难言的味道,不过这些东西倒是治暑气的好帮手,灌下去没一会儿的功夫,葛磊便从昏迷之中清醒了过来。

    葛磊刚一清醒,就感觉到自己嘴里面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味道,这让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他很快便分辨出了这种怪味道是生姜汁韭菜汁和大蒜汁混合到一起的弄出来的。

    尝出来是什么东西弄出来的,葛磊就知道这种东西是因为他中暑才弄出来的。

    葛磊吃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陪在自己身旁的葛青山时,葛磊开口说道。

    “爹对不起。”

    其实往年这样子的活他也是经常干的,农村的孩子们懂事儿了之后就得干活,农忙的时候是最辛苦,也是赚工分做多的时候,哪家不想多弄点儿工分,年底好多分点儿粮食。

    葛磊往年的时候倒也没像今年的时候这么娇气,不过才干了一上午的活就累成了这个样子?

    葛磊哪怕是知道自己之所以会中暑,应该是因为身体内虚还没有恢复过来的缘故,但他仍旧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葛青山看到葛磊这个样子,伸出手去摸了摸葛磊的头,然后说道:“你跟爹道什么歉呢?好了,你身体不好,今儿别去下地干活了,咱们家不缺你的那两个工分,怎么也能跶挠(da  nao)来。”

    他摸了摸葛磊的头,让葛磊好好休息,紧接着自己便离开了房间之中,准备回去干活了。

    田里面还有活要干,他得赶紧回去,不过在离开之前,葛青山还是先回了东屋看了一下白珍珍珍的情况。

    见白珍珍的脸色还算不错,他便也放下心来,又交代白珍珍在家好好休息,这才急匆匆地离开了。

    西屋之中。

    葛晶看着葛磊的样子,埋怨地开口说道:“二蛋哥,我早就跟你说,让你好好休息休息,你怎就不听呢?你看你现在情况又严重了吧?”

    这次的事情也确实是自己没考虑周到,葛磊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乖乖地在那里由着她数落。

    好在葛晶也记得葛磊是个病人,只说了他两句之后,便匆匆地离开了,她去了厨房弄了些糖盐水出来,预备给葛磊喝了。

    这是刚才葛青山离开的时候交代着她的任务,她弄满了一大碗,之后便端进了葛磊的房间,示意葛磊喝下去。

    这些糖盐水能更好的补充葛磊失去掉的水分,他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这么满满一大碗糖盐水喝下去之后,因为中暑而感觉到难受的身体倒是好了不少。

    感觉到舒服了一些之后,葛磊便觉得有些困倦了,他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脸上露出了一些困倦之意,看到他这个样子之后,葛晶让葛磊葛磊,而自己则关上门离开了。

    葛晶走了,葛磊躺在床上,先前的那些疲倦之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却又消失不见了,他想起来今天的事情,神情不免有些抑郁。

    葛磊脑子里面浮现出了各种念头,没过一会儿工夫他就已经陷入了梦乡之中,这一觉他睡的极好,等到天黑下来的时候,他才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醒过来的。

    外面传来人的说话声,除了自家内兄弟姐妹几个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的声音,距离他小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已经相隔了这么多年,葛磊也不可能将他幼年时那些人的声音全都给认出来,他愣了一下,脸上的神情也没有太多的变化。

    葛磊在房间坐了一会,感觉好了许多之后方才起身走到了院子里面去。

    今晚的月色倒是不错,柔和的月光洒在了地上,在地上铺上了一层淡淡的星辉。

    月色明亮,根本不用点灯,就能看的清清楚楚,饭桌旁边围了不少的人,此时大家伙儿正在吃饭,见到葛磊出来了之后,葛森便朝着葛磊招了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吃饭。

    “二蛋,赶快过来吃东西。”

    葛磊点了点头,快步走了过去,然后在葛磊身边坐了下来,这一天他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到了晚间肚里早已经空空如也了。

    这桌子上摆的晚餐倒是非常的丰盛,葛磊刚刚把碗端了起来,先前的那个声音便响了起来:“二蛋,你看你好舒服,一家子都在外面忙着干活挣工分,偏生就你一个人还在家里面睡着。”

    听到这声音之后,葛磊抬起头来朝着那人看了过去,他发现说话的是一个长相肥胖的妇人,葛磊只是觉得这人有些面熟,却记不起来她是谁了。

    毕竟已经相隔了太久的时间,他记不得也是正常的事情。

    他盯着那妇人看了一会,还是没想起来她是谁?看到他这样子之后,葛青山有些生气,他自然不会以为葛磊忘记了那人是谁,毕竟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儿子是刚刚重生回来的。

    “二蛋,你看你,你三婶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回答呢?”

    虽然葛青山已经指出了她是谁,但是对于这个三婶,葛磊依旧是十分的陌生,不过虽然认不出来她是谁,面子工程也还是要做的。

    “你好三婶。”

    这所谓的三婶真的是一个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印象的存在。

    葛晶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很快便将其他人全都给吸引了过来。

    葛青山也顾不得再吃饭了,大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他一过来便看到了葛磊的模样,便立即知道了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葛家其他的几个人孩子们也全都围了过来了,看到这个样子的葛磊,便便急声询问了起来:“爹,二蛋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葛青山简单检查了一下,便开口说道:“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干活热的,现在怕是中暑了。”

    眼看着葛磊已经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葛青山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将葛磊从地上抱了起来,他交代了自己那几个孩子几句,然后急匆匆地朝着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葛磊整个人都软在了葛青山的怀里面,葛青山身上的汗酸味涌入了他的鼻腔之中,因此葛磊的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了起来。

    葛磊感觉到自己偷疼的更加厉害了,那种像是针扎一样的感觉折磨着他的神经,让葛磊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他的脸色显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中暑这事情可大可小,虽然说中暑致死的概率很小,可是这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丝毫大意不得,葛青山的脚步飞快,没一会儿便到了家里面了。

    地里的活都还得干,那是生产队分配给的任务,每天都要按时按量的完成,否则的话也是不给他们的记工分的,也因此就葛青山一个抱着葛磊回来了。

    将葛磊带回家之后,葛青山便将他放到了房间的床上,紧接着他将葛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只留了条内裤,这样也好方便他身体之中的热散出来。

    正当他忙碌的时候,葛晶已经从房间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她来了之后,葛青山立即吩咐道:“小晶子,你在这里照顾着你二蛋哥,我马上就来过来。”

    说着他便将一把蒲扇交到了葛晶的的手里面,而自己则急匆匆地朝着房间外面走了出去。

    葛青山来到了厨房之中,想要弄些东西给葛磊消消暑气,等到了厨房以后,他看到了厨房里面的放的那些蒜和生姜,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他进厨房没待一会儿,便折身去了后院的菜田,葛青山割了两把韭菜,回来之后将韭菜剁碎了弄出汁,用纱布过滤了之后放进了碗里面,之后他又分别将生姜和大蒜弄出汁来,然后将这些汁液混合到了一个碗中。

    混合到一起之后碗中的液体呈现了一种诡异的绿色,呛人的辛辣味儿一阵阵涌了过来,葛青山也顾不得别的,快步朝着西屋走去。

    进了葛磊的房间,葛青山也不多说什么,将手里面的这碗药汁给葛磊灌了下去。

    调和之后的这些药汁,散发着一种难言的味道,不过这些东西倒是治暑气的好帮手,灌下去没一会儿的功夫,葛磊便从昏迷之中清醒了过来。

    葛磊刚一清醒,就感觉到自己嘴里面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味道,这让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他很快便分辨出了这种怪味道是生姜汁韭菜汁和大蒜汁混合到一起的弄出来的。

    尝出来是什么东西弄出来的,葛磊就知道这种东西是因为他中暑才弄出来的。

    葛磊吃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陪在自己身旁的葛青山时,葛磊开口说道。

    “爹对不起。”

    其实往年这样子的活他也是经常干的,农村的孩子们懂事儿了之后就得干活,农忙的时候是最辛苦,也是赚工分做多的时候,哪家不想多弄点儿工分,年底好多分点儿粮食。

    葛磊往年的时候倒也没像今年的时候这么娇气,不过才干了一上午的活就累成了这个样子?

    葛磊哪怕是知道自己之所以会中暑,应该是因为身体内虚还没有恢复过来的缘故,但他仍旧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葛青山看到葛磊这个样子,伸出手去摸了摸葛磊的头,然后说道:“你跟爹道什么歉呢?好了,你身体不好,今儿别去下地干活了,咱们家不缺你的那两个工分,怎么也能跶挠(da  nao)来。”

    他摸了摸葛磊的头,让葛磊好好休息,紧接着自己便离开了房间之中,准备回去干活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