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2.几度秋

作者:紫微流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山一年复一年青黛,水一年复一年东流,寒来暑往,物换星移。

    雏鸟化为猛禽,细芽抽长为云杉,一些微小而坚韧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成长,悄然改换乾坤。

    从服下娑罗梦的那一刻,苏璇就绝了生存之念,命运给予的一线宽容比预计的更短,不到一个月,不可阻挡的混沌侵夺了意志,世界化为一片虚无。

    不知过了多久,无知无觉的虚无忽然有了声音。

    似老者的呼喝,似竹门咿呀,如勺子磕在碗沿的轻响,如山鸡清晨的啼鸣,亦有风拂竹扉,雨打茅檐,世间仿佛从朦乱中现出轮廓,一点点清晰起来。

    空气中有青草的气息,宛如郊野,最牵动的是隐约的嘤咛轻语,似有人在殷殷照料,喂药喂水,纤细的指尖偶然擦过,气息熟悉而亲近,每一次轻触都牵动他的心。

    意识中的乱絮越来越少,直到又一次醒来,明亮的光投在他的睫上,刺得他终于睁开了眼。

    光自两扇竹扉映入,幽静的竹屋内,一个轻盈发亮的纤影正在绞洗素巾,她墨发轻挽,幽丽素雅,丝毫未觉身后的人已经醒了,回身抬起皓腕为他拭抹肩颈。

    布巾温凉,发香幽柔,苏璇不自禁的开口,“奴奴?”

    佳人的身子剧烈的一震,清眸睁得极大,盯着他的眼眶迅速红了,盈起一汪泪泉。

    苏璇宛如陷在了一场甜梦里,忘了警惕自己的疯魔,他抬手想揽住她,腕上铁箍锵然一坠,原来自己被锁缚于一方地榻,四条粗重的铁链系于足肢。他立时想起所有,泛起无尽苦涩,片刻后轻道,“奴奴别哭。”

    阮静妍的眼泪落得更急,伏在他身上放声恸哭,浸得他胸膛湿热。苏璇发觉自己原来处于一方竹舍,内里别无杂物,简洁净雅,檐下有燕子呢喃,窗外日头极好,映得屋内明爽宜人。

    他不知自己被缚了多久,又怎会突然清醒,然而心爱的人泣不成声,他无暇思索,只能用下颔蹭了蹭她的发,抑住酸涩劝哄。

    一个年轻的侍女闻声匆匆而来,一见此景不惊反喜,喜得跺足,“可算醒了,皇天不负!”

    门口有人落地,听声息就是高手,苏璇一凛,见来者是个面相颇凶的老者,身后还跟着一位瘦小的老妪。

    老者扫了一眼,似松了一口气,带着几分安慰自语,“还好,疯小子终于不疯了。”

    老妪拄着拐立在老者身畔,亦道,“总算没白耗一场,对得起笨丫头的心血。”

    苏璇望着三人,怀中还伏着哭泣的佳人,彻底愕住了。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如今已是永和三十年,与他最后失智之时,竟已隔了十二年。

    人人都当他早已逝去,谁也没到他藏于僻静的绝谷内,被一对武林高手日夜看守。灵药化解了诡秘的娑罗梦之毒,让他从诅咒般的疯魔中复醒,阮静妍也已离了琅琊王府,携侍女茜痕在深山相伴,四周碧草如丝,溪水环野,别无人迹。

    这一切不可思议的转变,全是来自他的小徒弟阿落?

    苏璇解开了铁链,仍然难以置信,听阮静妍将十二年间的种种逐一叙来。

    睽违多年,她依然玉颜胜雪,明秀娇柔,说到动情处止不住的泪下,“……阿落当年偷偷跟下山,将你从洞庭湖救起,请了天地双老看护,我在涪州试剑大会遇上她,得知是你徒弟,才知你还活着,随阿落来了这里。”

    阮静妍越想越是伤怀,哽咽道,“她求方外谷的神医给你开了方子,费尽心血收集灵药,这些年也不知受了多少罪,身上有无数的伤——半载前阿落为了最后一味药走了,飞隼将药捎回来,她却迟迟未归,我担心极了。万幸她走前安排详细,我们按她所嘱的燃了药烟,天地双老将你制住,移到竹屋喂下解药,许是上天开眼,过了这些天,你真的清醒了。”

    苏璇听得半懵半懂,恍如梦中,“阿落?她不是才十四?还那么小,怎么可能——”

    阮静妍含着泪凄楚道,“阿落为了救你一直在拼命,她如今极可能陷入了危境,你得去救她,或许还来得及……”

    苏璇忆起乖巧软怯的徒弟,想到她惶惑又欣喜的小模样,胸膛酸楚又烫热,“阿落去了何处?我立刻赶过去。”

    老头子粗砺的声音从窗外传来,“笨丫头去了血翼神教,过了这些时,恐怕骨头渣都被毒虫啃干净了,不必白费力气了。”

    血翼神教是夷民异教,藏于西南瘴疬深处,擅长弄蛊与驭控毒虫,传闻血腥残虐,素来与中原井水不犯河水,不知小胡姬借了什么样的胆,竟然独身一人闯去。

    苏璇听得一凛,起身开了竹窗。

    老妪掮着一个包袱行过来,“老头子话不中听,不过血翼神教的狠毒人所共知,那丫头真出事也撑不到你赶去,你好生斟酌,别浪费了她舍命换来的解药。”

    苏璇不答反问,“两位前辈要离去?”

    老妪的皱纹舒开,神气都似年轻了些,“你身上的药力过了今夜就该散了,武功自会恢复,我们也算不负所托,要赶去方外谷看孙儿,一别多年,也不知他还认不认得爷奶。”

    苏璇随道,“可否请两位前辈帮忙,将郡主与茜痕一同携去,待我归来自去方外谷接回。”

    老头子不情愿的哼了一声,老妪接口,“你真要去?西南可不是善地。”

    苏璇淡淡道,“阿落为我倾身赴险,我做师父的反而不顾徒弟,何以为人?”

    老妪吁了一口气,有些感慨,“算她没帮错人,好吧,两个丫头就交给我。”

    阮静妍一惊,抓住苏璇的手臂,哀婉的乞求,“我随你走。”

    西南地险,苏璇如何能应,他正待劝说,阮静妍凄然道,“我已经等了太久,好容易才有今天,不愿再与你分开一时一刻,只要能多一日相守,不管龙潭虎穴还是刀山火海都无所谓,纵是殒命我也不后悔。”

    她话语悲恻,双眸殷红,苏璇胸怀一痛,哪还劝得出。

    天地双老将侍女茜痕与打杂的村童一道携出,深山里独留苏阮二人。

    山溪水平如镜,倒映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苏璇当年心神磨折,憔悴万状,骨瘦形销犹如半鬼,如今看着水中之人神清宇静,肌骨匀称,一如遭劫之前,只比过去多了几许风霜,十二年的光阴悄然偷换,从鬼复又为人,离奇得令人怔忡。

    苏璇看了许久,在溪中洗沐完毕,换上新衣,天色渐暗下来,竹屋已燃亮了油灯。

    阮静妍布衣素裙,正倚门相望,昔日的金枝玉叶成了山野妇人,面上却是宁静欢喜,身后的桌案已经摆好了几样小菜,一瓶山酿野酒。

    山间静寥,一灯如豆,照得屋中人晕黄温暖,苏璇看得痴了,几乎想在山间天荒地老,任世外流光飞度。

    阮静妍一笑,娇柔而羞涩,“才学了做菜不久,也不知你喜不喜欢。”

    苏璇没有答,牵过她的手细看,果然多了粗糙的硬茧,已不复记忆中的细嫩。阮静妍从不为此而憾,这时忽的赧然起来,方待抽回,掌心被他抚了一下,触痒让她一颤,脸颊倏的红热。

    十二年太长,相逢隔了太久,两人有说不完的话语,直到夜色低沉,明月西移,阮静妍一日内情绪起落过大,加上连日照料的疲累,抵不住重重困意,渐渐口齿慢钝,倚着苏璇睡着了。

    苏璇将她抱去榻上安眠,注视良久,一时间心潮涌动,全无睡意,想到明日就要离去,他踏出竹屋,走入了囚闭自己多年的幽谷。

    月明如洗,照见陡峭的山谷与静潭飞瀑,石壁残留着无数剑气的斩痕,宛如岁月的封印。当初他身名俱裂,万念俱灰,何曾想到还有复醒之日,大梦方晓人至中年,山外世事皆非,谁知是何光景,又该如何面对过去的种种,苏璇摩挲着剑痕久久失神。

    谷外突然有女子的步履奔近,苏璇知道必是阮静妍醒了,立时返身出谷,正逢月光下跄跄而来的倩影,“奴奴,别慌,我只是进来看一看。”

    阮静妍扑入他怀中,整个人都在发抖,适才醒来竹屋无人,四野空寂,她几乎以为一切仅是一场空梦。

    苏璇好生愧疚,将她抱回竹屋,“是我错了,不该留你一人。”

    朦黄的油灯下,伊人丝发散乱,唇色苍白,有一种惶乱无依的美,苏璇越加心怜,替她拢顺丝发,指尖过处她微微一颤,宛如不胜风的荏弱,苏璇心神一漾,吻住了她。

    过去他也曾有过绮思欲想,出于尊重一直克制,如今死过一次,礼法的拘束也淡了,一旦亲昵就如激火引燃了荒原,苏璇越吻越深,难以自控,身体也越来越硬。

    他从没有这样肆意,阮静妍被搓揉得面红身软,却揽住他大胆的回吻。山谷空寂,暗夜无声,佳人柔情蜜意,宛转相就,苏璇哪还忍得住,一把将她抱去了榻上。

    阮静妍不忍相拒,被折腾得神魂都飞去了天外,几度下来汗湿遍体,羸弱不堪,苏璇自知放纵太过,不由生出了懊悔。

    阮静妍逐渐缓过神,濡湿的身体相嵌,有一种羞人的粘腻,又异常安心,听着山中野虫的低鸣,她的睫上微微沁出了泪,将头埋入他坚实的肩膀。“我没事,只是很欢喜,真的和你成了夫妻。”

    隔了漫长的岁月,这一刻的相偎异常珍贵,苏璇复醒后总有一种飘渺之感,所见都似幻觉,到此时才觉出真实,他愧疚又疼怜,“傻奴奴,你多年前就该嫁给皇亲贵胄,偏来山里陪一个疯子。”

    阮静妍模糊的低哝,“我喜欢,山中幽静,有你有我,多好。”

    她依然是那样娇美爱哭,却忍过了世事的摧折,忍过了亲人的冷语,忍过了荒芜的韶华,在翻覆无常的尘世中长夜寂守,历尽沧桑不改。

    苏璇心头激荡,珍惜的吻上她的额,同样微湿了眼。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