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3.勿复念

作者:紫微流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中原在西南最远的边城为拓州,古有夷民部落在此兴旺,后归化中原,城内汉夷杂居已有百余年,彼此亲善,多有通婚,依然保持着边镇村寨的习俗,一旦逢市,远近的乡民都赶来买卖物件,街市格外热闹。

    拓州的长街两侧摆满了各式的竹蒌,花腰裹身的女郎在挑选银饰,精壮的小伙在翻拣铁刀,阿婆阿公叫卖鸡仔与松菌,杂声喧哗如浪。

    城北的一方宅院大门深闭,将所有吵闹隔之于外。

    院内有一棵枝叶繁密的老树,树下置着黄竹躺椅,一个俊美的男子长眸半阖,慵懒似睡。

    一个年轻的侍从自院外快步走入,近前压低了声音,“公子,秦尘偶然见到一名男子从失惊的车马下救人,武功绝非寻常高手能及,与之相伴的女子竟是琅琊郡主。幸而秦尘与对方并未照面,只私下打探,得知两人来拓城已有一段时日,不过郡主一直寄居在庵堂,男子单独离城南行,前日才回返。”

    竹椅上的男子突的睁开长眸,气息微冷,“看来药方有效,来得也真快,还算有几分在意自己的徒弟。”

    侍从小心观察主人的面色,“公子,要不要避着些,万一苏姑娘知道——”

    男子停了一瞬,懒懒的一勾唇,“怕什么,要她知道才好。”

    侍从怔住了,方要再问,一个绝色的胡姬美人已经冉冉走近,他立刻闭上了嘴。

    胡姬生得眉目深楚,浓发雪肤,睫下一颗小小的红痣,手中端着一方托盘,不避人的直唤,“阿卿醒了?”

    男子漫散的坐起,神态亲昵,“早被白陌吵醒了,阿落做了什么?”

    侍从白陌无语的望天,识趣的避在一旁。

    托盘置着一碗冷面,点缀着碧色的瓠瓜丝与红椒,看着十分可口,胡姬道,“阿卿近日胃口不佳,我寻了一种调味浆试了试。”

    男子接过托盘交给白陌,话语温柔,“阿落费心了,滋味一定极妙,我稍后品尝,秦尘似在城里见到了你师娘,她身边还有一名厉害的高手相伴,应该就是你师父。”

    一言入耳,胡姬整个人都僵了,漂亮的瞳眸呆如木偶。

    她正是苏璇的徒弟苏云落,当初为了取最后一味灵药,她怀着死志入了血翼神教,不想靖安侯府的大公子左卿辞情系于心,冒险入教相助,尽管成功盗出灵药让豢养的飞隼捎回,却也因事发而身陷教中,九死一生才得以逃出,苏云落为此还受了毒伤,全仗左卿辞携行。

    左卿辞是个不谙武功的贵公子,带着她在西南密林千里跋涉,其间的磨难可想而知,待终于与边镇留守的侍从会合,左卿辞已是身心俱竭,元气大伤,白陌一见险些没哭出来。一行转来拓城养息了一阵,左卿辞才算恢复过来,苏云落万分内疚,想着药已经捎回去,师父定会痊愈,她捺下牵挂精心照料情郎,哪想师父此刻已来了拓城,她顿时傻住了。

    左卿辞显得格外体恤,“他一定是为了寻你,阿落要不要和他相见?我让秦尘去递个话?”

    苏云落的心激跳起来,又慌又怯,“——我——师父——不——不——”

    左卿辞莞尔一笑,毫不意外,“阿落不想见师父?”

    师父病愈是苏云落长久以来的执念,她做梦都想师父再对自己笑,然而等人真正近在眼前,她又说不出的心慌,为了凑齐救师父的重金,她做了十来年飞贼,不知违了多少门规□□,而今一身污名,犯案累累,更有缉赏在身,根本不敢想师父会怎样责备。

    左卿辞外形翩翩优雅,实则工于心计,极不喜欢苏云落满脑子全是师父,他费尽周折哄得佳人倾心,哪肯被意外打扰,拿准了苏云落情怯,循循善诱的劝道,“不见也无妨,反正他也不知你在何处,我们悄悄回中原就好。”

    苏云落的心乱极了,既是不舍又是惶恐,抓着他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左卿辞知她心意,出言安抚道,“或者寻个机会让你瞧一瞧,捎个消息让他知道你已平安,不至过于担忧,也好与你师娘安心相聚如何。你师父师娘情投意合却分离多年,必定也想静处一段时日,打扰了反为不美。”

    苏云落被他拥在怀里细细劝哄,眼圈渐渐红了,犹豫了许久,终于伏在他肩上点了点头。

    苏阮二人的形貌气质难免引人注目,是以当酒楼的伙计荐了一处临窗角位,阮静妍望去,见清幽雅洁,清净避人,确是正合心意。

    苏璇久未言语,阮静妍也不扰,在一旁安静的饮茶。她的颜色还有些苍白,路上赶得匆促,她又过于忍耐,来此不久小病了一场,好在苏璇平安归来,才算放下了心。

    苏璇回过神,见妻子温柔关切的眼神,主动解释道,“我在想血翼神教的事,如果真如对方所言,阿落逃出来了,如今会在哪,助她的中原世子又是谁。”

    言语间他仿佛回到了西南密林,想起当时所见之景。

    黑暗而蛮荒的山野、无形蚀骨的瘴气、无处不在的毒藤蛇蝎,一拨又一拨被征调入教的奴丁,有些寨子甚至空了一半,只因神教传谕前一时神灵震怒,降下天罚,引发了汹涌的兽潮,后续还有灾厄,必须筑起高大的神像才能平息。

    苏璇随着押送奴丁的队伍缀行,在密林中遇见了一种诡异的行尸,这些行尸面目溃烂,似死非死,似活非活,有些甚至五官不全,力量却异常强大,闻出气息就疯狂的扑袭,断去手脚也不知疼痛,唯有斩下头颅方能制住,极是令人骇异。

    苏璇不清楚这些怪物是什么,只知与血翼神教相关,他一路闯到一条腥气扑鼻的黑河,彻底惊动了敌人,教卫如潮水般疯狂扑来。

    苏璇不愿屠戮,只将行尸斩了,对活人留了几分,黑河畔的伤者滚了满地,铜铃与刹鼓长鸣,直至哨墙上现出一个戴银面具的黑衣人,一个手势就控住了局面。

    这人在神教地位极尊,居然能说一口中原官话,当询完来意,黑衣人沉寂了一瞬,冷冷道,“你要找的胡姬盗走教中圣叶,已经逃离了神教追捕,是死是活,但看天意,本教也不知晓。”

    苏璇辨不出对方所言真假,岂肯轻退,黑衣人指间的铜铃一扣,黑河钻出大片被水泡得腐白的行尸,比先前灵活数倍,威胁陡增。

    苏璇警惕大起,折枝为剑,气劲化形,凌空劈裂了一群行尸的头颅,河边的大树枝桠断落,声势惊人,教众骇然变色,几疑神魔。

    黑衣人终于再度开口,“中原人,你确实武技非凡,但既为寻人,不为仇衅与杀戮,就此停手吧。与胡姬一同逃走的还有一个中原世子,这对男女搅得神教大乱,教众恨之入骨,如果能拿住,绝不会不认。而今确已离去,就算你闯入教内杀尽教众,也不可能索出人来。”

    苏璇见对方不似作伪,弃了树枝一拱手,“多谢阁下相告,是在下无礼了,只是以人为尸,操之为偶,太过偏邪阴毒,阁下行此术法,长久恐怕反受其噬。”

    黑衣人默然无声,铜铃一摆,教众退去,余下的行尸爬回河内,漆黑的水波淹没了一张张腐烂的脸,只留乌藤森森,遍地残尸。

    一些阴诡的异象苏璇不便说,他将黑衣人的话语述了一遍,阮静妍想了想,“这样听来,竟像是靖安侯府的左公子,他与阿落素有情意,可他出身贵胄,并无武功,怎会助得了力?”

    “血翼神教阴邪诡秘,世家公子未必有这般胆气。”关于两人的纠缠,苏璇曾听阮静妍提及,一想又摇头,“你道两人有情,我怎么觉得不妥,阿落性子太软,真要与心气高傲的王孙公子一起,只怕要受不少夹磨。”

    阮静妍微笑,“左公子是有些傲气,可我瞧他对阿落非同一般,如果真是他来西南,如此险境都不退缩,也可见心意了。”

    苏璇正要再说,忽的目光一凝,盯住了距酒肆数十丈外的一幢竹楼。

    竹楼半旧,栏外挂着一些风鸡干鱼之类,两扇密格花窗虚掩,看起来并无异样。

    阮静妍正待询问,苏璇已收回了目光,“没什么,仿佛有人在看,或许是我瞧错了。”

    伙计送上了菜肴,两人举箸进食,不再留意其他。

    及至两日后,有人将一封书柬送至客栈,苏璇启开一阅,才算解了此惑。

    苏大侠台鉴:

    欣闻苏大侠沉疴得愈,风采更胜从前,不胜欣喜。

    阁下颠倒多年,缘于威宁侯为一己私怨,将娑罗梦之毒混入犀明茶,令阁下饮而失调。而今既愈,本应当面恭贺,然中原诸事告急,不得不先行归返。

    云落心如赤子,纯挚可爱,深得我意,如今一切安好,携与同归,请苏大侠无须挂念,惟愿阁下与郡主万事安康,两情好合,琴瑟永结。

    书不尽意,相期有缘,来日五湖之上再会。

    左卿辞笔

    苏璇一眼扫过,立刻将信收起来,然而已是迟了,阮静妍神情陡空,身子一晃,险些跪跌下去,幸而被苏璇一把扶住。

    阮静妍的脸庞惨白如雪,双眸怔涩,近乎窒息,“——是我——我——”

    苏璇立时劝慰,“奴奴,旁人有心害我,自是无所不用其极,原是我大意了,与你无关。”

    “我一直好恨,究竟是谁害了你,原来——竟是我自己——”阮静妍失魂落魄,碎不成声,胸臆痛彻入骨。“——我害了你——我怎会这般愚蠢——我——”

    苏璇没有让她再说,低头吻住了她。

    柔唇一片冰冷,阮静妍双睫一合,两行泪簌簌而落,想到自己葬送了爱人一世英名,毁了十余年光阴,还害得阿落颠沛奔劳,如万箭穿心,几乎恨不得自己立时死去。

    苏璇早已看开,见她凄怆欲绝,抚慰道,“人心之恶难以度量,当年我已知此事,只是陷身于不可挽回之境,无谓再增伤心,而今我仍能与你相偎,你依然心属于我,何必还自责伤已,徒让恶人快心。”

    不论他如何劝说,阮静妍仍难抑痛哭,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才稍稍平静,双眼已红肿不堪。

    苏璇知她一时难释,有意转开话题,“难怪在酒楼我总觉得有人窥视,想必就是阿落。”

    阮静妍更增伤感,哽声道,“她迫不得已做了贼,一直为此自惭,一定是胆怯才不敢现身,怪我——”

    “无妨,今后总有相见之时,只要她无恙就好。”苏璇不让她再自责下去,拾起笺纸复看了一遍,这一次品出了其间的微妙,多了一丝疑惑,“携与同归,无须挂念,来日五湖之上再会?这左公子怎么像是将阿落拐走了,根本不打算让我相见?”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