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章 武大郎(六)

作者:陈年米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潘金莲姑娘的傲娇属性,其实从这次与张大户闹翻就可略窥一二。她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连当初张大户要纳她为妾都拒绝了。

    因为那张大户纠缠她,潘金莲直接跑去告诉主人婆:“夫人,老爷他那么大岁数了,怎么精力还这般旺盛,昨天晚上他来我房间……”

    其实那张大户连小手都不曾摸她一下,这潘金莲却添油加醋,意思是不肯依从。那张大户自然记恨于心,放出消息,倒陪些房奁,不要一文钱,白白地把她嫁出去。

    翰林大人当日听说了儿子被一个死了老婆的壮士救下,正愁报恩无门,一直惦记着想要报答他。这下子可得了,其夫人一番打听之下,得知这潘金莲相貌才识都颇为不错,也不会委屈了秦牧,于是便赐下这桩婚事了。

    等秦牧走了好一会儿,潘金莲便在在秦牧家中厨房忙碌起来,女子一边切着姜葱,一边说着:“哼,居然敢小看我,今晚老娘让你把舌头都吃了……”这女人感受到秦牧对她的不屑,或许是不服气,或许是别的什么因素作祟,总之她决定做一顿好吃的晚饭,捍卫自己的尊严。

    好吧,虽然她这话说得有点意味不明,但事实上就是这样了。

    傍晚时分,秦牧牵着迎儿回到家中。扑鼻而来的是阵阵香味,葱香味、肉香味四溢,对此秦牧倒没有吝啬赞叹之词:“想不到你厨艺看起来还不错。”

    潘金莲瞅瞅秦牧,随即风情万种看了他一眼:“什么叫看起来不错?吃起来更不错啦!”

    声音酥软,巴眨着大眼睛,这一种天然的深入到骨子里的妩媚,倒不是潘金莲故意卖骚卖萌,其实是她天生媚骨的缘故。

    潘金莲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妩媚动人,配上她那娇媚的长相,撩人的身段,对大多数男人来说都是难以抵御的诱惑。

    偏偏秦牧不属于那大多数人之列,谁知道秦牧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做好没,好了就收拾桌子开饭。”

    语罢,秦牧径直走去盛饭,留给潘金莲一个高处不胜寒的背影,她愣在那里,只好努了努小嘴,按照秦牧说的那般洗了抹布擦洗桌子。

    “诶呦~”一具柔软的身躯忽然扑了上来,差点把潘金莲撞倒,潘金莲刚想发脾气,娇嗔道:“小女娃家家怎么如此莽撞呢,你是……”

    话音刚落,秦牧也从厨房出来了,宠溺地揉了揉女儿的头,接着撇了潘金莲一眼:“她是我女儿,叫迎儿。以后你要好生待她,不可打骂她,知道没?”

    秦牧对迎儿的态度,和当初武大自然相差十万八千里,和武大当初的懦弱不一样,他很是维护迎儿。如果自己这个亲爹都对女儿不好,怎么指望后娘对她好。

    潘金莲不敢与秦牧那仿佛可以噬人的眼神对视,只是由衷地点了点头。心里则是嘀咕道:“我今天怎么回事啊,往常如果别的男人这样凶我,我可不饶他。”

    虽然她觉得秦牧身材相貌不咋滴,但却是她见过的很特别的男人,时而亲切和善,时而冰冷而沉稳。有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吸引她想要去了解他。

    小迎儿抬起头来,眼睛一亮,望望潘金莲,又看看秦牧,想了半天想不出个之所以然来,只歪着脑袋,好奇地问道:“爹爹,这位漂亮的姐姐是……”

    秦牧沉默不语,想着怎么和迎儿解释,受原主的影响,他对潘金莲也有着说不出的厌恶感。所以翰林大人赐婚,他无奈接受是一回事,让他亲口承认潘金莲是他妻子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在秦牧左右为难之时,潘金莲用询问的眼神望了他一眼,秦牧抿了抿嘴:“无所谓,你说吧。”也不知道为什么,得到了秦牧的肯定,潘金莲心里竟感到丝丝窃喜。

    随后,潘金莲温柔大方的语气说道:“迎儿,以后我就是你娘了。”

    迎儿有点迷糊:“娘~”,忽然之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瞬间醒悟过来,抓着潘金莲的衣袖问道:“你真的是我娘么?”

    “嗯?”潘金莲被问得有些愣住了。

    迎儿小姑娘却扑在了她怀里,紧紧抱住她,笑容欢喜,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娘,你真的是我娘么。小时候爹就告诉我,迎儿不听话惹娘生气了,你去了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可能永远也不回来了……”

    迎儿的娘亲是难产死的,随着女儿的长大,总会问些“别人都有娘亲疼,我娘去哪了”这类问题。武大郎一开始总是含糊过去,后来执拗不过她,又不忍心告知其真相,就编了这么一个谎言。

    “娘,不要再离开爹爹和迎儿了,好么。以后迎儿一定乖乖听话,好好孝顺你和爹爹的……”

    听了这番话后,潘金莲竟然也眼睛湿润了,哽咽着扶起迎儿:“好,娘不会再离开你们了。迎儿乖,我们先吃饭好不好?”

    都说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有心底的柔软,迎儿的一番话确实触动了潘金莲。她自己本人就出生在不幸的家庭,小小年纪便被卖到大户人家当丫鬟。如今迎儿说出这一番话,让其动了恻隐之心也在所难免。

    “迎儿,在私塾读书累不累?”秦牧问道。

    “不累,我正在学《诗经》,但先生让我先誊抄《三字经》,说我基础不厚实。”

    秦牧微笑着,给迎儿夹了一块鸡腿:“那就听先生的,先打好基础,呐,鸡腿奖励你的。”

    “谢谢爹爹。”

    “吃吧!”

    ……

    日刚落,天已黑。一束烛光,几碟小菜,秦牧、潘金莲、迎儿三人围坐在一张颇为陈旧的小方桌,相互间夹菜,这副光景倒也颇为温馨。

    吃完饭,潘金莲起身要收拾桌子和洗碗,秦牧接过她手中碗筷,语气平和了些:“我来吧。”

    “可没有让男人收拾碗筷的道理!”潘金莲疑惑不解,有些惊讶看着秦牧。

    “所谓入乡随俗,我说的就是道理,你既然来到我这里就应该听我的。”秦牧双目注视着她认真解释了一遍。

    至于潘金莲是什么反应他也没怎么看,端着碗碟就进了厨房,留下还没想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潘金莲一脸茫然站在原地:“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男人?”

    秦牧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表现就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望向她的目光没有**和贪婪,表现也是不卑不亢,对她反而有有一种疏离感。而随着深入了解,潘金莲又发现秦牧柔情的一面,疼爱家人,有责任感。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而神秘有魅力的男人,对女人的诱惑力更是致命。

    有些人看似风情万种不安分,只是因为她还没找到想要的爱情。一旦那个可以让她,感到温暖、幸福、安全的男人出现了,你会发现她比任何人都来得专情。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