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5.忍界最强

作者:四百四十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70%, 时间36小时,请支持正版,爱你们

    “愣着做什么?”佐助瞥见鸣人宛若被定身似的模样提醒说, “写作业。”

    “不会写啊。”鸣人自暴自弃道。

    “怎么不会写了?”佐助放下笔, 把鸣人的作业本扯到面前,空空如也的本子上就写了几个字,还特潦草。佐助扶额,“几分钟了。你什么都没写,就写个‘解’?”

    “不是说写了‘解’可以得分吗?”

    “那也救不了你。”佐助看鸣人懒懒散散地坐着踹了他一脚,“坐过来我给你讲,考不及格你不能出席篮球部比赛的。”

    “对哦。“鸣人想起确实有些事,把椅子挪得离佐助近了些, “靠你了,我下周六就有比赛呢。”

    “下周还有考试。你先把这几个公式背了。”佐助在鸣人书上圈出重点, “背完了带入数字就做出来了。”

    “啊?”鸣人没看书,直接凑到佐助面前,他感觉靠近佐助的时候那种淡淡的香味非常好闻。明明都是洗的一款沐浴露, 用的同一款洗发水, 为什么佐助就那么香啊?鸣人疑惑了, 这么一想他往佐助身边再靠了一些,倾斜的椅子随着他幅度的加大摇摇欲坠。在被佐助回眸一瞪的警告下, 终于失去控制, 带着鸣人整个倒向佐助那边。

    所幸鸣人反应力够快, 第一时间把椅子反方向推开后跳了起来,惊险地一通操作,鸣人连蹦了几步总算是稳住了身形。

    他深呼一口气,露出了一个劫后余生的笑容。

    佐助全程冷眼围观,只觉得自己看着鸣人一个人在那边演了一出戏。看对方闲不下来的模样,他想自己是低估了鸣人的厌学程度:“耍猴戏吗?”

    “哈哈,意外。”鸣人挠了挠脑袋,一头金发被他扒拉得一团乱。

    “椅子上有钉子?”

    佐助这么一问,鸣人打趣道:“你还挺幽默的嘛。”

    “坐下来。”佐助用笔尖戳了戳作业本,“写题。”

    “好好好。”鸣人慢慢悠悠地扶起椅子,那速度几乎可以和手脚不利索的老人媲美。

    佐助写着自己的题,用余光扫了一眼鸣人。他整个人快要趴在桌子上,笼着一层要具象化的低气压,嘴里叼着笔帽,不住地抖腿。佐助看不惯他这个样子,又一脚踢在鸣人小腿上:“别抖。”

    “哦。”鸣人安静了两秒钟,嚷嚷道,“公式看完了,还是不会做。”

    “自己看。”佐助把自己的作业本甩到鸣人脸上,“不懂再问。”

    “那好。”鸣人内心窃喜,拿着佐助的作业本一通狂抄,提问?那是不存在的。他奋笔疾书,毕竟先写完作业要紧。

    鸣人抄作业的速度和写题的速度成反比,三五下便把正确答案转移到自己的本子。完事后,鸣人潇洒地一挥手把作业本还给佐助:“写完了,我先走一步。”

    “?”佐助愣了一下,等回过神,鸣人已经走到门口,“等等,你只是抄了答案吧。”

    “……啊?”鸣人顿了顿,眼珠子一转,灵光乍现,想了个蠢主意,他回应说,“我看懂了。”

    对于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鸣人,佐助都不想吐槽,他翻到第一页第一题的第一行问:“这是什么公式?”

    “三…三角函数?”

    “鸣人。”佐助觉得自己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似的,特别无奈,“这是一个物理公式。”

    鸣人笑得十分尴尬:“是吗?哈哈哈。”

    “算了。”佐助合上本子,“你还是请个家教系统地补习一下比较好。”

    “我开玩笑的!”佐助一副要放弃自己的样子让鸣人慌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回来,干脆利落地坐到椅子上夺过作业本,“我重写。”

    “不用了。”知道鸣人有几斤几两的佐助再次取得作业本的占有权,“你先把课本看一遍,作业先放这儿了。反正你抄好了,暂时别管,先补补基础,我笔记本在旁边,自己对照着看。”

    “好吧。”鸣人老实地埋头看书,没几分钟思想又飘到了外太空。趁佐助全心全意地解题,他麻利地摸出手机打字。

    拉面修道士V:Sasuke借作业给我抄了,这是什么福利啊(^o^)

    大晚上的,粉丝们挺悠闲,很快就有回复:

    忠实粉丝:不是说他要给你补习吗?怎么成抄作业了?

    忠实粉丝:可能Sasuke功力不够给拉面讲明白,只有出此下策

    百科全书:Sasuke可是我们年级第一,就是拉面智商问题,怪不得别人

    忠实粉丝:竟然是活的科普哥?还有,Sasuke竟然这么厉害?

    忠实粉丝:话说,科普哥你这样说拉面真的好吗?

    忠实粉丝:塑料兄弟情义

    忠实粉丝:感觉拉面的画风越来越跑偏了,你以前什么时候抄过作业?你不都是不写的吗!

    忠实粉丝:从直接不写到心悦诚服地抄作业,这可能是学渣拉面对学霸室友爱的最高表现了

    人民教师:额……这位同学,观察了你好久,发现你好像是我的学生,明天请你和佐助来办公室解释一下你抄他作业的事情

    鸣人小心翼翼避开佐助刷着围脖,看到那个“人民教师”时心里一紧,他心虚地抬眼看看佐助。发现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动作稍微安心了点。

    鸣人点进那个“人民教师”的围脖,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围脖,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

    不过,这个人既然能准确打出“佐助”这两个字,说明他极大可能是真的认识他们。这一点让鸣人心惊胆战,不会那么巧吧?真的还能遇见老师?鸣人慌了,开始狂发消息询问“人民教师”是不是谁的小号在搞恶作剧,并且飞快删除了这条围脖,毁尸灭迹。以免被佐助知道了引起腥风血雨。

    “人民教师”当然不是谁的小号,它是大号,主人正是鸣人和佐助的班主任海野伊鲁卡。

    作为一个与时俱进的老师,伊鲁卡并不是那么古板的人。他看上去很守旧,其实很开放的,也喜欢很多学生们喜欢的东西。直播是时下流行的东西,伊鲁卡空闲的时候还是会看看。“拉面修道士”就是这个时候进入他的视野中的。

    不过,伊鲁卡偶尔看看,并不沉迷。只是不经意间得知拉面修道士是海常的学生,又好巧不巧地知道了这学生刚好是自己的学生“漩涡鸣人”。

    自从知道了这件事,伊鲁卡就一直想找鸣人谈谈。他觉得一天到晚搞直播打游戏荒废学业不太好。可是又担心青春期的孩子自尊心过重,听了批评会有逆反心理,更加讨厌学习。而且说实话,人各有志,学习并不是唯一的出路。鸣人直播找的钱比他工资还多,他觉得说这事有点底气不足。所以这个谈话搁置了很久。

    然而就在今天,他看见鸣人发围脖说佐助把作业借他抄了。那个宇智波佐助!虽然他没出什么力,但却是他最得意的好学生的宇智波佐助,竟然把作业给别人抄?这不是要把品学兼优的佐助带坏的节奏吧?伊鲁卡脑子里立马跳出几连问。这才觉得实在是不能放任不管了。至少要问问鸣人对未来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并且告诉他不要影响佐助。

    于是,第二天看着站在自己办公室心虚却强装作若无其事的鸣人和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佐助,伊鲁卡长叹一口气说道:“应该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情找你们吧?”

    佐助:“?”

    鸣人:“!”

    “鸣人。”伊鲁卡确定佐助是真的不知道了,不过删了围脖的鸣人一看就是知道的,他看向鸣人一脸正色道,“你知道吧?”

    “那个……”鸣人迟疑不决,“难道说伊鲁卡老师真的是人民教师?”

    “……”佐助无语,难道伊鲁卡不是人民教师吗?鸣人这是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咳,这个暂且不说。”伊鲁卡清了清嗓子,试图掩饰尴尬,“佐助,听说你和鸣人一起合租?”

    “嗯。”听到这个话题,佐助下意识皱了皱眉。即便是伊鲁卡,他也不希望别人过多地探入他的隐私。

    伊鲁卡准备循序渐进:“既然你们住在一起,那你平时要多帮助帮助鸣人。他是特别优秀的体育生,学校为了收他甚至是特别放宽了文化课标准的。他要是不懂你多跟他讲,不要放弃他。”

    “哦。”

    “就这些,你先走吧,我跟鸣人说。”伊鲁卡让佐助先走。等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他和鸣人,他才话锋一转,“你昨天抄的佐助的作业是吧?把开学到现在的公式一个抄一百遍。”

    “别别别,伊鲁卡老师,我再也不敢了。”鸣人可怜巴巴地看着伊鲁卡。

    “不抄就背了,明天过来我抽背。”

    “老师你这物理搞得跟英语一样就没意思了吧。”

    “我这是为你好。”伊鲁卡叹了一口气,“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直播又不能播一辈子,老师知道你家庭条件好,可是人还是要有梦想的。”

    鸣人反驳:“我当然有梦想,我准备开发一款全新的游戏,让这个游戏风靡全球。”

    “……”伊鲁卡看着认真的鸣人,认输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