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章 武大郎(七)

作者:陈年米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俗话说快乐时光容易过,贫贱日子苦难熬。不知不觉,半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秦牧在永安街开的那间“来福客栈”,虽说酒楼名字挫是挫了点,但生意倒是兴隆的。(或许天朝的老百姓对于这种毫无特色,千篇一律,看上去吉利的名字比较容易接受的缘故吧。)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街上人来人往,有吆喝叫卖声,也有不少进来酒楼里吃喝的客人。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跑了进来,其左脸有两撇明显的刀疤,眉宇间也尽显地痞气。此人叫西门子,乃是西门庆同父异母的哥哥。

    这西门子在永安街是出了名的暴戾残忍,与西门庆风流成性不同,他在官府里混了个衙差的职位。平常就喜欢拉上他的弟兄,在附近的商铺店家收取高额的“治安费”,搞得怨声载道,臭名昭著。

    秦牧看到他急匆匆跑进来,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冷笑两声:“原来是西门兄啊,不知道今日前来又是有何贵干?这次一个人就敢来勒索我么……”

    “我怎么敢呢,武兄……”西门子汗颜。

    这西门子这么急着来找秦牧,不是找茬子来的,而是报信来的。西门子心里有些急切想着:“我愚蠢的弟弟,希望来得及吧,如果真的彻底得罪了这人,谁都保不住你了。”

    眼前这个男人,来福客栈的老板,他究竟有多么可怕?西门子和他的猪狗同僚们,可是亲身体会过的。

    那是一个夕阳余晖散漫碧空的傍晚,西门子和其衙门的哥们来到了来福客栈,堵住了准备要去私塾接女儿放学的秦牧。

    “咦,大郎你不卖烧饼啦。这酒楼是你开的吧?”

    “武老板,你这来福客栈生意不错嘛,最近我们兄弟几个手头有点紧……”西门子等人把秦牧围住,一副不给钱就不放行的模样。

    街道上大多数人看到这一幕,均是见惯不怪的样子。大多数人行色匆匆,加快了脚步,生怕沾染上瘟疫似的。

    “娘,那儿好像有人要打架呢!”

    “快走,不关我们事,我们赶紧回家吧,回家娘给你做冰糖葫芦。”一对不远处的母女看到,妇女牵着天真烂漫的女儿的小手,准备绕路走。

    当然,也有替秦牧担忧的街坊邻居。比如来福客栈对面卖鱼的袁哥,正撸起袖子,紧握拳头,要不是其妻子拉着他,早就冲了上去。

    “别拦着我,这群杂碎就会欺负人。当初大郎卖烧饼不肯给他们钱,他们就经常拿他出气,现在又来欺负他!”袁哥手臂上青筋涌现,咬牙切齿道。

    “我们斗不过他的,唉~希望大郎这次看清楚形势吧。”袁哥妻子摇头一叹。

    秦牧扫了这几个衙差一眼,本着低调做人的原则,又赶着时间,也不和他们纠缠了。混不在意掏出半吊钱抛给西门子:“拿去喝茶!”

    秦牧半步还没迈开,就被西门子挡下来了:“半吊子就想打发我们,当我们是乞丐?”

    秦牧本就没想过认怂,这群人说是衙差,但平日作为与强盗无异,何须给他们面子?秦牧原来就存了羞辱之心,也不废话,转手拿回那半吊子钱:“有话好好说……何必侮辱了乞丐这个行当。”

    很多时候,人们会觉得乞丐是卑微、懒惰、肮脏……的代名词。然而比起某些人,他们选择的生存方式要善良得多,起码不会烧杀抢掠无所不做。

    “你这三寸丁矮冬瓜,去死吧!”西门子等人当场就怒了,几个衙差抡起拳头就准备给秦牧一个深刻的教训。

    街上不少人议论纷纷,已经能够预料到这武大郎危矣!秦牧却沉着冷静。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扎实马步。五指并拢成拳,激发着**的力量。大喝一声,双臂青筋涌现。

    秦牧知道如今自己的情况虽然没有外人看上去那么凶险,但也谈不上乐观。看样子西门子几人都是练过家子的,不容小觑。秦牧比起战斗技巧,可能还不如他们呢,他唯一的依仗就是天生神力这项天赋!

    嘣!一声暗劲自秦牧体内传出,势大力沉的拳头轰入某臭名远扬的衙差肚子上。

    一秒过后,西门子已经双膝跪地,一手死死捂着肚子,另一直手指着秦牧呻吟到:“不可能这,你……”,西门面容扭曲,嘴角溢血的模样太吓人。

    虽说如今秦牧这副身体比不上,上一次任务的身躯,但凭着那天生神力天赋赋予的强大力道,也不是区区一个西门可以承受的。

    于是乎,维护永安街治安的衙差们气势汹汹而来,最后被秦牧一人震慑住。据街坊说,后来西门是被抬着回去的。

    ……

    把镜头转回现在,秦牧看到西门子走来,反而冷笑两声:“原来是西门兄啊,不知道今日前来又是有何贵干?这次一个人就敢来勒索我么……”

    “我怎么敢呢,武兄……”西门子苦涩又无奈,随后抹了一把额头虚汗。

    “武兄,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家一趟吧。我那不成事的弟弟,西门庆嚷嚷着要见嫂子,刚才我拉不住他,只好来这儿告知武兄了。”

    “什么?”秦牧没有继续追问,而是直接吩咐客栈小厮一声,就奔家里去。

    “这次任务恐怕是失败了!”秦牧脸色阴沉,同时心存几分憋屈和疑惑。

    想当初的武大郎从别人那儿得知潘金莲与西门庆有染,怒火中烧,跑去捉奸。然而不自量力的他,却被一脚中心头,吐血昏厥。

    武大捉奸不成反被西门一脚踹到胸口,害心疼病躺在床上半个多月。期间潘金莲不但不管不问,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他。(武大一病五日不起,更兼要汤不见,要水不见,每日叫那妇人又不应。只见她浓妆艳抹了出去,归来便脸红,不用说又是去陪西门风流快活了。)

    “按道理来说,由于我的到来,金莲那妮子不会再走上当初那条路才对。她对我的崇拜和心意不像假装,这其中究竟怎么了……”秦牧在赶往家中的路上,眉头紧锁,有些想不明白,他对自己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潘金莲嫁到这里的半年来,由于秦牧的表现和无微不至的关怀,种种迹象都表面潘金莲已经对其认可,甘心情愿成为秦牧的女人。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